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六十五章 过门,迎接
第六十五章 过门,迎接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六十五章 过门,迎接

      七娘子也带来了自己的添箱礼,因为太过淡薄而有些不好意思,九娘子好生的谢过了,七娘子又拿了八娘子托她转交的一匣子名贵首饰,九娘子也都谢了收下,十娘子自然也是一样的几样名贵首饰罢了。唛鎷灞癹晓

      晚上,五姨娘亲自过来了,搂了九娘子在怀,母女两人又哭又笑地说了半夜,好不容易才被夕草劝住了,送了五姨娘回去,天色已经很晚了,九娘子在夕草夕灵的监督下,不得不洗漱了躺下睡觉。

      第二日一早,寅时三刻,九娘子就被夕草从床上拉了起来,沐浴更衣,被按坐在妆台前,由着大太太请来的全福夫人给梳了头,因为不能戴凤冠,所以就只是挽了妇人的发髻,戴了套粉色的宝石头面,显得整个人立马成熟了几岁一般,梳好头,夕草和全福夫人服侍着九娘子起身换衣裳。

      吉服是大太太早就着人送了过来的,正铺开了挂在隔扇上,夕草等人服侍着九娘子上身穿上了粉霞锦的云纹罗裳,下边是累珠叠纱粉霞茜裙,外边罩着的是玫瑰暗红蹙金双层广绫长尾鸾袍,穿好之后,对着大的穿衣镜看去,九娘子不禁自嘲起来。

      旁边的全福夫人说着吉祥话,不住地说着“真真是个美人”之类的话,夕草面上却是强行压抑的不平之色,自家姑娘的美貌气度,倒还落得个为人妾侍的下场。

      九娘子自己看了几眼就不再看了,到底是要从侧门抬进去的,没什么可高兴自得的。

      待穿戴妥当,夕草和夕灵二人加上刘妈妈都穿上了吉服,几人才从秋梧苑里出来,往大太太的春熹堂而去,去聆听嫡母的嫁前训话。

      而北静王爷和王妃一大早的就到了春熹堂,北静王爷的脸一扫过去嬉笑的神色,臭得别人都不敢靠近。杨广和六娘子也一早就到了,大老爷和大太太坐在主位上,也是满脸的不虞,二人心里对北静王爷的这一举动十分地不解又无奈。

      直到九娘子在夕草和夕灵二人的服侍下进了厅堂,堂上的众人这才有了点反应。

      北静王爷看着满身粉红的九娘子,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极力地压制,才控制住了自己想要跑上前去将那粉色的东西都给烧掉的冲动。九娘子看着北静王爷的神色,心里不禁好笑,就算自己最终是被送到了北静王府,那么结果又有多大的不同呢?

      到底还是一样的粉红吉服,一样的从侧门抬进去罢了。九娘子平静地看着北静王爷,眼底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既不恼,也不怒,对着他和王妃深深地躬了一躬,“小九多谢姐姐和姐夫,小九此去经年,还请二位贵人多多珍重!”

      王妃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红着眼圈上来,拉着九娘子的手,“妹妹,你也好好的,去了尽管好生过日子,有我们在给你撑腰呢,咱们可谁也不怕!”

      北静王爷也咬牙说道,“既然是你选择的这条路,那么你就要好好地走下去,别这么容易就趴下,叫本王小瞧你!”

      这个人,好好的话愣是被他说成这个样子,九娘子心中也是微微一热,敛身道,“小九记住了,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北静王爷简直要咬牙切齿了,“但愿如此!”

      大老爷咳了两声,北静王爷和王妃这才让开身子,让九娘子到了二人身前。

      大老爷缓缓地对九娘子说了些要恭敬侍奉、安心度日、孝顺长辈、友爱妯娌关系小辈之类的话,九娘子安安静静地跪着听了,大太太又来了一遍,只不过多了些什么要尊敬嫡妻之类的,九娘子也安安静静地跪着听了。

      二人说完,这才由着顾妈妈扶起九娘子来,大太太拿帕子压了压眼角,“往日里我是最偏疼你的,如今你也要出阁了,可别忘了生你养你的曹府。”

      大老爷也捻须说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小九你向来聪颖,自是懂得的,过了府,长姐就是主母,该好好地帮衬主母,莫要失了我们曹家的风范。”

      九娘子依旧神色淡淡,应了。

      右手边的杨广无限忧伤的眼神看着九娘子,今日这个结局是他万万不想看到的,那粉红刺痛了他的眼,也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胸中有千言万语想要对她说,此刻却是连脚也动弹不得,只能包含在那深深的眼神之中了。

      六娘子却是上前攥住九娘子的手,“九妹妹,你千万要多多保重!”

