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五十五章 赔礼,出阁
第五十五章 赔礼,出阁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五十五章 赔礼,出阁

      九娘子接过匣子,“娘,您……”

      五姨娘止住九娘子的话,“娘会很好的,娘会在佛前一直看着你的,你别害怕!去寻找自己的生活吧!”

      九娘子还想多说些什么,被五姨娘止住,五姨娘唤了夕草进来,“服侍你家姑娘回去吧,我要开始念经了。唛鎷灞癹晓”

      夕草便将九娘子扶起来,向五姨娘行了礼,便搀着九娘子往外走去,刘妈妈依旧先留在了夏莲苑,九娘子抱着匣子一边走着一边回头去看,却只看到那缓缓关闭的房门,似乎那一道门,就将自己的亲生母亲,关在了这纷纷扰扰、烦恼忧愁的尘世之外了。

      走出夏莲苑的九娘子,迎着冬日那显得清冷的阳光,按住胸口,不由得喉头一甜,嘴一张,一口鲜血便吐在了身前的地上,朵朵红梅映衬着黄色的尘土,倒显出别样的触目惊心来。

      吐了出来,九娘子才感觉到胸中的那口闷气散了开来,人也舒服多了,可是却将夕草吓坏了,哭喊道,“姑娘,姑娘,您这是怎么了?可别吓唬奴婢啊。”

      九娘子自怀中拿了帕子拭了拭嘴角,“没事,你别大喊大叫的,惊动了别人就不好了,你扶我慢慢回去吧。”

      夕草无法,只得紧了紧九娘子身上的披风,扶了九娘子慢慢往回走着。

      回到秋梧苑,九娘子就躺倒在了床上,睡了过去,夕草吓得不轻,嘱咐夕灵看着,自己想了半晌,去了大少爷的春风堂,将这事回了大少奶奶,大少奶奶也惊得不行,连声道,“这怎么行,还不快请大夫去,九妹妹病得如此厉害吗?”

      一会儿功夫大夫来了,大少奶奶便带着大夫到了秋梧苑。

      夕草和夕灵放下了帐幔,只露出九娘子的右手来,将手腕上的镯子都撸到手肘,然后覆了一方帕子在九娘子的手上,这才请了大夫进来。

      大夫搭了脉,细细地品了许久,又问了问夕草九娘子的日常起居饮食,然后才对屏风后边的大少奶奶说道,“姑娘这是急火攻心,并不碍的,只是这姑娘平日里思量过多,耗损的精神气太多,实在是不宜再思虑过多,还请多注意些,且待我先开个方子,先吃着,若是见好便无碍了。”

      大少奶奶道了谢,夕灵便带着大夫去了外间开方子抓药,自己亲自带了夕茉去煎药。

      送走了大夫,大少奶奶问道,“九妹妹这是怎么了?怎的突然病得这么厉害?”

      夕草红着眼睛告诉了大少奶奶五姨娘清修的事,大少奶奶叹了口气,“让九妹妹好好休养着吧,母亲那里我去回一下,等会再着人送点补品来。”

      夕草道了谢,送了大少奶奶出去了。

      回来看看躺在床上面色惨白的九娘子,夕草不由又开始掉下泪来,也无他法,只好和夕灵二人尽心地照顾着,这么两三日之后,九娘子才慢慢好了起来,喝了药面色也才开始红润了起来。

      九娘子病着,大太太那里倒省了晨昏定省,每日里十娘子也来陪着说说话,给九娘子宽宽心,只是十娘子进宫的事一定,自己也每日里被嬷嬷们逼得甚紧,因此每次也只是匆匆一聚而已。

      六娘子铺妆这天,九娘子一大早起来换了件颜色稍微鲜艳的百蝶穿花云锦袄,就去了六娘子的秋舒苑陪六娘子了。

      曹府里今日是一片喜气,大红的府绸挂满府里的各个角落,秋舒苑里更甚,六娘子正一脸无奈地被按在那里梳妆呢,大红的锦衣,满头的金翠,精致而夸张的妆容……九娘子看着镜中的人儿,一霎那竟有些恍惚了。

      六娘子见九娘子来了,便对那梳妆的婆子挥挥手,“罢了罢了,如此甚好了,别再弄了,你们先退下吧。”

      那几个全副婆子有点为难,六娘子对朝丹使了个眼色,朝丹拿了几个鼓鼓囊囊的荷包过去给了,几个婆子才退了下去。

      六娘子这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将九娘子拉到窗前的软塌上,二人并肩坐了,“九妹妹,我听说你病了,怎么这么突然,是着凉了?”

