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二十七章 解围
第二十七章 解围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二十七章 解围

      时值金秋,枫叶也都渐渐染了红色,一眼望过去,层林渐染,倒也漂亮,主仆二人一边走着,一边欣赏,倒也赏心悦目的。唛鎷灞癹晓

      谁知前头密林深处却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九娘子一下子就停下了脚步,九娘子向来耳朵甚是灵敏,皆由晚上睡觉不沉所致,那说话声像是六娘子的声音。

      听见六娘子说话的声音本没有什么,让九娘子和夕草面面相觑的是,她们同时还听到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要知道男女大防是非常严格的,就是与父兄说话都得注意,何况是外男。此时又是在永安侯府做客,如果被人传出什么去,六娘子的名节就算是毁了。

      九娘子脸色有点发白,拉着夕草隐身到一棵长势茂盛的枫树后站了,从密匝的枫树叶中看过去,果然看到了背对着她们的六娘子,还有对面斜倚着一棵枫树的北静王爷,六娘子的身边没有看到丫鬟冬梅,也不知道是没跟着还是被打发走了。

      九娘子暗暗着急,这片林子说小不小,可是说大也不大,既然九娘子信步都能走到这里,难免就不会有其他人走过来,如果被人看见就麻烦了,正想办法呢,只听见六娘子的声音,说出的话将九娘子吓到了。

      只听见六娘子极其平静地问道,“王爷,不知您为何送给我九妹与别人都不同的礼物?”

      北静王爷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环抱着双臂,“哦?九妹?姑娘是……?”

      六娘子咬着嘴唇,明明知道这样和外男见面是有违规矩礼仪的,她还是忍不住要当面见见这个男子,这个如春风一样,轻拂过人的脸庞却让人抓不住的男子。

      “我……我是六娘子娴娘。”六娘子下定了决心,不顾一切地和盘托出。

      “哦……曹阁老的嫡次女,有意思,有意思,没想到曹阁老倒真真会养女儿……”北静王爷若有所思地说道。

      六娘子也不明白他的意思,没说话,北静王爷笑着问道,“敢问六娘子,你在这拦住本王爷,就是为了问这个吗?”

      “当然就是这个了,不然你以为还会有什么?”六娘子为了掩饰心中的紧张,理直气壮地说道。

      “呵呵,你也挺有意思的,胆子还挺大,不过,本王爷做的事情向来不需要向任何人交待,即使是你,曹阁老的嫡次女,虽然长得还过得去,也不行,明白吗?”北静王爷向前逼近了六娘子几分,伸手想去摸六娘子的脸蛋。

      六娘子避过脸去,同时被他语气中的轻蔑和轻浮的动作气得粉脸涨得通红,眼泪都快出来了,直在眼眶里打转,“你!”想不出什么话来骂眼前这个男子,情急之下,六娘子冲口而出,“登徒子!”

      北静王爷顿时阴沉了脸色,“哼,请六娘子自重,也不知道是谁将本王爷拦在这儿的,不知道你的身份的话,本王爷还以为是哪家的姑娘看上本王爷了,想给本王爷做个妾什么的呢,这么大胆不知廉耻的姑娘,还敢说本王是登徒子,真真没想到曹阁老的家教如此不堪,难道养出的女儿都是这个样子吗”

      北静王爷的这番话狠毒刻薄,六娘子一个闺中女儿哪里受得住,当时就气得浑身发抖,眼泪直流,说不出话来。

      九娘子叹了口气,北静王爷的话显然是过重了,还扯到了自己父亲的家教,如果不出去帮帮六娘子的话,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样的动静来。

      九娘子低声吩咐夕草去小径的入口看着,别让别人过来,自己整了整衣裳,从树后走了出来,尽量平静地说道,“王爷此言差矣!”

      看到从树后走出来的九娘子,六娘子仿佛是看到了依靠,扑在九娘子肩上哭了起来。

      九娘子一面稳住身形,一面对北静王爷说道,“王爷自是高贵,可我们姐妹也不是王爷您脚下的泥,可以任您践踏尊严的。纵是我六姐言行有不当之处,王爷也不该祸及我们姐妹的父母,请王爷也自重!这么欺负弱女子,莫要失了您的身份!”

      北静王爷看到一身素雅的九娘子从树后走了出来,眼神便幽深了几分,听了九娘子的话,不怒反笑,“九娘子果然好一张钢口。那东珠链子,九娘子可还看得上眼?”

      没想到北静王爷会不发怒,反而问道上次那条东珠链子,九娘子一时也有点发愣,半晌才说道,“多谢王妃厚爱,请王爷代为转达小九对王妃的感激!”

