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冷面总裁强宠妻》-> 18 故人已乘黄鹤去
18 故人已乘黄鹤去 作者:晴子卿卿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3-24


  • 冷面总裁强宠妻,18 故人已乘黄鹤去

      林蓉很快就被允许出院休养,只要按时到医院去做检查就可以了,凌一凡和林伊一再请求她跟着他们一起去H市,但是遭到了林蓉坚决的拒绝,她对林伊说,妈妈就为你守住后方的家,无论有什么事情,你随时都可以回到妈妈的身边。唛鎷灞癹晓

      为了不让林伊担心,凌一凡不顾林蓉的反对,到劳务市场为林蓉找了一个保姆,照顾她的起居生活,一切都安排妥当,凌一凡才带着林伊回到H市,他要为林伊举行一场隆重的订婚仪式……

      H市凌家别墅,凌父凌承俊和凌母杨子英已经站在门口等着,儿子说今天要带未婚妻回家的……不一会儿,凌一凡黑色的卡宴就从门口驶入,缓缓地停在别墅的门前,车门打开,凌一凡带着林伊从车上下来,微笑迎向门口的父母。

      凌父凌母的目光同时集中在迎面走来的女子身上,她穿了一件白色的长外套,下身穿着条牛仔裤,看起来身材依然苗条纤细,黑色的长发柔顺地披在肩上,那张脸如新月,清新脱俗,如高山雪域冰清玉洁的雪莲花,乌黑的眼睛如两泓深潭深不见底,鼻子小巧挺直,樱红润泽的唇瓣更是鲜红诱人……宛如动画片里的可爱的小仙女……

      这时候他们总算明白了,这个女子为什么能让冷大少爷和儿子如此倾心……

      “伊伊,这是我爸爸和妈妈!”转眼,凌一凡已经带着林伊站在凌家父母身边,他微笑地向林伊介绍着。

      “伯父父母好!”林伊清纯的脸上带着略为羞涩的微笑,很有礼貌地向着凌家父母鞠个躬。

      “爸,妈,这就是我向你们介绍过的林伊,嗯,原来是在H大汪老师手下当老师的!”凌一凡特地强调了汪老师,因为他知道父母亲一直很尊重他的这个老师。

      果然凌承俊笑道:“哦,原来还是汪老师的部下啊……嗯,不错不错……”

      “我们进屋再说吧!”杨子英也微笑地看着林伊,示意大家进屋……从相貌来讲,她对这个准媳妇是满意的。

      一天相处下来,善良的凌父凌母对林伊很是满意,这个女子无论是从相貌,还是学识修养上,都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而且心地单纯,似乎没有什么心机,做凌家媳妇应该还是够格的!而且杨子英一直后悔自已在年轻的时候,没有再生一个女儿,现在看到这个清纯可人的女孩儿,她真心地希望她做她媳妇的同时,也能做她的女儿!

      因为凌一凡国外的事业还需要他回去主持,不能耽搁太多的时间,因此,订婚的日子就选在三天后,林伊坚持订婚从简,凌一凡也没有反对,对他来说,只要林伊喜欢的,她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

      那一天晚上,在H市大酒店里,凌家摆了订婚酒席,宴请主要的亲朋好友,场面不大,但仪式隆重,林伊穿着洁白的晚礼服,清新得犹如一个误落尘世的仙子,不沾染一点世俗的味道;凌一凡则一套精致的西装,身材欣长挺拔,英俊的脸上挂着抑制不住的幸福的微笑……

      凌一凡慢慢地把钻戒套入林伊修长手指,深情地凝视着,低头在她光洁美丽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林伊抬头看着凌一凡英俊的脸,眼眶微微有点泛红,再见,冷毅!她踮起脚尖,也在凌一凡的脸颊上,轻轻地亲了一口,凌一凡眼底的幸福如花海般缩放开来……席间响起了一片掌声……

      “一凡,林伊,祝福你们!”汪玲走过来,握住凌一凡和林伊的手,她是真心地希望这他们两个会有圆满的结局,曾经一度以为,他们已经没有缘分,没想到,缘分终于还是光临到了他们的身上。

      “林伊,你要幸福!”张小曼带着哭腔,拥抱着林伊,在她的内心多多少少有为冷毅婉惜的成份,但是不可否认,凌一凡也是一个优秀的男人,而且显然会是一个好老公。

      “傻瓜,哭什么,应该为我高兴才对!”林伊拍着小曼的背,笑道,鼻根的地方却不由地发酸。

      而此时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大山里,夕画的治疗却陷入了停滞的状态,仙风道骨的南先生皱着眉头搭着夕画的脉搏,疑惑地对一边的冷毅和吕晨说道:“她的动脉血像已经在恢复正常,按道理她的神经系统也会在恢复功能……但是,好奇怪,为什么她的神经系统依然处于麻木状态?”

