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四十三章 明拒
第四十三章 明拒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四十三章 明拒

      大少爷的婚事在即,府里的众人都忙的不可开交的,趁着大太太忙乱的时候,九娘子私底下将五姨娘接到秋梧苑里,说了几回话,又拿了自己攒下的银子给五姨娘买了些人参燕窝的,量都很少,让五姨娘的小丫头夕燕给五姨娘补补身子。唛鎷灞癹晓

      大部分的时候,九娘子就在秋梧苑里不慌不忙地做着针线活,日子就这么慢悠悠地到了大少爷娶亲的那天了。

      早在头一天晚上,九娘子就送去了自己亲手给这个给了自己无限关爱的大哥哥贺礼,是男女各一套家常的衣裳,男女各两双做工精致的鞋子,还有各两双棉袜,东西并没有直接交到言宸手里,他太忙,只是交给了贴身大丫头夏婵手里。

      大少爷成亲这一日,府里的热闹喧嚣是可想而知的,来来往往的宾客如云,非富即贵,九娘子和姐妹们因为是未出阁的姑娘,只是在新娘子送进洞房掀了盖头后去陪了大嫂一会儿,新娘子林氏在大红的嫁衣的映衬之下显得特别的温婉,看上去倒像是个沉静妥帖的性子。

      看完新娘子,六娘子因为定了亲,被大太太抓去身边熟悉中馈事务了,七娘子和八娘子则神神秘秘地被三姨娘拉走了,不知道干什么去。十娘子则表示自己困得不得了,就去了大太太那里寻二姨娘了。

      九娘子便绕道从园子里往秋梧苑走去,因为今日宾客太多,几个姑娘身边的大丫头也都被抽去帮忙了,因此九娘子一个人,提着一盏羊角风灯,慢悠悠地从园子里绕道而行。

      时至深秋,晚上寒气渐重,九娘子紧了紧身上的织锦披风,加快了脚步。客人们都在前厅,下人们也都在前厅忙碌,因此园子里此刻倒是清净,远远的还能听到前头的丝竹的声音和客人们喧闹的声音。

      羊角风灯照出眼前的一片地方来,九娘子心无旁骛地就着这一小片温暖和光明走着,不防之下,撞到一个高高的人的胸膛之上,惊得九娘子立刻倒退了几步。

      提起手中的羊角风灯,九娘子这才看清楚这个挡在自己身前的人。

      原来是穿了一身黑底绣了玄纹的长袍的北静王爷,正嬉笑地看着九娘子,“九娘子在想什么这么入神,都没看见本王站在这里?”

      九娘子心里暗暗腹诽,好好的不去喝喜酒,跑到这乌漆抹黑的园子里来为难自己干什么?

      但面上也只得行礼道,“都是小九的错,请王爷见谅!”话虽如此,神色之间却未见一点歉意,并且刻意保持着与北静王爷的距离,疏离地说道。

      北静王爷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子,疏离而客气的话语,保持着距离的身体,像极了竖起了毫刺的刺猬,摆出鲜明的防卫态度。

      心里顿时冒上火来,自己好歹是个王爷,怎么说也是风流倜傥的,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自愿贴上身来,可是,就是眼前的这个小小的庶女,仿佛当自己是洪水猛兽一般,三番五次地拒绝自己的好意,倒叫他心里越发的在意起来,本来只是觉得有趣而已,现在却多了几分薄薄的恼怒和失落来。

      不禁开口说道,“九娘子每次见到本王都如此的冷静,甚至目不斜视,”又停了一会儿,见九娘子还是那副样子,咬着牙接着说道,“九娘子就不担心自己的将来,不怕错失了身边美好的景致吗?”

      九娘子轻轻笑了,说道,“多谢王爷好意提醒,但,小九也要提醒王爷,小九只是一个小小的庶女,将来什么的,小九完全无法自主,至于王爷所说的身边美好的景致,小九不懂?王爷指的是……?”

      北静王爷简直要被她这装糊涂的样子弄疯了,不由得上前几步,抓住九娘子的手腕,九娘子手上的羊角风灯便从手中跌落到地上,那一盏萤火来回晃动着,晃花了园子的黑暗,也晃明了九娘子眼中屈辱的泪光。

      九娘子挣脱不得,懈下劲来,掩饰了自己鼻中的酸意和口中的呜咽,尽量用平静的声音问道,“王爷想干什么?小九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王爷了,要遭受王爷如此****?”

      虽然九娘子极力掩饰,但北静王爷还是听出了那掩饰未尽的酸涩之感,顿时觉得心里某个地方被针扎了一下似的,疼痛不已,不由自主地抓住九娘子的手腕,将她往自己怀里一带,就搂在了胸前。

      九娘子措手不及,就这么被她抓着手腕,搂在了怀里,脸上触到的是上好的绸缎的柔软,鼻间传来的是男子身上好闻的淡淡的香气,有点像阳光之下热烈的向日葵的香味。

      北静王爷喃喃说道,“我知
    首页 上一段                


    庶女贵妾,第四十三章 明拒,第2页

    道你的苦,可你为什么不给机会给我,让我带你离开这个地方呢?”

