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马尔代夫 作者:晴子卿卿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3-24


  • 冷面总裁强宠妻,13 马尔代夫

      吕晨忙扬唇笑起,安慰着女人,“你治疗的时间,他大部分都陪着你……为了救你,他还在大山里呆了一个月……那一个月里,林伊出了危险,他都不知道,为了这件事情,他们两个差点就分手了!”夕画眼波微动,那眼底的一点亮色在闪动……

      冷毅大步地跨入大门时,林伊已经坐在楼下客厅里的沙发上等待,沙发边上还放着一个大大的拉杆箱,她一看到门口进来的冷毅,就急急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向着男人迎去,脸上满是喜悦:“毅,我已经整理好了……”

      “嗯,”冷毅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伸手抱住迎向他的女人,亲昵地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你想去那儿玩呢?”

      “你上回不是说,我们要去马尔代夫吗?”林伊乌黑纯净的眼睛如清澈的海水在阳光闪着光;她居然记起了他们结婚后,冷毅说要带她去度蜜月的地方!

      冷毅的双眸也跟着煜煜生辉,他唇边的笑意加深,显然女人已经在一天天的好转!他不由地收了收手臂,一低头又狠狠地在女人脸颊上亲了一口,声音如蜜:“嗯,好,我们就去那里!……嗯,补我们的蜜月旅行!”

      马尔代夫,情侣的天堂,那里的天特别地蓝,那里水特别地蓝,一切都犹如最纯净的蓝宝石一样,闪着亮光,没有一点儿的杂质,一切都如梦幻般地美丽。煺挍鴀郠晓

      豪华的五星级大酒店,面朝大海;白色的沙滩上插着几把大大的遮阳伞,其中的一把大伞下并排放着两张躺椅,冷毅光着膀子,戴着墨镜,只穿了条泳裤,斜靠在躺椅上,他的长臂正绕过林伊的脖子,很自然的落在女人手臂上;林伊则身着泳装,身上披了条大大的浴巾,也戴了副墨镜,很舒适地躺在男人的肩膀上。

      男人稍稍低头看着女人玉润般恬静的小脸收,那挺翘的小鼻子,和那在强烈阳光下红艳一片的唇瓣正散发着勾人的魅力,男人不由的唇角不由地勾起一抹微笑,他稍稍侧过身子,那两片薄唇跟着落向那小小的鼻子,红艳的唇瓣。

      女人墨镜后的眼神从海天相接的地方收回,落向脸蛋上方那张放大的迷人的俊脸,唇角眼底不由地漾起一点笑意,自从来了这里,除了吃饭和卫生间,这个男人就粘在她的身边没分开过;他说她曾经好长时间都不理他,耽误了那么多时间都要补回来……

      女人很温顺地接受着男人的温存,不过男人的那两片唇瓣渐渐地就热烈起来,那舌尖只抵着女人贝齿,往里钻去;那双大手也由握着女人的双臂,渐渐地收到腰上,然后慢慢地往上……

      女人终于不堪骚扰,伸手推着男人的俊脸,嗔怪道:“这是公共场所,到处都是人!”

      “公共场所怎么了?”男人的唇瓣稍稍离开女人,那墨镜后的目光直盯着女人,说得理直气壮,“我和我老婆亲热一下都不行吗?”

      “嗯,行……”女人扬唇笑起,那声音温温柔柔地。男人唇角的笑意也跟着增加,低下头继续他的骚扰……自从女人得了病后,就特别温柔,原来的那种倔强都消失了……嗯,这种感觉也真好!

      淡淡地月光下,女人只穿了件薄薄的睡袍,倚着阳台而立,她的双眼一直落在黑暗一片的海面的尽头,耳边听着海浪的声音,黑色的长发在海风中飞扬,那薄薄的睡衣的一角也跟着风起飘扬。

      身后房间的灯光突然暗了,女人还没转过身来看个究竟,一双强用力的手臂已经紧紧地把她纤细的身体包围起来——男人已经洗好澡出来,一眼看到阳台上的女人,那海风中吹着她的长发和衣角飘扬,女人勾人的身材在灯光下隐隐闪现,男人立即心猿意马起来,他一伸手关了灯,让房间和阳台都沉浸在黑暗中,只有月光柔和地笼罩着,和大海融为一体。

