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六十七章 特权,春宵
第六十七章 特权,春宵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六十七章 特权,春宵

      不知道过了多久,九娘子突然惊醒时,才发现有个人坐在自己的榻边,拿着本书在看,九娘子半天才回神过来,坐在榻边的人正是徐振祥。唛鎷灞癹晓

      徐振祥见九娘子醒了,便扬了扬手中的书,“倒没想到,你还喜欢看这类的书。”

      九娘子神色微赧,坐起身来,“不过随手抽的一本罢了,也没想到侯爷也喜欢看这类的书。”

      便要唤珍菊进来,不料徐振祥却欺身上前,将她压得倒向后边的迎枕,九娘子用胳膊撑住榻,脸顿时就发起烫来,“你干什么?叫人看见了笑话。”

      徐振祥盯着九娘子的眸子,“谁敢笑话?”九娘子无语,只得低下头去,躲避那炽热的滚烫的目光。

      徐振祥用手托起九娘子的下巴,“别回避我,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要看着我的眼睛说话,好吗?”

      九娘子心里微动,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她不敢,不敢赌上这样一把,面前的这个男子,他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他还有正妻,有两房小妾,怎么能奢望走入到他的心底?

      九娘子的神情都落在了徐振祥的眼底,徐振祥有些失望,眼神也黯了几分,但还是坚持说道,“不妨试上一回,可好?”

      九娘子还是没有说话,这个冒险实在风险太大,她不敢轻易允诺。

      这让徐振祥感觉非常挫败,他简直有些要气急败坏了,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女子狠狠揉进自己的脑子里才好,让她看看自己的心,但是,下一刻,他还是冷静下来了,放开九娘子的下巴,淡淡地说道,“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罢也不等九娘子梳洗,就将九娘子从榻上拉了起来,好在九娘子只是打算略歇歇,并未脱掉衣裳,徐振祥给九娘子套上了放在衣裳架子上的大氅,拉着九娘子就往外走。

      走出门口,碰上正捧了托盘进来的珍菊,看见二人的神情,忙唤道,“侯爷,谨夫人,这是……?”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被九娘子回头用眼神制止了,只能看着二人出了门口扬长而去。

      九娘子被徐振祥拉着从荣月堂走出去,一路上碰到无数的下人,下人们看到这个场景,均低头回避,等他们走了过去,又都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

      徐振祥大步走在前头,对身旁的一切都视若无物,九娘子被他拉着手,小跑着跟着,又羞又急的,春寒料峭的天气,直跑得一头的汗来。

      终于到了一处院落,徐振祥推门而入,九娘子只来得及看清楚门楣上的知味斋的字样,就被徐振祥拉了进去。

      这是一处只有三间厢房的小小院落,进门就是院子,院子里种植着高大的梧桐树,进了厢房,九娘子才发现这里竟然是别有洞天的。

      三间厢房被打通了,显得特别的宽敞明亮,中间一间摆放着黄花梨木的超长超宽的案几,高大的太师椅,旁边是一张小榻,榻上还有锦被之类的东西,看来是有人常在此歇息的。

      两边是摆的整齐的齐屋顶横梁高的书架,东面五排,西面也有五排,书架上的书摆的满满的,角落里还有一架精致的供人拿取高处的书的梯子。

      九娘子进了厢房,就不由得惊呆了,这么大的书房,这么多的藏书,她还是头一次见到,大老爷的外书房在她看来就已经很多书了,没想到,跟这里一比,就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

      徐振祥放开九娘子的手腕,九娘子也顾不得去揉揉被抓得升疼的手腕,往东面的书架走去,随手抽了一本来看,竟然是一本失传很久的《医学经略》,九娘子惊喜不已,自己找这本书很久了,倒没想到在这里这么轻易地就看到了。

      徐振祥看到九娘子惊喜的神情,才稍稍放松了点坐在太师椅上,“这个地方你喜欢吗?”

      九娘子点点头,都来不及回答,又继续往后面几排的书架走过去,细细地看着。

      徐振祥又开口说道,“就知道你会喜欢,这里是我的书房,你有空的时候可以常过来坐坐。”

      九娘子已经没工夫回答徐振祥的话了,她已经完全被震住了,这里的藏书何止是丰富,简直是难以想象,各种孤本藏本都能找的到,九娘子也太喜出望外了,以前就是苦于无处看书,自己的一些书还是托了大少爷想尽法子送进来的,少得可怜,这下子可好了。

      听到徐振祥说自己可以随时来,九
    首页 上一段                  


    庶女贵妾,第六十七章 特权,春宵,第2页

    娘子立刻折返身子,走到徐振祥身边,“真的吗?我真的可以这样吗?那太好了,多谢你了!”九娘子一股脑地说道,连我字都出来了。

      徐振祥点点头,“自然是真的,我告诉过你的,在这里,我希望你能过得轻松,希望你能做你自己,不要把自己藏起来。”

      九娘子神色微变,这个人,太危险了,才见过几次面,就能这么透彻地看到她的心底吗?