      九娘子含笑拍了拍六娘子的手,“六姐姐放心,小九知道的,”心里对这
    首页 上一段          ...        


    庶女贵妾,第六十五章 过门,迎接,第2页

    个往日里总是高高在上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嫡姐也多了几分感激,六娘子往日里可能是高傲了点,然而人心却是不坏,此刻,姐妹俩的手握在一起,才惊觉往日的争执是多么的幼稚天真。然而时光就是这样,转眼间,二人都是妇人了!

      大太太抬头望了望日头,正准备催促九娘子快点上轿,不要误了吉时时,外边又传来丫头的急切的回报,“老爷,太太,大姑爷来了!”

      大老爷和大太太惊得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什么?谁来了?你说清楚点你!”

      那丫头重复了一遍,“大姑爷来了!”

      这下不止大老爷和大太太了,厅上的众人都有点呆住了,要知道今日可是徐振祥纳妾的日子,妾不同于妻,是没有那么正式的礼仪的,永安侯府只要用一抬小轿抬了九娘子过去就可以了,徐振祥完全没有必要出面的。

      北静王爷皱皱眉头,倒没想到这小子如此重视九娘子。杨广则扬了扬眉毛,这还差不多,要不然可就太委屈九娘子了。

      大老爷和大太太则是满脸的黑线,今儿是怎么了,不仅来了坚持要送嫁的北静王夫妇,还有杨广那小子也跟着凑热闹,这会子连正经的徐振祥也来了。

      九娘子心里更是震惊不已,本以为自己人生中的唯一一次嫁人也就这样草草而过了,没想到徐振祥竟然会亲自前来,这让九娘子本来冰冷的心热了几分。

      在众人各种眼神的期待中,徐振祥大踏步地走了进来,阳光洒落在他的身后,一时之间,仿佛是无限光环罩在他的身上一样。

      虽然不是大红的吉服,但是徐振祥还是穿了一身暗红的弹花暗纹锦服,显得喜气了不少,也更显得徐振祥整个人长条身立,气度不凡。

      进了门来的徐振祥一眼便看到了一身粉红吉服的九娘子,眼神微微黯了一黯,便向九娘子略点了点头,便对大老爷和大太太行礼道,“小婿是来接九娘子的。”

      大老爷笑呵呵地说道,“好啊,好啊。”大太太则满脸阴霾,这也太给小九长脸了吧?一个妾而已,用的着这么重视,这么大的排场吗?

      北静王爷上前,拍着徐振祥的肩膀说道,“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本王的王妃已经认了小九为干妹妹了,以后她就是我们北静王府的王妹了,你若是待她不好,让她伤心,你就给本王当心点!”

      徐振祥神色平静地将北静王爷的手拿了下来,“王爷请放心,小九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我自然会待她好的,还是不劳王爷您费心了!”

      两个男人之间电光火石,火药味已经很重了,这时,杨广走了过去,对徐振祥说道,“大姐夫,先在此恭贺您了!小九是个好姑娘,好好待她吧。”说着无限的神伤。

      徐振祥对杨广说道,“六妹夫,多谢了,毋须担心!”

      大太太尴尬地插嘴道,“吉时快到了,小九该上轿了!”

      徐振祥这才转过身来,看着九娘子,眼神之中仿佛在问,“你敢不敢将你的下半辈子交给我,跟着我来呢?”

      九娘子读懂了徐振祥的眼神,微微昂起头,仿佛在回应他,“有什么不敢,就怕你不敢对我好!”

      九娘子的神态让徐振祥心情大好,这个女子当真是聪明得紧,便对着大老爷和大太太行了礼,九娘子也随着徐振祥行了礼,“那振祥就带着小九起身了!”

      大老爷点点头,外边服侍的下人们便迅速点燃了准备好的鞭炮,旁边的喜娘和夕草夕灵也过来扶着九娘子,一行人出了春熹堂。

      本来大老爷大太太是不必出门送的,但是北静王爷夫妇起身也跟在了后便,杨广和六娘子也起身跟了,大老爷和大太太无奈,总不能连个老的就这么坐在这不动吧,便也起身跟了出去。

      一行人走到了春熹堂外的院子,一顶八宝翠幄的小轿已经候在那了,虽然不是大红披挂,但也是五彩纷呈,看上去喜气洋洋的。

      喜娘掀了轿帘,示意九娘子上轿,九娘子回身再度看了看身后的北静王爷和王妃,对王爷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看了看杨广,对他也投去了一个安慰的眼神,最后神色复杂地看了看大老爷和大太太,这两个人,一个是生父,一个是嫡母,正式这二人决定了她这一生的命运,或喜或悲,或福或祸,谁也不知道接下来的命运怎样,唯有走下去吧!

