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六十六章 敬茶,改名
第六十六章 敬茶,改名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六十六章 敬茶,改名

      九娘子的大脑轰的一下一片空白,“啊”字还没出口,丁香小舌便已经被徐振祥紧紧地纠缠住了,唇舌绞缠之间,徐振祥慢慢地加深了这个吻,直吻得九娘子面如胭脂,凤眼赤炀,整个人便像软掉了一般,紧紧地靠在徐振祥的身上。唛鎷灞癹晓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九娘子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徐振祥才松开了九娘子,九娘子面色酡红,就如同饮了酒一般,徐振祥不由高兴地大笑道,“好了,咱们该去荣祥堂见你姐姐了,估计她也该等着急了吧。”说罢便拉起九娘子,就要往外走。

      九娘子连忙拉住徐振祥,开口冲外边唤了几声“夕草,夕灵!”

      两个丫头听见九娘子叫唤,立刻应了推了门进来,“姑娘……哦,不,那个姨娘……有什么事?”夕草为难地问道。

      还没等九娘子说话呢,徐振祥先黑了脸,“以后不许这么叫你们家姑娘了,要叫谨夫人,明白了吗?”

      夕草大喜过望,不让叫姨娘,而是叫谨夫人,侯爷这意思就是不把九娘子当个妾了,这下可太好了。

      九娘子自己也愣住了,“谨夫人?侯爷,您……”

      徐振祥摆摆手,“你不用多管,以后下人们也都这么叫你,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才好。

      九娘子向着镜子里,让夕草重又理了理妆发,检查了一遍,将自己给贞娘和侯爷以及侯爷的其他几个妾的礼物都装好了,这才留下夕灵和刘妈妈一起收拾东西,带着夕草根在徐振祥身后朝荣祥堂而去。

      荣祥堂里,贞娘坐在主位之上,下首还站着两个年轻女子,看着徐振祥远远地走过来,贞娘忙起身迎了上去,两个年轻女子便立刻装起柔弱来,跟在贞娘身后。

      徐振祥大踏步地走进厅堂,对迎面而来的贞娘只是点点头,便去了主位坐了。

      贞娘过来拉着九娘子,”九妹妹,可把你给等来了!“语气些微哽咽,眼圈微微泛红,九娘子不着痕迹地扶着贞娘的胳膊,将她拉住自己的手拂开,轻声说道,”还请姐姐上坐,小九给姐姐行礼了!“

      贞娘略有一点尴尬,但马上回复平静的神色,回到徐振祥身边的八仙桌的另一旁坐下。

      贞娘的丫头翠竹立即送了个垫子过来到九娘子身前的地上,夕草上前扶着九娘子端端正正地朝二人跪下,贞娘的另一个丫头筱竹端了个托盘送到九娘子面前,托盘上放着两个粉彩百花茶盏,这就是要向夫君和主母敬茶了。

      九娘子微微顿了一下,心中也是百转千回,思绪万千,但最终还是定了定心绪,端起其中的一杯,双手举过头顶,奉到徐振祥的面前,”侯爷,请喝茶!“

      徐振祥眸子里闪过一丝不忍和怜惜,但面上还是淡淡的,看着这个虽然跪在地上,但脊背依旧挺直的女子,这个女子嘴角的一丝隐忍和不屈落在徐振祥的眼里,让他不觉有种上前扶起她的冲动。

      但最终,徐振祥还是接过了那茶盏,结果茶盏的同时看到了九娘子隐隐发白的指节,天知道这个女子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坐到这样波澜不惊的。

      徐振祥将茶盏递到嘴边,稍稍碰了碰,”嗯,谨娘,以后你就是我永安侯府的人了!你们就称她为谨夫人吧!“

      九娘子低声应了一声”是!“,徐振祥从自己的衣襟里拿出一块和田青白玉瓜果玉蝉小玉佩来,递给九娘子,”这是给你的信物,以后凭此信物,你可以任意支使荣祥堂的下人和府里的下人。柜上也可以调出银钱来,如果你需要的话。“

      徐振祥的话惊到了堂上的众人,贞娘顿时脸红得能滴出血来,这是什么意思,谨夫人?一个贵妾,用上了夫人的称号,这是要架空她这当家主母吗?

