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五十四章 事定清修
第五十四章 事定清修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五十四章 事定清修

      第二日,九娘子才听说了六娘子被禁足的事,当知道是因为自己而被大老爷禁足后,九娘子心中便后悔不已,早知道她的性子这么烈,就不该跟她说这么多的,九娘子在屋子里来回走着,不知道该想个什么办法能帮上六娘子的。唛鎷灞癹晓

      正头疼的时候,夕草急匆匆地过来回道,“姑娘,姑娘,五姨娘过来了,奴婢看她气色不太好,满脸是泪的,姑娘可要当心着点。”

      九娘子心里一惊,六娘子这么一闹,估计阖府上下都该知道了自己要被送去永安侯府作贵妾的事了,五姨娘定是也听说了,九娘子忙出了里间,迎面便碰上了匆忙而来,满脸泪水的五姨娘。

      看见五姨娘的样子,九娘子不及开口,便已觉甚是心酸,“娘……”

      五姨娘上来就将九娘子搂在了怀里,“我苦命的儿啊……”

      母女二人紧紧搂在一起,夕草也抹着眼泪悄悄退了出去,关好了正房的门,自己坐在门前的长廊上抹泪。

      九娘子将五姨娘带到炕上坐了,替五姨娘擦着脸上的泪,“娘,您别太伤心了,女儿没事的。”

      五姨娘满脸的愧疚,“儿啊,都是娘拖累了你啊,如果你没有我这个没用的娘就好了,你要是生在太太的肚子里就好了。”

      “娘,您说什么呢,生在您的肚子里才是我最大的荣耀呢。”九娘子心疼的说道。

      “那永安侯府里高门贵府,侯爷的嫡亲姑姑又是皇后娘娘,家里还有一大家子人,堂兄弟那么多,妯娌也多,何况你过去了还是个妾,有贞娘在,你这辈子都出不了头,难道你想像娘这样过一辈子吗?”五姨娘伤心地说道。

      “娘,要不然,您以为母亲会给我寻门什么好亲事吗?反正也就这么回事,这次让她求着我,我还能给您好好安置后半生的生活,您放心,到哪不是一样过日子,大姐姐待我还算好的,我不会去受苦的。”九娘子避重就轻地说道。

      五姨娘还是禁不住地流下眼泪来,“走,跟娘去求太太去,娘什么都愿意,只要太太答应不让你去侯府,给你找个简单哪怕穷一点的人家也不怕,只要是做正妻就行。”

      “娘,没用的,别去了,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九娘子劝道。

      可是五姨娘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下死命地拉着九娘子就往外走,门外的夕草一时也愣住了,半晌才记得跟了上去,也去拦五姨娘,“姨娘,姨娘快放手啊,不能去啊,否则姑娘的日子该更难过了。”夕草没办法,只好跪在了五姨娘身前。

      五姨娘则像换了个人似的,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温柔好性,绕过夕草,“你给我起开吧,不想毁了你家姑娘就别拦我。”

      五姨娘的手紧紧攥住九娘子的手腕,九娘子挣脱不得,又不敢用劲,怕伤了五姨娘,夕草在后边跟着直干着急,又不敢上前动手,几人就这么拉拉扯扯地到了春熹堂。

      大太太因为六娘子的事头疼得一夜未曾睡好,这会子正想眯一会呢,几人吵吵闹闹地进来,大太太不禁火气就上来了。

      “这是干什么?成何体统,秀云,你拉着小九干什么?”大太太声色俱厉地问道。

      五姨娘扑通一声就连带着九娘子一起跪到了大太太的身前。

      “太太!”五姨娘一声凄厉的喊声开了头,“太太,奴婢求您,大慈大悲,网开一面,放过小九吧。”

      大太太冷笑了几声,“呵,好一幅母慈子孝的画面啊,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五姨娘连忙说道,“奴婢求太太改变心意,别将小九送去永安侯府作贵妾了,求求太太,看在奴婢精心伺候您这么多年的份上,放了小九吧。”五姨娘说得十分真挚,眼泪也流得将衣裳都打湿了。

      “呵,你这是什么话?好像那永安侯府就是地狱一般,我这也是给小九面子呢,一般人想去还够不上呢,你知不知道满京城有多少人挤破了头想作这贵妾呢?怎么,如今给你们面子,你们还不知好歹起来了?”大太太喝道。

      “太太,奴婢这一生就这么一个愿望,就是希望小九不要步奴婢的后尘,不要与人为妾,希望太太能成全!”五姨娘为了小九,连自己平日里最最痛恨和后悔的事也说了出来。

      “哦?没想到秀云你还有这番心意呢,那么,服侍老爷你后悔了?还是我们曹府****你了?哼,
    首页 上一段          ...        