      最后再抬头看了看夏莲苑的方
                          


    庶女贵妾,第六十五章 过门,迎接,第3页

    向,五姨娘并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但是九娘子知道,夏莲苑,蒲团之上,菩萨面前,那个生了自己又陪同自己过了这么多年的女人,肯定会在佛前替自己祈福的,纵然日后隔得山高水长的,九娘子也在心底默默地祝福,“娘,您一定要好好的,等我回来孝敬您!”

      再度看了一眼这个自己生活了十四年的府邸,九娘子毅然决然地进了轿子坐好,随着轿帘的放下,九娘子的脸上才慢慢滑下了两行清泪!

      徐振祥走在轿子前头,喜娘和夕草夕灵刘妈妈跟在轿子后头,出了侧门,才翻身骑上候在门口的高头大马,带着这一乘小轿往永安侯府而去。后边跟着挑夫跳着九娘子不多的嫁妆。

      永安侯府中,并没有特别的张灯结彩的,也没有太多的喜庆气氛,只是在徐振祥和贞娘住的荣祥堂里挂了几处红罢了,贞娘一身大红的妆花缎的锦服,头上也是锦翠围绕,神色有些凝重地坐在正房的堂上,只是紧紧拽着帕子的手泄露了此刻她紧张又有些焦急的心情。

      贞娘的贴身丫环也是曹府陪嫁过来的青竹,端了杯热茶,递给贞娘,“夫人,先用点茶吧。”

      贞娘接了过来,浅浅地啜了一口就问道,“侯爷不知道到哪了?”

      青竹答道,“听小厮来报,说是侯爷同新姨娘已经从曹府出发了,应该就快到了吧。”

      贞娘嗯了一声,站起身来,“那边可都收拾整齐了?可有什么遗漏的没有?”

      青竹答了,“都备好了,全是照夫人您的吩咐,色色都是新的,齐全得很呢。”

      贞娘这才点点头,“咱们这院里的人,你都嘱咐下去了吗?虽然是我的庶妹,但现在却是侯爷的贵妾,不能同其他的琴姨娘一样叫姨娘,知道了吗?”

      “早就吩咐下去了,大家都知道了,只是,夫人,那奴婢们该怎么称呼新姨娘呢?”青竹问道。

      贞娘也沉吟了起来,半晌才答道,“这个,等侯爷回来再说吧。”

      青竹点点头,主仆二人又翘首张望了一会儿,才有下人来回,“来了,来了,已经进了侧门了。”

      贞娘这才安心地坐下来,新房设在离荣祥堂不远的荣月堂,是一处极闲静的小院子,九娘子会先被抬进去,等和侯爷简单地见面以后再到荣祥堂来拜见主母的。

      这边,九娘子乘的小轿到了永安侯府的侧门,侧门已经贴了红,代表新人进府,进来了侧门,轿子也落下了,前头骑着马的徐振祥也已经下了马,背着手候着九娘子呢。

      在喜娘和夕草的搀扶下,九娘子下了轿,刺眼的阳光让九娘子眯起了眼睛,一时看不到事物,等到适应之后,才发现徐振祥正站在自己的身前,九娘子赶紧福了福,徐振祥面无表情地说了句,“随我走吧。”便背着手走到了前头。

      九娘子这回学乖了很多,立马垂着头跟在后边,到了一处院落,甬道两边立着的下人齐声说道,“恭喜侯爷,给新姨娘请安了!”

      徐振祥摆摆手,示意下人们停住,九娘子跟在后边,也不好抬头,听到下人们的声音,脸上更加红了几分,倒是徐振祥皱了皱眉头,也没说什么,就进了正房。

      九娘子趁着走上台阶的功夫,看来看门上的牌匾,原来是荣月堂,看来,这就是自己以后在永安侯府生活的地方了。

      正房是三间厢房组成的,正中间的厢房是打通了的,宽敞明亮,西边是西次间和卧房,东边也有间小的房间。

      九娘子进了正房便被喜娘直接带到了卧房,卧房里最里边靠墙摆放着一张沉香木的雕花大床,挂着彩绣的樱桃果子茜红的连珠鐮丝帐,旁边是一张黄花梨木的梳妆台,朱漆的镂花长窗台下摆放着一张茉莉宽沓。北面的墙边还摆着紫檀雕花二十四幅的密格木衣橱,正间房间看起来极其素雅,又处处都透着用心。

      九娘子被带到床边坐下,喜娘对着徐振祥说了几句吉祥话,徐振祥摆手,掏了个红封递了过去,那喜娘便眉开眼笑地退了出去。

      夕草和夕灵还没来得及进来呢,就被喜娘拽了出去,屋子里就只剩下徐振祥和九娘子了。

      九娘子不禁有些紧张,感觉连空气都稀薄了几分似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徐振祥看着床上端坐的那个明明紧张得要死,却拼命装镇定的九娘子,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只不过九娘子没看到罢了。

      
                          


    庶女贵妾,第六十五章 过门,迎接,第4页

    徐振祥走上前去,在九娘子身边坐下,九娘子却像被蜜蜂蜇到似的,几乎要跳起来一样往边上挪了挪,徐振祥只觉得好笑,又往九娘子身边挪了挪,这下九娘子已经靠到床边了,无处躲闪,九娘子自己有点恼了,想要站起身来,却不防被徐振祥一把拉住袖子,动弹不得。

      九娘子无奈,只得轻声问道,“侯爷可要用茶?”