      九娘子也震惊不已,这个徐振祥,想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吗?如此做法,哪里是爱护她,分明是将她再次地架在火上烤了,这般想着,九娘子便没有伸手去接那块玉佩。

      旁边立着的两个年轻女子更是掩饰不住的满脸的惊惶和嫉妒,心情复杂地看着这个跪在地上的九娘子。

      徐振祥见堂上的气氛有些凝固了,便向着贞娘说道,”不过是方便小九有需要的时候用罢了,平常还是要请示你的。“

      贞娘这才咧着嘴挤出一个笑容道,”不妨事的,九妹妹初来乍到,侯爷这样做,妾身也感激不尽,小九,你就接着吧,别辜负了侯爷的一片心!“
    首页 上一段          ...        


    庶女贵妾,第六十六章 敬茶,改名,第2页

    后边的话却是对着九娘子说的。

      九娘子无法,只得接了,接过来扫了一眼,才发现玉佩里隐隐有个祥字的字样,便知这定是徐振祥的贴身之物了,只好揣在了怀里。

      接着又从筱竹拿着的托盘里取了另一茶盏,双手奉给贞娘,”姐姐,请喝茶!“

      贞娘满面笑容地接了过去,也喝了口,拿出一个雕花的精致匣子递给九娘子,”这是姐姐给你的见面礼,日后我们姐妹定要齐心协力,共同服侍好夫君,侍奉好翁姑。“

      九娘子了接了匣子过来,应了一声。旁边的夕草才赶紧扶起九娘子来,夕灵从九娘子手中接了匣子过去,贞娘对九娘子说了声,”你也坐吧。“

      九娘子这才在夕草的搀扶下坐到了贞娘的下首的太师椅上。

      贞娘又向九娘子介绍起那两个立在一旁的年轻女子起来,指着其中一个穿着藏青色袄裙年纪稍长的女子对九娘子说道,”这是琴姨娘,也就是平哥儿的生母,打小伺候侯爷的。“

      那琴姨娘穿着甚是朴素,头上也没有什么首饰,只是一根扁方挽住发髻,脸上也没有用脂粉,看上去颇为沉静和顺的样子。

      翠竹也拿了垫子放在琴姨娘身前,琴姨娘上前跪着给九娘子行了礼,口中称道,”如琴给谨夫人请安了!“

      九娘子忙要起身扶起琴姨娘,却被上首的徐振祥用眼神制止住,只得虚扶了一下,”琴妹妹快请起吧,你我都是一样的,日后还要你多多照应着呢。“说罢从身后夕灵的手中接过准备好的匣子,递给那琴姨娘,”小小心意,妹妹莫要嫌弃才好。“

      那琴姨娘谢过了九娘子,接过匣子起身退到了一边。

      九娘子心里却是膈应得不得了,明明比自己大了许多的女子,还得称呼人家为妹妹,都是那个徐振祥,干嘛要让别人称呼她为谨夫人,这样下来,仿佛把自己放到了与贞娘平起平坐的位置上,这样叫两个先进门的姨娘作何感想?九娘子心中郁闷得不行,却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了。

      接下来上前的是一个风姿绰约、风摆杨柳般的美人儿,贞娘语气中听不出一点不喜,说道,”这就是燕姨娘了,年前进的府,是婆母的内侄女。“

      九娘子点点头,那燕姨娘大约也只有十五六的样子,鸭蛋脸,雪白皮肤,大大的杏眼,十分的漂亮精致,声音更是如同出谷黄莺一般娇俏动听,倒与十娘子有几分相似,只是十娘子更加天真娇憨一些,而这燕姨娘却有几分做作的样子。