      男人大手翻过女人的身体,让她面对着他,那张小脸在月光下更有一种梦幻般的美丽,清新纯净得犹如不染尘世一点渣滓的仙子;“伊伊……”男人的目光迷离起来,他伸出一只手握住女人的后脑勺,那高挺的鼻梁轻轻地抵着女人小巧的鼻尖,那唇瓣犹如蜻蜓点水式的轻轻拂着。

      女人的手轻轻地落在男人有力的腰部,男人手跟着抓紧起来,那唇瓣紧压着女人的樱唇,由轻柔渐渐地变得狂热起来,落在腰间的那只大手轻轻地拉去女人的腰带,女人睡袍的前襟瞬间全部落开,女人稍稍一惊,眼波也跟着一闪,还没来得反应,那裸露的肌肤已经被男人紧紧地拉过去,那饱满的温柔跟着紧紧地贴在男人的身上。

      男人的大手顺着敞开的前襟,游移而入,修长的指尖轻轻地握住……;女人又是一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冷面总裁强宠妻,13 马尔代夫,第2页

    惊,但是男人的唇瓣却禁锢着她,不让她有发出惊叫地机会。她的脸颊刹那间涨成绯红色,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伊伊……”男人温柔的呼唤声里,充满了欲望,他伸手轻轻地扯去女人身下那一点点的蕾丝面料,女人不安地轻呼着:“不……”伸手想要阻止,那手即被男人抓住,交于身后;男人轻轻地往上提起她的身体,轻轻地压向她,女人伸出双手紧紧地绕在男人的脖子上,气喘声,低吟声刹那间轻轻响起……

      男人伸手慢慢地扯去依然披在女人身上的睡袍,女人光洁如玉的肌肤在月光下,闪着白色的光晕……从阳台上到屋内,到沙发,到床上……

      这是一个名幅其实的密月……

      五天以后,冷毅带着林伊从马尔代夫密月回来,车子在别墅的大门前停下来时,已经是夜暮降临的时候,冷毅高大的身躯首先从车上跨下,接着他就把手伸向车里的女人,女人纤细的小手握着男人的大手,从车里跨步出来,她黑色的长发微微飘动,唇角带笑。

      突然男人唇角的弧度加大,他一伸手打横抱起女人,突然如其来的怀抱让女人惊叫起来,男人却已经迈开大步,那高大挺拔的身躯就抱着纤细小巧的身体往大门里面走去;紧接着门内传来两个人的一串笑声,只冲向大门外,传到大门外停着的一辆车子上。

      那辆车子就停在别墅铁门外马路的对面,此时夕画就坐在车子的后座上,她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刚才铁门内的一幕,看着冷毅抱起那个她迈步进入大门,接着大门内传来一串笑声。

      夕画的眼底一片黑暗和沮丧,她抿着唇瓣,静静地坐了好久都不愿意离开,原来冷毅现在这么幸福!而本来这个幸福是自已的,或者说曾经以为这种幸福是自已的!

      “好了,可以走了吗?”前面驾驶室里传来一个略为不烦的男音;夕画迷茫沮丧的大眼睛这才闪了闪,半晌才轻轻地“嗯”了一声,那车子跟着就疾驶而去。

      第二天上午,LS国际总裁办公室,冷毅埋头翻阅着几天以来积累下来的文件,扔在桌上的手机声响起来,冷毅修长的手指伸向手机,眼睛却没有离开文件,只到手机拿到眼前,他才抬眼瞄了瞄屏幕,上面跳动着“吕晨”的名字。

      冷毅眼波微动,出去这么多天了,他是准备中午的时候去看看夕画的,没想到吕晨就打来电话了,他这才放下手中的文件,点开手机接了起来,对面传来吕晨低低的声音:“冷少……你有没有空……来看看夕画吧!”