    庶女贵妾,第五十四章 事定清修,第2页

    不知道老爷听了这话作何感想,我看,老爷都白疼你了。”大太太冷嘲热讽地说道。

      五姨娘脸色发白,但依旧坚定地望着大太太,大太太继续说道,“至于你说的事,我不能答应你,我和老爷已经商量好了,小九,非去不可,而且,非她不可!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五姨娘听了这话,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全身瘫软,坐倒在地上,九娘子忙扶着五姨娘,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姨娘,姨娘,您怎么了?”九娘子关切地问道。

      大太太看着九娘子,恨恨地说道,“小九,你不是已经答应我了吗?我也按照你的要求给五姨娘换了住处,赐了下人,添了用度,如今你给我闹出这一出算是怎么回事?况且,最日你鼓捣六娘子去大老爷那的事我还没跟你算帐呢,六娘子如今被禁足,你开心了?你的心怎么这么狠毒?”

      九娘子的心早就死了,今天五姨娘这么一闹,更是让她心如死灰,缓缓地说道,“母亲,您放心!小九答应您的,自然会做到的。”

      她示意夕草过来扶着五姨娘,自己说道,“但是,我也希望太太能遵守您的承诺,好好待五姨娘。”

      大太太还未说话,五姨娘在一边喊道,“奴婢可以不住夏莲苑,奴婢愿意回到太太这儿,住在耳房里,奴婢也不要人伺候,奴婢愿意伺候太太到老,绝无怨言,求太太放过小九吧,求您了……”五姨娘痛哭流涕地说道。

      九娘子无限心酸,但是这一刻反而没有了泪水,上前扶起五姨娘,“姨娘,别这样,小九已然下定决心了,姨娘就莫再要这么哭了,伤身子。”

      大太太说道,“看在小九还算懂事的份上,今日就不跟你们计较了,快退下去吧,吵得我头疼。”

      九娘子对大太太行了礼,扶起五姨娘,夕草搀着另一边,三人互相扶持着退出了春熹堂。

      九娘子和夕草将五姨娘送回了夏莲苑,夏莲苑是一出小小的两进的院落,以前就只是老太爷在世时用来给女客午歇的地方,并不大,只因后院有片小小的荷塘而得名,时值初冬,荷塘荷叶尽败,塘水干涸,显露出特别的颓败之势来,也显得整个院子更加冷清了。

      九娘子将五姨娘扶到床上躺下,屋子里没有烧地龙,只是拢了一个大火盆,那炭也不是上好的银霜炭,那炭气熏得九娘子直咳嗽,然而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的五姨娘却毫无反应,显见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九娘子皱眉,让夕草去倒点热茶来,夕草应了,去寻了半天,才寻来一壶冷冰冰的茶,九娘子气急,让夕草去寻五姨娘的丫环夕燕来,好半天,才看见夕燕冻得索索的抱着满盆的衣裳进来。

      九娘子问了才知道,虽然大太太给安排了人在夏莲苑,但因为五姨娘向来不得宠,身边又没有银子打赏,这些个下人向来是看人下菜碟的,见五姨娘困顿至此,便都找地方躲懒去了,根本都找不到人,夕燕大冬天的还得自己去井边给五姨娘洗衣裳。

