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六十二章 拒绝,家私
第六十二章 拒绝,家私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六十二章 拒绝,家私

      午膳就摆在了春熹堂的正厅里,因为都是家人,所以,大老爷和大太太各带了男女家眷分开两桌用膳。唛鎷灞癹晓

      大老爷这边是大少爷曹言宸一起,陪着侯爷徐振祥和杨广,大太太这边就热闹多了,贞娘六娘子七娘子八娘子和九娘子十娘子再加上大少奶奶林氏围坐在一起,煞是齐整。

      因为徐振祥在场,九娘子略略有点不自然,而杨广又因为九娘子在场,便完全的神不守舍,几次大老爷同他说话,他都有点答非所问的,别人倒没看出什么来,只有徐振祥颇用颇有些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杨广好几次。

      席间,众姑娘们依次敬了大老爷和大太太之后,按惯例,就该兄弟姐妹之间互相敬酒了,轮到九娘子时,九娘子先敬了大少爷和大少奶奶,轮到敬贞娘和徐振祥时,九娘子有些为难了,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和什么样的表情面对着夫妻二人。

      端了杯子,刚站起身来,就被贞娘拉着走到徐振祥的身边,贞娘笑着对九娘子说道,“在这儿的都是咱们家人,也不必这么拘着了,给侯爷敬杯酒吧,迟早是一家人的。”

      贞娘说的轻松,大太太在一边也说道,“就是,小九和振祥的事已经定了,众人皆知,也不用藏着掖着的,小九,你就大大方方地敬一杯吧。”

      九娘子微微有点窘迫,不敢面对徐振祥的眼神,徐振祥似笑非笑地看着九娘子,脸上的神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看着九娘子有点尴尬的神情,徐振祥自己干了杯中之酒,说道,“若是不能喝酒,就不必勉强了。”

      九娘子听到徐振祥这么说,哪里还敢不喝了,只得也干了杯中酒,好在只是小小的一杯,也是滚烫的甜酒,倒也不难喝下去。

      喝完之后便逃也似的躲开了徐振祥的视线,她总觉得徐振祥的眼睛能看穿她的心思一样,这让九娘子很不舒服,她习惯于将自己厚厚地包起来,不喜欢有人将自己看穿的感觉。

      到给六娘子和杨广敬酒时,九娘子就轻松多了,六娘子嘻嘻哈哈的喝了,九娘子也陪着喝了,倒是杨广,手忙脚乱的,打翻了酒杯不说,还将长袍的下摆都打湿了,等到终于喝了那杯酒时,九娘子笑意盈盈的样子再次让杨广差点又出神了。

      别人都没注意到杨广的失态,还道是杨广新姑爷脸皮薄,不好意思,只有徐振祥若有所思地盯着杨广看了许久。

      九娘子敬完酒之后,就觉得心里突突的有点难受,便起身走到了厅堂外边的长廊上,找了一个拐角处,避了厅里说话喝酒的众人,坐下来,靠着栏杆歇歇,摸摸自己的脸,觉得有点烫了,而外边凛冽的冷空气也让九娘子有些微的痛快之感,索性坐着多吹一会儿。

      正当九娘子还拿手拍着自己的脸时,身后传来徐振祥低沉的声音,“就不怕着凉吗?热热的身子跑到这外边来,也不披大衣裳。”

      九娘子一惊,想要转身站起来,却因为喝了几杯酒,有点发晕,差一点没站住,幸亏徐振祥及时托住了九娘子的胳膊。

      九娘子稳住了身子,连忙抽回了胳膊,低着头,“嗯,知道的,马上就回去的。”

      徐振祥又问道,“那古本可还喜欢?”

      九娘子抬起头,看了看徐振祥,一接触到徐振祥那幽深的眼神,立马又避了开来,“嗯,喜欢,多谢了!”顿了一会儿,又加了句,“正是我一直想要的!”

      听到这句话,徐振祥才无声地笑了,“你若再有什么喜欢的,只管告诉我,我一定去帮你找来。”

      九娘子点点头,便想离开这里,单独与徐振祥在一起,那种高压让九娘子有点喘不过气来,只想逃离才好。

      谁料刚刚走过徐振祥的身旁,便被徐振祥一把拽住了手腕,九娘子大惊之下便想用力挣脱,却被徐振祥在自己耳旁的一句话说的顿时腿脚都酸软了,“别动,让我看看,给你的镯子带了吗?”

      九娘子酸在那里动弹不得,徐振祥抓住九娘子的左手腕,感觉了一下,果然是有个镯子模样的东西套在九娘子手腕上,徐振祥便点头道,“还算听话,别轻易摘下来。”

      九娘子这才回过点神来,心里暗暗腹诽,“什么啊,不是不想摘,是摘不下来罢了,他还以为谁稀罕那破镯子吗?”

