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女人的影子 作者:晴子卿卿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3-24


  • 冷面总裁强宠妻,05 女人的影子

      冷家别墅里,林伊穿着睡衣,轻轻地推开冷毅的卧室,她乌黑的眼睛直接扫向窗前的那个玻璃柜子上,犹豫了一下,就静悄悄地走过去。唛鎷灞癹晓

      在柜子里最显眼的地方,她一眼看到那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姑娘的模型,林伊紧紧地抿着唇瓣,半晌才伸手打开柜子拿过来,那模型栩栩如生,做工精致,女孩如玉般的清新的脸上,笑意如花……

      原来,她是夕画小时候的模型!

      心瞬间有如闪电穿过一般,痛过……好一会儿,林伊才回过神来,她思考着,轻轻地把模型放到柜子底层的角落里,然后慢慢的关上柜子的门;接着她转身离开冷毅的房间,回到自已的卧室,躺到床上,拉过被子,蒙头睡觉……

      今天冷毅没有回家吃饭,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推开卧室的门,房间里一片黑暗,冷毅的目光很自然地扫向大床,咦,床上居然空无一人?!男人伸手按下开关,屋内顿时被光明充满,果然没有看到女人的身影。

      稍一思考,冷毅就退出卧室,往隔壁的房间而去,轻轻推开门,屋内也是黑暗一片,但是中间那张大床上,明显躺着一抹纤细的身影,那身影一动不动,似乎已经睡着了……冷毅的唇角勾起一抹微笑,这个女人,今天怎么又睡回自已的房间了呢?

      男人一边想着,一边抬脚进屋,走到床边,很自然的伸手想抱起女人,抱回自已的房间,可是,男人的手一碰到女人的身体,就听到女人淡淡地声音:“别动,我不想过去!”

      “嗯,你还没睡着?”男人唇角的笑意加大,“为什么不想过去?”

      “就是不想过去!”女人的声音依然冷淡。

      “那好,那我睡这边来,我先去洗个澡再过来!”男人没有介意女人的冷淡,他估摸着是女人没有了工作,而自已这些日子又太忙,没有好好陪过女人,今天回来又太迟了,所以女人觉得孤独了,不高兴了;他俯身在女人额头上亲了一口,就退出房间,回到自已的卧室……

      不久,男人穿着睡袍,再次出现在女人的卧室,他灯也没打开,就直接掀开被子,在女人身边躺下,和往常一样,伸出膀臂,把女人的脑袋搬到自已的臂弯。

      女人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一点反应,似乎睡得很熟的样子;真生气了?男人在黑暗中勾勾唇,那大手上修长的手指不安份地抚着女人如缎般的肌肤,挑逗着女人,想引出她的兴趣……

      女人一把拉下男人的手掌,声音明显地不耐烦:“别这样,我没兴趣!”

      男人的眼眸在黑暗中闪了闪,好脾气地笑笑:“好好好,那就睡觉……嗯,我明天晚上一定回来陪你吃饭……”女人依然不理他,男人稍稍收了收手臂,把女人的身体拉得更紧一点,闭上眼睛……

      第二天早上,冷毅起床的时候,林伊依然睡着,冷毅没有惊醒她,只是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头,就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

      会议,报告,文件,忙了一大堆事务后,已是将近中午,冷毅抬手看了看腕表,略一思索,就从办公桌后的椅子上站起来,向着办公室门外走去。

      冷毅独自开着车子,往市青年文化宫而去,不一会儿,他高大的身躯就出现在舞蹈室的门口,想起昨天晚上女人一脸的不高兴,今天他就是特地赶过来,想给女人一个惊喜,陪她一起用午餐……

      可是,他的目光掠过那一个个正在认真地练着舞蹈的女人,就是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咦,伊伊呢?难道不是这里吗?是我记错了吗?冷毅微微皱了皱眉,目光依然不甘心地在人群中搜索着……

      依然没有看到林伊的影子……

      “先生,您找谁?”那群正在舞着的女人早看到了,门口站着的、一个帅得让人心慌的男人,不禁停下动作,悄悄地议论起来,他是谁?他找谁?教练也停下手中的动作,向着门口走去,和冷毅打着招呼。

      “请问,林伊小姐是不是在这里?”冷毅的目光这才扫向向着他走来的教练。

      “哦,林伊啊,她今天请假没有来……”教练满脸的笑容,盯着眼前俊美却冷冽的男人。

      请假?冷毅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向着女教练点点头,转身大步离去……拉开车门坐上驾驶室,冷毅就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号,伊伊今天怎么了?昨天的气还没生完吗?