      “是不是时间还不够?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恢复?”吕晨在一边提醒道。

      “不是时间的问题!”南先生肯定地说,“时间上够了,是神经系统的问题,”他放下搭在夕画脉搏上的手,叹了一口气,“我这针扎下去本来是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冷面总裁强宠妻,18 故人已乘黄鹤去,第2页

    可以刺激神经末梢的,可是现在看来没有一点作用,奇怪啊!如果一个星期之后,神经系统这边依然没有一点反应的话,我,也无能为力了!”

      冷毅坐在一边,紧紧地皱着眉头,眼底满是阴云,似乎在凝神沉思着什么,半晌他才沉声问道:“那么南先生,你认为可能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这我也真说不准……如果猜得不错,应该是神经系统方面的问题,”南先生眯眼沉思着,转向冷毅:“冷先生,如果再坚持一个星期后,仍然没有效果,我,就无能为力了!”

      冷毅没有作声,屋子里顿时陷入一宁静,大家都看着冷毅,等着他的决定,护士小虹也睁着圆圆的眼睛盯着冷毅,她也跟着夕画一直呆在这大山里,说真的,她也很想回去了!

      “好,再一个星期!”好半天,冷毅冰冷的声音才从牙缝里迸出来……

      可是到了第三天,冷毅却再也呆不下去了,那天将近中午时分,山里来了一个拜访南先生的陌生人,正赶上南先生到山里采草药未妇,那位客人就坐在客厅里等待着,百无聊赖中,他从自已的包里拿出一份报纸看起来。

      这个时候,冷毅在楼上自已的房间里,通过电话和电脑处理好公司的事务后,从楼梯上下来,正在客厅里坐着的客人转身向着冷毅打招呼,手里摊开来的报纸也跟着转了过去。

      冷毅淡淡地向他点头示意的时候,眼睛不经意地扫过他手中的报纸,正想移开时,突然眼神猛然一跳,脚步跟着停下,他不可置信地再次猛然扭头,盯着客人手中的报纸,快步走过去,也顾不上礼貌,一把夺过报纸,漆黑的眼睛瞬间呆滞……

      那报纸上图片里,英俊的男人身穿笔挺的西装,正微笑地往女人修长的手指上戴戒指,那个女人清新纯净的脸上,挂着一抹淡淡地微笑,新闻的标题是“凌家少爷订婚”。

      心脏就在那一刻停止了呼吸,眼底血色的碎片瞬间四处飞溅,冷毅的脸带了点可怕的扭曲,额头上的青筋跳动;不可能!不可能!伊伊不是在老家陪她妈妈吗?她说过她要的是爱情!她爱的人是我!她说过她不会和凌一凡在一起的!

      客人看着冷毅可怕的表情,怯怯地提醒着:“先生,你没事吧?”

      冷毅扔下报纸,转身往楼上跑去,夕画房间的门重重地被推开,正在里面观察着数据的吕晨和一边记录的小虹吓了一大跳,猛然抬眼,就看到脸色铁青的冷毅,那双锋利的眼神此刻似乎透出杀人的光芒。

      “冷少!”吕晨吃惊地叫道,这是夕画的房间,他怎么也没想到冷毅会如此粗鲁地推门进来。

      “吕晨,你们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冷毅的声音也透着阴森恐怖,似乎就要张嘴吃人了一样,吕晨从G市回来,明明说林伊很好,在那边陪着她妈妈!怎么转眼间就回到H市和凌一凡订婚了呢?

      “冷少,怎么了?”吕晨眼波微动,看着冷毅。

      “你不是说伊伊很好,在陪着她妈妈吗?现在怎么会和凌一凡订婚了?”冷毅的声音带着嘶哑的吼叫,他大步的跨到吕晨跟前,如刀带着血色的目光逼视着他。

      “冷少,你冷静点!”吕晨咬着唇瓣,低声提醒着,“这是夕画的房间!”