      怕这个风流王爷
    首页 上一段                


    庶女贵妾,第二十七章 解围,第2页

    再说出什么不当的话来,九娘子又接着说道,“今日之事,还请王爷高抬贵手,全当过眼烟云,忘了吧!小九代六姐谢过了!”说罢,托着六娘子给北静王爷行了个礼。

      搂着六娘子的肩,九娘子顾不得那王爷还有什么话要说,就带着六娘子匆忙地从刚才进来的小径走了出去。

      北静王爷看着远去的那个瘦弱的身影,搀扶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六娘子,坚定、镇定,不由得嘴角扯起一丝笑意,“有意思,小九,你跑不掉的。”

      九娘子自然是没听到北静王爷的话,走到小径,见了守在那儿的夕草,二人才一起将六娘子带离了那片枫树林,九娘子顾不得什么规矩礼仪的,扳着还在抽泣的六娘子的肩,“六姐姐,冬梅呢?”

      六娘子沉浸在自己的伤心委屈里,也没顾及到九娘子的逾矩,答道,“在枫树林的那边。”

      九娘子示意夕草去将冬梅带过来,自己对六娘子厉声说道,“六姐姐,今日之事,你,忘了吧!千万别在任何人面前再提起了!”

      六娘子听言,抬起头,满脸是泪地看着九娘子,看着这个平日里寡言低调的庶妹,眼里满是讶然和震惊。

      “小九,也会忘记今日的事情,六姐姐放心!”九娘子又补了一句。

      六娘子咬着毫无血色的嘴唇,没有说话,九娘子有点急了,扳着六娘子的双肩,“六姐!那是北静王爷,人家早就有王妃了!六姐在想什么?莫不是要气死父亲和母亲?”

      两行清泪沿着脸颊流下,六娘子这才缓缓地点了点头,这时,夕草带着不知所措的冬梅走了过来。

      九娘子示意夕草扶着六娘子,自己对冬梅厉声喝道,“你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紧跟着六姐姐?”

      “奴婢,奴婢是按照姑娘的吩咐去……”冬梅被九娘子的气势吓住了,抽抽噎噎地答道。

      九娘子打断她的话,“你和你家姑娘刚才只是去赏了赏花,哪也没去,什么人也没见着,听见了吗?”

      第二十九章

      冬梅被九娘子唬得一愣一愣的,只知道点头了。

      “还不快扶你家姑娘去梳洗一番,脸上扑点粉,若是有人问起,就说你家姑娘不小心迷了眼睛,知道了吗?”九娘子又吩咐道。

      冬梅点头,忙扶着六娘子,一时又有点茫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

      正好有个婆子走了过来,九娘子让夕草过去问了,冬梅这才扶着还在愣神的六娘子走了。

      望着远远而去的六娘子,九娘子不由得再次长长地叹了口气,六娘子素来性子倔强且傲气,不知道这次的事情能不能让她得到点教训,以后也收敛点才好。

      夕草问道,“姑娘,咱们不跟着回去吗?”

      九娘子被这么一恼,头也有点疼了,说道,“咱们还是不要和六姐姐搅合到一块吧,我有点头疼,咱们往前走走,找个亭子歇歇吧。”

      夕草连忙搀着九娘子,“姑娘,出门时着急,忘带薄荷香囊了,姑娘手上不是有薄荷串吗,且先用用吧。”

      九娘子这也才想起来,抬手闻了闻,感觉稍微好点,便扶着夕草的手绕过枫树林往前走去。

      不远处就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院落,走近看,门口的牌匾上写着的是“爱晚轩”,小巧而别致,周围都是围栏,建在这枫树林旁边,又取名“爱晚轩”,当真是雅致至极。

      九娘子不知道的是,这里已经靠近外院了,而这爱晚轩又恰巧是永安侯爷常常歇息的地方。

      正想推开柴扉而进呢,九娘子就看见远远的后门那边的围栏边跑出去一个丫头模样的人,看那衣裳像是八娘子身边的朝丹,但又因为太远看得也不真切,九娘子停下脚步,蹙眉,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正打算带着夕草离开时,却又好像听见里边传来了女子的哭声,九娘子不得不再次停了下来,咬咬牙,推开柴扉,走了进去。

      虽然从外边看,这爱晚轩小巧,进去了才知道倒也是别有洞天的,一应的茅草屋顶,外面却是桑、榆、槿、柘、各色树稚新条,随其曲折,编就两溜青篱。篱外山坡之下,有一土井,旁有桔槔辘轳之类的东西。下面还分畦列亩,种着佳蔬菜花,漫然无际。一番野趣荡然而生。
                      


    庶女贵妾,第二十七章 解围,第3页

    >
      来不及赞叹这设计者的灵巧心思,九娘子走进当中的一间厢房,刚走进门口,就听得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是你吗?贞娘?”

      ------题外话------

      今天一米学校里搞运动会,一米要做检录员,实在是累啊,赶紧结束吧!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