      九娘子赞了夕燕几句,想了想,吩咐夕草去将刘妈妈请过来,又让夕草去叫夕灵带了被褥银霜炭过来。

      自己则让夕燕去外边生了小火炉,坐了热水,给五姨娘泡了个汤婆子,又给五姨娘喝了点热水,摸着五姨娘的身上慢慢热了起来,这才坐在床边松了口气。

      一时,夕草带着人和东西过来了,九娘子吩咐她们给五姨娘加了被褥,又将刘妈妈唤到跟前,因她比较有经验,让她在这照顾五姨娘几天,五姨娘这个样子,实在是让她放不下心来。

      又让夕草和夕灵将那熏人的炭撤了,重换了银霜炭来,屋子里这才有了点热呼气,也才有了点暖意。

      看着躺在床上犹自愣神的五姨娘,九娘子叹了口气,让夕草去熬白米粥来,自己走到床前,跪在床前的脚踏上,双手握住了五姨娘那瘦得只剩下骨头的手,轻声说道,“娘,您听我说几句话好吗?”

      五姨娘没有反应,九娘子继续说道,“娘,您是这个世上我最最重要的人,您不能这样,以咱们现在的本事,是没有办法反抗的,难道就只能去死吗,娘?不,娘,小九不想死,小九想活得好好的,更想让您也活得好好的,所以,娘,小九答应了去侯府,去给大姐夫作妾,娘,我知道您不想让女儿作妾,您不想让女儿低人一等,永远穿不上大红的衣裳,但是,娘,女儿向您保证,女儿一定不会委屈自己,一定会将日子过得风风火火的,一定会让您好好安享晚年的!娘,您相信女儿我,好吗?”

     &nbs
                  ...        


    庶女贵妾,第五十四章 事定清修,第3页

    p;五姨娘这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得撕心裂腑,痛断肝肠,九娘子也陪着默默流泪。

      直到夕草端了粥过来,五姨娘才慢慢止住哭声,九娘子又拿了热水帕子替五姨娘擦拭了眼泪。

      五姨娘挣扎着立起身子,九娘子要劝,五姨娘摇摇头,“我想起来坐会,你别拦着我。”

      九娘子便往五姨娘身后塞了个大迎枕,五姨娘靠着坐在床头,喘匀了气说道,“谨娘,既然你也已经决定了,姨娘也不为难你了,姨娘不能就这么躺下,还得给你置办些嫁妆呢,虽然太太肯定也会给你置办,但好歹姨娘也得尽尽心。”

      九娘子劝道,“用不着的,姨娘,您保养好身子最重要。”

      “我这幅身子还有什么用,如果能给你置换来有用的,还不如给你换些来。”五姨娘叹道,“我饿了,有吃的吗?”

      五姨娘肯开口要吃的,九娘子惊喜不已,本来她最担心的就是五姨娘听到消息后,会有什么自残的举动,这样的反应,倒是出乎九娘子的意料之外的。

      赶紧从夕草手里接了粥碗过来,小心地喂了五姨娘大半碗粥才罢。

      用完粥,五姨娘说道,“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你且去吧,我这里你不用担心,姨娘知道要顾着自己的。”

      九娘子见她如此坚持,只好带了夕草夕灵先回去了,还是将刘妈妈留在了夏莲苑,一来也是方便多照顾照顾五姨娘,另一方面,也是给那些个下人一个震慑,省的她们一味地躲懒。

      九娘子走后,五姨娘挣扎着下了床,唤了夕燕来,服侍着自己重新净了面,换了身灰色的素净的棉袄棉裙,将仅有的一些老旧首饰也都取了下来,素面朝天,带着夕燕又往春熹堂里去了。

      到了春熹堂的正房外边,五姨娘就跪在了阶前,央春露去给大太太通报一声。

      春熹堂暖阁里,大太太正歪在梨花软塌上歇息,听了春露的回话,烦躁地说道,“才刚走的,又来做什么?跪着?哼,她喜欢跪就叫她跪着吧,等我得空了再见。”

      春露答应了去外间回话,五姨娘也不起身,就这么坚持地跪着,夕燕着急得团团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正想转身去告诉九娘子一声时,五姨娘喝道,“回来,不许去跟九娘子报信!”