      九娘子点点头,“嗯,不碍事的,已经大好了。”

      六娘子恨恨地说道,“我要去看你,结果不知道被挡了多少回,真真是万事不由自己,成亲也好,成了亲了,我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了,再也不用看这些个下人的眼色了。”

      九娘子微微笑道,“
    首页 上一段          ...        


    庶女贵妾,第五十五章 赔礼,出阁,第2页

    原来六姐姐是着急了,等不及地要嫁过去了。”

      六娘子“呸”了一声,脸也红了,“好你个小九,还敢笑话我是不是?”说罢便来挠九娘子的痒痒,九娘子吃不住,二人闹作一团。

      六娘子的奶娘常妈妈便进来劝道,“姑娘都梳化好了,可别再这么闹了,只怕一会儿姑爷家也得来人看呢,九娘子也该劝着你六姐姐稳重着点。”

      见奶妈妈都出来说话了,二人这才止住笑闹,九娘子有点不好意思,今儿也是个大日子,想必一会儿六娘子还有得忙的,九娘子便起身告辞,六娘子知道也不方便留,只得眼巴巴地看着九娘子离开了。

      今日天气不错,虽然冷,却是晴好,九娘子没有带丫环,上次因为大少爷的婚事,丫鬟们都被借走了,导致九娘子一人着凉生病,夕草和夕灵这次学乖了,早早就称病了,因此也没有被借调走。

      只是夕草留在了秋梧苑看屋子,夕灵因怕九娘子冷,回去给她取手炉去了,九娘子便紧了紧身上的织锦皮毛斗篷,往园子里逛去,顺便等等夕灵。

      虽然是冬季,花木都有些凋落了,但一些常青的花木还是挺葱茏的,九娘子一路走来,倒也有好些个早梅已经在吐着花骨朵了。

      日头晒在人的头顶上暖烘烘的,九娘子信步走到一处藤凳处,兜了斗篷坐了下来,打算歇歇脚,带着晒晒太阳。

      抬头看看,九娘子不禁眯起眼睛,伸出右手挡在眼前,冬日的太阳透过九娘子的手指疏疏落落地洒下几缕阳光到九娘子的面上,九娘子只觉眼睛酸涩,却也并无泪意,不禁闭了眼,靠在身后的藤条上,以手遮面,发起呆来。

      忽然,有个清冷的声音在自己不远处响起,“这里冷,怎么倒坐在这儿了?”

      九娘子一惊,放下手,睁开眼睛,原来是披着黑色大氅的徐振祥,九娘子下意识地往四周看了看,却不料徐振祥说道,“这里没有外人,我让小厮看着了。”

      九娘子听了这话,惊诧地去看徐振祥,却只看到徐振祥那看不出丝毫情绪的脸庞。

      眼前的这个男子,就是自己以后将终身依赖的人了,九娘子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个什么感觉,一分紧张,三分害怕,五分平静,或许还有一分期待?

      九娘子在心底暗暗地告诫了自己,那个男子,他并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自己姐姐的丈夫,自己只不过是个妾而已,想到这里,心便冷了几分,站起身来,行礼道,“小九冒失了,先退下了。”说罢便要转身离开。

      身后却传来徐振祥淡淡的声音,“你不必害怕,我只是希望你换一个地方能让你放松点。”

      九娘子身子一震,并没有立即回头,这个男子,到底在说什么?又不禁自嘲,怎么自己的这种小心翼翼卑微谨慎,世人都看在眼里吗?这么想着,就不由得说话也尖厉了起来。

      慢慢转过身来,直视着徐振祥,缓缓地说道,“多谢大姐夫关照,只是,小九不需要别人的可怜!”