      “不要跟我说夕画!”冷毅失去了冷静,这个时候,他的内心除了伊伊,谁也没有!他向着吕晨怒吼道,“是你,是你说来这里能让夕画的醒过来!我才会带着她来的!伊伊的事情你也不告诉我!你究竟安得是什么心?”

      “冷少!”吕晨低下头,轻揉着太阳**,“你听我解释!”

      “说!”冷毅的声音阴冷。

      “林伊和凌一凡订婚的事情,我是知道,我们每一个都瞒着你,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你,因为告诉你,也无法改变事实……”吕晨的声音冷静。

      无法改变事实,冷毅倒是相信的,他了解林伊的个性,一旦她决定的事情,一般人是改变不了她的……冷毅从未有过地颓然地瘫坐在椅子上……

      他明白他丢了最重要的东西!一直以来,从来都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一直以来,他都那样自以为是,以为林伊爱的是他,总会在原地等着他……但是,现在,显然他错了!

      可是,她明明说过她要的是爱情,她明明说过她不会和凌一凡在一起的!

      “冷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冷面总裁强宠妻,18 故人已乘黄鹤去,第3页

    少……”吕晨慢慢地靠近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有些话不知道能不能说,但是,我还是想说……林伊和夕画当中,你本来就只能选一个!你不能总想着让夕画为妻,另一边却想林伊没名没份地跟着你,那样对谁都不公平!”

      冷毅痛苦地闭上眼睛,伸手用力地按住发疼的太阳**,伊伊,我真得把你弄丢了吗?不!你不可能会和别人订婚的,你只是在惩罚我对吗?伊伊,我知道错了,等等我……

      冷毅猛然睁开眼睛,从椅子上站起来,声音沉郁冰冷:“我先回去,这里你先看着,如果真的没有疗效,你再把她带回来!”他高大的身躯跟着快步离开房间……

      谁也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冷毅回到H市的时候,天色已经大暗,天上下着大雨,他的车子直接冲进玫瑰花园,他依然无法相信林伊真得会离开他,和另一个男人订婚了,他只希望他还能在玫瑰花园里发现一点什么线索,来证明他的想法是对的!

      打开房门,打开灯光,房间里一股淡淡的灰尘味扑面而来,冷毅的心冷嗖嗖地疼着,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擦过身边的柜子,手指上留下一层淡淡的灰尘,显然这里已经好久没有人住过了!

      他举着如灌了铅般的脚步,慢慢地走进卧室,床上套着床罩,冰冷宁静,整个房间空空荡荡的,那个女人走的时候,竟然没有片言只语……

      伊伊,不是我不愿意娶你,我愿意娶你的,其实我一直都愿意,可是,现在你在哪里?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冷毅的眼底一片黑暗,他慢慢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着……

      此时,凌家别墅的客厅里,却笼罩在一片欢乐的氛围中,杨子英用赞扬的口气说道:“伊伊,没想到你这个菜烧得那么好,呃,以后我们一凡有口福了!”

      “妈妈,我以后不需要伊伊烧给我吃的,叫个阿姨烧就行了!”凌一凡的脸上更是抑制不住的笑,他才舍不得让林伊整天烧饭给他吃呢。

      “伯母,烧菜水平我哪里比得过你……我是照着烹饪书中介绍的样子,依葫芦画瓢地烧的,不是我真水平!”林伊笑笑,很谦虚的样子。

      “呃,伊伊,”杨子英盯着林伊,半开玩笑道,“你什么时候才能改了叫我‘妈妈’啊?我可真得好想听你叫我‘妈妈’呢!”

