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冷面总裁强宠妻》-> 11 你放不放我走?
11 你放不放我走? 作者:晴子卿卿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3-24


  • 冷面总裁强宠妻,11 你放不放我走?

      女人机械地把唇瓣张开一点,被动地抿了抿水,长长翘翘地眼睫轻轻地闪了闪,却终究还是没有睁开,她的身体软软地倒在冷毅的怀里,她的意识还是没有清醒过来……

      男人低头看着怀里柔弱的女人,唇角渐渐地勾起一抹久违的微笑,他伸手拂去女人额前的头发,低头在她的前额上亲了一口,如果可以,他真想就这样一直抱着她……

      当林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的时候,周围一片安静,晨曦从窗帘的缝隙间漏进来,头似乎没有原来那么痛了,她疲惫无神的双眸很快看到了熟悉的房间,意识有瞬间的迷糊,她稍稍一转头,额头上的冰袋跟着落到床上,接着,她就看到躺在她身侧的那张如雕刻般完美的侧脸。唛鎷灞癹晓

      冷毅?我怎么又回到这里了?我不是坐在蒋晖的摩托车后吗?林伊一惊,脑海里的记忆慢慢地回来了,她想起了那摩托车上被冷毅一把拉下来的场景,她想起了卧室里冷毅的愤怒……

      心的地方瞬间如刀割般地疼痛,和着头上的疼痛也跟着渐起,林伊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她要离开这里,她发誓,她再也不会回到这里的!

      女人的一点点动静,立即惊醒了睡在身边的男人,冷毅忽地睁开眼睛,就看到身边已经坐起身来的女人,他稍稍抬起头,柔声问道:“伊伊,怎么了?”

      “我要回去!”女人的声音很淡,透着疲惫,但是那语气里却满是坚定。

      冷毅一惊,他一翻身坐起,一伸手就把正想下床的女人拉了回来,虚弱的女人几乎没有什么反抗,就已经被男人重新按回到床上,男人的俊脸俯在女人的上方,一手轻轻地拍着女人的肩膀,轻声哄着:“这里就是你的家啊,你烧还没退,乖,先躺着!”

      林伊看着那张俯在上方的俊脸,那漆黑的眼底带着丝丝血色,显然昨天一夜没有睡好,心的地方有点酸,那酸味迅速往鼻根上涌去,不!我不能在他面前软弱,不能在他面前落泪,林伊掩饰般地闭上眼睛,没有作声,她怕自已一开口,眼泪就要涌出……

      冷毅看着闭上眼睛默然无语的女人,眼底的柔和升腾而起,他低头亲了亲她光洁的额头,柔声说道:“你饿了没有?我让吴妈送点早餐上来给你吃,好不好?”

      身下的女人依然闭着眼睛,没有搭理男人,她那绯红已退去的脸上,略显苍白,她不得不承认,自已生病的时候,有一个人在边上陪着的感觉很好,和那个雨夜自已孤单无助的身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是,这个男人的心底还有另一个女人,那个他心目中的妻子!他会为了她把她抛在生日晚会上!所以,这一切,只是一个美丽的梦,只是镜中月水中花……女人的心底渐渐平静下来……

      “现在不想吃吗?”对女人的不搭理,男人只是笑笑,只要她愿意呆在他的身边,他什么都可以不介意,“时间还早,那迟点再吃吧!”

      女人还是没有一点反应,男人的目光落到掉在床上的冰袋上,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拿起冰袋放到床边的柜子上,然后伸手探向女人的额头:“嗯,早上体温好像降了一点,伊伊,我先帮你量个体温……”

      冷毅从床上起来,走到桌前,拿出一支泡在酒精里的体温计,再折回到床边坐下,仍然俯身向着女人,柔声说道:“伊伊,张开嘴巴,含个体温计。”女人的长睫毛微微抖了抖,眼睛依然不肯睁开,她慢慢地侧过身子,背对着冷毅,表示不愿意。

      “伊伊……”冷毅轻轻的扳过女人的身体,他高大的身躯跟着俯得更低了,那俊脸直对着女人的脸蛋,暖暖的气息拂向女人,那声音里带着点轻笑,“你不想张嘴吗?要不,我来帮你张开?”他边说边把他的唇瓣凑向女人的樱唇,他想逗女人开心。