      徐振祥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但却很快就过了,九娘子并未注意到。

      “不是可怜,是救赎,我也不是别人,你也不该唤我姐夫!”徐振祥还是那副表情,冷然地说道。

      九娘子一愣,救赎?可笑,他以为他是谁?若不是他,若不是他的子嗣的问题,她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还敢跟自己说救赎?

      九娘子冷冷说道,“小九不过是个可以随便被人丢来弃去的棋子罢了,不劳您费心了。”

      徐振祥眼底多了一丝玩味,这个小九,还是这幅德行,再怎么狼狈的情形,总还是这幅高昂着头颅的样子,不过,好像自己偏偏还就有点喜欢这个腔调了,徐振祥在心底想着。

      “你不是棋子,更不能被随意丢来弃去,起码在我这里,不是。”徐振祥的话不多,言语也简单。但他认为,她应该能听懂。

      九娘子不愿自己想得太多,还是生硬地说道,“对,到了您的府上,小九身份涨了,是贵妾!”

      九娘子故意重重地说了贵和妾这两个字,想必这人应该也能听懂吧。

      这下,徐振祥心里稍稍有点恼火了,这女子,怎么回事?为什么非要曲解自己的意思,明明自己都已经表态了,这女子还是像个刺猬一样,竖起全身的刺来防备着?

     &
                  ...        


    庶女贵妾,第五十五章 赔礼,出阁,第3页

    nbsp;看着徐振祥的面上终于有了一丝波动,显然那人有些个生气了,九娘子心里不禁又有些个失望,到底这世上的男子还是一样,一样将女子踩在脚底下,施舍你时,你就必须摆出感恩的姿态来。

      九娘子脸上的了然的神情更加激怒了徐振祥,在九娘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徐振祥已经大踏步地到了自己身前,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九娘子大惊的同时,徐振祥也有点惊住了,不禁皱眉,这个女子怎的如此单瘦?自己的手掌之下的手腕竟如此细弱?不过,入手滑腻,虽然瘦,但却有种柔若无骨的感觉。

      九娘子则是恼怒不已,虽然自己与这眼前人定了亲事,但自己此刻好歹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他怎么能如此放肆?

      用力也无法挣脱的情况之下,九娘子便抬脚狠狠地踩在了徐振祥的黑色靴子上,本以为会脱开辖制,谁知道那徐振祥却无半点反应,手上的动作也未有半分的松懈。

      “你!”九娘子气极,也说不出话来了。

      “你怎么能这么轻视自己?”徐振祥将九娘子拽到自己胸前,逼视着这个小小的人儿。

      斜长入鬓的修眉,长而微微上挑的凤眼,还有那如黑耀石一般晶璀的眸子,因为生气而表情生动的如玉的脸庞,徐振祥看着眼前的九娘子,一时竟有了刹那的微醺。

      “记住,你就是你,不可替代,而且,你是我的了!”说罢,不待九娘子有何反应,一串冰凉的东西便从徐振祥的手里滑到了自己的手腕上。

      九娘子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老糯米种飘绿的翡翠手镯,看那质地细腻温润,色泽饱满,水头十足,便知道是好东西,想要去撸下来,却被徐振祥拦住,“我拿了你的珍珠手串,这个就当时赔给你的,你若不要,砸掉就是。”

      九娘子愣住,自己的珍珠手串,才回想起来,那日在永安侯府,被徐振祥不小心撸掉的,自己后来都忘了,没想到他还记得。

      “这可以算是定情之物吗?”徐振祥抛下这样一句话,松开九娘子的手,大踏步地离开了。

      剩下九娘子呆呆地站在原地,要不是自己手上还套着那个镯子,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做了个梦呢。

      抚着自己刚才被徐振祥抓得生疼的手腕,九娘子不由对未来的侯府的生活又多了几分担心。

      回到秋梧苑,九娘子尝试着想将镯子取下来,却发现这镯子仿佛量身定做一般,竟牢牢地卡住手腕,用尽办法也取不下来,九娘子不禁有点泄气,反正掩在袖子里,一般人也看不到,九娘子就懒得理了。