      想到这里,九娘子刚刚还狂喜的表情冷了几分下来,低头道,“是,多谢侯爷怜惜!小九会慢慢改的。”她从来不愿称自己为奴婢,尽管她知道按照礼仪,她应该自称奴婢,但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将自己放到这么低下这么卑微的位置,于是,她称呼自己为小九。

      徐振祥倒也不甚在意,仿佛是累极了一般,脸色灰白,挥挥手,“那你先回去吧,日后有空再过来。”

      不等九娘子回答,便稍稍抬高音量,唤道,“徐灵,徐云!”

      立刻有两个高大的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推门进来了,立在门口,神色恭敬的问道,“主人,有何吩咐?”

      徐振祥答道,“送谨夫人回荣月堂去,以后谨夫人随时可以进来。”

      两个男子应了,便候在门口,九娘子心想,自己刚才进来的时候可没看见有这样两个人啊,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暗卫吗?然而也不好问出口,徐振祥这是赶自己走了,那就走吧,反正以后也可以来的,便福了福身,对徐振祥说道,“那小九先告退了,多谢侯爷!”

      说罢,便转身走出了厢房,两个男子立刻跟在三步开外的身后,不疾不徐地往荣月堂方向而去。

      一路上遇见的下人都睁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这一行三人,九娘子也觉得奇怪,这些人怎么好像怪怪的,有什么不一般吗?她不知道的是,徐振祥的这两大黑脸护卫在府里是出了名的架子大的,除了徐振祥,平日里是不应付任何人的,连贞娘也使唤不动这些护卫的。

      不认识九娘子的人纷纷向身边人打听这个女子是谁,知道的也在四处向人告知,这就是侯爷新纳的贵妾了,怎么这么大的面子,看来侯爷是掉进温柔窝里了,到底是美人的魅力大啊。

      九娘子不知道这一切,只是照着身后两大护卫的提示,慢慢地走回了荣月堂,到了荣月堂的门口,珍菊正焦急地候在那呢,见了九娘子,忙上前来拉着九娘子的手,“谨夫人,您可回来了,奴婢担心死了,还怕您找不着呢。”

      九娘子笑道,“傻丫头,哪里就能走丢了的,我又不是小孩子。”

      珍菊急道,“这府里太大,奴婢刚才想去大厨房来着,差点就走错了,绕了半天才找回来呢。”

      九娘子哂道,“那也不用怕,有人送我回来的。”说罢转身,这才惊讶地发现,就说了这两句话的功夫,那两个黑脸大汉竟然就不见了。

      珍菊也惊道,“谨夫人,那刚刚两个人是……?”

      九娘子半天才平定了下来,“是侯爷的护卫,这两个人,本事也太大了吧。”

      珍菊探头看了半天,“走的这么快,奴婢还没谢谢他们呢,夫人,赶紧进去吧,今儿还是您进门头一天呢,可别再到处乱走了,被人说闲话。”

      九娘子这才进了正房,由珍菊服侍着净了面,又梳了头妆扮了一番,拿了件暗粉色的淡彩锦绣描花绫袄,外罩一件雪绫袄青缎掐牙背心,下系一条浅碧烟撒花绫裙,只挽了一个简单的芙蓉髻,插了根碧玉簪子就罢了。

      珍菊还要给她戴首饰,被九娘子给止住了,珍菊为难地说道,“夫人,今儿到底是您的好日子,该喜庆点的。”

      九娘子微微笑道,“不过是个贵妾罢了,什么喜庆不喜庆的,没关系的,我看侯爷也不大在乎的,就这样吧,简单点好。”

      珍菊又红了眼圈,被九娘子说道,“你看看你,好好的,你怎么又来了,现在不是挺好的嘛,又没人欺负我,你哭个什么啊,再不许这样了啊,叫人看见,还以为大姐姐怎么****我了呢。”

      珍菊忙拭了眼睛,答应了。

      灵菊则笑嘻嘻地抱着个匣子都了进来,“夫人,您看看,这里的东西放在哪儿?”

