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三十章 春心
第三十章 春心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三十章 春心

      “此事容我想想再说吧。唛鎷灞癹晓”大老爷叹了口气说道,喝了杯酒,又说道,“今儿威远侯爷给我透了个信,说是镇北侯想和咱们家结亲家,他们家嫡次子杨广今年十七了,跟小六年纪门第什么的差不离,问问咱们的意思,你看看,好的话咱们就给人个准信。”

      “镇北侯嫡次子杨广吗?”大太太追问道,“门第什么的倒是差不离,只是那镇北侯世子是嫡长子,咱们小六嫁过去的话也不是世子夫人,有点委屈咱小六了吧?”

      “什么话?你以为小六是谁?金枝玉叶?人家杨广年纪轻轻便有军功在身,少年将军,比那什么世子头衔不知道厉害了多少,人家没嫌弃咱家小六就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呢?小六都十五了,你想留她当老姑娘啊?”大老爷嗤道。

      大太太微赧,“妾身不过说说而已嘛,好歹也得让我见上一面不是?”

      大老爷点头,“改日我请他到府里来,抽个空进来让你看看,若是可以的话,还是早点定下来吧,姑娘大了,留来留去要留成仇的。”

      大太太答应了,大老爷起身,本来挺好的兴致被弄得也疲累了,“你早点歇着吧,我去杏芳那儿了。”

      大太太跟着起身,“老爷,您今儿不歇在这儿了?”

      “罢了,你还是好好想想小六的事吧,小九的事,你先别作主,容我考虑考虑。”大老爷摆摆手,背着手出了里间。

      大太太咬着牙,恨恨地说道,“一天到晚就记着那几个狐媚子!”

      也没有办法,唤了春露进来带人收拾了,自己也没有用膳,便歪在了西间暖阁里的炕上。

      顾妈妈进来,端了碗燕窝粥递给大太太,“太太,晚膳都没用,好歹用点粥吧,您可得保重身子啊,大小姐还等着您给撑腰呢。”

      本来精神有点不济的大太太听了这话,立起身来,接过粥碗,发狠地用了几口,“可不是,我可得好好的,我们贞娘和娴娘还有宸哥儿还指着我呢。”

      这边大太太同顾妈妈说着话,那边厢,秋梧苑里,九娘子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六娘子。

      六娘子带着冬梅进来的时候,九娘子正绣着一个荷包,缠枝莲花的样子,九娘子做得很细心,见六娘子不打招呼就进来了,眼底都是惊讶,“六姐姐?六姐姐今儿怎么有空到小九这儿来了?”

      六娘子些微有些脸红,“来看看你,要知道这原来住的可是大姐姐,以前我也常来的,今儿想起来了就过来看看了。”

      九娘子忙将活计收拾好,让夕草夕灵去烧水泡玫瑰蜜茶过来,请六娘子上暖炕上坐了,虽是初秋,但京城的天气还是早晚凉的。

      夕草上了茶来,六娘子喝了两口,也不说话,九娘子问道,“这茶可还合六姐姐的口味?”

      六娘子有点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九娘子坐在对面,仔细从她脸上看了过去,不过几日的光景,六娘子眼神里便多了一味以前从未有过的情绪,那就是惆怅。

      “六姐姐!”九娘子稍稍提高了点音量,说道。

      “哦,好喝好喝。九妹就是手巧,怪道母亲总夸你!”六娘子明显敷衍的说道。

      九娘子也不计较,反正六娘子平日也没有真心夸过自己,但没想到六娘子接下来问的话,差点让她把一口茶都喷到六娘子的脸上。

      说到茶,六娘子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九妹,他……他喜欢喝你泡的薄荷茶吗?”

      九娘子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谁啊?”

      六娘子急了,羞红了脸,“就是他嘛,九妹怎么就不知道呢,静王爷……”

      “哦,”九娘子才明白过来,看向六娘子,六娘子虽然害羞,却眼神坦荡,小女儿家的心思一目了然,“六姐姐,你……”九娘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些什么。

      六娘子不耐烦地说道,“我就不喜欢你这点,小小年纪装什么深沉,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我就是喜欢他,怎么了?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了吗?”

      九娘子看着眼前这个义正词严的嫡姐,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大太太把她养成了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这一番话,若是让外人听到了,这阁老府的姑娘的名声就算是臭了,但另一方面,九娘子也挺羡慕六娘子这
    首页 上一段                


    庶女贵妾,第三十章 春心,第2页

    敢作敢想的性子,估计六娘子从来没有过自己的这般谨慎和低调吧。

      九娘子苦笑道,“六姐姐,小九不过是在外书房服侍父亲的时候,恰巧见过他一面而已,至于那茶,是小九给父亲泡的,王爷或许只是出于客气,说了那么一嘴而已,也不见得就是喜欢了。”

      六娘子却不肯放弃,“那我也要跟你学学,花茶怎么制的。万一哪天有机会见面,我要亲手泡给他喝。”六娘子满脸的憧憬。

      九娘子不好打击她,一个深闺女儿,一个当朝的王爷,二人如何会有交集?

