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五十七章 摘花,护送
第五十七章 摘花,护送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五十七章 摘花,护送

      九娘子推了夕灵,“好了好了,你怎么恁的啰嗦,还怕你姑娘我丢了不成?快去!”

      夕灵无奈,只得去了,心想着这府里今日宴客,丫鬟婆子什么的肯定多的是,借两个坛子还不是容易的事,早去早回的是正经。唛鎷灞癹晓

      夕灵走后,九娘子围着这几株梅花细细地看了,心下赞叹不已,想着弄些花瓣回去腌梅花糖吃或是来年晒干了做花茶叶不错,但是看看自己身上,也没什么可以装的,只有自己手上的这个兔毛的护套,九娘子想了想,便将护套从手上解了下来,用帕子将一头扎住了,另外一头敞着,在这里装点花瓣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这么想着,九娘子便抬头去看那梅花树,虽然不高,但是九娘子伸手去够时,也才发现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有几个枝头开得特别好的,任凭九娘子怎么伸手就是够不着。

      看看四周也无人,静悄悄的,九娘子便咬咬牙,跳了起来去够,勉强够着了一些,九娘子小心翼翼地将花瓣放在了护套里,但那开得最好的几个枝头,任凭九娘子怎么跳却也是够不着的了。

      九娘子望树兴叹,不甘心地来回走着,想办法要将那花瓣弄下来,恨不得去爬树才好呢,但是仔细地去摸了摸树干,九娘子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首先,自己也不会爬树,万一摔着了也不是好玩的,另外,万一叫人看见了,也难看。

      望着那开在高处的枝头的绿梅乌梅和金丝梅,九娘子的眼睛都要望穿了,然而也无办法,只能长长地叹了口气,“我怎么就不长高点呢?再不要是会轻功就好了,唉……”

      正叹气呢,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这么大冷的天,怎么一个人在这呢?”

      九娘子一惊,本能地往后一退,却退到了一个宽厚而温暖的怀抱里了,自己头顶还能感受到来人冰冷的鼻息。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九娘子立刻就要转身,却不妨雪地里滑,自己转身的时候脚下一滑,眼看着就要摔倒了。

      然而没等摔倒,就有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自己的胳膊,九娘子臊得头都不敢抬起来了,低声说道,“多谢了!”

      便稳稳地站住了,往后退了两步,抬起头来,才发现自己对面站着的竟然是一身黑色大氅的徐振祥。

      徐振祥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不是一般贵族女子们那样常喜欢穿的大红猩猩毡的斗篷,而是那银底翠色的,在这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整个人一股子清冷之意,无端惹人怜爱。

      看了看她身边放着的护套,沉了脸,“瞎胡闹,这么冷,怎么不把护套套上?”说罢便走了过去要将护套拿起来,被九娘子急忙伸手去止住,“哎,别动,那里装的是梅花花瓣!”

      九娘子心急,手上动作就快了点,猝不及防,手就碰到了徐振祥去拿护套的手,二人的手碰在一起,九娘子脸上一红,立刻收回了手。

      徐振祥也是一惊,没想到九娘子的手如此冰冷,简直比这雪还要冷上几分,便收回了拿护套的手,不由分说地将九娘子的小手抓了过来,捂在了自己的大手之中。

      “你!?”九娘子来不及反应,自己的手就已经被徐振祥紧紧地握在了手里,怎么也挣脱不开。

      徐振祥将那双小手捂在自己的手心,仿佛是捂了一团宝贝似的,仔细感受着手上传来的触感。

      这是一双瘦弱的手,但骨肉匀称,指节修长,指腹还有薄薄的茧,是练琴还是握笔,会有这样的茧,看来是下了不少功夫的。徐振祥在心底暗暗的这么想着。

      九娘子被徐振祥握住双手,整个人也不由得被拉到了徐振祥的身前,自己好像刚刚才到他的肩膀,九娘子眼睛平视过去才只能看到他的胸膛,鼻息之间还问得到他身上的那股子淡淡的清新的味道。

      手上感觉到的是一双滚烫的大手紧紧包围着的,这双手,特别大,手指修长有力,还能感觉到他的掌心细细的手纹。

      从徐振祥的角度望下去,便看到九娘子单弱的肩膀,乌发堆耸的头顶,只一支碧玉钗,全无其他任何首饰,却清丽无比,虽然九娘子低着头,但却依然能看见那双无比魅人的凤眼,那被冻得有些微发红的雪白脸庞和红润的嘴唇。

      九娘子感觉到二人之间的这种亲近,虽然二人的事情,众人皆知,但在嫁过去之前,这么单独相处也还是不妥,九娘子便用力挣脱了徐振祥的双手,敛身行礼道,“多谢侯爷
    首页 上一段          ...        