      冷家别墅里,林
    首页 上一段          ...        


    冷面总裁强宠妻,05 女人的影子,第2页

    伊站在冷毅卧室里的那个玻璃柜子前,乌黑的眼睛盯着柜子里的那个舞蹈模型,今天它又回到了柜子里最显眼的地方……昨天林伊故意把她放在最下层不显眼的地方,显然有人又把她拿上来,重新放在那个最显眼的位置上,而这个人,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冷毅!

      女人的眼底有点湿润,鼻根的地方也酸酸的:冷毅,你每天都要看看这个模型的,对吧?她永远占据着这个柜子里最显眼的地方,也就是说,她永远也在你的心中占据最重要的位置的,对吧?那么我呢?我在你心中又会占据怎么样的位置?

      一伸手拉开柜门,林伊夺过那模型,盯着它,她想狠狠地把她摔在地上,但是她咬着牙,忍耐着,好久好久,才慢慢地把她放回原处,转身走出冷毅的卧室……

      一个人靠在床边发呆,旧事新事一起涌上心头,我真得只是一个影子吗?一个为冷家生儿育女的影子工具?一个没有机会像所有的女人一样,穿着上婚纱的影子?

      近来发生了太多的事,前面是突然知道自已只能做冷毅没有名分的爱人,为他生儿育女;现在突然又知道了,自已很可能只不过是另一个女人的一个影子!……因为是影子,所以没有名份……

      如果没有了爱情,所有的一切都是镜中花,水中月,原本就有的心结没有解开,新的结又出来,女人的心中有一种想歇斯底里地发泄的欲望,于是一种想逃离的思想在林伊的脑子里再次急速地膨胀起来……

      可是内心里,她明明又是那样舍不得离开他,她是那样爱他……女人的脑袋裂裂地疼着,她伸手揉搓着自已发疼的脑袋……

      床边的手机铃声响起来,林伊放下揉搓着脑袋的手,拿过手机,点开,是冷毅的电话!林伊呆楞地看着那跳动的名字,一时不知道应该接还是不接。

      手机铃声停止,林伊眼底的失望喷涌而出,但是很快的,手机铃声又重新响了起来,林伊慢慢地伸手按下接听键……

      车子里,冷毅总算听到林伊手机接通的信号,他皱着的眉头稍稍松开了一点,声音柔和:“伊伊,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手机里林伊的声音很低,就是那种刚刚睡醒时发出的声音。

      原来是睡懒觉!冷毅的眉头舒展开来,声音也变得轻松起来:“你今天怎么没去练舞蹈啊?我刚才去过你的舞蹈室里,可是没找到你!”

      林伊眼波微动,清了清嗓子:“你去我舞蹈室干嘛?”

      “想请你和我一起用午餐!”手机的那头传来冷毅轻轻地笑声,“本想给你一个惊喜,可惜扑了个空……只能下回了!”

      “你是想去看大家跳舞吧?”林伊的问话有点不着边际,其实她是想说,你是想去找些什么影子吧。

      “呃,我只喜欢看你跳……”对林伊的不着边际,冷毅只是一笑,“你既然在家里,那就好好休息吧,我今天早点回来陪你!……我现在先回大楼……”

      “嗯!”女人低低地嗯了一声,就听到对面挂机的声音,她慢慢地放下手机,那种爱明明存在,是不是我多想了?

      迷迷糊糊,焦焦躁躁,书也看不进,电视也看不进,什么也做不成,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将近午后,林伊才缩在床上,闭上眼睛,渐渐地迷糊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跟着吴妈的声音响起:“林小姐,你今天还要做菜吗?”