      燕姨娘无限风情地俯身下跪,又无限委屈地说道,”燕华给姐姐请安了,姐姐好福气!“

      九娘子淡淡一笑,”妹妹多礼了,快快请起吧,如此美貌连姐姐我都欢喜得不行,想必侯爷也是更加疼惜才是,对吧,侯爷?“

      哼,到这府里,这个让她糟心的难受,给自己的大姐姐下跪敬茶也就罢了,还得受这些个小妾的气,关键是自己也不过只是个小妾罢了,九娘子心里不舒坦,也给徐振祥踢过去一个皮球,让他也糟心一下。

      在曹府里就听说这个燕姨娘进府以来,徐振祥还没碰过她,那么,正好,借这个机会膈应膈应他。

      果然,燕姨娘用无比柔弱可怜的眼神西子捧心般的神情朝徐振祥看去,一双妙目饱含浓情,仿佛能滴出水来一样,”可惜,人家都不知道疼惜呢。“

      徐振祥端坐在那,仿佛入定一样,只嗯了一声便无话,燕姨娘碰了个壁,有些恼羞,回身过来,兀自生气。

      九娘子心里好笑,还是从夕灵手里也接了个匣子过来递给燕姨娘,燕姨娘匆匆接过了,不等九娘子叫起,就立刻站起身来,退到了一边。

      贞娘笑道,”好了好了,大家也都见过了,日后咱们姐妹该一起好好侍奉侯爷就是了。“又望向侯爷,”侯爷,您可还要出门去?“

      徐振祥点点头,咳了一声站起身来,”我还要出去一趟,晚上别等我了,我歇在荣月堂了。“

      贞娘应了一声,九娘子却立马脸上发烫起来,想起刚刚在荣月堂的那个吻,禁不住连耳朵根子都红了起来。

      琴姨娘低着头,眼睛只盯着地面,看不清她的表情,那燕姨娘却是轻轻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声音不大,却恰好能让厅上的这几个女人都听见。

      贞娘带头,几个女子便跟在后边送了
                          


    庶女贵妾,第六十六章 敬茶,改名,第3页

    徐振祥出了荣祥堂,这才回过身来,贞娘笑道,”好了,琴姨娘,燕姨娘你们都下去歇着吧,小九,你留下来咱们好好说说话。“

      九娘子其实更想回去好好歇一歇,一大早的折腾到现在也没能好好睡会,还有屋子也还没手势好,但是贞娘已经开口了,九娘子也不能说不,只好乖乖留下来了。

      那琴姨娘和燕姨娘哪里不知道这姐妹二人要说说体己话,便答应着退了出去。

      待二人的身影退出了正房,贞娘才上前来拉着九娘子的手,”妹妹,这可太好了,没想到侯爷对你也如此重视,这样的话,我们姐妹日后就能共同进退了。“

      九娘子其实并不愿意这样,反倒是做个小妾也不错,不管世事,也不招惹是非,但是徐振祥将她放到这样的位置,不是反而给她惹事吗?

      面对满脸笑容的贞娘,九娘子只能在心底长叹了一口气,应道,”妹妹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还要姐姐多加提点才是。“

      贞娘笑着说道,”咱们府里家大业大,你还没去拜过长辈呢,侯爷是嫡子长孙,咱们大房是袭爵的,二房的老太爷也是朝廷要员,三房的老太爷是京城富商,四房的老太爷倒是个闲职,侯爷光是堂弟就有四个,还有堂妹什么的,改日再带你一一见过吧,关键是咱们老太君,她可是咱们府里的主心骨呢,只要她也喜欢你,那你以后在府里的日子就好过了。“

      九娘子一听头就都大了,这是什么家族啊,老太君四个儿子都在一处府邸住着,还没分家,一个女儿还是当朝皇后娘娘,侯爷还有那么多的兄弟姐妹,九娘子想想都头晕。

      贞娘看见九娘子的神情,便笑道,”这算个什么,也值得让妹妹头疼的,日后有机会姐姐会慢慢同你细说的。就说咱们大房吧,除了你看见的琴姨娘和燕姨娘,也就是我们姐妹了,人少,事也少,侯爷子嗣上艰难些,至今也只有琴姨娘养的平哥儿一个孩子,妹妹你来了就好了,只要养下孩儿,将来就是侯爷的嫡子女,到时候,平哥儿也是不管用的。“