    庶女贵妾,第五十七章 摘花,护送,第2页

    了!”自从这事定下来之后,九娘子便再难称呼他为大姐夫了,总感觉那有些****的感觉,便称他为侯爷。

      徐振祥也不勉强,问道,“你这是作什么?”

      九娘子这才想起自己的花瓣,便有些个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想要些花瓣,可是又够不着,侯爷方便的话,帮小九弄些下来,可好?”

      徐振祥不禁发笑,“不过一些花瓣罢了,还将你难成这样子了?”说罢便走到梅花树下,“你要哪些?”

      九娘子见他不仅没有训斥,反而要帮忙,高兴极了,不由得露出笑容,跑了过去,站在他身旁,指着枝头说道,“我要这个,那个,还有那个……”

      徐振祥还是头一次看见九娘子的笑容,不禁有点愣住了,那笑容,仿佛是冬日里冰冻的水面下的小溪,隐约动人而给人以无比的快乐。

      九娘子回头见徐振祥还不动,便催道,“你快点啊,不会是连你也够不着吧,嗯,长这么高看来也没什么用啊……”

      徐振祥恼火地瞪了九娘子一眼,这女人,说什么呢,便伸手将刚才九娘子所说的那几株梅花的花枝都摘了下来,递给九娘子。

      九娘子抱了满怀的梅花,有绿梅也有乌梅,也有几枝金丝梅,笑得眼睛都眯眯了起来,“真是多谢你了,等我腌好梅花糖,送给你一些,如何?”

      徐振祥假意恼道,“谁这么大了还爱吃糖,我可不要。”

      九娘子吐了吐舌头,这表情被徐振祥看到眼里,心里又是狠狠地一震,恨不得上前捂住她的嘴,不让别人看见才好。

      见九娘子还没有走的意思,问道,“花都给你摘了,你还要干什么?”

      九娘子说道,“我还要等我的丫头去借坛子去了,我想收些这些梅花树上的雪水下来,留着泡茶。”

      徐振祥说道,“你的事可真多,这么冷,在这等着怎么行,你的鞋子还要不要了?”

      听他这么说,九娘子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脚下真的是冰凉一片,低头去看,才发现自己早上穿的软底的麂皮小短靴已经湿透了,忙不好意思地缩了缩,将脚缩到裙底去了。

      徐振祥皱眉,“大冷天的,怎么穿的这样单薄?还要在这等?别等了,随我来!”

      说罢不由分说地拉着九娘子紧走了一会儿到了一处小小的阁子,这阁子四面都是轩窗,因天冷,轩窗都紧紧地关着,徐振祥推门进去了,将九娘子带了进去,九娘子才发觉这里竟不甚冷,仔细看了看,原来阁子里的四个角落都摆了大大的炭盆。

      徐振祥将九娘子带到铺着绣花软垫的椅子上坐下,九娘子还在惊讶地问着,“这里,侯爷怎么这么熟?这阁子里怎么还烧着炭盆?”

      徐振祥看着不停问问题的九娘子,有点啼笑皆非,也只得答道,“我同威远侯关系甚好,这里是我同他约好的谈事情的,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九娘子听了忙跳了起来,“那我得赶紧走了,要不岂不是坏了你们的事,让别人看见也不好。”

      徐振祥按住九娘子的肩膀,将她按坐在椅子上,有点无奈地说道,“你就坐着吧,我已经派人去向他说了,叫他暂时不必过来。”

      九娘子又惊奇地问道,“刚才我一直同你在一起,怎么没见你派谁去呢,也没见你身边有人啊?”

      徐振祥一头黑线,更加无奈地说道,“你知道暗卫吗?”

      九娘子“厄”的一声这才反映过来,不由得又红了脸,为自己的无知有点不好意思了,是听说贵人们随身都带着暗卫的,但自己还是头一回这样亲历。

      但马上又问道,“那现在,你的身边还有暗卫吗?”

      徐振祥简直要堵她的嘴了,“有的,在门外守着,没有我的命令,不会进来的。”徐振祥真是感觉自己有生以来没有这样耐心过和话多过,便决定接下来少说点,免得这个好奇宝宝还要问。

      九娘子“哦”了一声,思想却已经游离开来了,多么神奇啊,原来这门外还有暗卫守着呢,自己也真想见识见识才好,嗯,自己等会找个什么理由让侯爷给自己看看暗卫都是什么样子才好。

      徐振祥不知道九娘子在想什么,但是九娘子游离的眼神却已经让他很生气了,这个女人,跟自己在一起
                          


    庶女贵妾,第五十七章 摘花,护送,第3页

    的时候,还是这么的心不在焉。

      徐振祥有点气呼呼地走到屋角,踢了个炭盆过来,蹲下身子,就将九娘子的脚抓了起来。

      正在游离的九娘子这才回过神来,惊得差点跳起来打翻炭盆,被徐振祥一把按在椅子上,“你干什么?想烫死啊?”徐振祥虎着脸问道。

      九娘子的脚还被徐振祥抓在手里呢,九娘子窘得脸滚烫滚烫的,“你,你快松开手。”

      徐振祥皱眉说道,“你的鞋子全都湿了,你想着凉吗?”

