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六十一章 示威,哭诉
第六十一章 示威,哭诉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六十一章 示威,哭诉

      骑在马上的杨广,思绪还停留在刚才看见九娘子的那一刻,好不容易见上了一面,却是连话也没能说上几句就又分开了,杨广心里不胜遗憾,也不知道下次再见面是什么时候了。唛鎷灞癹晓

      杨广正叹气着呢,车内的六娘子掀了车帘子,说道,“哎,等会回去,你可要照我母亲刚才说的那样对婆母说哦。”六娘子虽然和杨广成亲这么久了,但是依旧不但是依旧不愿直呼杨广的姓名,更不愿叫他“夫君”,因此二人一直是这么别别扭扭地叫着。

      杨广也不以为意,点点头,六娘子这才放下心来,正准备放帘子呢,杨广又赶着问了一句,“我瞧你脸上有些红意,也略微有点酒意,你们姐妹们一起喝酒了?”

      六娘子点头,“嗯,进而恰巧八妹妹生辰作东,请了几个姐妹一起聚聚,我……妾身也只喝了几杯。”六娘子改口说道。

      杨广却根本没听出六娘子话里的不妥,接着问道,“你们姐妹酒量都不好吧,刚才我好想瞧见你九妹妹有点不胜酒力了。”

      六娘子讶然道,“你在哪里看见的?”未待杨广回答呢,自己先笑起来,“可不是吗,我们姐妹里,最不能喝的就是九妹妹了,连十妹妹都比她强呢,今儿被灌了两杯,大概是有点晕的吧。”

      杨广“哦:了一声,又引着六娘子说起九娘子的出身,九娘子的为人,说道为人,六娘子说道,”可惜了小九的出身了,你不知道小九的好,小九字写得极好,还会制花茶,连父亲和北静王爷都夸呢,关键是小九是我们这戏姐妹里头最沉稳,性子最好的了,只可惜,哎,“说到后来,六娘子自己也叹气气来。

      杨广听了,对九娘子越发的好奇起来,也有点放不下了。

      二人一路这么说着,倒不觉得冷和远,回到镇北侯府时,二人先往杨夫人的屋子里去了。

      六娘子进了正房,便看见婆母杨夫人依旧正襟危坐地端在堂前的贵妃椅上,见二人进来,眼神愈发严厉起来,。

      杨广带着六娘子走到太太身前,行礼问安道,”母亲怎么和还不睡?“

      杨夫人看了几眼六娘子,低声严厉地说道,”娴娘,你今儿个去哪了,怎么说也没说一声?“

      六娘子求救似的向杨广望去,杨广只得上前说道,”原是岳母大人身体微恙,娴娘听了一时着急,就没告诉母亲一声,自己先回去了。“

      杨夫人冲杨广喝道,”你个大男人别掺和这些事了,我问的是娴娘。“

      杨广只得闭嘴,坐在勘活的那边,六娘子只得硬着头皮说道,”婆母大人请息怒,今天的事是娴娘考虑不周全,还请婆母大人宽恕一回。“

      杨夫人依然冷着脸,”娴娘,你好歹也是大家出来的,也应该知道我们镇北侯府在朝廷的地位,广儿虽然不用袭爵,但好歹还有个少年将军的名声在外,你可不能丢了广儿的脸。“

      六娘子心下暗恼,但也不敢说什么,只得低声应了,杨夫人继续说道,”你也别怪母亲罗嗦,母亲这也是为了你们好。还有,你们成亲也这么久了,娴娘,你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提到这个,六娘子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虽然死扛了几天,到底二人还是颇尴尬别扭地圆了房,好在杨广心里有事,注意力也没放在这上,二人房里也没有通房侍妾什么的。