      十一月初八那一日,六娘子出阁,曹府再度披红,阖府上下喜气洋洋,宾客如云,六娘子着大红嫁衣在堂前聆听了大老爷和大太太的庭训,由大少爷曹言宸背着上了花轿,因为不能超了镇北侯世子娶亲的先例,大太太准备的一百二十台嫁妆缩为六十四抬,分量却是不减,直压得抬嫁妆的挑夫脊背生疼,当然赏钱也是格外的多的。

      九娘子同几个姐妹在六娘子闺房里最后送别了六娘子,不管平日里几人如何闹矛盾,此刻却都是真心的难舍,尤其是九娘子,因为知道六娘子的心事,心中更是希望六娘子能真正地幸福。

      镇北侯次子杨光高头大马,大红的喜服衬得整个人更加的清朗非凡,迎亲的路上不知道迷倒了多少京城女子。

      杨广的心里也是既高兴又忐忑,不知道为什么,想到马上就要将那九天玄女迎娶回家,以后的人生都有那个女子的相伴,他整个人就立马精神起来,恨不得马上走完这段迎亲之路才好。

      直到新娘子上了花轿,跟在了自己的后边,杨广都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拜了堂,被送入到了洞房,在旁人起哄的笑声中,杨广掀开了新娘子的盖头,果真,一个美人儿端坐在那儿。

      美则美矣,可是,有什么地方却不对劲,洞房里大红的布置,影影绰绰的旁人的赞叹笑声,朦胧的灯火,这一切都让杨光觉得如此的不真实,他甚至笑了起来,擦了擦眼睛,再仔细看去,是个美人儿,但是,为什么,没人能告诉他,他的九天玄女哪去了呢?

      杨广愣在那里,旁边的全福太太和服侍的人还以为他高兴的傻了,都善意地笑着,指挥着帮衬着,杨广于是在众人的帮衬之下,恍惚地喝了合卺酒,坐了床,结了发,又恍恍惚惚地被人带出了新房,送到了前厅,还来不及反应,又被一轮又一轮的人灌着酒,直灌得他脑袋生疼。


                    ...        


    庶女贵妾,第五十五章 赔礼,出阁,第4页

      直到北静王爷来敬酒时,他才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他拉住北静王爷的衣袖,“王爷,我是在做梦吗?我今儿成亲,新娘子是曹府的六娘子?”

      杨光的话颠三倒四,别人不明白还以为杨广高兴得喝多了,北静王爷却是完全听懂了,一副同情的眼光看着杨广,拍拍他的肩膀,“杨兄第,你……你今日大喜,还是忘了那玄女吧。”

      北静王爷的话也是道三不着两的,旁人一样听不懂,但同样的,杨广却听懂了,刚才还因为喝酒而通红的脸庞立刻灰白了起来,半晌没有说出话来,手里的红色并蒂花酒杯都能被他捏碎。

      还是北静王爷从他手中抽走了酒杯,叹了口气道,“那玄女,你就当她回天庭去了吧,你,也不容易,就这样吧。”这话说出来,虽是劝杨广的,但北静王爷却觉得自己的嘴里心里也满是苦涩,那苦涩,似乎是已经浓得化不开,融到酒精中,流入到血液里了。

      杨广心里的某个地方感觉到了钝钝的疼痛,他脑子了混沌一片,大厅里热闹喜气的气氛,络绎不绝的恭喜声,来来往往的酒杯的碰撞,让他有些个受不住,他便举步往外走去,众人也不拦他,还以为他喝多了,出去吐了。只有北静王爷,也放下了酒杯,跟了出去。

      到了外边的杨广,使劲呼吸着冬夜里冷冽的空气,直到将自己的胸腔全部塞满才作罢,这样的冷冽之感,让他有了片刻的清醒,站在大厅后面阴影里的杨广,回忆起事情的发生……

      那日,北静王府的枫树林,弯腰拾起自己射落的鸽子的女子,谈论箭法的女子,污了衣裙的狼狈女子……明明就是曹府的姑娘啊,哪里出错了?