      眼睛微微睁了睁,林伊思考了两秒,就对着门口说道:“我今天不烧了……”

      临近下班时间,别墅外两辆车子一前一后地开进大门,停在门口,保镖打开车门,冷毅一身蓝色西装从车里迈步出来,长腿很快地跨进门口,穿过客厅,直接走向厨房,平时这个时候,林伊总是在厨房里忙着给他做菜,想到这里,男人英俊的脸上就有抑制不住的笑意……

      可是,今天的厨房里只有吴妈和另一个佣人在忙着,并没有看到林伊的影子,冷毅漆黑的眼睛闪动了一下,在厨房门口停下脚步。

      “少爷,今天林小姐没来做菜,我看她一天脸色都不太好,现在在她自已卧室里休息!”吴妈看到门口的冷毅,知道他要找的是谁,忙向他解释。

      脸色不太好?昨晚上不开心,今天跳舞也没去,冷毅眼神波动,隐隐感觉到出了什么问题……会不会是生病了?他高大的身躯跟着转身离去,往楼梯上走去
                  ...        


    冷面总裁强宠妻,05 女人的影子,第3页

    ……轻轻推开林伊房间的门,一眼看到缩在床边睡觉,被子也没盖的女人。

      怎么这样睡觉……冷毅有点心疼,他轻手轻脚地向着床边走去,伸手拉过被子替女人盖上,自已则在床边坐下,一手撑过女人身体的另一侧,俯下身子,看着女人的睡颜……

      女人的眼睛依然闭着,睫毛长长的翘翘的,很是可爱,就是脸色似乎有点苍白……冷毅没有吵醒她,只是俯下身子,在她的脸蛋上轻轻地亲了一下,然后自已的身体跟着往床边靠去,静静地等着女人醒来……

      夜色渐渐地降临,房间里的东西开始渐渐地不清晰起来了,可是床上的女人似乎依然没有醒来,冷毅终于忍不住俯下身,伸手轻轻地抚着女人的脸蛋,轻声叫道:“伊伊,醒醒,要吃晚餐了……”

      冷毅看到女人的眼睫毛微微动了动,终于睁开眼睛,却没有看向他,她樱红的唇瓣也跟着动了动,有气无力地:“我不想吃,你去吃吧!”

      “你不想吃?”冷毅的眼波闪动,看着无精打采的女人,不由地伸手摸向她的额头,“伊伊,你是不是生病了?让我看看……”

      “唉,没有生病,就是不想吃……你去吧……”女人颇不耐烦地推开男人抚在她额头上的手,依然闭上眼睛。

      女人的冷漠从昨晚就开始了!男人漆黑的眼睛盯着女人,半晌才笑道:“你不去我也不去……嗯,到底出什么事了?今天舞蹈也没去……那不是你最喜欢的吗?”

      女人的眼睛再次慢慢睁开,她转过头,仰望着身边的男人,眼神有点冷,声音里带着怪异:“我以后不会再跳舞了……你,会不会很失望?”

      男人的眼波微动,审视着女人,唇角再度勾起:“不跳就不跳,我,为什么要失望?”

      “那个旋转的动作,我也不会再跳……你真得无所谓吗?”女人微微眯眼,逼视着男人,那语气里带着点咄咄逼人的味道。

      男人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他漆黑的眼神迎向女人,眼底一片深遂,女人无法看透他的底部,房间里安静得能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好一会儿,男人才轻轻一笑,声音淡然:“嗯,不跳!”

      女人没有作声,盯着男人的眼睛,好久才慢慢收回,却跟着没有聚焦地落向前方,她在揣测着男人内心真正的想法……

      男人也审视着女人,揣测着她又听到了些什么事情,好一阵的安静之后,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伊伊,我们先吃饭,有什么事情,饭后再说好不好?”

      “我不想吃……”女人依然皱眉。

      “不行,一定要吃!”男人语气肯定,那手臂跟着伸到女人背后,强劲有力地硬是把女人从床上托起来,女人挣扎了一下,终究敌不过男人的力气,那身体被手臂托起后,跟着就被男人拥抱入怀。

      男人俯身看着女人,女人的目光终于再次对上男人的目光,那张熟悉的俊美的脸,放大的五官就晃在女人的跟前,那眼底闪动着关爱,那线条分明的薄唇微微勾起,再一低头点过女人的樱唇……

      那一刹那间,女人感觉眼角有点潮湿,这个和自已日夜亲密相处的男人,居然真正爱的不是自已吗?自已仅仅是他心中爱人的一个影子吗?女人有点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一点希望的光芒依然在心底若隐若现……

      “伊伊……”看着望着自已发呆的女人,男人再次柔声叫道,“先吃饭好不好?”