      “嗯,我先把手头一些文件解决,中午的时候过来……”冷毅的声音也低低的,对夕画他自然也觉得心有愧疚,但是,显然他也明白,对她太过关心,只会增加她对他的依赖;冷毅也是真心地希望夕画能走出他的影子。

      “那……好吧!”吕晨放下手机,这才抬脚从走廊外面走入病房,病床上,夕画静静地靠在床边,大眼睛空空洞洞地望着窗外,吕晨脸上扬起一抹笑意,轻轻地在她的床边坐下,看着床上的女人。

      冷毅离开的这一个星期里,前面两天,夕画情绪激动,不愿意吃饭,谁劝也不理,就那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似乎就准备那样一死了之的样子,吕晨几乎是没日没夜地陪着她。

      但是有一天晚上,因为吕晨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在病房里陪夕画,第二天早晨他再来时候,却发现夕画的情绪平静多了,居然也能自已动手吃起了早餐。

      吕晨深表惊奇,后来他从小护士那儿听说,他不在的那个晚上,来了一个年轻的男子,听说是夕画的远房表哥,他在病房里单独陪了夕画好久;他走了以后,夕画的情绪明显地好转了,虽然也还是常常发呆,但是,已经能主动地配合吕晨治疗,吕晨这才松了一口气,也不再天天盯着夕画了……

      “夕画,冷少……还在回来的路上,嗯,他说呆会儿他一到就来看你!”吕晨柔声对床上的女人说,希望能引起她的兴趣,能让她开心一点。

      夕画的眼波微微闪过,那目光跟着慢慢地从窗外收回,落在吕晨微笑柔和的脸上,眼底的神情有点复杂,脸上的沮丧却清清晰晰,她动了动唇瓣,好不容易才发出一点声音:“我都这个样子了,他来不来看我也无所谓了……”

      “夕画……”吕晨咽了咽口水,轻声劝道,“你的脚可能只是暂时性的失去知觉,以后慢慢地会恢复的!你看……这几天你表现得都很好啊,这样锻炼下去,总有一天会复原的。”

      “谁知道有没有那么一天……”夕画的声音里也充满了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冷面总裁强宠妻,13 马尔代夫,第3页

    伤心和沮丧,这一个星期下来,她的腿依然不能走路,吕晨给她做了检查,却查不出什么原因来;吕晨原本想打电话告诉冷毅,可是夕画阻止了,她说不要打扰他和妻子的旅行……

      中午的时候,冷毅终于出现在病房的门口,夕画清澈的大眼睛里的惊喜喷薄而出,但是那惊喜只是瞬间的,黯淡紧随而来,她轻轻地抿了抿唇瓣,看着门口那个高大俊美,带着咄咄逼人的冷傲之气的男人,没有作声。

      “夕画,”冷毅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微笑,迈步向着床边的女人走去,慢慢地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下,“你怎么样,还好吗?”

      “嗯,”夕画努力地控制着自已的情绪,她看着冷毅,翕动着唇瓣,半晌才发出一点声音,就是那种压抑在喉咙里的声音,“你……刚刚回来吗?”

      冷毅漆黑的眼波一闪,唇角的笑意还在,声音淡淡地:“我昨天晚上回来的……”

      夕画的眼眶瞬间红了,冷毅,你为什么就不能说是刚刚回来的呢?就算是像吕晨一样撒个谎,让我开心一下,也不行吗?夕画慌乱地伸手抹去那瞬间溢出眼眶的泪水。

      冷毅微微地抿着唇瓣,没有作声,他只能这样!不能留给夕画一点点的希望!这时站在边上的吕晨,伸手轻轻地拉了拉冷毅的衣角,轻声说道:“冷少,到我办公室,我有话要和你说说……”

      冷毅漆黑的锋利的眼神闪过,慢慢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跟着吕晨往病房门外走去。

      吕晨办公室里,吕晨咬了咬唇瓣,轻声对冷毅说道:“夕画……她的腿没有了知觉,原因不明,恐怕……很难恢复……”

      冷毅猛然抬头看向吕晨,他微微地眯了眯眼,半晌,才发出一点压抑的声音:“上回我走之前,她不是练得挺好的吗?你不是说只是暂时的吗?现在怎么跟我说很难恢复了呢?”

