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五十二章 诛心
第五十二章 诛心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五十二章 诛心

      大太太没有发话让留下来,五姨娘也只好起身告退,跟着顾妈妈出去了,然而心里却一直忐忑不安,大太太今日如此优待,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

      跟着顾妈妈出了正房,五姨娘回去耳房收拾了东西,很快就出来了,其实东西很少,不过就是和小丫头夕燕二人一人抱了两个包袱就完事了,顾妈妈见了,也不由感叹,“姨娘真真是个省事的人!”

      虽然顾妈妈只是个大太太身边的妈妈,但五姨娘依旧神色恭敬,“烦劳妈妈了,只是不知太太怎么想起要让我换地方了?”

      顾妈妈有点犹豫,看来看里边,又看了看周围,没有多少人注意,便冲五姨娘比了个“九”的手势,其余的,便不再多说了,只带着五姨娘往夏莲苑而去。唛鎷灞癹晓

      五姨娘本就心里存了疑,如今看见顾妈妈的手势,一下子更加担心了,这事必定与九娘子脱不了关系,可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五姨娘心急如焚,顾妈妈又不肯再说,只得按捺了,回头再想办法当面去问九娘子吧。

      这边,大太太觑着眼睛看九娘子,“小九,这些日子你就好好地在家休养着身子,旁的事就别管了。”

      九娘子淡淡地应了,大太太又对六娘子说道,“你也不能像往常一样到处逛了,好好地将你的嫁衣准备好,还有,得空就到我这里来,虽然那镇北侯府不需要你主持中馈,到底家务事还是要懂一些的。”

      六娘子先是脸红了红,随后又不知道想什么愣了神,大太太连唤了几声,六娘子才回过神来,大太太皱眉道,“这孩子,怎么一天天大了,反而总是这么恍神呢,莫不是有什么心事了?”

      六娘子张嘴欲说,又说不出来,只好低下头,扭着手中的帕子,大太太倒杯她弄笑了,“这孩子,是知道要嫁人了,害羞了吧?”

      六娘子低头不语,九娘子却有点担心,但愿六娘子在成亲之前能安分守己的,千万别再出什么夭蛾子了。

      大太太收了笑意,对七娘子和八娘子说道,“你们姐妹俩过几日随我出去作客,好几家人家的红白喜事,咱们得去点个卯。”

      十娘子天真地问道,“母亲,那我呢?我也要去。”

      大太太说道,“你的事,你姨娘的空会慢慢告诉你的,你就先留在家里好好跟着嬷嬷们学规矩吧。”

      十娘子噘着嘴,满脸的不乐意,几个姐姐待嫁的待嫁,出去的出去,还有个九姐姐是什么休养身子,怎么就她自己这么命苦,还得学规矩呢?

      一旁的九娘子听到大太太的话,这才猛然想起那日大老爷在外书房说过的话,当时自己在气头上,听得不是很清楚,好像大老爷的意思是要将十娘子送进宫里去的,想到这里,九娘子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往身边的还兀自生气的十娘子看去,顿时,觉得无限心酸,刚刚平静的心情又有些波动起来。

      十娘子感受到了九娘子的目光,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九娘子,当着这么多人,九娘子只得轻轻地摇头,没法说些什么。

      从春熹堂里出来,春露按照大太太的吩咐,给九娘子和十娘子各拿了一个包了补品的包袱,谢过之后,九娘子便对十娘子轻声说道,“妹妹到我那去略坐坐吧。”

      十娘子点点头,二人便辞了众姐妹,往秋梧苑里而来。

      时值初冬,虽然日头甚好,但挡不住迎面而来的寒气,秋梧苑里种的梧桐居多,在这冬日就显得更加的萧索了,平添了几分寒凉之感。

      十娘子随着九娘子进了秋梧苑,就不由自主地紧了紧身上的银鼠皮披风,嚷道,“九姐姐,你这院子里真冷。”

      九娘子笑道,“其实还好的,不过是你不常来,才觉得冷吧。”说着二人进了正房,到了西间的暖阁里的罗汉床上坐下了,屋里烧了地龙,暖烘烘的,夕草服侍着二人脱了外边的大衣裳,再端上滚烫的玫瑰甘草茶和几味小点心来,这才拉着十娘子的丫环去外边的房里喝茶去了。

      十娘子喝了几口茶水,这才缓过来,“舒服多了,九姐姐的茶就是比比人家的好喝。”

      九娘子宠溺地看着十娘子,笑笑,“姐姐给你制了好多,知道你喜欢喝玫瑰茶,往日里你最易嗓子上火不舒服,姐姐又给你在里边配了甘草,喝着润嗓子的。”

      十娘子抱着九娘子的胳膊,“九姐姐,你待我最好了,我最最喜欢你了!”
    首页 上一段                


    庶女贵妾,第五十二章 诛心,第2页

    r>
      二人笑成一团,正开心时,耳边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小九好兴致,莫非是喜事近了?”