      当然,九娘子的面上没有任何表现,只是用力挣了几下,提醒徐振祥道,“侯爷,既然如此,就请放小九回去吧。”


    首页 上一段          ...        


    庶女贵妾,第六十二章 拒绝,家私,第2页

      徐振祥松开手,“反正过不了多久你就会进府来的。”九娘子还没来得及想这句话的意思时,徐振祥想起什么似的又问道,“你认识杨广吗?”

      这话有点没头没尾的,九娘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徐振祥又补充了一句,“在他同六娘子成婚之前,你认识他吗?”

      九娘子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想了想后答道,“在北静王府里见过两次,”顿了一下又说道,“他帮过我的忙。”

      “哦?还有这事?难怪,难怪。”徐振祥一副了然的样子叹道。

      九娘子讶道,“难怪什么?”

      徐振祥狡黠地笑了,“这小子眼光倒不错,只可惜慢了一步。”

      九娘子有点生气了,这人怎么这么奇怪,自言自语的说些什么,便不想再理他,抬脚想往厅里走去。

      徐振祥再次拉住九娘子的胳膊,“那小子估计是将你误认为是六娘子了,你最好心里有个譜。”说罢才松开九娘子,自己先转身进了大厅去了。

      九娘子楞在那,半晌没反应过来,什么?杨广将自己误认为是六娘子了?这是什么话,从哪里说起的?又想起这两次,六娘子回来时的光景,顿时,脸色有点发白。

      看着徐振祥渐渐走入大厅的身影,九娘子想起了那次在大太太的威逼之下,他主动承认了那件披风是他的,那本是杨广的,今天听他的意思,似乎是也知道了这披风的主人了。

      九娘子不禁抚额,这都是什么事,但愿事情不是徐振祥说的那样,又想到六娘子的心事,心里更是打起鼓来。

      等回到厅上时,九娘子这才注意到,似乎真的是像徐振祥说的那样,自己刚刚落座,就感觉到一道炽热的眼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九娘子抬头去看,果然就与那边桌子上的杨广的视线在空中碰到了一起,杨广眼中的关心热烈几乎是毫不掩饰的,看的九娘子心里一惊,忙要低头,又无意中瞥见徐振祥的眼神,就是那种微微含着了然的笑意的眼神,九娘子不由心中大恨,这人,是看热闹来了吗?

      这顿饭九娘子吃得是心不在焉的,好不容易用完了,众人起身移步到了内堂,大少奶奶带着丫鬟们服侍着众人用了茶,九娘子便起身向大太太说了声,借口身子不大好,要回去歇着,早点离席,便出了内堂。

      九娘子是想着早点离开那个是非之地,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带着夕灵往秋梧苑而去。

      深冬的天气,寒冷至极,九娘子双手缩在徐振祥送的那套白色的貂毛护套里,里边还放着个精致的珐琅小手炉,倒也不觉得冷。

      刚转过园子里的垂花门,再走过抄手游廊,就是秋梧苑了,突然一个人影从游廊后边穿了过来,站到了九娘子身前,将九娘子吓了一跳,夕灵也唬了一下,赶紧跑到九娘子身前,“谁?”

      九娘子后退了几步,定住身子才看清楚原来是杨广,夕灵也看清了,便有点脸色不好,不高兴地嘟囔道,“怎么回事啊,又是您呢,总吓唬我们姑娘呢,神出鬼没的。”

      九娘子喝退了夕灵,朝杨广行了礼,“六姐夫可是有什么事情吩咐小九的?”

      杨广被夕灵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了,挠挠头,“也没什么事,就是想看看九妹妹可还好?”

      如果今天没被徐振祥提点一下的话,九娘子肯定不太明白杨广的意思,但是现在,九娘子心里却有点发愁了,该怎么说呢,杨广虽是享誉天下的少年将军,但是却是六娘子的丈夫,如果说徐振祥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北静王府的相识给这个少年郎带来的就是一场误会和遗憾了。

      九娘子示意夕灵走开了几步,对杨广说道,“小九很好,多谢六姐夫记挂。”她特地将“姐夫”两个字重重地念了,希望杨广自己能记住自己的身份。

      果然,杨广的神色黯然了一下,转过身去,“我知道你很好,也知道你会成为永安侯爷的妾室,我只是替你不值,你不该受到这样的对待。”

      九娘子微微抬起头,看着自己身前的那个高大的身影,心底有些微的无奈,为什么这些身处高位的人都要对自己表达一下安慰或是不平呢,其实真的用不着的。

      “六姐夫,您的好意小九心领了,只是容小九说句实话,小九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的本事,但是小九从不会亏待自己,不管是什么地位,什么身份,小九守的是自己的这份心,所以,六姐
                          


