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四章 怒气
第四章 怒气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四章 怒气

      大太太抬手去拿身旁案几上的茶杯,端过来略沾了沾唇,不耐烦地说道,“茶冷了”,一直在大太太身后立着的五姨娘赶紧上前撤了茶杯,又换了一杯茶双手奉上,大太太接了过去,刚沾上唇,就恼火地将茶杯掼到了大理石的地面上。唛鎷灞癹晓

      茶杯清脆的破裂声在花厅里响起,茶杯的破碎的瓷片摔在地上到处都是,连大太太和二太太的裙角上都沾到了些许茶叶水,而五姨娘的双手都沾到了热茶,有些发红了。

      “你成心的,是不是?”大太太似乎是将满腔怒火都撒到了五姨娘身上,生气地说道。

      五姨娘脸色惨白,顾不得手上的灼热感,赶紧跪到了大太太身前,“大太太,都是奴婢不好,笨手笨脚的,太太莫要生气,伤了身子。”

      大太太冷冷地哼了一声,“伤了身子?伤了身子不是正好趁了你们的心吗?”

      见大太太都说出如此的诛心之语,且又是在教训自己的妾侍,二太太就有些个尴尬了,连忙起身告辞,大太太也不叫五姨娘起身,只是叫顾妈妈送二太太出去。

      送了二太太出去的顾妈妈回到花厅,五姨娘还是神情恭顺地跪在大太太脚边,大太太则神情恍惚地在思索着什么。

      顾妈妈静静地走到了耳房,又重新斟了一杯茶,试好了温度,端到了大太太身边,“太太,您喝口茶。”

      大太太回过神来,接了茶过去喝了几口,叹了口气,“到底还是你仔细些。”

      顾妈妈看了看还跪着的五姨娘,凑在大太太耳边,“太太,好歹顾及些九娘子的面子……”

      大太太神情微愠,半晌才说道,“起来吧,叫外人瞧着我好像****你似的。”

      五姨娘连忙说道,“都是奴婢的错,太太该罚奴婢的。”

      大太太不耐地摆摆手,“罢了罢了,没的叫老爷又说我。你退下吧。”

      五姨娘这才躬着身子退了出去。

      顾妈妈在大太太身边蹲了下来,轻轻给大太太捶着腿,“太太,您看……?”

      大太太闭了眼,似乎是要睡着了似的,也没搭理顾妈妈,顾妈妈见状,也不再说话,只是尽力地替大太太捶着腿。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太太才猛地睁开眼睛,让顾妈妈甚至有种太太目露凶光的感觉。

      园子里,九娘子带着夕草在落晚亭里坐着,九娘子坐在围廊上,撑着头看着平静无波的湖面。

      夕草立在九娘子身后,不时地探头看看,又看着自家姑娘如此淡定的样子,禁不住问道,“姑娘……”

      九娘子摆摆手,夕草咬咬嘴唇,便不再说什么了。

      不大一会儿,夕灵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还未站定,便嚷嚷着,“姑娘,姑娘……”

      九娘子听见声音站了起来,止住夕灵正要开口说的话,“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好了,咱们该回房去了。”

      夕灵吐了吐舌头,便依言拍了拍胸脯,喘匀了气,和夕草一起陪着九娘子回到了秋爽苑。

      一路上主仆三人不过说着几句闲话罢了。

      秋爽苑里,朝南的厢房中,七娘子和八娘子正坐在窗下的炕上吃点心呢,见九娘子进来,八娘子撑着身子从窗户往外说道,“九妹好兴致,去园子里逛到这会子才回来呢,不知道母亲吩咐你做的荷包可都有了?”

      九娘子在院子里向两位姐姐福了福,“比不得姐姐们灵巧,妹妹正要回去做活计呢,就不打扰两位姐姐了。”

      说罢便回到了自己朝北的厢房。

      因为是朝北的房间,所以光线没有朝南的好,大白天的突然从外边进取,还感觉到有点不适应,黑突突的,九娘子在门口站了半天,等眼睛适应了房里的暗然,这才走了进去。

      九娘子朝夕草使了个眼色,夕草便拿起炕上的针线笸箩,端了个杌子坐在房门口做起针线活来。

      九娘子带着夕灵进了净房,夕灵一边机灵地打水给九娘子净手,一边压低了声音在九娘子耳边说了起来。

      九娘子故意大声地哗哗地洗着手,一边认真地听夕灵说着。

     &
    首页 上一段              


    庶女贵妾,第四章 怒气,第2页

    nbsp;“大太太不知道为什么生气呢,嫌五姨娘泡的茶烫了,将茶杯都摔了,身边倒也没有外人,二太太坐了会子就走了,厅上就只有顾妈妈了。”

      夕灵将自己在春熹堂外听到的都告诉了九娘子,说完便小心地打量着自家姑娘的神色。

      九娘子听了夕灵的话,迅速地净了手,接过夕灵递过来的布巾,仔细而缓慢地拭净了手上的水,这才慢悠悠地出了净房。

      九娘子坐到了窗台下的炕上,拿起炕桌上的针线笸箩,将一个还没完工的荷包拿到手里,慢慢地绣起了荷包面上的喜鹊登枝的花样来。

      夕灵不敢多说,只好走到门口,低下身子看夕草手里的活计,用手指指炕上坐着的九娘子,夕草摆摆手,示意夕灵别说话,夕灵便也端了个杌子坐在夕草身边,帮着夕草分线。

      二人都知道自家姑娘越是安静的时候越是不能打扰,那是姑娘在想事情呢。

      坐在炕上慢慢地仔细坐着针线的九娘子,正午的阳光洒在窗台上,九娘子的身形就被那灿烂而热闹的阳光晕出了几分神采来,略略低垂的星眸,长长的密密的睫毛像把贵重的檀香扇,阳光下竟有点金色光芒,微微抿着的红唇……

      其实九娘子此刻心中是波涛汹涌,每日去给大太太请安都能看见自己的生母,那个以前那么优雅温柔的娘亲,如今却不得不每日里端茶倒水,奉茶捧巾的,偏偏自己这个亲生的女儿却没有任何办法,连一丁点的联系都不能显露出来。

      往前几年,年幼的九娘子并不懂得这些,因为情绪过于直白地表现在脸上,连累得五姨娘受了不少的罪,如今慢慢长大了,九娘子学会了在大太太面前将心事掩埋,不再在大太太面前显露任何内心的情绪,对五姨娘也是装作视而不见的样子,更别提什么亲热和怜惜了,如此这样坚持下来,大太太才慢慢放松了对五姨娘的搓摩,五姨娘这也才过上了一段安生日子。

      只是今天又怎么了?大太太好久没有这样不给五姨娘脸面了,她的怒气是因为什么?与永安侯府又有什么关系呢?与贞娘有关吗?接下来会有什么事呢……?

      九娘子心里不停地思索着,手上的活计也没有耽误,此刻如果有人从外面进来,任谁都要夸夸九娘子这幅贞静的样子。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