      “是的……”吕晨咽了咽口水,看着表情略为激动的冷毅,冷静地说道,“按理是暂时的,你走之前,练习的时候也似乎有了点感觉……但是,现在还是不行,”说到这里,吕晨吞吞吐吐了一下,“可能,与她的情绪有关,太恶劣的情绪对人体的损伤很大;或者,就会造成主观上,她破罐子破摔,不想恢复……”

      冷毅的眉头皱成了一堆,他听得出来,吕晨是在暗指他过早把事情的真相告诉给夕画,让夕画的心理难以承受,从而造成全面康复的难度;冷毅的声音里明显得带了点烦躁:“你再替她检查一下,会不会还有其他的原因造成的……或者还有什么其他的治疗方式……”

      “我已经替她检查过,查不出原因来……后续的治疗也在进行中,主要是要让她保持乐观开朗的情绪,还有多动动。”吕晨轻声说道,他是在提醒冷毅,不要过度刺激夕画的情绪,尽量让她保持好的情绪和心态。

      看着冷毅皱眉不语,吕晨又轻声说道:“你走的前两天,夕画几乎不吃不喝,后来听小护士说她的一个远房表哥来病房里看过她,可能也劝过她了,那以后她的情绪才好转一点,才肯配合我的治疗。”

      “她的远房表哥?”冷毅眼锋扫过吕晨,“是不是一个叫什么峰的男子?”他记得夕画曾经对他说过,在她十八岁的那年,父母因为一个车祸去世,欠下了一堆的债务,所有的亲戚对她都唯恐避之不及,只有一个远房的表哥和她之间还偶尔会有一点联系。

      “不知道,那天我不在,没有看到。”吕晨依然轻轻地说道。

      冷毅眼波微动,他稍稍思考了一下说道:“夕画在这个世上也没有什么亲人了……要不,就让她的表哥来陪陪她,也许对她的恢复有帮助!”

      吕晨摇摇头:“不行啊,我那天问她,要不要叫她的表哥来陪陪她,她说不要,她表哥不在H市,而且和她也不是特别亲,她不希望他来陪她!”

      冷毅抿了抿唇瓣,一时无语……

      两个人再回到病房时,夕画依然靠在床边上,两只大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过,那苍白的脸上,满是无助的凄凉;

      冷毅的心隐隐地有点疼,他默不作声地在她的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柔声说道:“夕画,别担心……吕晨说了,腿……总会好起来,只是时间问题!”

      冷毅那修长的手指在夕画脸上拂过的时候,夕画的身体明显地擅了擅,她伸出苍白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抓住冷毅拂在她脸上的手,冷毅没有收回,任着她抓住。

     &nbs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冷面总裁强宠妻,13 马尔代夫,第4页

    p;夕画的眼底的柔情突然四起,她紧紧地盯在冷毅的脸上,那唇瓣微微地擅动着:“毅,我想离开这里,我不要一个人住在这里,带我回去好吗?”

      冷毅眼波一动,眼锋在女人脸上轻轻扫着,半晌,他才微微勾唇一笑,轻声说道:“嗯,等你好一点的时候,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一点喜悦跳入女人的眼底,她苍白的脸上也跟着放出一点红晕,她继续抓着冷毅的手,激动使得她有点语无伦次:“我……想现在就离开,我回去也可以做恢复运动的……嗯,回去了,我会更努力地去做……”

      冷毅终于轻轻地抽回手,声音尽量柔和,似乎就怕刺激到女人:“别急,现在你的情况还没稳定,等你稳定下来……”

      “我已经稳定了……”女人打断了冷毅的话,她的目光慌乱地落到冷毅身后的吕晨身上,“不信,你问吕晨……吕晨,你快告诉毅,我已经稳定了,我回去也可以做恢复运动的……”

      吕晨看了看冷毅的脸色,忙笑道:“嗯嗯,夕画,再观察一个星期吧……如果情况都稳定,就回去修养,做恢复训练好不好?”

      夕画用力的点着头,那目光又急急地落回到冷毅的脸上,眼底满是期待和乞求;冷毅终于勾唇一笑:“嗯,好!”

      冷毅走出吕晨医院的大门,黑色的车子早已停在门口等着他,他高大的身躯在敞开的车门前停了停,接着那张俊美的脸转回来,对着吕晨,低声交待着:“吕晨,这几天你帮我留意一下房子的问题,看看夕画喜欢那一种类型的……我会派个人来帮你!”

      “冷少……”吕晨抿了抿唇瓣,低声说道,“我估计,夕画……不会愿意一个住在外面的!”