      林伊长长的眼睫毛终于闪动了一下,好一会儿,她轻轻地“嗯”了一声,便从男人的怀里挣脱出来,起身下床去洗把脸。

      餐桌边,林伊默不作声地低头,慢慢地吃着饭;男人不断地抬眼看看她:“伊伊,这些日子来,车技练得怎么样?”

      “还行……”女人声音淡淡地。

      “呃,什么叫‘还行’呢?你不是说你那个陪驾教练很好的吗?”男人看着女人,没话找话。

      “就是还行……”女人眼皮也不抬。

      “那要不要换个教练?要不,还是让我来当你的教练?嗯,我的车技也挺好的……”男人想努力挑起女人的兴致。

      “你?你天天有司机开着,车技能好到哪里去?”女人这才抬眼看了一下男人,那语气里却满是不屑。

      “呃,这么看不起我啊?那要不,什么
                    ...        


    冷面总裁强宠妻,05 女人的影子,第4页

    时候我们两个比划比划?”男人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总算引起女人的一点兴趣,她也能说上一个长句了!

      “我哪比得过你!我们教练才比得过你!”女人嘟哝着。

      “呃,那什么时候,我和你的教练比比看好不好?”男人唇边的笑意加深,看看女人不理他,他又饶有兴趣地,“嗯,吃完饭后,我坐你的车去兜兜风好不好?”

      女人又抬眼看了看男人,她看到男人带着笑意的唇角眼底,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不想去!”

      “那好吧,你什么时候有兴趣的时候,别忘了带我去兜个风……”男人无奈地笑笑。

      晚饭后,冷毅的电话不断,他就在他的书房里忙碌着;林伊则回到自已的卧室,看着空空的卧室,一种孤单涌上心头,她默默地推开露台的门,独自凭栏远眺,眉尖有一股抹不去的忧伤……

      这种心情,她不知道自已何时能休,她也不知道自已究竟该何去何从……

      不知道什么时候,冷毅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林伊的身后,有力的双臂,从后面抱住女人,把女人整个的身体都包围在他的身体里,他低头把脸颊贴在女人的脸颊边,侧目看着女人微蹙的眉尖,低声说道:“伊伊……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冷毅……”林伊乌黑的眼睛依然眺望着远方,她咬了咬唇瓣,终于开口,“你为什么爱我?”

      “呃……”沉默片刻,身后的男人轻笑一声,“爱一个人,还要有为什么吗?”

      “有的!”女人固执地。

      “那你为什么爱我?”男人微笑着反问。

      女人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说道,那声音里带着点沮丧,“我爱你,就是爱你这个人,不是因为你身上有谁的影子……而你爱我,是不是因为从我身上看到了谁的影子?”

      “伊伊!”冷毅眼底的阴霾渐渐升腾,果然如他所料,女人肯定听说了些什么!

      “夏夕画从小就爱跳舞,你房间和书房里的那个小姑娘的模型,就是你专门为夏夕画制作的,对吗?”冷毅抱着女人的双臂微微僵了僵,女人从他的双臂间转过身子,面对着冷毅,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又问一次,“是吗?”

      “是!”冷毅迎视着林伊的目光,终于淡淡地出口,“按我小时候的记忆制作的……”

      听着冷毅亲口承认,林伊的心如刀剜过一样,痛了痛,她微微点点头:“你把那模型放在柜子里最显眼的地方,是因为你回来的时候能一眼看到她,对吗?”

      冷毅盯着林伊,没有作声,就听到林伊继续说道:“我昨天特地把那模型放到下层的角落里,今天上午,我看到她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是你,昨天回来看到她不见了,又重新把她从下层拿回原处的对吗?”

      冷毅眼波微动,依然没有作声……

      “冷毅,你天天和我在一起,却要天天看着夕画的模型……在你的脑子里,根本就是把我当成夕画来爱,是吗?”林伊的眼睛泛出红色,声音有点哽咽,睡在身边的男人,只是把你当成另一个人来爱,那是多么悲哀的事!

      “伊伊,不是这样的……”冷毅的心隐隐地有点发疼,“那个模型只是我记忆中的人……和夕画,不是简单的等同!”

      “怎么不等同,那个模型就是夕画,你看着模型难道不就是看着夕画吗?冷毅,从一开始,你就一直把我当傻瓜一样骗,到现在还是把我当傻瓜吗?”林伊努力压低嗓音,以免引起楼下佣人们的注意。

      冷毅皱着眉头,盯着略有点激动的女人,动了动唇瓣,犹豫着想解释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你第一次在H大礼堂见到我的时候,就是因为我刚刚好在跳舞,和你脑子里的印象相符合,因此你才会对我感兴趣……你还曾经叫我跳舞给你看……所以,冷毅,你不是真得爱我,你只在我身上找到了某个影子!对吧?”