      九娘子有一霎时的恍惚和感动,这个男子看似风流不羁,但其实也是有着一颗柔软的心的,但就仅仅只是一霎时而已,九娘子便立刻清醒过来,强力挣开了身子,手虽然还被紧紧地抓着,但还是说道,“小九不值得王爷如此。王爷生在高位,怎么能知道小九的苦,还请王爷不要白费功夫了。”

      北静王爷恼怒道,“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我的亲娘,就是先太上皇的妃子,我也是个庶出的,你明白了吗?”

      九娘子诧异了一下,她只知道北静王爷是先皇的最小的弟弟,但这个所谓的庶出哪里是她这样的平民百姓敢置喙的?但这个庶出和自己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便说道,“小九实在是不明白,王爷,您到底要怎么样?”

      北静王爷一时竟有些语塞,好在夜色掩映之下也不大看得出脸上的神情,说道,“我说过了,我可以纳你为侧妃!”

      “侧妃?”九娘子小声地笑了一下,“王爷可真是看得起小九,可是,小九不愿意!”

      “为什么?”北静王爷几乎要喊出来了。

      九娘子再次用力,将自己的手腕挣脱了开来,揉了揉被抓得太久的手腕,低头说道,“为什么?小九不单单只是为了自己而活着的,请王爷不要再为难小九。”

      北静王爷神色灰白,原本抓着九娘子手腕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难道以我之力,也不能救你于水火吗?”

      九娘子心底有一点的感动,但是,她很明白,她的身后还有五姨娘,她当然可以答应王爷,脱离苦海,可是五姨娘呢?她能承受大太太的怒火和搓磨吗?她不能这么自私,自己在这个世上就只有这一个亲人了,怎么能为了自己而不顾生母的痛苦呢?

      于是,九娘子再度对北静王爷认认真真地行了个礼,“多谢王爷,只是,请恕小九不识抬举,请王爷善自珍重!”

      说完也不待北静王爷反应,便拾起地上的风灯,举步从北静王爷的身边走了过去。

      留下北静王爷静静地一个人站在那里,定了许久,才慢慢转过身来,看着那个提着风灯渐行渐远的瘦小身影,不知道为什么,鼻子间就传来阵阵的酸意。

      北静王爷和九娘子都不知道的是,二人的不远处,也站着两个人,一处桂花树后站着死死地掐着桂花树干的六娘子,眼里能喷出火来;而另一处的浓密的樟树的阴影里,站着深色莫测的永安侯爷徐振祥。

      六娘子见九娘子走远了,从心底便冒出一股子勇气来,从桂花树后跑了出来,径直向北静王爷跑去。

      而徐振祥,则是站在原地盯着九娘子的背影思索了好一会儿,才从另一条小路出了园子。

      六娘子跑到北静王爷身前,北静王爷显然还没从刚才的情绪中出来,吃了一惊,待看清楚眼前的人后,便冷冷地说道,“六娘子果然好家教!不是听说已经和镇北侯的次子定亲了吗?怎么还孤身一人拦住本王?”

      六娘子脸烫得不得了,但还是坚持着问道,“我不想嫁给别人!”

      北静王爷笑道,“这可真是奇了,姑娘你愿不愿意嫁给别人,与本王有何干系?”

      六娘子都快要哭出来了,“你!你就不知道我的心意吗?”

      北静王爷拂着袖子叹道,“六娘子的心意,我就应该知道吗?可笑!”说罢也不看六娘子,大步离开了。

      六娘子站在原地,跺着脚,狠狠地嘟囔了几句,又看向九娘子离去的方向,沉思了许久许久!

      九娘子被北静王爷这么一闹,虽然极力掩饰,但自己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往回走时又走的飞快,不由得吹了些冷风。

      回到秋梧苑,夕草夕灵和那几个丫头都被管家唤了去帮忙,九娘子浑身黏湿,想要沐浴,又实在是没有力气,歪在炕上,正晕乎乎的呢,刘妈妈端了杯热茶进来,见九娘子歪着,忙将茶放在炕桌上,过来问道,“姑娘怎么了?可是有什么吩咐?”

      九娘子勉力挣开眼睛,见是刘妈妈,便问道,“妈妈怎么没去帮忙?”

      刘妈妈答道,“奴婢家里有丧事,不吉利,怕冲了大少爷的喜气。”

      本书由本站首发,
                      


    庶女贵妾,第四十三章 明拒,第3页

    请勿转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