      杨广在一旁也尴尬起来,脸红了红,起身就要往外走,被杨夫人喊住,”你这孩子,多大了还害臊啊,你们俩啊,可要抓紧了,赶快给我生个金孙出来。“

      二人无奈,只得点头胡乱应了,杨夫人这才放了二人回房去了。

      新年就在不知不觉中到来了,曹府里一如往常的热热闹闹红红火火的,九娘子也不过是随大流,在祠堂外看着大老爷大太太带着大少爷大少奶奶敬香祭祀,和全家人一起吃了年夜饭,又去夏莲苑陪着五姨娘吃了顿素斋,陪五姨娘坐到了半夜,才被五姨娘赶回去睡了。

      回到秋梧苑,夕草已经将色色都打理好了,下人们的赏钱已经发放完了,刘妈妈那里,九娘子多发了一份,上次大少爷成亲刘妈妈家里的丧事,夕灵也已经打听好了告诉了九娘子,原来是刘妈妈的丈夫,原来是大太太的陪嫁庄子上的看门的病死了,刘妈妈也只有一个女儿,早就嫁了,因此,九娘子特地让夕草和刘妈妈多发了一份,体谅她自己一个人孤苦。

      刘妈妈感激不已,也自己主动
    首页 上一段          ...        


    庶女贵妾,第六十一章 示威,哭诉,第2页

    请求留下来侍候,大年夜的,下人们能放的,九娘子就都放她们回家去团聚了,刘妈妈就留在了秋梧苑,夕草夕灵二人也留了下来,四个小丫头,九娘子也都放了回去。

      等躺倒床上时,九娘子才发觉自己却是睡不着了,在床上翻到天色微微发亮,才眯着了一会儿。

      早上起来,穿上新作的衣裳,在发上簪了样式新鲜喜气的簪钗,到了春熹堂和姐妹们一起给大老爷和大太太拜了年,请了安,又和姐妹们互相拜了年,四处串了串门子,热闹了两天才歇下来。

      初三的早上一早,府里就在洒扫整洁,因为今天是曹府的两个嫡女携女婿回娘家的日子。大太太一早就妆扮好了,极其的华丽富贵,也命几个庶女好好打扮。

      用过早膳,几个姑娘就陪着大太太焦急地候在春熹堂里,等待贞娘夫妻和娴娘夫妻回来。

      直到了巳时二刻,才有丫头来报,说二位姑奶奶的车架到了二门了,大太太忙让几个姑娘去迎迎。

      七娘子在这里年级最长,便带着几个妹妹去二门迎了。

      贞娘和娴娘已经下了车架,站在一起说话呢,贞娘看着比前些日子脸色好了点,大红的玫瑰红蹙金双层广绫长尾鸾袍,外边是暗红的妆缎狐肷褶子大氅,头上簪的是银镀金镶宝石碧玺点翠花簪和赤金凤尾玛瑙流苏步摇,华贵无比,加上那通身的气派,直逼得人错不开眼。

      相比较而言,六娘子娴娘的妆扮就要清新一点,也是大红的刻丝泥金银如意云纹缎裳,外边的是八团喜相逢厚锦镶银鼠皮披风,头上的簪环也稍显普通一点。

      二人携手在那说着话,七娘子等人迎了上去,敛身行礼,”给二位姐姐拜年了,恭祝姐姐们事事顺心!“

      贞娘和娴娘忙将几位妹妹扶了起来,贞娘上前就挽住了九娘子的手,”妹妹近来可好?姐姐可是怪想你的,想接了你到府里来玩的,又恐母亲说我,便作罢了,上次你姐夫给你送的东西可还满意?“

      贞娘的声音透着一股子亲和,仿佛和九娘子很久没见面了一样,也仿佛二人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龃龉一样。

      更重要的是贞娘的话中还问到了上次徐振祥送来的那些东西,九娘子的眼神顿时冷了几分,这么说的话,那梅花,那雪水都是经过了贞娘的手送出的吗?贞娘这话说的也很有技巧,当她看到九娘子的眼神黯了黯,嘴角便扬起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来。

