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六十三章 回门,整理
第六十三章 回门,整理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六十三章 回门,整理

      七娘子和八娘子的亲事也正是操办了起来,毕竟是庶女,无论是排场还是宾客那都不能跟嫡出的大少爷和六娘子比,尽管如此,曹府的喜气还是一样被京城的百姓们津津乐道着。唛鎷灞癹晓

      七娘子的夫家,那进士程鹏本就是寒门之子,拜在大老爷门下,一切基本上都是由大老爷操办的,在京城的八宝胡同里置办了一处三进的宅子,那程鹏的老母亲和妹妹也先搬了进去,家里人口简单,就只几个奴仆,大太太也就让七娘子自己带了四个丫头两个妈妈和一房陪房跟着过去就罢了。

      七娘子自己也有些体己,都托三姨娘折成了现银带在身上,出嫁的一切事宜大太太都撒手不管,只交给三姨娘去办,三姨娘当然想办的妥贴漂亮,无奈手中无权又无钱,那程鹏的聘礼抬过来,也只勉强地凑了二十四抬,比当初六娘子的难堪了不知道多少。

      九娘子去给七娘子添箱,想着日后七娘子方便贴补家计用,七娘子送的都是些赤金首饰,实在好用。

      八娘子和十娘子也都添了些物件,八娘子因为自己也马上就要出阁,所以,手头上倒也不大凑手。

      七娘子出阁的那日,大老爷和大太太也不过露了个面,说了几句吉祥话,家里也没有大宴宾客,只是让大少爷在外边的白云酒楼定了十几桌,让随礼的客人们,当然与曹府有来往的达官贵人也都知道曹府的庶女出阁,也没有人上门来随礼,就只有程鹏家的一些个穷亲戚之类的去喝了喜酒罢了。

      七娘子三朝回门,在春熹堂里见了大太太和几位妹妹,九娘子细细看去,婚后的七娘子脸色红润,看上去心情还挺不错,只是穿戴上素净了些,只一身大红色的锦服而已,头上也全无华贵首饰,完全没有了往日里在曹府的那种明艳高贵之气。

      大太太也看出来了,问道,“那程鹏待你还好?”

      七娘子立刻红了脸,低声应了,“他待我是极好的。”

      大太太笑了,“瞧瞧,我们小七脸都红了,想来姑爷也是待你不错的。你那婆母呢?”

      七娘子的脸色有些不虞起来,“婆母待我也是好的,只是……”

      大太太追问道,“只是什么?”

      七娘子低了头,小声地说道,“婆母说咱们家势大,程家祖辈都是清贵人家,不比咱们家,要小七一切从简,那些个大毛衣裳连母亲给的精贵的料子都让婆母拿去换了银钱了,首饰也都不让带,幸亏小九想的周到,给我的都是些赤金之物,才没让婆母拿走,其他的婆母都说太过花哨,不如折了银子实在。”

      “啧,啧,瞧着人家做的,连自己住的房子都是我们给置办的呢,还有脸跟我们讲起清贵来了,我呸,清贵?清贵还上我们家求娶姑娘来了?”大太太毫不顾忌七娘子的感受,大声骂道。

      七娘子的眼圈都红了,眼泪只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才没掉下来,九娘子见大太太说的起劲了,又见七娘子如此模样,便有心打断大太太的话,插嘴说道,“七姐姐,姐夫是不是马上要去礼部就职了?”

      七娘子这才转过头来,感激地朝九娘子笑了笑,拿帕子擦了擦眼睛,“可不是嘛,都是父亲给托的人,开春就要去了。”

      大太太又接着冷笑道,“可不是嘛,出钱出力出人的,他们倒记不住,倒记住了在外面面前打肿脸充胖子呢。”

      七娘子的眼圈又要红了,九娘子只得向大太太说道,“母亲,还请让我们姐妹说说私房话,日后怕是再不能了的呢。”

      大太太这才作罢,挥挥手让她们自去了。

      七娘子这才跟着八娘子九娘子和十娘子出了春熹堂,到了八娘子的秋枫苑说话。

      秋枫苑里也是忙碌一片,丫环婆子们都在打包物件,收拾东西,几人只得到八娘子的卧房里坐了下来,这里倒稍微清闲点。

      在自己家妹妹面前,七娘子这才卸下面具,痛快地留下泪来,“我们做女子的真是万般不由自己,第二天敬茶,婆母就给我下马威,说我是高门里出来的,要我做规矩,把我的陪嫁的东西拿去卖了不说,还把我陪过去的丫头卖了两个,陪房都卖了,说府里人少,使不了这么多,又让我日日到她跟前立规矩,奉茶捧饭的,还要自己做针线活……”七娘子越说越难过,不由抽泣起来。

      八娘子恨得将手拍在身旁的案几上,“这都是些什么人?不是他们低三下四地来求娶的吗?怎么
    首页 上一段                  


    庶女贵妾,第六十三章 回门,整理,第2页

    还这么对你,姐姐,你也不要太好欺负了,你不是说姐夫待你极好吗?那你告诉姐夫去啊?”