      那唇瓣还没碰上,女人就轻轻地捌开了脑袋,男人一笑,伸手固定住女人的脑袋,想要继续他的工作……女人忍无可忍,她的脸蛋在男人的手掌中,倏然睁开眼睛,那乌黑的眼睛正对上男人带笑的黑眸。

      “伊伊……”看到女人终于睁开眼睛,男人带笑的眸底深情涌现,可是,女人眼底却是平静如水,没有一点波澜,冷毅又看到了那种令他沮丧不已的淡漠,他眼角的笑意有点凝结,静静地看着女人。

      “冷毅,别这样……”林伊终于开口了,因为发烧,那声音有点撕哑,带着淡淡的冷意,“放手吧……过自已的生活……”

      冷毅没有作声,他盯着一脸倔强的女人,半晌才低声说道:“我们先不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冷面总裁强宠妻,11 你放不放我走?,第2页

    要谈这个,等你病好了再说!”

      “不用再谈了,我要走了,今天还要上班……”林伊的声音依然淡淡地,没有一点起伏,她的手跟着轻轻地推了推男人俯在她上方的身体,想要从床上坐起来。

      “不行!”男人的身体纹丝不动,他稍稍皱了皱眉,声音也跟着冷下来,“你的病没有好之前,我不会让你离开这里的!”

      “我又不是什么大病,只是昨天晚上淋了雨,感冒了……吃点药就会好的!”女人也微微蹙了蹙眉,声音的温度跟着又降了降,“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落到没房子住的境况,也不会淋雨……”

      “我只是希望你能住得舒适一点,伊伊,你认为你这样做就可以撇清和我的任何关系了吗?”冷毅的声音里带着点刀锋,“有意义了吗?”

      “你说对了!”林伊的声音冰冷,她乌黑的眼底也全是霜冻,“我就是要撇清我和你的任何关系……如果,你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会过得更好!”

      心又开始碎碎地痛起来,冷毅紧紧地咬着唇瓣,从女人身上抬起身子,漆黑看着她,声音坚定:“我现在不想和你讨论这个问题……总之一句话,你的病没好,就别想离开这里!”男人说完,那高大的身躯就跟着从床沿上站起来,把手里的体温计放回到桌上的酒精瓶子里,跟着走出房间……

      林伊乌黑的眼睛跟着那个高大的身影走出房间,看着门被关上,这才收回目光,没有聚焦地盯着天花板,发了好一会呆,才咬着牙,慢慢地从床上坐起。

      头痛虽然比昨天好了很多,但是,那种晕头转向的感觉依然明显,更重要的是,下身的地方又多了一层酸痛,昨晚床上的一幕又倏然跃入脑中,林伊的眼眶微微泛红,她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床上下来……

      身上穿的睡袍,是新的!显然是昨天晚上冷毅帮她换上的,那么澡肯定也是他帮她洗的……

      突然她手指上闪亮的光芒跃入她的眼帘,她微微一楞,慢慢地抬起手,盯着手指上的那枚钻戒,那个晚上,原本她觉得那样幸福……可是那种幸福却是那样短暂!鼻根的地方一酸,眼泪跟着要涌上来,林伊皱眉,轻轻地摇了摇头,似乎想把这些思想甩去……

      她轻轻把钻戒从手指上拿下,迈开如灌了铅般沉重的脚步,走到桌边,把钻戒放在桌面上,然后她抬眼在房间里环视着,想找到她的衣服,可是没有,她慢慢地走到衣柜前,打开,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显然,冷毅没有给林伊留下可以换的衣服……

      呆立在柜子前,林伊紧抿着唇瓣,脑子里一片纷乱,头又开始隐隐地发疼,身体发软,没有一点力气,她伸手扶住柜门,以平衡住自已的身体……

      这时门又打开了,冷毅出现在门口,他已穿戴整齐,浅色的西服,里面露出他最经典的黑色衬衣,一条领带……俊美成妖,气宇轩昂,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跃然而出……和此时女人的一脸的憔悴,凌乱的头发,简单的睡袍形成鲜明的对比。

      男人漆黑带着点锋利的目光,落在那个扶着衣柜而立,飘忽得似乎马上要翻倒的女人身上,他抿了抿唇瓣,长腿跟着快步迈来,走到女人跟前,没有一句话,也没有一个眼神,一伸手抱起女人,直接扔回床上……