      九娘子恭敬而有礼地答道,”多谢大姐姐记挂,小九很好,那些东西也不值个什么,多亏了大姐姐周全。“便不再多说什么了。还没有过门去,就要在她面前摆主母的威风吗?既如此,那就让她去摆好了,九娘子心里清明一片。

      这边娴娘跟在后边,十娘子立马凑上来,围着六娘子问东问西的,一行人朝春熹堂而去。

      春熹堂正房外,大太太披着厚实的大氅,早就候在门口了,见众人过来,忙不迭地就要上前,被春露扶住,还是贞娘和娴娘先上前,正要行礼,被大太太一手一个的挽住,拽入暖阁里去了。

      大太太嘴里还在说道,”自己家的人,还作这些个虚礼做甚么,快快进来,叫娘好好瞧瞧你们。“

      七娘子等人跟在后边,也进了暖阁。

      暖阁里今日格外的暖和,火炕上,地上的玫瑰椅上都铺了大红的绣金丝的锦垫,连用茶的盖碗茶杯都是大红的福字字样,大太太拉了两个嫡女坐在了炕上,七娘子等人就坐在了地上的玫瑰椅上。

      大太太只顾着问两个嫡女的近况,将几个庶女都晾在了一边,九娘子倒无所谓,喝喝茶,想想心事,七娘子八娘子也耐得住,只有十娘子有点坐不住了,在椅子上扭来扭去的。

      还是六娘子娴娘见了,便打断大太太的话,”哎哟,母亲,您到底有完没完呢,怎么每次回来都唠叨这些呢,我耳朵都听起茧子来了。“

      大太太有些着恼地笑道,”你这孩子,这么大了,说话还这样小孩子气,真真是个不懂事的。“

      贞娘也笑道,”六妹妹到底还小,与姐妹们见了面自然是有些私房话要说的,母亲,你就让她同姐妹们一处耍去吧,大过年的,别拘着她了。“

      六娘子不等大太太回答,便高兴地跳了起来,拉着九娘子的手就要往外走,十娘子也马上站了起来,要跟了去,大太太笑着喝道,”不会好好走吗,哪里还有大家闺秀的样子了,别
                          


    庶女贵妾,第六十一章 示威,哭诉,第3页

    走远了,一会儿给你做你爱吃的珍珠丸子。“

      六娘子头也不回地拉着九娘子就奔了出去,十娘子提着裙子在后边跟着。

      贞娘亲切地对七娘子和八娘子说道,”我给你们姨娘也带了些东西,你们也去松散松散,同姨娘说说话吧。“

      七娘子八娘子起身谢了,这才退了出去。

      待暖阁里就剩下大太太和贞娘两个人时,贞娘才卸下满脸的端和的笑容,对着大太太,无限凄苦地对大太太说道,”娘,女儿真是累啊。“

      大太太看了贞娘的模样,也惊得收了笑脸,”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累了?“

      贞娘不由滴下泪来,”婆母对咱们家把小九送进来很不高兴,硬是在年前将婆母的内侄女燕华抬进了府,硬是给侯爷开了脸做了姨娘……“

      大太太一听,差点要跳了起来,”什么?还有这等事?真是欺人太甚了,你们老太君就没说什么吗?“

      贞娘抽泣道,”说什么,小九过去是贵妾,那个燕华是妾,老太太巴不得子嗣兴旺呢,哪里还会说什么,不过是睁只眼闭只眼罢了。“

      大太太气得直抽气,”那侯爷呢,侯爷也就纳了吗?“

      贞娘拿帕子擦了擦眼睛,”侯爷倒是不大高兴,但也没说什么,只是不去那燕华房里罢了。“

      大太太冷笑道,”哼,不去?不去是还给你几分面子,给咱们曹府几分面子,只怕小九再不过去,你们姐妹再没有子嗣,那个叫什么燕华的就该蹬鼻子上脸了,侯府里就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