      说道子嗣,九娘子的神色便不自然起来,虽然自己心里也清楚被送到永安侯府来,其实自己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替徐振祥繁衍子嗣,但是被人这么当面的说出来,还是让九娘子感觉很难堪。

      贞娘又同九娘子说了些闲话,后来看九娘子实在是疲倦不已,这才放九娘子回去歇息。

      一回到荣月堂,九娘子就迫不及待地让夕草和夕灵服侍着自己脱了吉服,换了家常的袄裙,歪在茉莉宽榻上歇着,看着两个丫头收拾着东西。

      一边看着一边感叹,这永安侯府不愧为百年世家,这股子天生富贵的气息真的不是新贵曹府能比得上的。

      夕灵也一路叽叽喳喳的,一会儿叹这个柜橱好,一会儿惊叹那个摆设好,夕草也被她吵得头疼,等收拾的得差不多时,才过来问九娘子,九娘子连声打着哈欠,说道,”罢了罢了,简单收拾下就可以了,夕草,你可有将嫁妆都收好?“

      夕草笑着答道,”刘妈妈正看着下人们将嫁妆都摆放到西库房里,上册整理呢。还有,夫人,如今,可要求夫人给奴婢们改个名字了,今儿夫人身边的翠竹来告诉奴婢们,府里的规矩是丫头们按照竹兰梅菊的顺序叫的,如今奴婢们进来,依照规矩是要换成名字里带菊的才行。“

      九娘子看了看,说道,”那就按照府里的规矩来吧,夕草,菊字,那就叫珍菊吧,菊中珍品,珍之重之。“

      夕草大喜过望,便要跪下给九娘子磕头,被九娘子给拽住,”傻丫头,跪什么呢,我也想着你能找到那个将你珍之重之的人才好呢。“

      夕草脸色发红,眼圈也泛红了,”夫人,奴婢就陪着您就好了。“

      九娘子笑着摇摇头,”你们都应该有自己的人生,陪着我做什么?“

      一边的夕灵赶紧也凑热闹道,”姑娘,那给奴婢也改个什么名呢?“

      夕草拿帕子按了按眼角。,戳着夕灵的额头,”又忘了,侯爷才刚怎么吩咐的,还叫姑娘?以后咱们在别人面前叫谨夫人,没人的时候叫夫人就好了。“

      夕灵吐了吐舌头,九娘子想了想说道,”你要么就叫灵菊好了,也挺好听的,有灵气,聪明!“

      夕灵高兴地问道,”夫人是在夸奴婢聪明吗?“

      这话将九娘子和夕草都逗笑了,九娘子擦着眼睛笑道。”你这个鬼精
                          


    庶女贵妾,第六十六章 敬茶,改名,第4页

    灵,真是的,不过这笑一笑,我倒不那么累了。“

      夕草这才说道,”夫人略歇歇就好了,可别睡着了,一会儿该用午膳了。用完再歇着吧。“

      九娘子点点头,果然,不大一会儿,就有厨房的下人们送了膳食过来,一个厨房管事模样的妈妈进来给九娘子请了安,说道,”奴婢见过谨夫人!侯爷今儿出门时交待过,给谨夫人送上清淡的膳食,奴婢们不知道谨夫人的口味,便都做了点,请谨夫人将就着用吧。“

      说罢拍拍手,几个丫环抬了个长条茉莉案几进来,然后就从食盒里一一端出来各种膳食,光是粥类,就有白米薏仁粥、红枣糯米粥、黑米芸豆粥、百合银耳粥等五六样,小菜也都是极清淡的,也有个七八样,还有水晶小笼包,刀切馒头片,香葱花卷,蜂蜜饼,荠菜馄饨等等,将那长条的案几摆了个满满当当!