      一颗泪珠不争气地从眼角滚出,林伊挣开冷毅的手臂,看着他,声音冰冷:“冷毅,我可以不要名份,但是我决不做影子!我不是影子!你记住了吗?!”她说完,转身就往屋内跑去,把冷毅一个人敝在露台上……

      晚风轻轻地吹动冷毅一头精干的短发,他双手撑着栏杆,微微眯着眼睛,眺望着天边,往事一点点地涌上记忆……<
        ...                      


    冷面总裁强宠妻,05 女人的影子,第5页

    br>
      他不得不承认自已无法忘记那袭白裙旋转的样子,他不得不承认那个小小的夕画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他也不得不承认一开始是林伊的舞蹈打动了他的心……可是,他明明感觉自已是那样喜欢和林伊呆在一起,喜欢她窝在自已怀里的感觉——在他的心里,他是把林伊和那抹小白裙合为一体了——这也算是影子吗?

      这种感觉,他不知道怎么向林伊解释清楚,也许只会越描越黑!

      独自在露台呆了好久,冷毅才转身往屋内走去,穿过走廊,在林伊的房间外停下脚步,轻轻地推开门,房间内没有开灯,只有窗外的月光微弱地爬入房间,隐约可以看到靠在床边发呆的林伊。

      冷毅走过去,在女人的身边坐下,稍稍低下头,看着女人的脸,女人乌黑清澈的眼神在黑暗中依然清晰可辨,那张小脸如梦如幻,冷毅禁不住地伸手轻抚着她的脸颊:“伊伊,我很清楚,你是林伊,不是夕画,也不是夕画的影子……我现在爱着的女人叫林伊……”

      “可是你内心深处还爱着夕画……否则你不会还保留着那个模型,不会天天去看她!”女人的声音带着沮丧,“我不要和别人分享爱情。”

      冷毅放下轻抚在女人脸上的手指,盯着女人,唇瓣翕动:“伊伊,夕画已经不在了,她威胁不到你……那小模型只代表我的一段记忆……”

      “夕画不在了威胁不到我?”女人蹙起眉头,冷冷地看着男人,“那么,如果现在夕画还在,你准备怎么办?”

      “伊伊,没有如果!”冷毅咬着牙,声音有点僵硬。

      “如果有呢?”女人声音有点擅抖,“如果她还在,你就会爱她,娶她为妻……那么我呢?我怎么办?冷毅,你准备让我做你的妾,还是让我滚蛋?”

      冷毅伸手揉着太阳**,半晌才说道:“伊伊,我说过,我爱你,不会离开你的,无论什么情况下,我都不会扔下你不管……”

      “我不稀罕,我要你只爱我一个!我不要做你的妾,我要做你的妻!”女人的情绪有点失控,捂着脸哑声叫道。

      “伊伊,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事实上的妻子,你懂吗?”冷毅伸手想把女人揽到怀里,安慰她。

      那伸过去的手被女人一把推开,她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失控的声音依然带着点嘶哑:“既然你爱我,我是你的妻子,那么你把那个模型扔掉,不要再放在卧室里……”

      “伊伊……”冷毅的脸色有点青,他紧紧地抿着唇瓣,声音有点冷,“不要无理取闹!”

      “你舍不得扔!你根本放不下她……”女人略有点歇斯底里。

      “伊伊……你需要冷静,等你冷静下来的时候,我再好好和你谈!”男人冷静地打断女人的话,他高大的身躯跟着站起来,“现在,你先睡觉,晚安!”话音刚落,他的身影已经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冷毅……”女人的声音被关在了门内,男人迈着长腿大步往自已的卧室走去……

      第二天冷毅早早起床,经过林伊的房间门口时,他稍稍停了停脚步,略一思考,依旧迈开长腿,大步往楼下走去。

      房间里的林伊,清楚地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走近,听到那脚步声在自已的门前稍作停留,接着又渐渐远去……女人的心一点一点地破裂……

      林伊没有再去跳舞,但是练车她还是去了,她依然把车子开得飞快,在那极度紧张刺激的过程中,内心的伤痛似乎才能得到一点释放……

      周斌拉着车扶手,看着咬牙切齿地开车的女人,笑道:“今天晚上,我们哥们有活动,你要不要跟去看看?那才叫刺激!”