      虽说与徐振祥已经定下了亲事,但九娘子还是觉得不妥,毕竟自己还没有真正嫁过去,强扭着要收回脚来,“小九自己来就可以了,请侯爷放手吧。”

      徐振祥见九娘子如此坚持,便也不再勉强,松了手,站起身来,九娘子连忙将穿着鞋子的脚放在炭盆上烘烤着,炭火的热度让她的脚底慢慢开始暖和起来,湿透的鞋袜也慢慢地变干了。

      徐振祥在心底暗哂,这个九娘子还是如此谨慎小心,看看她因炭火的烘烤而愈发红润的脸庞,徐振祥的心里竟然会有一种很是满足的高兴之感,这感觉让他也很难接受,因此,站在那的徐振祥脸色不停转变着。

      九娘子却不知掉,她在认真地烘烤着自己的鞋袜,不大一会儿,鞋袜便全都干了,九娘子起身,行礼谢过徐振祥,“多谢侯爷,小九也该回去了,只是……只是小九不认识路,还请侯爷告知。”

      徐振祥便问道,“今天这种场合,你来作什么,谁都知道你是我的人了,还有人敢抢吗?”

      徐振祥的话说得直白且霸气,让九娘子一时有点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只得低头说道,“是母亲吩咐的,小九没有办法。”

      “那日,你跪在岳母面前,是不是将手烫到了?”说起大太太,徐振祥便想起那天的事,如果不是自己听了暗卫的话,前去打岔的话,还不知道这九娘子当时会闹出什么事来呢,自己当时进去的时候,九娘子跪着的地方就散落着炭火。

      九娘子诧异他竟然观察得这么仔细,还能发现自己有可能被烫到了,便答道,“没什么事,已经都好了。”

      九娘子这么说,就是确定当时确实被炭火烫到了,徐振祥的心里涌起一股子无名之火,“你怎么恁的不小心,还会给烫着,我瞧瞧。”说着不由分说地就将九娘子的手抓了起来,果然在左手侧和手背上看到了几个已经快要消退的红肿的水疱,“怎么没上药吗?”

      九娘子已经懒怠去挣扎了,这人也真是的,怎么想起来抓手就抓手,抓脚就抓脚的,无奈地答道,“上过药了,已经无碍了。”

      徐振祥看着这个女子,一般女子如果手上留有伤痕,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子呢,这个九娘子怎么一副完全无所谓的样子,当真是与一般女子不同呢。

      “那么,五姨娘还好吗?”徐振祥小心地问道。

      提到五姨娘,九娘子的脸色迅速阴沉下来,抽回双手,但还是向着徐振祥恭敬地行了一礼,“还要多些侯爷,那日若不是侯爷在,小九的五姨娘估计会被小九拖累,遭受无妄之灾了。”

      然而在心里,却又想起五姨娘听说了自己将要被送进永安侯府为妾的时候的伤心和决绝,想起五姨娘至今还在夏莲苑清修,而这一切,也是拜徐振祥所赐,她就没有办法对着徐振祥笑了,那是她心底插得极深的一根刺,鲜血淋漓的刺让她永远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徐振祥见九娘子突然之间脸色的转变,心底也有些许的歉意,或许自己是无心,但不能否认,确是给九娘子母女俩带来了很多的麻烦和痛苦。

      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将九娘子拉到了自己的怀里,轻轻拍着九娘子的后背,“以后,就相信我吧,我会让你和五姨娘过上好日子的。”

      九娘子本来还很僵直的背在听到这句话后,突然有了点放松了下来,自己真的能相信他吗?相信这个本来是自己的大姐夫的人?

      九娘子的谨慎的本性在这里极大地发挥了作用,不,他是谁?他是永安侯爷,是当今皇后娘娘的侄子,是皇上的左膀右臂,是自己的大姐夫,但唯独不能算是自己的良人。自己却只能算是他的一个附属品,连妻都不是!