    庶女贵妾,第六十二章 拒绝,家私,第3页

    夫的担忧和不值……”九娘子顿了一下,杨广也转过身来,无比惊讶地看着九娘子,似乎是被九娘子的话吓倒了似的。

      “实在是没有必要,恕小九不敢也不愿接受。”九娘子又接着说道。与其让他这么不清不楚的,还不如彻底断了他的念头,省得以后再出什么漏子。

      杨广的神色有点尴尬,这个少年将军长这么大,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世人对他从来都是恭敬仰望的,还是头一次,有这样一个小女子,竟然不屑他的同情,他的好意,这让他一时有点恼羞,虽不至于成怒,但心底确是有点不舒服的。

      “你……”杨广你了一下,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九娘子就这么静静地淡淡地站在那里,看着他,眼神里没有波澜,没有高兴也没有不高兴,仿佛是在看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一样。

      九娘子的这种神情激怒了杨广,难道这么久以来,还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吗?难道这世间还有女子能抗拒自己的好意吗?

      杨广不由自主地上前了几步,走到九娘子身前,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能这么说?”

      九娘子眼看那高大的身影就要撞到自己的面前了,轻轻地慢慢地后退了三步,静静地望着发怒的杨广。

      杨广有点真的受不了了,“你知不知道,我本来是要求娶你的,是我太大意,没有来得及问你的名字,只知道你是曹府的姑娘,看你的气度行事的进退,还以为你就是嫡女六娘子呢,所以,我母亲跟我提这桩亲事,我就答应了,因为,我以为那是你!”

      杨广一股脑地将心底的话都倒了出来,九娘子听了,面色愈发冷了几分,“原来如此,原来在六姐夫的心中,我们庶女就不该有什么气度了,就该是畏缩怯懦的吗?那么,对不起,让六姐夫您失望了吧,小九不是嫡女,而是一个小小的庶女罢了。”

      不等杨广反应过来,九娘子接着说道,“也请六姐夫您收回您高贵的同情,小九天生就是做妾室的命,担不得您的不值!”这话说得又直白又呛口,九娘子也有点暗火,也顾不得管那杨广是不是能受得了了。

      “你!”杨广果然被气到了,只说了一个你字,就抬手指着九娘子,恨恨地说不出话来。

      “我?我怎么了?我不识好人心?我不识抬举?哼,小九再说一遍,小九的命小九自己会把住的,不需也无需旁人的好意!”九娘子又添了把火,话说得更狠了。

      杨广哪里禁得住九娘子这么拿狠话激,已经攥紧了拳头,咬牙道,“你这个狠心的丫头,我真是看错你了。”

      九娘子淡然一笑,“那么,就请六姐夫回吧,好好地同六姐姐过日子,好好地为国效力,莫要将时间和精力再多花在小九这了。”

      “好,好,我杨广今天算是认识你了。”说罢,也不看九娘子,大踏步地从九娘子身边擦身而过,往春熹堂的方向去了。

      等杨广的身影再看不着时,九娘子这才放松了下来,一直端着的肩膀也顿时酸痛不已,夕灵也跑过来,看着九娘子仿佛是疲累至极的样子,忙扶着九娘子到长廊边的围廊边,将自己的帕子垫了,让九娘子坐了下来,问道,“姑娘,您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啊,将六姑爷气得这么厉害呢?”

      九娘子凄然一笑,“还能说什么啊,不过是告诉他,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庶女罢了。”

      夕灵并不明白,但看九娘子的样子不愿多说,便也不再问了,九娘子仿佛是打了场仗一般,累到不想再说话了。

      主仆二人都没注意到,游廊的那边,站着看着这一切的徐振祥。

      徐振祥的眼里,闪动着异样的光芒,心里不由感叹,这个女子,真是让他意外,那么要强的性子,那样强烈的自尊,又隐藏在这么自卑的身份之下,那份清醒和高傲让徐振祥也不由得为她赞叹。

      九娘子歇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地回了秋梧苑。

      当日,接近傍晚的时候,贞娘夫妻和六娘子夫妻才起身告辞离去,六娘子自己倒无所谓,只是觉得今日杨广的情绪有点不大对劲,自从出去了一趟之后回来,就一直铁青着脸色,不怎么搭理人。六娘子本就粗心,也懒怠去问,二人就这么相对无言地回了镇北侯府。

      正月十五一过,大太太就将九娘子的事提上了日程,和大老爷商量了,决定在八娘子出阁之后的三月初八,将九娘子抬过永安侯府去。

    &
                          


    庶女贵妾,第六十二章 拒绝,家私,第4页

    nbsp; 也没有人征求九娘子的意见,大太太也只是在九娘子请安的时候,留了她下来,告诉了她自己和大老爷的决定。

      “我同你父亲商量过了,日子就定在三月初八,你大姐姐那也着急让你过去,好搭把手,你的嫁妆我自会帮你操办的,按你七姐姐和八姐姐的先例,宫中出五千两,另外,我再给你拿三千两的私房银子给你添箱。”

      九娘子听了,也没有太大的反应,仿佛大太太说的就不是她自己的事一样,至于大太太说的添箱的三千两,九娘子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句,“母亲偏疼小九了,多谢母亲!”