      夕燕无奈,只得转身回来,咬咬牙,也跟着跪在了五姨娘身后。

      春熹堂里的下人来来往往,看着跪在阶前的主仆二人,有的讥笑,有的同情,也有不少看热闹的,唯独五姨娘,丝毫不为周围的人和事影响,低眉顺目,目不斜视地跪在那里,仿佛入定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日头都将近西斜了,暖阁里边才传来大太太唤人打水端茶的声音。

      下人们一阵忙碌之后,才有小丫头过来叫五姨娘进去,夕燕到底年纪小,先爬了起来,五姨娘却是咬着牙挣扎了半天也没起来,还是夕燕上前搀扶着,五姨娘才跌跌撞撞地起了身,因为跪得太久,走路都不自在了,但五姨娘还是坚决地推开了夕燕,自己一瘸一拐地进了暖阁。

      暖阁里,大太太面色红润地坐在炕上喝着茶,五姨娘进去了就又跪在了大太太脚前。

      “哟,这时干什么啊?秀云你老是这么跪着跪着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呢?”大太太尖酸地说着。

      五姨娘凄楚地说道,“太太待秀云是极好的,秀云知道的。”

      大太太被五姨娘的话说的心里熨贴不少,看着五姨娘,说道,“秀云,你这是怎么了,打扮得这样素净?”

      五姨娘叩头道,“这正是秀云来找太太的意思,秀云打算从今以后吃素念经,诚心礼佛,全心保佑老爷步步高升,保佑太太富贵到头,保佑曹府阖家安宁!只是再不能侍候老爷了,还请太太恩准!”

      大太太心里倒挺乐意的,少了这个眼中钉,自己日后眼前心里也能省心多了,嘴上也还劝道,“秀云,你这是何苦呢,年纪还这样轻,再说了,老爷那里我也不好交代啊。”

      五姨娘说道,“太太放心,老爷那里奴婢自会去说,秀云还要求太太将赏赐的下人都收回吧,夏莲苑里,秀云会长久供奉菩萨的,秀云身边有夕燕帮着就够了。”

      大太太假意叹道,“难得秀云你如此向佛,我也不能不成
                    ...        


    庶女贵妾,第五十四章 事定清修,第4页

    全你的一片诚心,只是怕你的日子太过清苦了。”

      五姨娘说道,“秀云没有别的奢求,只求太太能好好地待小九,给小九置办些像样的嫁妆,让她不要因为奴婢这个卑微的姨娘而被人轻视。”

      大太太脸上一僵,随即说道,“这个你放心就是了,小九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好歹也是我们曹府的姑娘,我自然会替她置办体面的嫁妆的,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

      五姨娘再次叩头,“如此就多谢太太了,奴婢自会在菩萨面前替大太太多念经祈福的。”

      大太太应了,五姨娘这才退出了春熹堂。

      随后的几日,九娘子被各种事情忙得晕头转向的,大太太一会派人来给她量体裁新衣裳,一会儿又让宝庆祥的师傅来给她打新首饰……九娘子平日甚少在意这些事情,这会子倒是被折腾得有点受不了。

      曹府上下也都知道了九娘子即将要被送去永安侯府的事情了,也都知道了十娘子是要被送进宫的,于是,这几天,秋梧苑里和秋意苑里也是人潮如织,不仅主子们来的多,下人们也有那有些眼色的,也都知道上赶着凑凑热闹什么的。

      最紧张的就是七娘子和八娘子了,六娘子、九娘子和十娘子都已经定了下来,就剩下她们两个日日胆战心惊,不知道会面对什么样的亲事,大太太又压着不提,妄三姨娘来回折腾,也没弄个所以然出来。