      冷毅眼底的波光闪动,眼睛也跟着微微眯起,声音淡淡地:“吕晨,以前为了夕画,已经让伊伊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曲,现在,我不能再让任何人伤害到她!”他顿了顿,深遂的眼睛直视着吕晨的眼底,话中有话,“你帮我多多照顾夕画,有一天她会感动的……”

      吕晨微微一楞,动了动唇瓣,却没有发出声音;冷毅不再说什么,他转身钻进车子里,保镖关上门,车子疾驶而去,留下呆立在医院门口的吕晨。

      吕晨一直以为冷毅并不知道他对夕画的感情,早在三年多前在欧洲的冷家庄园里,第一次见到夕画时,吕晨就不由自主地喜欢上这个如画般的女孩儿,但是,因为她是冷毅的女友;而且显然,夕画对冷毅的感情不同寻常;他吕晨根本没有机会,他只能把这一份情深深地装在心底……

      也因此,在治疗夕画的过程中,他不遗余力……

      原来,冷毅什么都知道……

      回到LS国际,冷毅又整整忙了一个下午,晚餐应酬他让艾玛和副总去,自已则回家吃饭,大步跨入楼下大厅,却只见徐佳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她看到冷毅从门口进来,赶紧站起身来,冲着冷毅甜甜地叫了声:“毅哥哥。”

      冷毅向着她微微勾唇点点头,自从徐佳跑到这里认了林伊为姐姐之后,她就去除了许多原有的嚣张跋扈;也因为她是林伊的妹妹,冷毅的态度也对她好了很多;此时,她看到冷毅目光在厅里扫视着,就知道他在找谁,那甜甜的声音跟着继续响起:“伊伊姐姐和爸爸在厨房里。”

      冷毅的眼波一动,很久以前,林伊刚刚住进冷家别墅的时候,就喜欢天天在家里烧饭给他吃……想到这里,冷毅的唇角抑制不住地扬起笑意,那长腿跟着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厨房里,徐一浩和林伊正在忙着烧菜,吴妈则在一边打着下手;年轻的时候,徐一浩烧菜就是一把好手,刚结婚的几年,他几乎天天下厨给林蓉烧饭吃……

      如今,林伊似乎也对他烧的菜情有独钟,今天下午,林伊突然提出让他教她烧几个他的拿手好菜,他自然是欣然应允,他要教会女儿做自已喜欢吃的菜;因为他知道自已不可能总呆在冷家,当林伊的身体完全复原的时候,他就要离开这里,他要去守候着那个他亏欠了一辈子的女人……

      看着厨房里的一对父女,还有他们脸上的微笑,那种温馨让冷毅的心头也跟着暖暖的,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相信等到林伊完全接受父亲的时候,再让她知道母亲已经去世的事情,对她的打击会少了很多!

      他就那样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只到吴妈叫了声:“少爷!”那一对忙碌的父女才回头看到站在厨房门口的男人。

      “毅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冷面总裁强宠妻,13 马尔代夫,第5页

    ……”伊伊清新的小脸蛋上,阳光一片。冷毅冷漠的唇角笑意深深,他轻轻地“嗯”了一声,跨步走到女人的跟前,很自然地伸手勾住林伊的肩膀:“别累着自已……”

      林伊乌黑的眼睛一片闪亮,她抬头看着英俊的男人,轻笑道:“我不累……”跟着她的目光落到徐一浩的身上,“我跟……他……学烧菜,”那目光随着又回到冷毅的身上,“以后我也能烧菜给你吃了!”

      那一声“他”令冷毅的眼波微动,徐一浩倒已经习惯,林伊一直没有叫过他“爸爸”,一向来总是以“他”来代指,徐一浩没有怪她,他知道自已亏欠这个女儿太多,在他的眼里,女儿无论对他做了什么,他都不觉得过份!

      现在,他暂时辞去了一个堂堂大使的职务,甘愿守在女儿身边,为她烧一两个她喜欢的好菜,等着她恢复;将来他还准备守在林蓉的身边——他只是想用这么一种方式来赎罪!

      夜里,冷毅从书房里忙完回到卧室,林伊靠在床边看电视,看到门口的男人,她乌黑的眼睛闪了闪,唇角跟着微微地扬了扬,表示和男人打过招呼了;男人的长腿大步跨到床边,他弯下腰身,在女人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吻,声音柔和:“怎么还没休息?”