      母亲提起婚事时,明明也告诉自己,迎娶的是曹府的嫡姑娘六娘子啊……等等,脑袋里突然有个什么念头划过,杨广迅速地反应过来,嫡女,六娘子?

      那个玄女也承认自己是曹府的姑娘,可是并没有说是嫡女,据母亲说,曹府的待嫁的嫡女就是六娘子,难道是个庶女?

      可是,那女子的气度哪里像是个庶女呢?杨广自己就有庶妹,他是见过自己家的庶女们是怎样的畏缩怯懦的,哪里能有那样的气度呢?

      杨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然而又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痛苦地抓了自己的脑袋,靠坐在了长廊的围椅上。

      身后,一双有力的手拍了拍杨广的肩膀,杨广回头去看,原来是跟着出来的北静王爷。

      杨广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问道,“王爷,你明白我的意思的,那日,你说你大概知道了我说的玄女是谁,当时,我一时糊涂,竟也没问清楚,她到底是谁?”

      北静王爷看着杨广的样子,叹了口气,“你不过就是见了那么一面而已,哪里就情深至此了,杨兄第,你就当是做了个梦好了。”

      杨广摇摇头,“不,你们都当我年轻,不懂,以为我只是一时新鲜,好奇而已,但其实,我最相信的就是那第一眼的感觉,她已经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之中,很难再抹去了。”

      北静王爷眼神幽深地看了看杨广,确定他不是开玩笑,是很认真很严肃,叹道,“我不得不承认,她就是有这个本事,让见过她一面的人能记住她,实在是与众不同啊。”

      杨广大喜,抓住北静王爷的袖子,“王爷您这么说,就是知道她是谁了,快告诉我,她是谁?”

      北静王爷轻轻拉开自己的袖子,认真地看着杨广,一字一句地说道,“她是你的姨妹,你的夫人曹府的六娘子的庶妹,九娘子谨娘。”

      杨广像听不懂这句话似的,反复念叨着,“六娘子的庶妹,九娘子?谨娘?我的姨妹?”

      北静王爷点点头,同情地看着杨广,“也难怪你会弄错,那女子,实在是难以叫人把她和庶女联系到一起。”

      北静王爷这么说着,仿佛眼前就出现了那个女子极度倔强、自尊,又有些许自卑冷然的如星双眼,那个有着一双极美的凤眼的女子,那个再狼狈也会高昂着头颅的女子,那个让自己恨得牙痒痒又无法放下的女子,那个从自己手中溜走,让自己遗憾了这许久,说不定会遗憾终身的女子……

      杨广却是完全清醒了,仿佛头脑中的混沌突然一下子顿开了一般,整个人立马清明起来,也才痛彻心扉的认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会自己抱憾终身的错误!

      杨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大厅,也不知道自己灌了
        ...                      


    庶女贵妾,第五十五章 赔礼,出阁,第5页

    多少酒,还是被人灌了多少酒,更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的新房,只知道自己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而他的新娘,六娘子,此刻正坐在妆台前,妆扮完毕,听见他起身的动静,转过身来,淡淡的看着他,“夫君可是要起身了?”

      杨广看着眼前的这个妆扮华贵的美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唔了一声,下床来快步进了净房。

      六娘子看着自己的夫君,嘴角扬起一丝苦涩的笑意,自己本来已经死心,既然已经被自己的父亲当作是棋子一般,自己也没必要那么执着了,但新婚夜要与这个陌生男子共睡一床还是让她很是头疼了一番。

      幸亏杨广回来时,已经是喝得人事不知了,倒头就睡,也让她长长地松了口气,不用那么尴尬,但是以后怎么办呢?

      这夫妻二人都像是躲着对方一样,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两天,连杨夫人也看出来了,这日,二人跟杨夫人请过安之后,杨夫人将杨广单独留了下来。

      杨广垂着头,不说话,杨夫人冷眼看过去,轻声问道,“你这孩子,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

      杨广抬头看了一眼杨夫人,“母亲,儿子我……”

      杨夫人止住杨广的话,“还不圆房?你要别人看笑话吗?”