      而北静王爷那里,大老爷亲自登门,说明了九娘子的事情,据说北静王爷大怒,不仅拒绝了大老爷送上的一对绝色的扬州瘦马姐妹花,还将大老爷晾在了会客厅上,自己扬长而去。

      九娘子听这夕灵绘声绘色地说着从外边听来的消息,心里暗暗惊心,这下子与北静王爷的梁子可是结得大了,但心底对那日徐振祥的主动承担了披风的主人的事,多了几分感激。

      本来九娘子自己就打定了主意,过去永安侯府就安心帮衬贞娘,至于孩子,她真的想都不敢想的。

      很快,六娘子的婚事在即,这些被禁足的日子里,六娘子的秋舒苑反而是静悄悄的,这要是往日的六娘子,早就跳起来闹了,但自从去了大老爷的外书房后,六娘子显见的安静多了。

      期间,九娘子也试图去探望六娘子,但最终都被挡了回来,所以也不知道六娘子现在的近况到底如何。

      大太太整日忙着给六娘子筹备嫁妆,忙的是晕头转向灯,直到铺妆的前几日,大太太才命人过来秋舒苑传话,让朝丹朝华看着六娘子沐浴更衣,打扮齐整,收拾屋子。

      秋舒苑在曹府不是最大的,但却是光线最好,取景最佳的,府里的下人们操办婚事已经很熟练了,在管家的指挥下,打扫挂红都进行的井井有条的。

      九娘子等人也才得到许可去秋舒苑看望六娘子,这日,九娘子和十娘子结伴去看六娘子,秋舒苑里人来人往,忙忙碌碌却也不显得杂乱,六娘子自己倒是无所事事的,在正房的东次间里发呆。

      九娘子看到六娘子时,不由得大吃了一惊,那个神采奕奕面庞微圆有些贵气凌人的六娘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眼无神瘦成了尖下巴的六娘子,二人进东次间的时候,她正百无聊赖地拨弄着窗台上的一座金碧辉煌的自鸣钟。

      十娘子喊了一声,“六姐姐?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六娘子看见二人,才忙不迭地从炕上跳了下来,这一下才有几分往日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六娘子的神彩,“你们怎么来了,快来快来,闷死我了,成日关在这院子里,哪都不能去,烦死了。”

      十娘子看着秋舒苑里繁忙的景象,对六娘子说道,“六姐姐,你不紧张吗?大家都在为你的婚事忙着呢。”

      “紧张?哼,有什么好紧张的,不过就是嫁人罢了,换个地方住而已。”六娘子嗤之以鼻,显然对这么亲事还是非常不满意的。

      九娘子心里有点担心,十娘子却在这里看看,那里摸摸的,六娘子的嫁妆大太太基本上都已经备好了,都存放在厢房里,听说三间厢房都堆得满满当当的,十娘子也好奇地问道,“六姐姐,你的嫁衣呢?给我们看看?”

      六娘子抬起下巴不甚以为意地朝里间点点,“在里边呢,自己去看吧,我懒怠看。”

      十娘子却非要一手一个地拉着六娘子和九娘子去看,二人无奈,只得和她一起进了里间,果然,里间的隔扇上挂着一套精致华美无比
        ...                      


    庶女贵妾,第五十四章 事定清修,第5页

    的大红嫁衣,那大红的颜色,华美图案,亮眼的金丝……晃花了九娘子和十娘子的眼。

      九娘子再沉稳,此刻也禁不住地伸手去抚摸那嫁衣,和十娘子一样,今生二人估计是再没有机会穿上大红嫁衣的,二人的眼光不禁都有些迷离了。

      六娘子瞧见二人的样子,也想到了二人的处境,不由得更加神伤了几分,姐妹三人一时站在那里竟谁也没有出声。

      到底还是六娘子耐不住了,“走吧,走吧,有什么好看的。咱们出去喝茶好好聊聊。”说着将二人拉了出去。

      对于即将到来的婚事,六娘子表现得相当无所谓,九娘子不禁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曾经有过要逃婚的念头,或许是因为离别在即,姐妹三人聊得很是开心,直到春露过来请六娘子过去看嫁妆单子,三人才分开。

      送走九娘子十娘子,六娘子才去了春熹堂,大太太将大红撒金帖子写的嫁妆单子给六娘子看,六娘子不过随意扫了扫,不外乎是些田产庄子铺子,外加衣裳布料首饰家具等等,无一例外地全是精品中的精品。

      大太太看六娘子兴致不高的样子,恨铁不成钢地戳着六娘子的额头,“你这个孩子,娘给你备下的这嫁妆,真要是摆了出去,十里红妆那也是绰绰有余的,你怎么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六娘子忿忿地说道,“嫁妆再多又有什么用?”

      大太太气极,“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嫁妆不丰厚点,你如何在那镇北侯府立足?娘还不都是为了你好,起码你嫁过去了,你婆母也能高看你一眼不是?”