      林伊没有反抗,她知道她反抗不了,也没有力气反抗,她只是用她乌黑的目光,冷淡地看着那个衣冠楚楚英俊逼人的男人,那个男人也用他漆黑的眼睛逼视着她……

      接着男人很快发现她手指上的钻戒不见了,他锋利的眼睛四处看了看,桌面上那闪亮的光芒瞬间跳入他的眼底,他迅速起身,从桌上拿过钻戒,又重新回到床边,一伸手拉起女人的手,很快地把钻戒戴回原处,女人没有作声,随着他去折腾……

      “别把钻戒拿下来!”男人的声音不容置疑,女人依然不作声。

      又是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吴妈的声音跟着在门外响起:“林小姐,我是送早餐来的!”

      “进来!”冷毅的声音低沉却很有穿透力,吴妈轻轻地推门进来,她的手上端着托盘,托盘上放着几个小碗,小碟,她的身后还跟着另一个佣人,手里搬着一条可以横摆在床上的小小长方形小几……

      “先放在一边!”冷毅头也不回地吩咐道,自已则一伸手又捞起床上的女人,女人虚弱的身体就横躺在他的强壮的手臂上,一幅任人宰割的模样;

      男人抱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冷面总裁强宠妻,11 你放不放我走?,第3页

    着女人大步走入浴室,站在浴盆前,女人看到镜子里自已的尊容——苍白憔悴、虚弱削瘦、眼神空洞无神,还有一头乱草堆般的头发,和身后衣冠楚楚、俊美绝伦的男人拼在一起,实在有点对不起观众……林伊紧抿着唇瓣,没有作声。

      “你自已洗,还是我帮你洗?”耳边传来那个俊美男人的声音,那声音低沉带着磁性,很好听,就像他的人一样……

      “我自已来!”女人的声音微弱,镜子里强烈的反差使她自觉羞愧,不管怎么样,总也不能让自已太狼狈,太掉架子……

      女人的羞愧终于使男人的目光柔和下来,他轻轻地放下手里的女人,双手勾住她的腰,似乎怕自已一松手,这个女人就要掉到地上……

      洗濑完毕,梳好头发,镜子里的女人虽然憔悴苍白依旧,但那清新如初荷的纯净却抑制不住地透露出来,依在俊美的男人的身边,也是楚楚动人,别有风味……

      男人的唇角终于露出一抹笑意,他默不作声地再次打横抱起女人,往浴室外走去,让女人靠床而坐,再回头吩咐道:“把早餐拿过来!”

      佣人忙过来,在被面上摆好长几,再放上早餐的托盘,林伊靠在床上,看着那托盘里放着一碗粥,一个煎蛋,两个小包子,一杯牛奶,还有一小碟水果沙拉——一份简单的中式早餐。

      “医生说你在发烧,要吃得清淡点……”冷毅的声音在林伊的跟前响起,林伊眼睫微微闪了闪,依然默不作声,其实她平常早餐就喜欢吃得这么清淡,只是此时,她真得没有什么胃口。

      看着依然靠着不动的女人,冷毅只好伸手端起那小碗的粥,舀了一勺,轻轻地伸到女人的唇边,声音柔和:“你如果想早点好起来,就乖乖地吃了早餐。”

      女人看着那个伸在她跟前的勺子,又看看那个拿着勺子的主人,那漆黑的眼底有她熟悉的关爱,曾有的甜蜜如波涛般在脑海里闪过,最后定格在那个生日晚会上,匆匆离去的身影——

      那种可望不可得的痛苦如一注烟花猛然升空,在女人的身体里四处炸开,女人眼底的烦躁升腾而起,她略为粗鲁地推开男人的手,声音冰冷:“我不想吃!我要离开这里!”

      冷毅盯着女人眼底的烦躁,半晌才轻轻一勾唇:“好……当你病好的时候,我会让你离开这里……现在你必须先吃早餐!”他边说边重新舀了勺粥,又伸向女人的唇边,声音柔和,“张嘴……”

      “我好了,就让我走?”林伊盯着男人的眼睛。

      “好!”男人又是轻轻地勾勾唇,漆黑的眼睛回盯着女人。

      女人乌黑的眼睛依然盯着冷毅,似乎在探求着冷毅这话的真实性,终于她收回落在男人脸上的目光,淡然地伸手拿过冷毅手上的勺子,低下头,一口一口地吃起来,动作麻木但坚定;男人长长地吁了口气,默不作声地坐在边上看着。