      杨广的脸登时就红了,“母亲,您……”

      杨夫人嗔道,“有什么害羞的?赶快给娘生个金孙是正经的。”

      杨广坐不住了,起身便要走,想了想又回身问道,“母亲,儿子想问一句,曹府的九娘子定亲了吗?”

      杨夫人刚才还很温和的脸立马拉了下来,“什么九娘子,那是你的姨妹,惦记人家作什么,听说已经是预备给永安侯爷作妾的。”

      杨广一下子就愣住了,“什么?作妾?给永安侯爷?那不是大姐夫吗?”

      杨夫人皱眉道,“那也不与你相干,问这些作什么?还不快回房去陪陪你娘子。”

      杨广却像是丢了神一般,神情恍惚地出去了。

      三朝回门,杨广同六娘子都是衣着光鲜,看上去倒也是鸾凤和鸣,气氛融洽的。

      大太太高兴地直抹眼泪,杨广拜见了大太太之后,便随同大少爷去了大老爷的外书房说话,大太太带着几个姑娘与六娘子在暖阁里说话。

      大太太见六娘子面色如常,虽然大红的衣裳华美无比,但脸上却没有太多的喜气和为人妇的那种羞涩之感,心下稍觉诧异,但看到六娘子同姐妹说话的那高兴劲儿,又觉得自己好像多心了,便按下不说。

      “娴娘,杨广待你可好?婆母待你可好?”大太太还是禁不住地问道。

      六娘子正想同九娘子说说私房话呢,听见大太太如此问,便敷衍地答道,“好,都好。”

      大太太哪里会觉得满意,还想多问呢,被六娘子打断,“娘,我好不容易才回来这么一趟,想同姐妹们好好说说话,娘,您就先别问了,好吗?”

      见她说得委屈,大太太哪里还敢问了,连忙应声道,“好的,好的,你们姐妹们说说私房话,娘去厨房里打点一下酒席。”

      大太太说着便起身,扶了顾妈妈出去了,六娘子这才转过头来跟几个妹妹说起话来。

      七娘子八娘子满是艳羡的神情看着六娘子身上头上腕上的衣裳配饰,十娘子则不停地追问镇北侯府大吗好玩吗之类的问题,只有九娘子,坐在稍远一点的炕上,含笑看着被几个妹妹问得都快要疯了的六娘子。

      “好了,好了,别再问了,等你们嫁出去就都知道了,现在,我累了,要同九妹妹去走走了,你们且散了吧,冬梅那里有我给你准备的礼物,你们自己去拿吧。”说罢便起身,一把扯起九娘子,二人往外走去。

      “唉,这是去哪呢?话也不说就拉着人走。”九娘子抱怨道。

      “以后想回来都是不能的了,让你陪我回去看看我的秋舒苑,你怎么还这么推搪呢,真是扫兴。”六娘子嗔道。

      九娘子见她的语气里颇有几分惆怅之意,便赶忙歉意地说道,“是我少虑了,六姐姐既是想去,小九便陪你一起吧,顺便从园子里去逛逛。”

      六娘子这才重又高
        ...                    


    庶女贵妾,第五十五章 赔礼,出阁,第6页

    兴起来,挽着九娘子的胳膊,二人往院子里走去,二人的丫鬟在后边远远地跟着。

      进了园子,六娘子便卸下了人前那副高贵假意的笑容,叹气说道,“真累啊,要是能不用成婚,永远住在这园子里该多好,永远地与你们都守在一起。”

      九娘子听这话里有着深深的无奈和挫败之感,心下便知道六娘子肯定是还未将往事放下,轻声问道,“六姐姐,难道六姐夫待你不好吗?”

      六娘子自嘲地笑了下,“他?他待我算不上好,也算不上不好,不过都无所谓,能这样互相不搭理地过一辈子也挺好的。”

      九娘子诧异,“什么叫互相不搭理?”

      六娘子却不愿再说这个话题,“别说这个了,你快告诉我,你真的心甘情愿地去和大姐姐共侍一夫吗?”