      六娘子撇撇嘴,没有再顶嘴,大太太恨不得掰着六娘子的脸,问道,“这门亲事到底哪不好了,你成天垮着个脸,让你养着养着的,怎么还将这点子肉都养下去了,倒瘦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娘****你呢。”

      六娘子本不想说什么的,禁不住大太太这么罗嗦地说了半天,一激动喊了出来,“就是不好,我不喜欢那杨广!”

      大太太忙伸手去捂六娘子的嘴,“哎哟,我的姑奶奶哎,你怎么什么都敢说啊,这还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吗?什么喜欢不喜欢的,那杨广要人才有人才,要出身有出身,人家小小年纪还有军功在身,少年将军,不晓得京城里有多少贵女想要嫁给他,你怎么还嫌弃他起来了?怎么,难不成你还看上那天上的神仙了?”

      六娘子赌气地说道,“对,就是看上了神仙,简直是谪仙,比他强一百倍。”六娘子本是实话,只是大太太完全不知晓她倾慕北静王爷的事,还当六娘子是说笑呢,还笑着说道,“好,好,你厉害,赶紧看看这单子,可还有什么想要的,赶紧说,娘再去给你准备。”

      六娘子见大太太完全不当回事,也只能在心里长长叹了口气,兴致缺缺地将单子往大太太手里一塞,“我没什么要的,娘您自己看着办吧。”说罢便起身,往门外走去。

      大太太在后边喝道,“这孩子,这还到底是不是你成亲啊,总这么毛手毛脚的,看你以后到了婆家不挨训呢。”

      六娘子出了正房还能听到大太太的唠叨,只觉得心里更加烦闷了,又不想回去,便信步走到了园子里去逛逛,散散心。

      这边,九娘子回到秋梧苑,夕草便着急地过来回道,“姑娘,刘妈妈回来了,说有事要禀明您,寻了您半天了。”

      很少看到夕草这么着急的神情,九娘子也心下诧异,再加上刘妈妈是她派去夏莲苑照顾五姨娘的,莫不是……?

      想到这里,九娘子心里一紧,赶紧朝西间走去,边走边说道,“快去传刘妈妈过来说话。”

      夕草答应了,忙去唤刘妈妈了。

      不多时,刘妈妈过来了,见到九娘子便说道,“姑娘,奴婢觉得五姨娘有些个不对劲,早就想来回您了,无奈五姨娘看得紧,不叫回来,今儿奴婢托了个空才回来的。”

      九娘子点点头,“快说,怎么不对劲了?”

      刘妈妈尽量简单地说道,“那日您走后,五姨娘就梳洗了去见了大太太,回来的时候脸色蜡白,腿脚还一瘸一拐的,回来后就将所有的亮色衣裳全赏了下人,金银首饰也都让夕燕收了起来,说留给您,自己就日日素衣装扮,膳食也全换了素的,还在屋里供上了菩萨,将大太太赐的下人们也都遣散了,奴婢看着意思,怕是……”刘妈妈不好说出口,支吾着。

      九娘子听着,右
        ...                    


    庶女贵妾,第五十四章 事定清修,第6页

    手都不知不觉地掐紧了身旁炕桌的边沿,“怕是什么?”

      刘妈妈小声地说道,“五姨娘那意思,怕是要出家的意思,大太太那也不见人来拦,估计是应了,姑娘,您快想想办法吧,难道就看着五姨娘还这么年轻就看破红尘吗?”

      九娘子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就像有人用拳头狠狠砸在胸口一样,又闷又疼,那可怜的五姨娘,自己的生母,到底是多大的打击才让隐忍了这么多年的她踏出了这一步?

      九娘子豁地站起身来,也顾不得穿上毛衣裳,就这么三步并作两步地快走了出去,直往夏莲苑而去。

      夕草赶紧拿着九娘子的灰鼠毛披风跟了上去,刘妈妈也跟着去了。

      夕草快步跑到九娘子身旁,将披风给九娘子披上,“姑娘,慢些,莫急,当心身子。”

      九娘子满心满身的燥热,哪里还会觉得冷,一行人只一会功夫就到了夏莲苑,果然,如同刘妈妈所讲的,夏莲苑里一个下人也没看到,连个看门的都没有,九娘子信步走进去,院子里萧索荒芜,一应的家具摆设都十分简单,仿佛雪洞一般。