      只得笑着说道,“这有何难,姐姐想学,小九教给你便是。”

      六娘子这才笑了起来,“那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以后我有空就过来,你可不许藏拙!”说罢就起身下了炕,“今儿我也乏了,先回去了,改日再来寻你。”

      九娘子忙起身相送,这个六姐姐,当真是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的性子。

      连着几天,给大太太请安时,大太太对七娘子和八娘子都没有好脸色,因为在永安侯府的事,大老爷对三姨娘也淡了些,因此大太太更是将怒火都迁到三姨娘的身上了。

      本就因为九娘子的缘故,五姨娘得到了大老爷的许可不用在大太太跟前立规矩,但是五姨娘还是风雨无阻地每天到大太太这,大太太不好随意使唤五姨娘,这会子便趁机搓摩起三姨娘来。

      于是,立在大太太身后替她捧着痰盒的变成了三姨娘,还得有眼色的随时奉茶什么的,三姨娘毕竟做的不多,时常出错,不是大太太咳嗽的时候痰盒没及时送到大太太嘴边,被大太太吐得满手痰,就是递茶时被滚烫的茶水泼了满手,再不就是给大太太捏肩膀时力道太轻,被大太太嫌弃……

      当着姑娘们的面,大太太皱眉,“杏芳,你也是老爷跟前的老人了,怎么做事这么毛手毛脚的,比秀云可差得多了。也是老爷和我都惯着你,你也越发的没个规矩了。”

      七娘子和八娘子哪里看得自己的亲娘如此受搓摩,都红着眼睛,想求情又不敢的,九娘子在一边看着,心里也直叹气,这点子搓摩算得了什么,五姨娘受过的苦何止这些,自己看着亲娘受苦的心痛又何止这些?七娘子和八娘子到底经事少些,只这么着,脸上便露出了忿然的神色来。

      大太太自然是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心里暗暗地冷笑,说道,“小七,小八,前些日子忙,我也没顾上考究你们姐妹的女红,听嬷嬷们说,你们都是极伶俐的,我想着过些日子带你们多出出门,所以,你们赶着做些荷包出来吧,也不用多,你们俩每人先做个二十个吧,带了出去拿来赏人也是要用的,顺便也好让别人见识见识你们的手艺不是?”

      这番话让七娘子和八娘子是又惊又喜,喜的是大太太这么说,意思就是要给她们相看人家了,惊的是荷包这顽意虽小,却是十分下功夫的,二十个还不知道要做到什么时候呢,二人并不是热别擅长女红,因此二人一时也有些踌躇。

      见二人迟疑,大太太便有些不高兴了,脸色拉了下来,身后的三姨娘拼命地给二人使眼色,让二人赶紧应了下来,要知道大户人家的庶女的婚事也都是拿在主母手中的,姨娘是没有权力过问的,如果得罪了大太太,二人以后就甭想有什么好的亲事了。

      二人毕竟也不傻,衡量之后,马上乖巧地应了,大太太这才露出几分笑容,“嗯,这就好,你们姐妹俩三天之后先做出五个来给我看看吧。”说罢,也不去看七娘子和八娘子灰白的脸色,又对九娘子说道,“小九,前些日子叫你做的荷包,你先停下来吧,你父亲那里,你还得去服侍,还得学规矩礼仪什么的,再作荷包也太费神了些……”

      大太太话还没说完呢,一旁游离着的六娘子忽然说道,“母亲,正好我去跟九妹学学制花茶。”

      大太太诧异地问道,“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来了,你再是没有耐性的,能坐得下来跟你妹妹学这个吗?”

      六娘子微微红了脸,“母亲,女儿不是大了嘛,哪能像您说的,好像总这么顽劣一样。”

      大太太笑了,“既如此是再好不过的了,那就随你便吧。”心里还道这孩子或许是真的长大了,也知道上进了,这样一想,六娘子的亲事就该加快脚步定下来了,那个镇北侯的嫡次子到底怎么样?

      这么想着,便没心思去管几个庶女了,忙让几人都散了,想留六娘子呢,六娘子却火烧屁股般跟着九娘子,“九妹,你答应过我的,今儿我就跟你去
                      


    庶女贵妾,第三十章 春心,第3页

    看看。”

      九娘子只得应了,大太太因此看九娘子的眼神都温和了几分。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