      贞娘一听眼圈又红了,”那燕华,年轻漂亮,就算侯爷现在不去,也抵不住她天天在眼跟前晃啊,况且她还有婆母给她撑腰呢。“

      大太太咬牙道,”哼,这个死老太婆,她有张良计,我就没有过墙梯吗?小九跟那个燕华比,怎么样?“

      贞娘说道,”小九跟那燕华不是一样的美,燕华娇媚,小九清美,论起来,小九还要略强个几分的。“

      大太太笑道,”那不就好了,振祥前些日子还给小九送了这么多东西来,到底小九在振祥那里也是有些个份量的。“

      贞娘脸上黯了一黯,”侯爷对小九也是不错的,也提起过,小九过去了,应该能把那燕华给比下去的。“

      大太太拍着桌子道,”本来还想等些日子再将小九送过去,既如此,那就早点抬过去吧,别让你婆母她们占了先机,要是那燕华先怀上子嗣,那你就有得苦日子过了。“

      贞娘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但愿小九不会让咱们失望。“

      母女俩又说了好些个体己话,不外乎是些怎么敲打妾侍、管教下人的话罢了。

      这边,六娘子将九娘子拉了出去,十娘子跟在身后,三人到了园子里的望春亭里坐了,今儿日头不错,阳光照在人身上暖烘烘的,跟来的丫鬟们早已在亭子的廊椅上铺了厚实的锦垫,三人随意坐了,六娘子就先趴在阑干上,长长地叹了口气,”你说,咱们女子为什么非得嫁人不可?“

      十娘子抢着说道,”嫁人不好吗?六姐姐你怎么好像很不喜欢嫁出去一样?“

      六娘子嗔了十娘子一眼,”你这孩子,难道你就懂了,莫不是长大了急着要嫁人了?“

      十娘子被六娘子抢白得脸色一红,”六姐姐,你坏,欺负我。“

      九娘子赶紧打圆场道,”好了好了,不过说着顽罢,六姐姐,你可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莫不是六姐夫欺负你了?“

      六娘子悠悠叹道,”嫁到别人的家里,事事都不顺心,倒也不是欺负,只是那种感觉让你说不出来的堵得慌,憋屈,难受,反正不如在家里好。“

      九娘子笑道,”我还道是什么事呢,这也是很正常的,不是吗?婆家当然不比娘家了,六姐姐不会连这个也不知道吧?“

      六娘子嗤道,”你瞧瞧,你瞧瞧,连你自己也不过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你怎么就知道的这么多了,叫你害不害羞?“说着上来就要撕九娘子的嘴。

      九娘子被她说的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笑着起身躲着六娘子的手,不妨身后坐着十娘子,一个不小心,差点压倒了十娘子的身上,姐妹三个笑个不停。
                          


    庶女贵妾,第六十一章 示威,哭诉,第4页

    >
      半晌,九娘子才扶起六娘子坐正,替她整理着发上的簪环,轻声说道,”六姐姐,小九知道你的心事,只是往事已经成追忆,不可再沉溺了,珍惜眼前人,不是很好吗?“

      六娘子也沉默了,许久未曾说话,十娘子似懂非懂地看着两个姐姐,也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过了好久,六娘子才开口缓缓地说道,”曾经沧海难为水,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珍惜眼前人了。“

      九娘子无语,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了,一时之间,姐妹三人倒都无人说话了。

      姐妹三人往春熹堂而去时,六娘子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九娘子说道,”今儿来的时候,大姐姐说给姐妹们都带了些东西,还有大姐夫给你的呢,你快去看看。“