      走到正房,也没看见夕燕,刚到门口,九娘子便闻到了阵阵的檀香味,隐隐还能听见低低的女子声音。

      九娘子立在门槛外,细细地听着,竟然仿佛是念经的声音,九娘子猛地推开门,吱呀一声,门开的同时,光线也透进了正房,好半天,九娘子才适应屋子里的阴暗。

      果然,正厅朝南的方向摆了张香案,上面供着一尊南无观世音菩萨,香炉里燃着檀香,袅袅的轻烟在屋子里经久不散,让整个屋子看起来都迷迷蒙蒙的。

      香案前边的地上放着一个蒲团,五姨娘就坐在那蒲团之上,双手合十,手指上挂着一串佛珠,嘴里念念有词。

      九娘子仿佛撑不住般摇摇欲坠,夕草赶紧上前扶住九娘子,九娘子往五姨娘看去,全身都是灰色的面部衣裙,没有任何装饰,头发也只是挽了个髻贴在脑后,全无首饰,整个人仿佛是一尊灰色的雕像一般。

      九娘子不由悲从中来,“姨娘……”喊了一声便哽咽住了,再也出不了声。

      五姨娘抬起头来,看见九娘子,十分平和温婉地笑了笑,冲九娘子招了招手,九娘子便扑了过去,倒在五姨娘的身前。

      夕草也在一边抽噎着抹泪,刘妈妈拉了拉夕草,将夕草拉出了房外,关上房门,对夕草道,“傻姑娘,还杵在那干吗,还不让人家母女俩好好说说话?”

      夕草使劲吸着鼻子,“人家不是替姑娘难受着嘛,姑娘怎么就这么难呢?”

      刘妈妈也叹道,“咱们姑娘真真是不容易啊,但愿以后能过上好日子。”

      二人在门外守着,门里,五姨娘轻轻抚着九娘子的头发,“孩子,别哭,娘也没有别的本事,只能这样,天天替你在佛前祁福,保佑我儿,一切顺心,平安!”

      九娘子啜泣道,“娘,您这是何苦呢,女儿还没来得及好好孝顺您呢,女儿还想让您也日日高床软枕,顿顿鱼翅燕窝,天天欢欣乐和呢,您怎么就不给女儿这个机会呢?”

      五姨娘笑道,“真是个小孩子脾气,只要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强,娘在这里诚心向佛,吃斋念经,保佑我儿日日顺心如意,天天自在随心,样样美满幸福,比什么燕窝鱼翅都好。”

      九娘子哽咽难语,将头埋在五姨娘怀里,不断地抽噎着。

      五姨娘拍拍九娘子的背,“娘没有本事,拖累了我儿,如今,太太也已经答应我了,许我在这夏莲苑清修,老爷那我也去求过了,老爷也答应了会好好替你置办嫁妆,这我就放心了,儿啊,你好好的去吧,不管怎么样,都要记住,你过得好了,娘才能过得好,娘才会开心。要不然,娘就将这无用的身子献了佛祖去,你听见了吗?”

      九娘子哭得已经说不出话了,五姨娘将九娘子拉起来,亲自自袖中拿了一方素色的帕子,替九娘子仔细地擦了眼泪,“还有,答应娘,再别这么哭了,伤身子呢。娘喜欢看你笑,喜欢看你漂亮的眼睛里闪耀的神采,以后,多笑,好吗?”

      九娘子点点头,强忍了心中的悲痛,“娘,谨儿知道了。谨儿会做到的。”

      五姨娘点点头,“不用担心娘,娘在这里,有夕燕陪着,日后你留心替夕燕寻门好的亲事,将她体面地嫁了,也不妄她这么多年对娘
        ...                  


    庶女贵妾,第五十四章 事定清修,第7页

    不离不弃,尽心照顾的情意了。”

      九娘子点点头,五姨娘又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一个匣子地给九娘子,轻声说道,“娘这么多年,什么也没攒下,只有这一匣子首饰,都是娘的娘亲留给娘的,如今,都给你吧,你留着也做个念想。”

      <div align="center" style="width:100%; height:35px; vertical-align:bottom ;"><font style="font-size:18px; font-weight:bold; color:#ff0000">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font>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