      徐振祥一本正经地答道,“我不渴。”

      “那侯爷可要去姐姐那里?”九娘子又接着问道。

      徐振祥眉头一皱,“是要去的,不过不是现在。”说罢就一个用力,将九娘子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本来就站着被徐振祥拽住袖子的九娘子,惊呼一声跌倒了徐振祥的怀里,九娘子的鼻子碰到了徐振祥的胸膛上,疼得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然而下一刻九娘子的心就被满满的柔情和感动填满了,侯爷低沉的声音在九娘子的耳边响起,“小九,谨娘,我可以叫你谨娘吗?你终于是我的人了,从今以后,你只要跟着我就行了,我向你保证,再没有人敢欺负你,在这里,你可以挺直了脊背,舒坦地过日子了。”

      九娘子心里有些微的感动,但是对徐振祥的允诺却还是有所保留,自己在这府里也不过就是个妾罢了,哪里谈得上舒坦地过日子呢?

      正想挣扎着起身,却被徐振祥用力地按在了怀里,“我知道你不相信我,那你就慢慢看着,看看我说过的话能不能都兑现。”徐振祥又顿了会,接着说道,“我不喜欢那个总是躲在别人身后的阴影里,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九,不喜欢那个将自己的才华掩饰起来,太过低调装笨的小九,更不喜欢那个浑身都是刺,总是用刺来对准别人的小九……”

      “从今以后,起码是在这荣月堂里,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再也不必看别人的脸色过活,你姐姐那里我会去说的,定不会委屈了你的。”徐振祥说道。

      九娘子到底从徐振祥的怀里抬起头来,头一次认真并且大胆地看着徐振祥,看着他那闪耀着异样光芒的眸子,“侯爷,小九这个人,很胆小,在小九自己没有把握之前,是不会轻易将真心剖与人看的,”九娘子顿了顿,“不过,这次小九愿意赌一次,且试上一回,希望侯爷不会让小九失望!”

      听了九娘子的这番话,徐振祥非常高兴,也很激动,这个小小女子的意思是愿意向自己敞开心扉了吗?只要他愿意,他就不信了,还不能将这个女子的心牢牢抓在自己身上吗?

      徐振祥一激动便想将九娘子搂过来,却被九娘子伸手挡住,“且慢,侯爷,先听小九一言,”

      徐振祥放下手,认真地看着九娘子,九娘子说道,“小九毕竟只是个妾,前头还有大姐姐这个主母在,我希望以后不管是什么事,侯爷最好能同小九好好地交流,深入地交谈,不要偏听偏信,一定要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好吗?不要互相猜疑,有话就说,有疑问就开口问,你说呢?”

      徐振祥想了想,很肯定地点了点头,“那你就是答应了?”九娘子追问道。

      “我可以答应你,那么,我也说一点,不管什么事,都只相信我亲口告诉你的,而不是道听途说的,可好?”

      九娘子点点头,“可是你还有这么多的女人,小九实在是……”

      听到这个,徐振祥的脸立即拉了下来,“你只要记住,你是我徐振祥的女人就是了,其他的,不必多想。”

      九娘子心里暗自腹诽,怎么能不想,当然,如果一点都不期待,一点都不投入感情,自然是可以不多想的,但是这个男子,是要与自己共渡一生的人,九娘子再懂事也不过是个妙龄少女,哪有女子能够对这样的男子豪不动心呢?

      见九娘子低下头去,想别开脸来,徐振祥便伸手抓住九娘子的下巴,将九娘子的脸抬了起来,正对着自己,“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能想别的,知道了吗?”

      九娘子动弹不得,恼羞嗔道,“侯爷,你……”然而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徐振祥都含到了自己的嘴里。

      徐振祥望着那玫瑰花瓣一样的红唇,尤其是在她微微张开的时候,那个样子真是让人心神激荡,就控制不住地吻了下去……

      ------题外话------

      一米是相当有信用的哦,这不,二更来了,亲们,不要再逼一米了哦,一米只要时间允许,能多写的话
        ...                  


    庶女贵妾,第六十五章 过门,迎接,第5页

    肯定会多更的,加油哦!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