      吃过饭后,果然精神好了很多,林伊懒懒地靠在床上,看着吴妈和佣人撤去食物和小几,走出门后,她又重新闭上眼睛休息,这样,她可以无视一直坐在她边上的冷毅……

      冷毅也不介意,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略略思考了一下,就步出房间,一会儿他又再次回来,手上拿了一本书,很自然地走到床边,靠在女人的身边,翻起书来。

      房间里很安静,谁也没有说话……半个小时后,管家来报:“少爷,吕先生来了!”冷毅这才放下手中的书,看着吕晨步入房间,他的身后还带了个小护士。

      吕晨给林伊做了一翻检查后,轻笑道:“嗯,林小姐恢复还是不错的。”

      “我什么时候能好?”林伊看着忙碌着的吕晨问道,冷毅眼波微动,默不作声地看看林伊,然后把眼光转向吕晨。

      “现在体温是降了不少,嗯,再挂个两天的盐水,然后再观察一些日子,看看有没有其他感染,如果都没有感染,就没事了!”吕晨看了一眼冷毅,笑笑。

      “要这么久吗?”林伊微微皱了皱眉,“可是我还要工作的……”

      “嗯,林小姐放心,我会尽力的,嗯,不过病还是要治好了才行,不能半途而废啊!”吕晨微笑地对林伊说完,就吩咐小护士帮林伊挂上吊滴。

      一切工作妥贴后,吕晨才回头对冷毅说道:“冷少,你昨天不是说今天有批重要的客人要来吗?怎么还在这里?嗯……林小姐没事的,我让小虹待在这里就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冷面总裁强宠妻,11 你放不放我走?,第4页

    行了!”小虹就是那个小护士。

      冷毅又抬腕看了看表,这才站起身来,走到床边,看着女人漠然没有表情的脸,他稍稍勾唇,弯下腰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我先去趟办公室,下午我会尽量早点回来陪你!”那声音柔和,似乎两个人还是处在当初那种甜蜜的恋情中一样。

      女人闭上眼睛不吭声,冷毅起身和吕晨一起走出了房间……

      近傍晚时分,冷毅才回来,林伊还在睡得天昏地暗,似乎要把这些日子来奔波疲劳,以及生病带来的睡眠不足,全都补上。

      “少爷,林小姐一直在睡觉,好像是很疲劳了……”管家在冷毅身边轻轻地说完,就退出房间,关上门。

      冷毅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林伊的睡颜,挂在她眼底的冷漠看不见了,恬静得如婴儿一般,就如从前猫在他身边、搭着他胸口睡觉时一样,冷毅的心头暖暖地,唇角微微勾起,情不禁地俯下身子,用他线条分明的唇瓣轻轻地拂着她柔软温暖的樱唇,一点一点地……

      那暖暖的触觉,暖暖的气息,终于使女人从沉睡中惊醒,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立即看到眼前放大的五官,她动了动身子,脑袋跟着逃离男人的唇瓣……

      女人的逃离让男人微微蹙了蹙眉,他稍稍抬起头,女人眼底的冷淡和陌生感又出现在他的眼前,似乎他们两个从来就不曾相恋过……

      心的地方冷嗖嗖地难过,冷毅慢慢坐起身子,深深地吸了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已的情绪,柔声说道:“伊伊,晚饭你是去餐厅吃,还是在这儿吃?”

      “我想一个人在这儿吃!”女人的声音依然是淡淡地,乌黑的目光从男人的脸上收回,空空洞洞地从他的身边穿过。

      男人眼波闪动,半晌才轻轻一笑,低声说道:“好!”他很清楚,女人心底的冰块不是一朝一夕能融化的,更何况是他不好在先,是他不应该在那样盛大的生日会上突然离她而去,那是女人心底的痛,其实也成了他自已心底的痛……

      看着男人走出房间,林伊这才从床上起来,挂了两天的吊滴,好好地休息了两天,头不痛了,疲劳也消失了,现在精神状态很不错,如果这样下去,明天的吊滴挂完,她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离开这里……胸口的地方瞬间碎碎地疼起来,冷毅心目中的妻子另有他人,既然冷毅会为那个女人把她抛在生日晚会上,那么她只能离开!