      七娘子摇摇头,“婆母年轻时就守寡,相公是婆母辛苦带大的,相公哪里会因为我忤逆婆母?第一次我说时还好,再要说第二次时,相公就要发火了,我哪里还敢说?”

      九娘子也摇摇头,直叹气,本来还以为这门亲事比八娘子的好,好歹是少年夫妻,就算目前穷点,日后也是有盼头的,倒没想到竟是这么个人家。

      十娘子在一旁听得小脸发白,直拍胸口道,“还好,还好,我真是宁愿进宫服侍人,也不愿这么憋屈受气。”

      九娘子拍了一下十娘子的手,“你懂什么,进了宫更有的你哭的,别在这瞎说,让七姐姐伤心!”

      十娘子吐吐舌头,歉意地看看七娘子,七娘子苦笑道,“十妹妹命肯定比姐姐的好,但愿你能不像姐姐们这样。”

      不多时,三姨娘也过来了,听了七娘子的话,又和七娘子抱头痛哭了一场。

      九娘子等人又说了好些话,慢慢地才将七娘子劝好了,众人见日头也晚了,才送七娘子回去了春熹堂,结果大太太借口头疼,见不了客,称病不出,连程鹏面都没见,打发了大少爷陪着程鹏,几个姑娘陪着七娘子简单吃了顿饭,就打发他们回去了。

      才安生几天,马上又是八娘子的成亲,与那寒门的程鹏不同,这方达海却是聘礼直抬了三十六抬来,要不是有六娘子和他前妻的礼数在前头不好越过,那方达海倒是要整出一百多抬来,只是每抬都花里胡哨的,让人看了直发笑。

      因为那方达海还要回镇江上任,因此三朝回门之日也是他们动身去镇江的日子。

      八娘子的回门与七娘子完全不同,七娘子是委委屈屈,被婆母夺了嫁妆不说,还被大太太奚落,八娘子则是春风满面,高声笑语地回了门。

      八娘子一身大红的锦服,外边是同样大红的羽纱面白狐狸里子的鹤氅,头上同样也是金碧辉煌,各种点翠的簪子发钗步摇,晃得九娘子眼睛都花了。

      给大太太行完礼,还不等大太太问呢,八娘子就抢着说道,“还要多些母亲偏疼小八,小八日子过得好也会时时感念母亲的恩德的。”

      大太太酸酸地说道,“你知道就好了,也不必挂在嘴边。”

      八娘子哪里肯当真,马上让随身的丫环将一堆东西送到大太太身前,各种大小的匣子里,丫环都打开了来,有人参,有鹿茸,有阿胶,有燕窝,真的是各式各样,看起来也是参差不齐的的,八娘子还加了句,“那方达海也是,非要说感激您,叫我将这些都送给您,说是愿您老人家长命百岁,平安富贵,好让儿女们好好孝顺孝顺呢。”

      八娘子的话尽管是笑着说的,但九娘子还是听出了话里压制着的恨意,大太太自然也是听出来了的,脸都发绿了,看着一大堆的东西,这回是真的头疼得撑不住了,连声唤了顾妈妈扶着去了内堂。

      八娘子还在身后赶着说道,“母亲可要好好保重身子,小八还想着日后要好好孝敬您呢!”

      直把往内堂走的大太太惊得腿肚子都弯了。

      直到出了春熹堂,到了九娘子的秋梧苑,端了大半天架子的八娘子这才脸色苍白地跌坐在炕上,许久未曾说出话来。

      九娘子审慎地问道,“八姐姐这是怎么了?”

      八娘子苦笑,“你看看,今天八姐姐是不是很威风?”

      九娘子微微点头,十娘子附和道,“八姐姐今天太威风了,八姐姐,你太厉害了。”

      八娘子看着十娘子,难得地笑道,“你这个小鬼灵精!你哪里知道你八姐姐的苦!”

      九娘子端了杯热茶递给八娘子,“这是怎么说的呢?”