      女人轻轻地“嗯”了一声,看着男人高大的身躯从她的床边又站起来,脱下外套扔在沙发上,又伸手扯去脖子上的领带……一会儿,男人就脱得只剩下一条子弹裤,他健硕蜜色的躯体就暴露在女人的眼皮底下;女人目不转睛地看着……

      男人一转眼又看到女人盯着他的目光,女人一点点的异样并没有逃过男人的眼睛,他眼波一闪,勾唇笑起,那身躯不是走进浴室,而是走向床边的女人,在女人的身边坐下,稍稍低头看着女人,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故意开着轻松的玩笑:“伊伊,还在犯花痴吗?”

      女人有点脸红,那笑容也带了点羞涩,不可否认,这个男人不仅有一张完美的脸蛋,也有一幅完美的身材……她的目光掩饰般地越过男人的身体,落向前方的电视屏幕上,轻声说道:“你快去洗澡……迟点,我有话要和你说!”

      “嗯,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男人眼波又是一闪,他就知道今晚的女人有点不对,他不顾女人反对,拉开被子钻进被窝,一伸手搂到女人,那暖暖的鼻息就直拂向女人的脸颊,“你先说吧!”

      女人乌黑的眼睛转向男人,她咽了咽口水,轻声说道:“毅,徐佳说,她妈妈被人抓走了,你可以救她……”

      说到这里,女人停了下来,因为她看到男人脸上的笑容凝结住了,那漆黑的眼睛盯着她,她不知道自已是不是说错了,她还记得那个打扮精致的中年女人,她也记得她对自已并不友好,但是,她是徐佳的母亲,现在徐佳是她的妹妹。

      看到女人的紧张,冷毅很快又勾唇温和地向着女人笑了笑,轻声说道,“知道吗?她就是把你关在那个会议室的幕后凶手,但是幸好你爸爸救了你……”林伊的眼波一闪,她依稀还记得这件事情,一种不愉快的情绪猛然涌上心头,她的眼底跟着暗了暗,垂下眼睑。

      “也是她害得你爸爸和你妈妈分开的……”冷毅的目光重新回到了林伊的身上,林伊的身体微微擅了擅,她想起了自已是独自跟着妈妈长大的,冷毅搂着女人的手紧了紧,柔声说道,“所以,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知道吗?”

      林伊低头沉思着,一会儿她就抬起头来,看着冷毅,那乌黑的眼底明显带了点疑惑,又带了点儿紧张,她嚅动着唇瓣,轻声说道:“可是徐佳说,她妈妈就是做了点手脚,没有让夕画醒过来……阻止了你娶夕画为妻!……所以你才娶了我!”

      徐佳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如果没有她妈妈,冷毅早就娶夕画为妻了,怎么还会轮到林伊呢?从这一点意义上来讲,让林伊求冷毅放了她妈妈,就是理所当然了;在林伊听来,还有一层意思显然是,在冷毅的心里,夕画比她重要!

      原来是这样!冷毅眼底的锋芒不易觉察地闪过,他低头轻轻地吻了吻女人的前额,以缓解她的紧张之情,再向着女人勾唇笑起,尽量淡然地说道:“伊伊,是她妈妈给夕画下了药,但是,这和我娶不娶夕画没有关系,不管她下药没下药,我想娶的人——都是你!”

      林伊乌黑的眼睛盯着冷毅,她的唇角慢慢地扬起一抹笑意,把脑袋轻轻地往冷毅赤裸的胸口搁去,脸上落满满足的微笑;冷毅的脸颊轻轻地抚着女人发丝,眼底的宠溺和爱意清晰;好一会儿他才稍稍低下头,试探着:“伊伊,如果夕画醒来了,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她?”

     &nbs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冷面总裁强宠妻,13 马尔代夫,第6页

    p;靠在男人胸口上的脑袋猛然抬起,那乌黑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男人,她依稀记得这个男人曾经为了夕画把她一个人扔在生日晚会上,她更记得冷毅是因为夕画没有醒来,所以娶她为妻……她动了动唇瓣,并出几个字:“她醒了,你就去陪她了吗?”

      “怎么会,”冷毅故作轻松地笑起来,把女人的脑袋按回到他的胸口,“我当然陪你……”胸口的女人似乎这才慢慢地安静下来,屋子里有片刻的安静;冷毅微微皱眉,他的眼神没有聚焦地望向前方……

      ------题外话------

      亲们,平安夜快乐!圣诞节快乐!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