      九娘子看过去,原来是敬茶的时候,贞娘给的那个匣子,还有徐振祥给的那块玉佩,自己换衣裳时就将它随手放在
                        


    庶女贵妾,第六十七章 特权,春宵,第3页

    了匣子里。

      灵菊打开匣子,顿时满屋是金碧辉煌地璀璨无比起来,原来,贞娘送的是一套赤金的红宝石头面,镶嵌着大颗红宝石的凤冠,配套的步摇、金簪、梳蓖,耀眼又贵重。

      灵菊和珍菊二人都赞叹不已,“大夫人出手可真阔绰,这么好的首饰都舍得送给咱们夫人。”

      九娘子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眼光,吩咐珍菊,“上册之后就好生地收起来,这也不是我的身份能用的首饰,日后还是要还给大姐姐的。”

      珍菊“啊”了一声,无限惋惜地拿了匣子去登记上册去了,灵菊则拿出那块玉佩,递给九娘子,“夫人,那这个呢?”

      九娘子接过玉佩,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儿,又想起当时堂上众人的吃惊的反应,便对灵菊说道,“你找些丝线,打个络子,我挂在脖子上吧,这东西挺贵重的,万一弄丢了就麻烦了。”

      灵菊轻快地答应了,转身去寻了针线笸箩来,挑了海棠红色和胭脂红色的丝线给九娘子选,九娘子摇摇头,“都太娇嫩了,不适合我。”

      灵菊却嘟囔着道,“夫人,您说什么呢,您最适合用这娇嫩的颜色了,难不成您还想用黑色的线啊?”

      九娘子笑道,“我还真想用黑色丝线呢,”说罢从笸箩里寻了黑色丝线和金色丝线出来,告诉给灵菊,“你把这两种丝线穿插着打根络子,把玉佩套上,岂不是好看?”

      灵菊比了比,赞道,“果然是好看,还看起来特别贵气,夫人真真会配色。”

      九娘子笑道,“论配色打络子,谁也比不上你,我不过是以前见过有人打过这样的络子,甚是好看罢了。”

      灵菊便拿了丝线开始打起络子来,九娘子也在一边帮忙分分线什么的,晚膳用过之后,灯火便逐渐都亮了起来。

      珍菊忐忑地问道,“夫人,今儿晚上要等侯爷吧,他能来吗?今儿可是您的大日子呢。”

      九娘子洗漱好,披了件灰鼠的大毛衣裳,坐在窗台下的玫瑰椅上看书,听见珍菊的话,笑道,“傻丫头,什么大日子不大日子的,不用刻意等,他来自然就来了,不来就不来,也没什么,你们收拾好也都下去歇着吧,忙了一天也够累的了,我这里晚上不用人服侍。”

      珍菊是知道九娘子的规矩的,晚上从来不用人服侍的,但还是犹豫着说道,“那侯爷那……?”

      “哎呀,你不用管了,怎么这么爱操心呢,赶快去歇着吧。”九娘子嗔道。

      珍菊这才挑亮了鎏金璠花烛台上的灯火,又熄灭了外屋的几盏灯火,只留了九娘子卧房的两盏琉璃屏画宫灯,就端着烛火退了下去,并顺手掩好了正房的门。

      九娘子在里边看了会儿书,觉得有点累了,正想****去睡呢,听见门扇开合的声音,然后徐振祥就走了进来,看见九娘子的样子,徐振祥愣了一下,这个女子,怎么好象完全不把这一晚当一回事一样?怎么,难道她还想自己去睡觉去吗?

      徐振祥顿时就有点憋闷了,“怎么,这么早就要睡了吗?”还故意地问道。

      九娘子却是一幅天经地义的样子,“是啊,还以为侯爷不过来了呢。”

      徐振祥便也懒怠再与九娘子多说,走上前去,拥着九娘子的肩,就往床边走去,这下九娘子急了,马上脸红到耳朵根子上了,“等等,侯爷您……?”九娘子用手挡住徐振祥的胸膛,问道。

      “怎么,做我们该做的事请,这有什么问题吗?”徐振祥故作惊讶地问道。

      “那个,那个……小九,小九……”九娘子支吾起来,她的意思是想说自己不懂也不会的,但到底不好说出口来。她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很轻松很淡然地面对圆房这种事,没想到到了关头,她还是镇定不起来的,此刻她全身都是僵硬的,而且还在微微发抖。

      搂着九娘子肩膀的徐振祥哪里会不知道呢,他心底暗暗好笑,同时又对九娘子感觉无比的怜惜,他加大了手上的劲,一把将九娘子横抱了起来,“没关系,我知道的,我来教你!”说罢便抱着九娘子往床边而去。