      大太太也慈爱地说道,“你过去了,就是你大姐姐的左膀右臂,将来这侯府不还是你们姐妹俩的天下吗?你这孩子,素日里就乖巧懂事,你放心好了,你姨娘这有我照看着,你在侯府里你大姐姐也自是会多照看于你的,你就等着享福吧。”

      九娘子心里不知道冷笑了多少声,大太太真是会说话,将自己卖了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的,再提起五姨娘,也不过是警告自己,不要乱来罢了。

      从春熹堂里出来,就被候在门外的风清带到了大老爷的外书房,自从上次大老爷掌掴九娘子之后,就很久没叫九娘子到外书房来服侍了,九娘子也是在心底对大老爷更加失望了,除了一家人都出席的正式场合,一般情况下,九娘子也是刻意回避着大老爷的。

      不知道今天又是什么事,大老爷会把自己叫过去说话。

      到了外书房,里边温暖如春,大老爷身着家常的棉袍,立在窗台前,修理着水仙花。

      九娘子进去,行礼问安,礼数到位,神情恭敬,大老爷满意地坐到了书案前的太师椅上,“小九啊,你母亲跟你讲过日子定下来的事了吧?”

      九娘子应了,大老爷又微微叹息道,“可惜啊,本来我还想让你去北静王府的,好歹也是个侧妃不是,只是……唉,木已成舟,到你大姐姐那去也是不错的,我想这,你们母女平常也难得有什么积蓄,所以嫁妆是你母亲来操劳,那么,我也意思意思,给你添点箱吧。”

      说罢将书案前的那个乌木的匣子拿了起来,走到九娘子身边,“这是我的祖母大人留下的一些个东西,原本也只是个念想,如今就给了你吧,也不枉我们父女一场。”

      九娘子接了匣子过来,感觉还挺沉手的,打开来一看,里边装的竟然只是几样极为普通的首饰,但好在都是是赤金打造的,也是分量十足,另外竟然还有一叠银票,理了理,大概有五千两左右。

      九娘子惊讶不已,没想到大老爷会给这么多银子,大老爷看进九娘子吃惊的样子,说道,“也是我欠你们母女俩的,你就当是我补偿你们娘俩的吧。”

      不提五姨娘还好,一说出来,九娘子的眼神就更加黯然了些,放下匣子,跪在了大老爷身前。

      “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大老爷还以为九娘子感动得下跪呢,无限受用地说道。

      九娘子没有起身,平静地说道,“小九此去,怕是再难看顾到姨娘,还请父亲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对姨娘多加看顾点,姨娘向来是个省心的人,不会给您和母亲添多少麻烦的,只求父亲放在心上就好了。”

      听九娘子提到五姨娘,大老爷神色稍微有点尴尬,“那是自然,你放心好了,你姨娘既然选择了清修,虽然其他方面会朴素点,但吃穿用度一应不会有亏待的。”

      九娘子点点头,“母亲也答应过小九,允许小九每月回来看望一次姨娘,万一母亲事忙遗忘的时候,还请父亲从旁提点提点,小九感激不尽!”

      大老爷被九娘子嘱咐得仿佛自己是她们母女的外人一样,只得说道,“这个自然,你放心就是。”

      九娘子这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才起身,大老爷又说道,“永安侯府的那个大家庭也很复杂,侯爷的亲姑姑是当朝皇后娘娘,侯爷的二叔还是当朝的要员,且都没有分家,这么多人,这么大的家族,小九,你过去了,要好好地帮衬你大姐姐,尽快取得老太君的喜欢,日后,有什么事,也方便和为父通通气,和为父互相照应着点总是不错的。”

      九娘子心下冷笑,说什么补偿,添箱,那都是有目的的,是叫自己去干活的,大老爷的这番话再次将九娘子的心打入了谷底,也让九娘子对这个父亲真的是有点绝望了。

      九娘子点点头,“小九人微力薄,不敢担此重任,只是尽力而为罢了。”

        ...                  


    庶女贵妾,第六十二章 拒绝,家私,第5页


      大老爷也没有勉强,同九娘子说了几句闲话,才放九娘子回去。

      ------题外话------

      嘿嘿,加更哦,一米很有信用的哦!感谢9654431,xu85218355,y77b05b75wx ,雨之虹,15045911466,ty1018又投的月票!感激不尽!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