      林伊楞了楞,有点脸红,她尴尬地笑着,嘴里喃喃地:“我……我……”

      “别理她,伊伊,你伯母是想女儿想疯了……”一边的凌承俊也笑起来,不过他接着又说道,“不过,你倒是可以先改口叫我爸爸……”

      “爸爸,妈妈,你们也太急了,等我们结婚了以后,伊伊自然会改口的,现在你们总得给她一个适应的过程嘛!”凌一凡笑着帮林伊解围。

      “那你们快点结婚吧,一凡,你妈我还想早点抱孙子呢!”杨子英更来劲了。

      “嗯,这个你妈妈说得对,爸爸也希望你们快点完婚,嗯,一家人坐在一起多好!”凌承俊也赞同道。

      林伊的脸一直红到耳根,凌一凡转头看着林伊涨红的脸,微笑道:“你们放心,我会和伊伊商量一下,迟早给你们一个答复的……”

      凌家别墅铁门外的树荫里,停着一辆黑色的车子,冷毅坐在驾驶室内,一手拿着烟,一手搭在方向盘上,漆黑的眼睛落在窗外瓢泼大雨里的那一扇门上,他看到里面亮着温暖的灯,似乎很温暖。

      那种温暖曾经是他的!女人笑靥如花地粘在他怀里的样子、女人手攀着他的脖子睡觉的样子不断地在脑海里涌现,男人咬牙往椅子上靠去,长长的烟灰落到方面盘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透过大铁门,冷毅终于看到别墅楼下的门前的灯突然亮了,接着大门打开,凌一凡和林伊从门里走出来,后面依稀还看到凌一凡妈妈的身影。

      凌一凡停下来和林伊说些什么,然后他拿着伞离开,林伊独自站在门前等待着……冷毅紧紧的抿着唇瓣,盯着那个女人,她穿着件半长的风衣,脖子上围着长长的围巾,下身是简单的牛仔裤及及膝盖的靴子,依然是那种飘然于世外的仙子之气……

      伊伊,冷毅暗暗嚅动着的唇瓣,轻声地叫着,那种痛彻心扉的痛,让他再次闭上闭眼,似乎在极力地隐忍着……

      这时,凌一凡黑色的卡宴开过来,停在门口,凌一凡拿着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冷面总裁强宠妻,18 故人已乘黄鹤去,第4页

    伞从驾驶室出来,一直走到林伊的跟前,搂过林伊的肩膀,送着她上车,然后自已这才回到驾驶室坐下。

      车子慢慢地驶向铁门,早有佣人打开铁门,车子从门里开出,可是,车子刚刚出了铁门就停了下来,因为驾驶室的凌一凡和副驾驶室的林伊,清楚地看着,在他们的车头前,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他身穿长款的大衣,手上拿着一把雨伞,那雨水如瓢泼一样在雨伞的四周挂下,几乎挡住了那张阴鸷沉郁的脸……

      冷毅!林伊的心一跳,眼波微微地闪过,随即恢复平静,现在我是凌一凡的未婚妻,和这个男人已经再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车和车外的男人对峙着……大雨依然下个不停……

      好久好久,驾驶室的凌一凡才转头看向林伊,他看到林伊淡漠的眼底,心里稍稍地安定下来,他伸手握住林伊的手,柔声说道:“伊伊,我先下去一下,你在车里等我!”

      看窗外那个男人的样子,他们不下车,他是不会走的!林伊抿了抿唇瓣,没有作声,凌一凡放开林伊的手,拉开车门,也撑了把伞下了车,向着前面的男人走去……

      两个人面对面地站着,冷毅冰冷带刀的目光盯着凌一凡,就是这个男人,竟然抢走了他的女人!凌一凡也毫不示弱地回视着他,好久好久,凌一凡唇角终于扬起一抹冷冷的笑,意味深长地:“冷少,什么时候回来的?夏小姐的病治好吗?”

      冷毅英俊的脸微微地扭曲着,他咄咄逼人的声音跟着响起:“我回来,是要带伊伊走,她只能做我的妻子,不是你的!”

      凌一凡微微眯了眯眼,很淡地一笑,一字一顿地:“她,现在不会再跟你走了;她,已经是我凌一凡的未婚妻,不是你的!请你以后注意点影响,离她远一点!”

      “你的未婚妻?”冷毅扭曲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就像密布的乌云突然漏出一角的阳光,他向着凌一凡逼近一步,“是未婚!对吧?那还要注意什么影响?你知道我这个人向来不会介意别人的眼光,别人的看法;不要说是你的未婚妻,就是你的妻子,我也一样会把她抢回来!”

      凌一凡眼底的阴霾骤起,他冷声怒道:“冷毅,你好无耻,之前你为了你的夏夕画把伊伊一个人扔在生日晚会上,之后,你还是为了夏夕画,把伊伊一个人扔在这座城市里,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你在哪里?现在,你还好意思站在这里讲这些话吗?”

