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十二章 外书房
第十二章 外书房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十二章 外书房

      连着三日,大老爷都叫了五姨娘去净心苑里服侍,五姨娘丝毫不因为受宠而骄纵,反而每日里更早地过来服侍大太太,大太太的脸色也连续三日阴霾不已,虽然没有明目张胆的折磨五姨娘,可是冷言冷语、暗讽敲打却是兜头而来。唛鎷灞癹晓

      九娘子每日的请安也还是最早,花在针线活上的时间也更多了,这日给大太太请完安后,大太太撩着眼皮问道,“小九,让你给你大姐姐做的荷包可都有了?”

      原是那日贞娘回府,看见了九娘子送的荷包活计鲜亮,赞了几句,大太太便吩咐九娘子给贞娘做上二十个荷包留着打赏人用。

      九娘子神色恭顺但不见卑微,说道,“母亲请见谅,女儿连日里做了几个,但还远远不够呢,还请母亲多宽限些时日。”

      大太太神色便有些不虞,“怎么,小九不是向来最拿手这些的吗?”

      九娘子答道,“母亲请明鉴,因为是要做给大姐姐的,是留着打赏永安侯府的下人的,因此小九不敢躲懒,要比平日里更加上心,绣得更加精美才是,所以,耽误了些时日。”

      大太太做得出来,她九娘子没什么说不出来的,打赏下人的荷包还要她阁老府的姑娘来做吗?大太太这是把九娘子摆到了奴婢下人的位子上,既然如此,不如索性做得极致的精美,就算真的拿到了永安侯府,看大姐姐贞娘,永安侯府的夫人,怎么能将这妹妹亲手做的荷包打赏下人?

      大太太显然也听出了九娘子话里的意思,顿了一下,“既然如此,你就慢慢些做吧。”便不再说话,端起茶杯喝起茶来。

      大太太心里想着不过是个庶女罢了,要拿捏她还是实在太容易了,况且她的娘还在她手里呢,且看她怎么蹦达。

      几个姑娘都陪着大太太用完早膳,春露便过来回大太太,“太太,老爷让风清来传话,让九娘子去外书房侍候呢。”

      春露的话说完,不仅大太太十分惊讶,连带着几位姑娘也都惊讶不已。九娘子平日里为人低调,除了针线活也没有什么特别过人之处,大老爷平日里也偶尔唤六娘子或是十娘子去外书房说话,但还从来没有唤过九娘子,今儿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九娘子心里却如明镜般,这肯定是五姨娘不惜得罪大太太用连续三日的侍寝换来的,这是要让九娘子在大老爷面前卖好,给自己的将来搏一个好的前程。

      生母的委曲求全换来的机会,让九娘子觉得屈辱不已,然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强行地压抑住内心的屈辱,聆听了大太太不容不痒不阴不阳的教诲。

      “你父亲难得想起你来,你去了可不要惹你父亲生气。好好的服侍,莫要丢了你姨娘的面子。”大太太皮笑肉不笑地吩咐。

      九娘子答应了,便后退着离开了暖阁,出了春熹堂。

      带着夕草夕灵站在春熹堂的朱红院门之外,九娘子深深地吸了口气,似是要将这秋日的凛冽都吸入到自己的肺里,填满自己的胸腔,赶走那至死不休的屈辱感一般。

      门外穿着青色布衣长衫的风清还在候着,九娘子上前,随着风清往外院而去。

      外书房里,大老爷靠在窗台下的软塌上闭目,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想事情。

      九娘子随着风清到了外书房的门外,风清便示意九娘子自己一个人进去,他和夕草夕灵便停在了门外。

      九娘子推门而入,外书房其实就是个小小的套间,外边是会客兼用茶的地方,黑色的酸枝木八仙桌和全套的桌椅案几,挂着清风明月的竹帘进去才是真正的书房,宽阔明亮,靠墙放着五排大大的书架,北面是一张特长的酸枝木的长案几,上面摆满了各式的笔墨纸砚,案几的旁边是一张方桌,上面杂乱纷繁地摆着各种文书、书信。南面的窗户底下放了一张软塌,大老爷就歪在软塌之上,似睡非睡的。

      九娘子不知道该怎么办,立在门口想了会,还是上前拿了软塌边的一床薄丝锦轻轻地搭在了大老爷的身上。

      大老爷并未被惊醒,九娘子后退了两步,看了看案几和方桌。

      先是上前将案几上的笔墨纸砚仔细地收拾整理,各种狼毫笔按照大小用途一一地挂好在架子上。整理好了案几,九娘子又皱眉看了看杂乱纷繁的方桌,犹豫了一会,想了会。

      想着嘴角扬了扬,上前先是微微看了看这些文书书信,然
    首页 上一段              


    庶女贵妾,第十二章 外书房,第2页

    后按照轻重缓急、亲疏远近将这些文书和书信都分了类,一一地摆好了,感觉到都差不多好了,才长长地吁了口气。

      一口气还没叹完,身后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这些事情你经常做吗?”

      九娘子吓了一跳,回头看才发现大老爷正站在自己的身后,神色莫测地看着案几方桌问道。

      九娘子迅速地稳定了自己的心绪,自己面前的这个中年人,是自己的父亲,是当朝的阁老,以这个年纪爬到这样的高位,且屹立不倒,至少目前还没倒,可想而知,这个中年男子的心机该有多深沉,心思该有多敏锐,是不容小觑和隐瞒的。

      九娘子镇定了情绪,轻声答道,“女儿以前在女学里,也时常帮着夫子打扫整理。”

      大老爷“哦”了一声,府里以前是有家学的,姑娘们也去上过,后来那个孔夫子生病请辞之后,家学就闲置了下来。

      大老爷走了过来,九娘子赶紧退开了几步,大老爷随手翻了翻九娘子整理过的文书书信,神色颇有些寻味的看了九娘子一眼。

      转身走到案几后边的椅子上坐下,从九娘子整理的书信里拿了一封,递给九娘子,九娘子楞了一下,赶紧上前接过。

      “为父眼睛越发地不好使了,你帮为父读读这封信吧。”大老爷往后靠在太师椅的椅背上,闭了眼吩咐道。

      九娘子接了过来,扫了一眼信封,上边写的是“曹令槐阁老大人亲启”。这大概是大老爷与同朝的官员之间的书信来往,九娘子暗暗想道。

      打开信,迅速地扫了一遍,还好,信并不长,也很平常,不过就是些朝堂之事。

      九娘子清清喉咙,用不大不小清亮的声音开始读了。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