      八娘子接过茶,也没喝,捂在手心里,悠悠地说道,“七姐姐苦,苦的只是银钱可能不凑手,清苦点,但好歹姐夫与她能过日子。”

      九娘子听这话的意思,似乎是那方达海有什么不对,也不便多问,八娘子接着说道,“他那前头老婆还留了一子一女,银钱上倒是不愁过日子,只是他……唉,算了,你们都还是未出阁的姑娘,这些话就不说了,反正,这门亲事真真是外边光鲜,里头烂透了心。”

      九娘子听八娘子话里的意思,
                        


    庶女贵妾,第六十三章 回门,整理,第3页

    也大概猜出来了点,也不能深劝,只能不痛不痒地说了几句。

      八娘子叹道,“好了,说这些作什么,我今儿个就动身随方达海去镇江了,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回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上咱们姐妹一面了,这些就留给你们做个念想吧。”说罢从身边丫头手里拿过两个小匣子来,“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只不过方达海那个老东西,这几年的知府做下来,倒是搜刮了不少东西。”

      说着将两个匣子递给九娘子和十娘子,二人打开来一看,竟然都是一串西瓜碧玺的手链和一串西瓜碧玺的项链,要说也不是有多么值钱,难得的是那碧玺颗颗莹润饱满,色泽鲜艳,当真是好东西。

      九娘子要推辞,“这么贵重的东西,姐姐怎么不自己留着?”

      八娘子哂道,“不是我夸口,这样的东西方达海那里多的是,与其留给他那前妻的子女,干嘛不我自己先弄来,给你们的就收着吧,我还有呢。”说罢也不由分说地就将匣子塞到二人手中。

      这回大太太倒不用找借口不出来了,她是真的被八娘子给气着了,躺在床上不出来陪了,八娘子倒是无所谓,竟然把三姨娘给请了过来,当着众人的面又是补品又是首饰又是衣料的给,把个三姨娘激动的眼泪汪汪的,也着实是亏了三姨娘,两个女儿都让她眼泪汪汪的,只不过一个是愁,一个却是喜。

      方达海听说大太太病了,倒也没什么不高兴,只不过是对着大太太的内堂行了礼,就当是拜别了,夫妻二人站在一起,一个像是爹,一个像是女儿,九娘子看着也着实替八娘子觉得委屈。

      下半晌,二人就辞了众人,往镇江府而去了,三姨娘不能去送,在春熹堂外哭得稀里哗啦的,八娘子倒挺决绝的,临行前,拉着九娘子的手道,“姨娘那里,我是难得顾上的,七姐姐看来也是自顾不暇,只能托给你了,有机会的话尽量帮着看顾着点吧,有生之年,再回曹府,我定要让曹府因为我而风光,我就是要看到有朝一日太太亲自到二门处来迎我!九妹妹,你看着吧,会有那一天的!”

      九娘子看着八娘子那坚定的眼神,只能在心底默默地祝她好运了!

      曹府一下子嫁了两个庶女,再加上六娘子,园子里就空了许多,只剩下九娘子和十娘子了,连大太太也渐渐感觉冷清了,往日里每天来请安,姑娘们都是叽叽喳喳的,大太太还总嫌吵得慌,这下子又冷清得过分了。

      九娘子的生辰就在二月,只不过府里为了忙七娘子和八娘子的亲事,众人早就焦头烂额的了,没人想到九娘子的生辰,九娘子自己倒也无所谓,还是五姨娘替她在佛前捡了佛豆,念了场经,又亲自下了碗面送了过来,就当是过了这十三岁了!

      九娘子的大日子就在眼前,夕草几个人都着急得不得了,唯独九娘子还笃悠悠的,一点急的样子都没有,仿佛那事与自己完全无关一样。

      这日,大太太特意将她唤了过去,商讨这事,“你看,正日子马上就到了,我也同你商量商量,虽然说是贵妾,但到底也不是正妻,因此也只能委屈你一下,大红的嫁衣虽然没有,但母亲给你准备了吉服也一定让你满意。另外,嫁妆什么的,照妾室的最高份额,也是十二抬,都是压得实实的,不让你吃亏,还有就是陪过去的人,你看看怎么带?”

      大太太到底是心虚,在嫁妆上还真不像对待七娘子和八娘子那样将就凑合,衣裳首饰衣料,样样都是最好的,与六娘子的比,也不差什么了。

      九娘子没有半点喜悦之情,但是也没有半点不情愿之意,淡淡地答道,“小九哪里懂了,一切还是都听母亲的吧。”

      大太太满意地点点头,“要我说呢,你过去了,你大姐姐的东西自然就是你的东西,你也不必带太多使唤的人过去了,同你七姐姐八姐姐一样,四个大丫头,两个妈妈,一房陪房,你看可好?”