      冷毅冷哼着,满脸的阴狠:“我不想和你说,我要带伊伊走!”他边说边抛下凌一凡,直接大步地向着车子的副驾驶室而去……

      凌一凡跨前,伸手抓住冷毅的手臂,他的身体跟着挡在冷毅的跟前,几乎贴上他的身体,试图阻止他向着车子走去;两把雨伞撞在一起,伞沿的地方瞬间各自向后倾斜,雨水哗哗地从两个大男人的衣襟前落下,衣服前面瞬间湿了一大片。

      “冷毅,你别太过份!”凌一凡的声音在大雨中怒吼着。

      冷毅一把扔开手中的伞,他铁钳般的手猛然伸向凌一凡的衣领,狠狠地揪住他,凌一凡也扔掉手中的伞,抓住冷毅抓住他衣领的手,怒声喝道:“你放手!”冷毅冷冷地瞪着他,雨水从两个大男的头上脸上如小溪般不停地落下……哗哗地大雨似乎也无法浇灭两个男人胸中熊熊燃烧的火焰……

      “一凡……”这时,黑色卡宴的车门打开,林伊叫着凌一凡的名字,撑着把雨伞下来,向着两个男人跑过来。

      “伊伊……”两个大男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叫出声,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松开手,同一时间迎向那个向着他们奔跑过来的女人,两只大手几乎在同一个时间伸向女人。

      女人拿伞的手举得高高的,把自已手中的雨伞往凌一凡的头上撑去,帮着他挡住哗哗的大雨,凌一凡的大手自然的勾住女人肩膀,两个人就那样共同撑着一把雨伞,并肩立在倾盆大雨中;而让冷毅孤独站在大雨中淋着……

      两个人是那样的和谐,就像是一个妻子亲昵地和丈夫分享着同一把雨伞的样子——

      即使在哗哗的雨声中,也能清晰地听到冷毅怦然心碎的声音,他的声音嘶哑:“伊伊……”他的手微微地有点擅抖,不由自主地向着对面伞底下的女人伸去,试图抓过她,但是那手还没有碰上女人的身体,女人已经伸出一只纤细的手,狠狠地把男人往后推去,女人力量并不大,但是男人高大的身躯竟然被狠狠地推了个趔趄。

      冷毅清楚地看到女人冷漠的眼底,没有一点波澜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冷面总裁强宠妻,18 故人已乘黄鹤去,第5页

    ,他以从来没有过的颓废和沮丧呆楞在在瓢泼的大雨中,呆呆地看着眼前陌生的女人。

      女人从冷毅身上收回淡漠的目光,仰头看着身边男人的英俊的脸,柔声说道:“一凡,我们走!”凌一凡点点头,眼底的柔情和笑意如花朵般地绽放开来,他搂着女人肩膀,两个人转身往车上回去。

      “伊伊,你说过你要的是爱情!你说过你不会和凌一凡在一起的!”身后传来冷毅低低的带着绝望的吼声,女人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两双脚步也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它们一直向着车子走去,男人帮女人打开车门,扶着女人上车,自已这才绕回到驾驶室。

      黑色的卡宴往后倒了倒,稍稍扭转车头,小心地从冷毅的身边绕过,冷漠地向前疾驶而去,溅起路边的一排水花,只留下大雨中孤独的身影……

      冷毅独自站在大雨中淋着,雨水在他的俊脸上画下了一条又一条的小溪;他黑色的大衣下摆上,也布满了断线的珍珠;他锋利傲气的脸上,只剩下一片沮丧和伤痛……

      好久好久,男人张开手臂,仰起头,望着黯淡无边的天空,接受着上天浇灌在他身上的雨露:以前是我的错,是我错过!以后我不会再错!伊伊,回来……

      好一会儿,男人才收回手,收回目光,大雨中的的俊脸,又焕发出魔般地坚毅和霸气……伊伊,我不会放弃你的,决不!

      凌一凡送着林伊到了小区的楼下,停好车子,凌一凡准备下车,送林伊上楼,林伊赶紧制止:“一凡,你都湿透了,赶紧回去洗个澡,换个衣服,不然要生病的。”

      “不会的,不在乎这么点时间,这么大的雨,我送你上楼再走!”凌一凡语气柔和,但那柔和中却带着刚,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他每天送林伊回来,都一定要送着她走上楼,看着她安全地呆在房间里,这才会放心地离开!