      洗过澡,林伊独自靠在床上,电视开着,她却在发呆,因为感冒药的作用,没过多久,她的眼皮就开始打架,她伸手关了电视,关了灯,躺下来沉沉睡去……

      夜已深,吕晨依然在冷毅的书房里,冷毅委托他制订一份关于夕画的治疗方案,现在他已经完成,正在向冷毅说明……

      “冷少,我个人觉得,用中医针灸的方式治疗的方式还是值得一试的,如果是这样,那么让夕画小姐回国来治疗比较合适!”吕晨在谈了自已的计划后,补充说道。

      冷毅微微地皱着眉头,没有吭声,他知道这个时候让夕画回国来治疗,无疑又是把林伊往外推,现在的林伊根本不可能会接受夕画!但是,只有夕画醒了,他的心结才能打开,他的内疚才会消除,然后,他和林伊之间的关系才能回到从前……更何况,救夕画也是他应该尽到的一点责任……

      但是,伊伊能接受吗?会相信他吗?

      吕晨似乎看出了冷毅的忧虑,他看着冷毅,思考了一会儿,才说道:“我们可以把夕画小姐安排在别处……不要让林小姐看到……”说到这里,他停了停,微微蹙起眉头,轻声说道,“不过,冷少……她们两个你终究得选择一个……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的!”

      冷毅眼波微动,他闭上眼睛,伸手揉搓着太阳**,半晌才沉声说道:“治好夕画,我和伊伊才能好好地继续下去……”

      看着冷毅一脸的苦恼,吕晨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我明白了……那么,我还是建议把夕画小姐接回国来治疗,不要再拖延时间,希望能尽快地治好夕画小姐……这可能比什么都重要!”

      冷毅思考了好一会儿,终于咬着唇瓣,低声说道:“吕晨,把夕画接回国内治疗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安排……”

      吕晨点头称好,两个人又坐着聊了好一会儿,吕晨才起身告辞。

      冷毅穿着睡袍,轻轻推开林伊的房间,房间里一片黑暗,大床上隐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冷面总裁强宠妻,11 你放不放我走?,第5页

    约可以看见女人隆起的一抹纤细的身影,男人的眼底的柔情如花海般绽放,他迈开长腿,向着床边走去。

      轻轻地靠着女人的身边躺下,悄无声息地拉过女人身体,搂在怀里,女人的呼吸均匀,睡得很香,她手指上的钻戒闪着亮光,她,没有拿下钻戒!男人的唇角在黑暗中深深勾起……

      第二天早晨,林伊睁开眼睛的时候,男人已经起床,林伊翻了个身,身边的被窝里男人的体温依然还在,她长长的眼睫毛闪了闪,只当作不知道。

      冷毅依然命人把早餐拿到房间里,吃过早餐不久,吕晨又带着他的小护士过来了,他依然给林伊做了例行检查,林伊问道:“吕晨,我的病好了吧?”

      “唔……表面看,是差不多好……但是,内在的感染还不知道啊,再观察几天吧……”吕晨瞄了一眼边上的冷毅,含糊其辞。

      “只是一个小感冒,有那么复杂吗?”林伊稍稍皱眉,觉得吕晨小题大作。

      “唔……别小看感冒,它能引起很多病的……咳咳,冷少,你该上班了吧?嗯,林小姐,我也还有事情,得先走了,小虹留着帮你挂吊滴!”没等林伊开口再问,吕晨拉着冷毅,逃一样地走了!

      最后一瓶吊滴挂完,林伊就从床上起来,她看着自已手指上闪亮的钻戒,眼波微微地闪动,然后就坚定地把它脱下,放在桌面上最显眼的位置。

      接着她转身走到柜子前,打开门,从里面拉出箱包,那箱包是冷毅让吴叔从那个小宾馆里拿回来的……林伊很快地换下睡袍,换上她常穿的牛仔裤,白色的上衣,加上一件厚的外套……她想乘着冷毅不在,离开这里……

      “林小姐,你准备去哪儿?”小护士小虹,一边在收拾着东西,一边问林伊,“吕医生叫我在这里陪着你呢。”

      “你不用陪我,我……要回去了!”林伊笑笑,有点尴尬。

      “为什么要回去?”小护士转头看着林伊,接着她凑过去,带着点神秘的表情,压低声音,“林小姐,你是不是也听到什么了?”

      “我听到什么?”林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没听到什么啊!”