      大太太对九娘子算是客气的了,还当面询问一下九娘子的意见,当初七娘子和八娘子可是就这么直接吩咐了的。

      九娘子答道,“母亲说的是,小九也用不了这么许多使唤的人,就两个大丫头,我平日里用的夕草和夕灵就行了,妈妈也就刘妈妈吧,她反正也是孤寡一个人,另外陪房什么的,我看也用不着了。”九娘子的要求更加简单,连这么几个人都裁去了一大半。

      大太太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也太少了,别人该说我们****你了。”

      九娘子笑道,“母亲说的是哪里的话,小九心里自然是知道母亲待我的好
                        


    庶女贵妾,第六十三章 回门,整理,第4页

    的。”这话说得大太太心里颤巍巍的,脸上更加尴尬起来,干笑着混了过去。

      回到秋梧苑,九娘子先将夕草和夕灵二人叫到了面前,“你们二人跟了我也这么多年了,如今我要去那永安侯府了,也问你们一声,若是愿意,就随我过去,以后我也定会给你们寻个正经人家嫁了,嫁妆我都包了。若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我会托顾妈妈,给你们另寻差事,如后你们的嫁妆也是我包了,你们看呢?”

      夕草急着说道,“姑娘,您这是什么话,难道您还不要夕草服侍了吗?奴婢是打定主意跟着姑娘的,姑娘去哪奴婢就去哪。”

      九娘子点点头,又看看夕灵,夕灵偏着头想了想答道,“姑娘,奴婢也愿意跟着您去的,只是奴婢的娘老子还在这府里,奴婢怕日后见他们不容易了。”

      九娘子也点头说道,“你这是实话,你如果跟了我去,日后我定会想法子将你父母也都带过去,不跟我去的话,也是一样,让顾妈妈给你寻活干。”

      夕灵一听这话,连忙道,“那还有什么说的,奴婢肯定要跟了姑娘去的,没有奴婢在您身边,谁保护您啊?”

      夕灵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将九娘子和夕草都逗笑了,“就你那豆芽菜的样子,还保护姑娘呢?”夕草打趣道。

      夕灵也笑了,九娘子又对她们二人说道,“既如此,那就你们俩了,别人我也不带了,夕茉她们几个让顾妈妈拿主意给散了吧,至于妈妈那,就带刘妈妈过去就行了,你们将刘妈妈也叫过来,我问问。”

      夕草答应了,自去唤刘妈妈了,刘妈妈来了,九娘子也是这么问了,那刘妈妈赶紧跪在地上,“多亏了姑娘怜悯我这老婆子,不仅留老奴在这干活,还给老奴银钱,老奴如今也是全无牵挂的孤老婆子一个,老婆子愿意跟着姑娘去永安侯府。”

      九娘子起身扶起刘妈妈,“那小九就将管事妈妈的活都拜托给您了,日后小九定当会给您养老的。”

      刘妈妈感激得老泪纵横,夕草和夕灵二人也触景伤情,想想日后九娘子的难处,眼圈便也都红了。

      九娘子又让夕草将自己平日放银钱的匣子拿了出来,将散碎的几十两银子,分成了几份,又让夕茉等四个丫头和李妈妈和几个粗使的丫头婆子都叫了进来,给每个人都发了份,“你们服侍了小九一场,小九也没什么可以赏你们的,这点子银子就当是小九给你们的辛苦钱吧,小九日后也用不了这么多人,你们也都有家有口的,也不方便跟着我过去,我也同太太身边的顾妈妈说过了,她自会替你们安排别的差事的,咱们,就这样散了吧。”

      丫头婆子们纷纷都跪了下来,感谢九娘子,夕茉等几个丫头还都哭了起来,在这秋梧苑里服侍以来,她们也都认为九娘子是那最好相处的主子了,不打不骂不说,年节里还总有赏钱,如今还这么体谅人,真真是难得。

      九娘子止住了她们,“如今,还有几天也少不得要劳累你们了,收拾东西,打包东西什么的,你们多多辛苦了。”

      丫环婆子们都感念九娘子的好,哪里还会觉得辛苦,纷纷都说不辛苦应该的什么的。

      夕草就将银子一个一个地发到众人手里,大家伙这才退了下去各干各的活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曹府的下人里都在传颂九娘子的好,不少下人也都替九娘子抱屈,只是九娘子自己不知道罢了。

      连着几日,九娘子都在看着众人收拾东西,书什么的,能带的,九娘子就都打包了带走,不能带走的,九娘子就吩咐了下人将书送到大少爷那里,让他好好保管着。

      那两坛子雪水,九娘子也命人挖了出来,也是肯定要带走的,还有那些花瓣,连同薄荷的根茎,九娘子都命人细细地包了,都一起带走。

      至于九娘子自己的随身物品,倒还真不多,几个包袱就装好了,收拾好之后,秋梧苑里顿时显出更加的凄冷来。

      ------题外话------

      一米实在是太感动了,昨天一天收到28张月票,在此拜谢各位亲,有了你们的支持,一米会继续努力的!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