      九娘子心里怦怦直跳,脸上也烫得要命,想要挣扎,却发现全身又毫无力气,没办法只能将头深深地埋进徐振祥的胸膛之中了。

      徐振祥温柔地将九娘子身上的大毛衣裳抖掉了,将九娘子轻轻放在锦被上,九娘子
                        


    庶女贵妾,第六十七章 特权,春宵,第4页

    不敢看徐振祥,索性闭紧了双眼,紧紧地揪住了锦被的一角。

      徐振祥有些好笑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微微抖动的长长睫毛像把扇子一样覆在那赛雪的肌肤上,贝齿轻轻咬着那嫣红的嘴唇,让人有亲下去含住那花瓣般。

      徐振祥缓缓地伏下身子,在离九娘子的脸不到一寸的距离的地方停住,九娘子抖动得更加厉害了,她虽然闭着眼睛,但是都能感受到徐振祥那温热而急促的呼吸喷到了自己的脸上,让自己的脸感觉更加的烫了,她本能地想要逃避,想要扭过头去,但是却被徐振祥用手把住了脸蛋,动弹不得。

      徐振祥轻轻地吻在了九娘子那抖动不停的如羽扇般的睫毛上,轻轻一啄,如拂过树梢的微风,如掠过水面的羽翼,如雨后花瓣上滴落的雨滴……

      九娘子浑身一颤,身子更加僵硬了,徐振祥继续轻轻将吻落在那紧闭的美丽而又魅惑的凤眼上,沿着小巧而高挺的鼻子吻了下来,到嘴唇时,先是在九娘子嘴唇的边缘添了一下,似乎在品尝这红唇的香甜,然后才轻轻地吻起了嘴唇。

      九娘子已经完全不能思考了,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身体莫名地发烫,还在轻微的颤栗,这感觉让她似乎有种奇怪的快感,又让她无法拒绝,甚至还希望能更深入。

      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九娘子慢慢松开了紧紧拽住被子的手,双手也慢慢环上了徐振祥的脖颈,唇上温柔的触感让九娘子有点沉醉了,(此处一米很肉痛的省略500字,请君想象之吧!)

      徐振祥随手扫落茜红的连珠帐,顿时,帐内芙蓉春暖,春宵一度……

      平静之后,九娘子被徐振祥紧紧搂在了怀里,九娘子这时眼角才滴下泪来,都湿了徐振祥的胸膛。

      徐振祥爱恋地看着怀中的人儿,赛雪的肌肤此时又加上了醉人的酡红,微微肿胀的红唇,那精致的锁骨,诱人的肩膀圆润的曲线,这一切都让徐振祥再次不能自已,恨不得再将这人儿揉到自己身体里才好。

      不过,看着九娘子痛苦的样子和眼角的泪水,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正想好好安慰一下这人儿的时候,低头才发现这小九竟然就这么哭着睡着了!

      徐振祥哭笑不得,无法,只得轻轻从九娘子身下抽出了胳膊,起身披上了衣裳,到了某口,唤了珍菊进来。

      珍菊看见徐振祥进来便做好了准备,一直候着,此刻听到召唤,连忙低头应了,徐振祥让珍菊打了热水来,待珍菊出去后,亲自替九娘子擦拭了身体,才又拿了一条新的锦被,将九娘子抱了起来,歪坐在窄榻上,就这样,九娘子也只是轻轻哼了几声,也没醒。

      珍菊再次进来,带了灵菊进来,二人手脚麻利地收拾了床上的东西,重新铺了床,这才抱着一堆被褥退了出去。

      徐振祥这才抱着九娘子又躺回到了床上,二人相对而眠,沉沉睡去。

      而荣祥堂的正房里,贞娘披着衣裳坐在床边,未曾入睡。直到翠竹轻手轻脚地走到贞娘身边,低声回道,“传了热水了,被褥也收拾出来了。”

      贞娘这才很勉强地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那就好,那就好。这下我可以放心了。”

      翠竹看着自家主子那惨白的脸色,有些于心不忍,“夫人,您这是何苦呢,还是早点歇着吧。”

      贞娘点点头,“是该歇歇了,我好累啊,真累,怎么就这么累呢?”

      翠竹心酸不已,眼泪都要滴出来了,到底还是忍住了,轻声劝道,“夫人,奴婢服侍您****去躺会吧。”

      贞娘点点头,扶着翠竹的手上了床,“翠竹,去给我多泡几个汤婆子来,这被子里怎么这么冷?冷得我受不了了。”

      翠竹点点头,替贞娘掩好被角,便出去泡汤婆子了,她心里知道,这些被褥都是在炭盆上烘热过的,哪里会冷,冷的是自家夫人的心罢了。

      ------题外话------

      一米非常无奈,最近书院很严格,只能省略了一部分文字,请各位亲见谅!我也实在是弄不明白啊,必要的情节怎么能因为一个强硬的理由就给删掉呢?但是,恕一米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忍痛删之了……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