      小护士看着林伊,欲言又止。

      “哎,你说嘛,你不说我哪能知道你听到什么……”林伊微微扬唇。

      “昨天,我听到吕医师和冷少爷在打电话,好像是说,冷少爷要把一个叫什么画的女人接回国内,听说好像要进行什么治疗之类的……我听不太明白……”小护士似乎是终于忍不住好奇,把她听到的对话,一五一十地讲给林伊听……

      “是吗?”林伊眼睫一抖,心堵塞得难受,脸色更是如预想中的苍白,但是,还好,她原本就有心理准备,早在冷毅在她生日那天离去,她就不抱希望了!所以,她很快地平定了自已的情绪,声音更是淡淡地,“这和我无关……”,说完这话,她“刷”地一声拉好箱包的拉链,就准备离开。

      “哎……林小姐,你就不争取一下?这样就放弃了吗?”小护士很不甘心地看着林伊的平静,跟上去问道。

      “我没有什么好争取的……”林伊拉着箱子快步走出房间,小护士紧跟在她的身后往外走。

      还没走到楼梯口,林伊就看到陈管家迎面走来,他彬彬有礼地向林伊稍稍鞠了下躬:“林小姐,准备去哪儿?”

      “陈伯,我的病已经好了,准备走了……”林伊勉强一笑,脚步却不停。

      管家的手轻轻地拉住正在随着女人离去的箱子,迫使林伊不得不停下脚步,她稍稍皱了皱眉,转身看着管家。

      “对不起,林小姐,少爷交待了,你的病还没有完全康复,不能让你走!”陈世依然彬彬有礼。

      “有没有康复我自已知道……陈伯,你放手吧!”林伊的声音淡然却坚决。

      “真对不起……”管家低声说道,抓住箱子的手没有放松。

      林伊咬着唇瓣,冷冷地看了管家一眼,不再说话,只是用力地想要拉走箱子,但是那箱子在陈世的手中握住,林伊根本拉不动,林伊终于放弃作无谓的争斗,她冷冷地扔下箱子,只是背了个包,就直接往楼下走去——那一箱子的衣服我不要了!

      小护士看了管家一眼,也跟着林伊往楼下走去……陈管家看着那个冲下楼梯的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冷面总裁强宠妻,11 你放不放我走?,第6页

    背影,稍稍沉思了一下,便拉着箱子往林伊的房间走去……

      走出别墅的大门,穿过花园,林伊走到了气派的大铁门前,那古铜色的铁杆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微光,林伊直接往大门边的小门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高材高大的黑衣保镖出现在林伊的身边,他稍稍向着林伊一个点头:“林小姐,少爷交待,您的身体没好,不能出去!”

      林伊不理她,只管快步走到小门边,小门已经上锁。“快开门!”林伊转身怒视着保镖。

      “对不起……”保镖低头道歉。

      “你到底开不开?”林伊咬着牙。

      “林小姐,别为难我……”保镖依然低着头。

      林伊乌黑的眼底满是懊恼和沮丧,刚刚病愈的身体微微有点发抖,在一边冷眼看着的小护士忙上前扶住林伊,劝道:“林小姐,还是先回进去吧,你还需要休息!”

      林伊咬着唇瓣,回转身,没有看任何人一眼,直接转身回到二楼,推开卧室的门,冲进去坐在床上,她的胸口因为气愤而微微地起伏着……不行,我必须在冷毅把夕画接回来之前离开这里!她沉思着,接着毅然从包里掏出手机,开始拨号……

      将近中午时分,冷毅刚刚结束一个大型会议回到办公室,他还没坐下身,口袋里手机的震动声就响了起来,他伸手掏出手机看了看,是家里打来的,这个时候,家里打来电话是什么事情呢,估计是和林伊有关,冷毅眼波微动,伸手修长的手指点开接听键。

      “少爷,林小姐打了110报警电话……”手机一接通,冷毅就听到管家略为焦急的声音,“警察现在在我们家客厅里……怎么处理?”

      伊伊打了报警电话?冷毅的脸色铁青,他咬着牙,声音沉郁:“等我回来!”

      ------题外话------

      谢谢张玉梅、燕子67、1351915645三位亲送我的月票,还有kenny96、小員、15117133455a、cjclqt2送我的花花,卿卿好幸福哦,抱住众亲,么一个……谢谢……鞠躬……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