      九娘子实实在在地再次被徐振祥给雷到了,好家伙,这哪是用膳哪,这简直是在浪费吗?自己到底是有多大的肚子,能吃得下这么多的东西。

      不过,九娘子也能理解,徐振祥这也是在给自己做面子呢,高门贵户里的下人也是很有眼色的,同样是主子,但这主子也得分出个三六九等来的。徐振祥这是要让府里的下人都知道,他有多重视自己这个贵妾吗?九娘子心下自然也是感激的,但同时也有些担心,任何事物都是两面性的,有好的一面,也必定也会有它不好的一面。

      如此高调的贵妾,当然马上就会成为众人的谈资,那么,自己的一举一动就全部在别人的眼光中了,枪打出头鸟,九娘子向来是深谙此道的,如今,也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

      九娘子笑着说道,”谨娘初来,对府里还不熟悉,敢问这位妈妈怎么称呼?“

      那妈妈搓着手答道,”奴婢是大厨房的管事妈妈,他们都叫我李妈妈。“

      ”哦,原来是李妈妈,今儿个劳累您了,这么冷的天,还劳动您老人家亲自给送来,珍菊,你去拿个荷包过来。“九娘子吩咐道。

      夕草也就是珍菊呆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是在叫自己,立即去内屋拿了个喜鹊登枝的荷包出来,这里头装着五两银子,是事先九娘子同她们商量好的,凡是管事妈妈都给五两的荷包,一般的下人就是一两的或者二两的。

      珍菊拿了荷包过来,给九娘子过了目,九娘子点点头,珍菊便将那荷包塞到那李妈妈手里,”妈妈辛苦了,这点银子给妈妈打点酒喝罢。“

      那李妈妈也是个人精,推辞之间稍一掂量,便知道这里头的分量极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哎呀,谨夫人真是客气了,这可是我们下人该做的不是,不能要您的赏银。“嘴里说着,手里却是丝毫不松手,就等着九娘子的话呢。

      九娘子哪里不知道,轻轻笑道,”妈妈您就拿着吧,要不,这饭我可不敢吃了。还望日后妈妈多多照顾着呢。“

      那李妈妈听九娘子这么一说,心下熨贴不已,珍菊一送,她便顺手一接,揣到了自己的怀里,嘴上还说道,”怪道侯爷如此紧张呢,如此一般仙女一般的人儿,偏偏还这么知情知趣的,就是我们下人看了也欢喜得紧呢。“

      九娘子听她话说得粗糙,便微微扭过头去,珍菊忙上起搀扶起那李妈妈,”妈妈,奴婢送您出去吧,日后还得您老多照应着点,这边,我们夫人用完了,奴婢再着人给您送过去。“

      那李妈妈一边往外走着,一边还卖好的说道,”那可使不得使不得呢,等会奴婢自会派人来收的,请谨夫人慢慢用吧。“

      待那婆子走远了,九娘子这才松了口气,她已经饿得受不了了,倒没想到徐振祥这么细心,还知道让厨房的人送清淡的食物来。

      让灵菊给自己盛了碗白米薏仁粥,就着几样小菜吃了两片刀切馒头,便放下了碗筷,对珍菊和灵菊说道,”这些个东西,别浪费了,你们搬到隔壁屋去,叫了刘妈妈过来,你们三个也一起吃了吧,就别吃那下人的份例饭了。“

      珍菊答应着,灵菊叫了两个促使妈妈过来,将案几抬了出去,珍菊则服侍着九娘子漱了口,又服侍着九娘子歪在榻上,九娘子便赶珍菊出去用饭,”好了,好了这儿不用你了,你且去用饭吧,闹了这么大半天的,肯定早就饿了,我自己看会书。“

      珍菊答应了,看着九娘子从旁边的书柜里抽了本书来看,再给九娘子的腿上搭了条锦被,这才退了出去用饭去了。

      九娘子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这
        ...                  


    庶女贵妾,第六十六章 敬茶,改名,第5页

    排靠墙的书柜,上边整整齐齐地摆满了书,她随手一抽,便抽到了一本游记,倒还挺有趣的,九娘子看着看着渐渐觉得眼皮重了,什么时候睡着的,她自己都不知道,手中的书也滑落在榻旁的地上。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