      九娘子倒没想到六娘子这么快将话题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无奈地说道,“不是心甘情愿,那又怎样?还不是一样要去的吗?”

      六娘子咬牙说道,“大姐姐那样伶俐的一个人,为什么也要做这样的事情,这世上的男子当真是可恶,为什么男子要三妻四妾的呢?”

      九娘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附和着六娘子叹气。

      二人一时之间情绪都有点低落,慢慢往前走着。冬日的园子显得有些萧索,二人脚底下踩着枯叶的声音也好像被传得很远很远一样。

      秋舒苑里除了以前六娘子用过的家具还在,其他的都已经空了,要么被六娘子带走了,要么被大太太派人都收了起来,因此,比往日显得格外的空旷,整个秋舒苑也只留了两个婆子守着,六娘子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看了过去,间或还拿出帕子揩揩眼角,半晌才笑着对九娘子说道,“看到没有,这就已经人走茶凉了,再过些日子,估计这里就该换别的主人了。”

      九娘子见六娘子感伤,便连忙劝道,“六姐姐这是怎么了?往日里姐姐不是最最豪爽不过的吗?虽然这里现在是空了些,但在那镇北侯府,姐姐不是又有了自己新的家了吗?”

      “家?”六娘子苦笑着反问道,随即又摇头,“不,那不是你的家,是夫家!”

      九娘子看着眼前的六娘子,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有这种感觉,自从嫁人之后,六娘子仿佛一下子成熟了很多,也有了很多以前并不会有的心事,遇事也比以前伤感多了。她还是怀念以前那个没心没肺,大大咧咧、高傲自信的六娘子。

      回到春熹堂,大太太一脸关切地问道,“怎么不歇歇,还到处跑,要不要到母亲床上去躺会子?”

      六娘子摇摇头,大太太又对九娘子说道,“也累了你这半日了,你先去歇着吧。”

      九娘子知道大太太这时要支开自己同六娘子说私房话呢,便点点头,退了出去,六娘子无奈地看着大太太,“娘,您又想说什么啊?”

      大太太一脸慈爱地点了点六娘子的额头,“你这没良心的孩子!娘问你,”说罢便将嘴凑到六娘子耳边轻声问了几句。

      之间六娘子的脸迅速地红了,连耳朵根子都红了,“娘,您别问了,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他不碰我,我也懒怠去管他,这样多省心!”

      六娘子话刚说完,大太太就恨得狠狠敲了六娘子头上一记,“你这糊涂孩子,你成亲前一晚,娘怎么跟你说的,再这样下去,那镇北侯府的人能待见你吗?”

      六娘子还犟嘴说道,“要他们待见作什么?我也不稀罕!”

      大太太简直是要哭出来,跌坐在榻上,“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不省心的东西哟,干脆闭了眼倒也罢了,一个二个的还让不让你娘我活了?”

      六娘子见大太太真的是气着了,这才不再说话,只低了头,也红了眼圈。

      看见六娘子那副样子,大太太又于心不忍,自己又心软地劝道,“好孩子,听娘的话,好好的同姑爷早点圆房,早日有个一儿半女的,你在侯府的地位也就稳了,娘也就放心了。要不然,姑爷迟早还是要去边关的,到时候,你又不能跟着去,若是没有个儿女在身边,你在侯府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大太太说的恳切,六娘子自己也有些微的触动,“娘,您放心,女儿知道的。实在不行,大不了再和离呗。”

      大太太还以为说动了六娘子呢,没想到六娘子越说越不像话,连和离这
        ...                  


    庶女贵妾,第五十五章 赔礼,出阁,第7页

    样的话都说了出来,忍不住便抬起手想要打六娘子,到底那手也没打下去,只轻轻地拍在六娘子背上,“你这孩子,当真要逼死我吗?你瞧瞧你说的都是些什么,叫你父亲知道,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六娘子的火气也上来了,“打断就打断,反正父亲女儿多了,再挑一个送去作妾不就行了?”

      <div align="center" style="width:100%; height:35px; vertical-align:bottom ;"><font style="font-size:18px; font-weight:bold; color:#ff0000">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font>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