      十娘子在边上连忙问道,”也有我的吗?“

      六娘子和九娘子都笑了,六娘子戳了戳十娘子的额头,”怎么能忘了你呢,小馋猫,都是好吃的。“

      十娘子听了高兴地拉着九娘子的手,恨不得立马飞到春熹堂,看看是什么好吃的才好,给六娘子和九娘子笑得肚子都疼了。

      贞娘给各位妹妹带回的年礼都放在了春熹堂的正厅上,每个匣子上都贴着笺子,倒是清楚明白的,七娘子和八娘子才刚出来的时候已经拿了自己的和给三姨娘的,这会儿这里剩下的便是九娘子母女和十娘子母女的了。

      十娘子先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个匣子,迫不及待地打开来看,原来里边装的是京城里有名的福记糕饼铺的八大样,据说是一般人很难买到的,而且还是买的这样齐全,八种点心全都有,十娘子惊叹了一番,拆了一包就塞到嘴里,还不住的嘟哝,”真香啊,太好吃了。“

      那个馋样子又让六娘子和九娘子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连忙赶了她将东西拿好去二姨娘那了。

      厅里就只剩下九娘子和六娘子时,六娘子神秘兮兮地说道,”还不快看看你的东西,上次我就听母亲说,大姐夫特特地给你送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呢,看来大姐夫还挺在意你的呢。“

      九娘子被六娘子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了,”瞎说什么,不过是帮着摘了点梅花罢了。“

      六娘子嗤道,”哟,还不承认了,那我来拆了?“说罢就将写有九娘子名字的那个匣子拿在手里,要打开来看。

      九娘子忙夺了过来,打开来看,原来是一套古本,关于制茶和制香的,一共三本,书页发黄,看起来年代也颇久远的了。

      六娘子看了,不禁失望地嗤了一声,”什么啊,大姐夫怎么特特地叫大姐姐将这几本破书送了过来,我还以为是什么贵重的首饰呢,真让人失望。“

      九娘子笑了笑,心里却是泛起了不小的波涛,这个徐振祥不过与自己两三面之缘而已,就已经能闻香而知雅意,还特特地给她找来这难得的古本,要知道这几本书九娘子也托大少爷言宸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的,看来,这个徐振祥还是很会讨人欢心的,这让九娘子心里也有了那么点小小的雀跃,似乎未来与这个男子的生活没有最开始想象的那么可怕了。

      九娘子掩饰着自己心中的波涛,将书仍旧放进匣子里,然后又去看了给五姨娘的东西,也很简单,两本经书,两串小叶紫檀的佛珠手串,还有两盒上好的檀香。

      九娘子想了想,问六娘子道,”这些个东西都是大姐姐准备的吗?“

      六娘子随手翻着这些个东西,笑道,”姐妹们的东西都是大姐姐给准备的,唯独你的和五姨娘的,是大姐夫准备好了的,叫大姐姐拿了回来的。“

      听了这话,九娘子点头,看来那徐振祥对曹府里的事情是一清二楚的,连五姨娘清修的事情也知道,要不然就不会送些个经书佛珠的东西了。

      九娘子摩挲着那匣子上的花纹,许久没有说话,倒是六娘子先问道,”你不去你五姨娘那了吗?“

      九娘子摇摇头,”姨娘这会子肯定在念经,还是不要去打扰的为好。“

      六娘子看着九娘子神伤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拍拍九娘子的肩,”五姨娘这样也好,你也不必太过于伤心了。“

      九娘子点头,又同六娘子一起看了给六娘子的贵重的首饰和给大太太的衣料和首饰。

      ------题外话----
        ...                  


    庶女贵妾,第六十一章 示威,哭诉,第5页

    --

      今天一米的空闲时间较多,同时也为了感谢所有一直支持一米的亲们,不管是留言评论的亲,还是潜着水默默支持的亲,尤其是quqi,hjhjhjz送上了3张月票,感谢你们!还有打赏了的style美衣小铺,谢谢你们!还有那些送花的送钻石的,就不一一感谢了!一米都铭记在心!

      为了表达一米的感激之心,今天下午会加更哦!敬请关注!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