      林伊微微笑笑,终于没有再坚持,她知道有的时候坚持反而就是浪费时间;从车上下来,一把雨伞,冷雨夹杂着冷风,结结实实地让女人打了个冷擅,“冷吗?”凌一凡柔声问道,想伸手揽过女人的肩膀,让自已的体温包裹着女人的身体,但是突然想到自已一身的湿,又忙着收手。

      女人看在眼里,她轻轻地扬唇,伸手抱住男人的手臂,男人唇角带着幸福的笑意,声音更是又轻又柔:“明天多穿件衣服。”

      “嗯,”女人的声音也是一片柔和,贴在男人的湿漉漉的身边,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和凌一凡在一起,没有那种暴风骤雨般地爱意,却有一种如小河流水般柔和,经历了太多的波折,现在的林伊就是要这种感觉,如港湾,风平浪静……

      “啊切……”突然身边的男人大声地打了个喷嚏,林伊吓了一跳,急道:“你看,我就说了,要感冒的……”

      “没有,不就……啊切……”凌一凡的话没说完,又是一连串的喷嚏,他嘟哝了一句,“刚刚不是都好好的吗?……啊切……怎么突然就这么多喷嚏呢?”

      “唉,你先在我这儿洗个澡吧,”林伊微微皱了皱眉头,沉思着,“你打个电话,叫你家佣人送套衣服过来……”

      凌一凡眼波微动,他的唇角有抑制不住地笑意,他柔声应道:“嗯……”立即掏出手机,往家里打电话……

      正在说话间,已经到了楼上,林伊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门换好鞋子,走进门去;凌一凡也跟着换好鞋子,走进门去。

      林伊忙着把凌一凡往浴室里领,交待他说:“你先放好水,我去拿条浴巾给你。”凌一凡很听话跑到浴室里,开始放水。

      一会儿,林伊一手拿了条浴巾,一手拿了件睡袍过来,递给凌一凡:“你洗好后,如果衣服还没送到,就先将就着穿我的睡袍吧……”她没有理睬凌一凡震惊的眼神,暗暗忍住笑,“先将就着嘛……”她说着就只管转身离去,留下一脸无奈的凌一凡。

      看着浴室的门砰然关上,林伊这才慢慢地在沙发上坐下,倾盆大雨中,冷毅的落满雨水的脸又出现在她的眼前,她微微蹙了蹙眉,甩了甩头,我是凌一凡的未婚妻,冷毅已经不关我的事,他是不是会生病都不关我的事!

      随手拿起边上的一本杂志翻起来,只到传来一阵门铃声,凌一凡家的佣人送衣服过来了。

      凌一凡衣冠楚楚地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他一眼看到林伊正坐在沙发上看书,恬静美丽,凌一凡的唇角扬起一抹柔和的笑意,一种家的感觉涌上心头。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冷面总裁强宠妻,18 故人已乘黄鹤去,第6页


      他走过去,在女人身边坐下,伸手拉住女人的胳膊,女人转身看着男人,男人的脸上依然是温和的笑,那声音依然是柔柔和和地:“伊伊,你先去洗洗澡,换套舒服的家居服……”

      林伊一楞,凌一凡还在,这就去洗澡,好像不太好吧!她看着凌一凡,乌黑的眼底带着点犹豫,她动了动唇瓣,还没发出声音,就听到凌一凡笑道:“乖,快去……”

      他是我的未婚夫!这个概念涌上心头,林伊终于扬唇笑笑,轻声应道:“嗯。”接着,她就站起身来,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当林伊洗好澡,换了一身舒适的家居服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是一片暖融融的感觉,凌一凡已经打开空调,烧好开水,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杯茶,还热气腾腾的,凌一凡则坐在沙发上翻着杂志……

      暖暖的感觉涌上林伊的心头,这就是简单的爱,这也是她要的感觉!

      ------题外话------

      谢谢1105299470t、罗马教堂送给卿卿的月票,两位亲,在卿卿的《特种军官》中也有看到哦,哦,见到老朋友了!太激动了,抱住亲一个……

      还谢谢tthua送我的花花,咱俩意见相同哦,哈,也抱住亲一个……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