      想到了这些,九娘子从徐振祥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多谢侯爷记挂!小九该回去了。”却是不愿多说这个话题。

    &nbs
                          


    庶女贵妾,第五十七章 摘花,护送,第4页

    p; 见她回避这个话题,徐振祥的眼神暗了暗,只得说道,“你不认识路,我送你回去。”

      九娘子摇摇头,“不妥吧,还是侯爷告诉我路,我自己慢慢走回去吧。”

      徐振祥却又点火了,“有什么不妥的?谁敢说个不字吗?你是我的女人,这大家都知道的。”说罢,就拉着九娘子的手,出了阁子往外走去。

      回去的路上,雪积得很深,徐振祥走在前面,踩出一个个的大脚印,让九娘子根在自己身后,踩在自己的脚印里,这么一步一步,九娘子倒走的很稳,鞋袜也都完全没怎么湿。

      走了一段路,九娘子已经能看到那个厅堂的屋脊了,也听到了里头热闹的说笑声,二人的周围也慢慢有些个下人来来往往,只是都不敢正视二人罢了。

      九娘子便说道,“多谢侯爷了,请侯爷回去吧,小九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徐振祥望着大厅里影影绰绰的人影,简单地说了句,“我送你进去。”便大踏步地走在了前面。

      什么?他还要送自己进去?九娘子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想干什么,这么进去的话岂不是要让众人都知道自己方才是和他在一起了?

      九娘子实在是不敢这么明目张胆,急道,“不用了,不用了,您还是快回去吧,我自己应付的来。”

      前头专心走路的徐振祥转过身来,“我送你进去,才能叫她们都知道,你不是她们可以任意欺负的,走吧!”说罢又转过身去,继续走着。

      徐振祥的话让九娘子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他这是在替自己考虑吗?九娘子不敢肯定,不是传说永安侯爷为人冷冽,不苟言笑的吗?怎么今日看到的徐振祥却完全不像传说中那样呢?

      九娘子还在发愣,徐振祥已经走到了几步开外,见九娘子没跟上来,便转身说道,“难不成你还要我抱你进去吗?”

      这句话一下子惊醒了九娘子,开玩笑,抱进去?那她就别想活了,众人的唾沫星子就能将自己淹死,于是连忙跟了上去,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反正有他徐振祥在前边站着,自己就只有跟着他的脚步走了。

      果然,二人走到厅堂,刚走进大门,厅堂上当时正在说笑的众人立刻全部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向他们看过来。

      大太太一看徐振祥后边还站着小九,心里便直打鼓,“振祥,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徐振祥向着厅堂上的贵妇们轻轻作了揖,然后对大太太答道,“振祥今日本来与威远侯也有事相商的,正巧在园子里碰上了迷了路的小九,于是就将她带了回来。”

      徐振祥的话一说完,众人便都掩饰不住的满脸疑惑和不解,不过是一个未过门的妾罢了,永安侯爷的态度要不要这么认真啊?

      大太太更是眼神闪烁,“小九不是只是出去散散心吗,怎么这么巧?”

      九娘子也看出了大太太眼里的不满,但是已经习惯了大太太的猜测,便淡淡地答道,“小九愚钝,不小心便迷了道,幸亏碰见大姐夫,大姐夫这才将我带回开”

      徐振祥却是火上浇油地说道,“天太冷,我怕她再冻着,就自作主张将她带回来。”

      徐振祥的话仿佛是丢进平静水面的那颗小石子,顿时厅上便响起众人的私语声,众人的眼神也再次聚焦在九娘子的身上,大家都把这当成是桩风流韵事来说了。

      徐振祥同大太太说了几句话,便向威远侯夫人告辞离去,走出厅堂的时候,还特地走到九娘子身边,“回去给五姨娘带个好。”

      说完话徐振祥就出了厅堂,不再停留。只剩下神情呆滞的九娘子还立在原地,感受着众人投来的各种各样的目光。

      威远侯夫人连忙打岔,将这件事情岔过去了,大太太的目光自此就一直在九娘子身上打转,那眼神,更多的是怀疑和不忿。

      九娘子如坐针毡地好不容易熬到了宴席结束,回府的路上,七娘子和八娘子也是没有给九娘子好脸色看,二人本来心情就不好,再被九娘子和徐振祥的事这么一搅和,七娘子觉得冤,本来这贵妾之位是自己的;八娘子也觉得闷,如果计划成功,这会子享受众人艳羡目光的就该是她了。

      九娘子自己心里是更加恼火,这个徐振祥,这下子岂不是将自己放上了烤炉,活生生地被煎烤了
        ...                  


    庶女贵妾,第五十七章 摘花,护送,第5页

    吗?

      ------题外话------

      没有存稿的孩子伤不起啊,请各位暂且原谅一米,一米接下来会努力多更的!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