      二人抬头去看,原来是穿着孔雀纹大红羽缎毛披风的六娘子,脸上不知是冷的还是恼的,通红通红的,站在门帘子那,看着屋里的二人,表情冷漠。

      后边跟着的夕草连忙说道,“对不住六娘子了,刚才奴婢一时不察,没注意到您来了,没来得及通传,让您受冻了!”说罢忙伸手去解六娘子身上的毛披风。

      六娘子冷冷地哼了一声,抬高胳膊挡住了夕草的动作,夕草一愣,九娘子站起身来,“夕草,你先退下吧。”

      夕草这才轻声退了出去,九娘子走到六娘子面前,伸手去替六娘子解披风,六娘子还要挡,九娘子动作虽轻,手上力气却不小,坚持着将六娘子的毛披风解了下来,拉着六娘子坐到了罗汉床上,亲手倒了一杯玫瑰甘草茶递到六娘子手中,“先喝点热茶,消消火!”

      九娘子一连串的动作将六娘子的火气倒化去了大半,十娘子也笑道,“六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火气?九姐姐也没得罪你,干嘛冲她发火啊?”

      六娘子喝了几口热茶,心下稍稍舒服了点,听了十娘子的话,白了她一眼,“你懂什么,一边去!”

      九娘子也坐到了十娘子身旁,“六姐姐,到底什么事,好好说不就成了,火气太大伤身子的。”

      说起这个,六娘子的火气又上来了,将手中的茶杯砰地一声放在桌上,“你还有脸说了?你口口声声地说着什么礼义廉耻,什么孝顺父母,怎么转脸又攀上大姐夫那高枝了?我才知道,咱们一向眼光高远的小九,原来拿定主意要给人做妾呢!”

      六娘子的话又急语气又烈,话又直白,说到了九娘子心里的痛处,九娘子不禁脸色发白,牙齿紧紧咬住嘴唇,都快要咬出血来了,十娘子也愣住了,满脸的惊诧,再去看九娘子,又被九娘子的样子吓坏了,赶忙推九娘子,“九姐姐,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九娘子缓缓地苦笑道,“六姐姐这张嘴,真真是戳人的心。”

      看到九娘子的样子,六娘子心里也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犟嘴说道,“怎么了,我说错了吗?你是怎么劝我的,怎么到你头上,你就甘心去给大姐夫作妾了,你怎么就不怕给父亲母亲和你的姨娘丢脸了?”

      九娘子抚住心口,胸口一阵难以言喻的绞痛,半晌才说道,“六姐姐,你我本就不同,往日妹妹劝你的那些,其实妹妹本就是没有资格和你相提并论的。”

      六娘子还没说什么,十娘子却差不多听懂了,也插嘴道,“六姐姐,你是嫡出,我们是庶出,六姐姐为何没想过我们的苦处和难做?”

      六娘子听了也怔住了,是了,除了大自己很多的大姐姐贞娘,自小自己就在这些姐妹里是高高在上的,无论是吃喝用度还是别人的眼光赞美,自己得到的就比底下的妹妹们多得多了,往日她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仿佛就是天经地义一般,今日经十娘子一说,才品出点意思来。

      六娘子迟疑地问道,“难道不是你自己愿意的吗?”

      九娘子苦笑道,“若是问我,我宁愿在家庙里孤老终身,可是,我还有姨娘,我不能不管姨娘的死活。父母之命,也是我不能违抗的。”

      六娘子豁地一下站起身来,“哼,你就是个胆小鬼,为什么不去同母亲说?为什么不反抗,庶出的,庶出的怎么了,我们曹府里庶出的姑娘也不比别人差的。”

      九娘子顿时觉得六娘子这个人真的不坏,只是嘴上讨厌,这个样子倒多了几分可爱,便起身将六娘子按着坐了下来,自己也坐到六娘子身边。

      “谢谢你,六姐姐,你刚才说的这话,小九会一直记在心里的,但是,六姐姐,小九想问问你,你的亲事你是不是也不满意,那为何你也不去同母亲讲呢,不去反抗呢?”九娘子轻声问道。

      九娘子的话也说到了六娘子的痛处,六娘子刚刚还因为激动而通红的脸很快灰白下来,九娘子继续说道,“以六姐姐的地位和能耐,尚且不能有何意见,怎么,六姐姐以为小九这样的,又能如何反抗呢?”

      六娘子彻底被九娘子的话击垮,不禁悲从中来,放声大哭起来,“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们女子为何要如此难啊?”

      九娘子搂住六娘子,轻轻拍着她的背,叹道,“如果有来世,就托
                      


    庶女贵妾,第五十二章 诛心,第3页

    为男儿身吧。不过六姐姐也不必如此悲伤,人生的风景咱们才只看到这么一点点,谁知道前面不是无限的好风光呢?”

      六娘子哭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九娘子拿了帕子,将茶壶里的玫瑰茶倒了些出来,仔细地替六娘子擦了眼睛,又唤了夕草取了自己的粉来,替六娘子扑了,说道,“六姐姐,今儿在妹妹这里哭过,以后就万万不可当人面哭了,就算再难,也要挺着脊背,笑到最后!”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