      “好!”林伊不假思索。

      入夜,郊外山顶一片开阔的空地,七八辆跑车已经整齐地停着,一群穿着新潮的男男女女,正聚在一起大声地嬉戏喧哗,这时,山路上又开来一辆白色的兰博基尼,众人停下喧哗,目光纷纷转向那辆陌生的面孔。

      车子在他们边上的空地停下,副驾驶室的门首先打开,周斌从车里跨出,紧接着那驾驶室的门也跟着打开,林伊从车上下来,长发白衣,飘然如仙。

      那群观望的人有片刻的安静,接着,一个声音在人群中响起:“靠,是周斌,这小子犯桃花了!”

      “嗨,哥们,这是
        ...                    


    冷面总裁强宠妻,05 女人的影子,第6页

    我的陪驾学员,她是跟我来看热闹的!”周斌向着那群人打着招呼。

      有人吹了个尖锐的口哨声:“周斌,你这女学员可真是正典啊……咳咳,你有没有收人家学费啊?还是倒贴的啊?”

      “哎哎,嘴巴别犯贱……”周斌恼道。

      就在这时,一阵“呜呜”的马达的轰鸣声从远而近,接着刺眼的远光灯从山路上射来,一辆银灰色的保时捷跑车呼啸着在众人跟着停下。

      “蒋少,今天怎么迟到了……”人群中立马有女人娇滴滴地迎过去,那蒋晖修长的身躯从驾驶室里钻出来,一身赛车装束,看起来倒也英姿飒爽。

      “靠,让那婆娘折腾死了……总有一天,老子要休了她的!”那蒋晖双脚一着地,就愤愤地叫起来,“她爹不就一个副市长吗?我家老头子咋就这样对上眼了!”

      “哈哈,蒋少,那婆娘怎么折腾你了?是不是现在还双腿发软,打着擅儿啊?今晚还能和咱哥们飚不?”有人大声地问着,引起一阵阵刺耳的哄笑。

      “靠……”那蒋晖也放肆地笑着,正想再开口说些什么,但是突然他就住嘴了,那目光定格在前面一个女人的身上,眼里闪出惊奇的光,脱口而出:“天使!”那脚步跟着快速走到林伊的跟前停下,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你怎么也在这儿?”

      “哦,她是我的陪驾学员,我带她来见见世面!”一边的周斌解释着,看着蒋晖,“蒋少,你们认识?”

      “靠,我们岂止认识,还一起上过报纸……对吧,天使?”蒋晖大声肆意地笑着,凑近林伊,“天使,你让周斌做你教练,还不如让我来做你的教练……保证把你训练成一顶一的飚车高手!”

      “呃,蒋少,人家不是来学飚车的,是来学技术的好不好!”周斌笑道。

      “技术我也会!”蒋晖不屑地一挥手,“周斌,以后天使教练一职就交给我了……”看看周斌和林伊只是笑笑,他又一挥手,转身问边上的人,“哥们,咱今晚玩什么?”

      “咱还是飚这盘山公路,路窄,咱就两个两个来,到山脚!”有人提议。

      “也行,咱分分组……”蒋晖指挥着,一群人很快地把车子分成四组;最后,蒋晖冲着林伊招手,“天使,你坐我的车,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速度!”

      “哦,不了,我就在边上看看!”林伊淡淡地拒绝。

      “开走了有什么好看的,体验一下才有感觉!”蒋晖不由分说,上前拉起林伊的手就往他车里拖,“咱俩谁跟谁啊,是吧,你还信不过我?”

      “蒋少,别别,别吓着人家了!”周斌忙上前想拉开蒋晖的手,这帮飚车的都不要命的,万一出了事,他周斌可负责不起。

      “周斌,你怕什么,咱蒋少的技术你还信不过不成?”这时边上立即窜出几个小伙子,拉住周斌不放。

      另一边,蒋晖强行拉住林伊,一脸的不羁:“天使,既然来了,就要玩个尽兴,大不了别让你那个啥冷大少爷知道就行了!”他估计林伊肯定是瞒着冷毅来这儿的!

      那一声“冷大少爷”让林伊稍稍楞了楞神,那身体就被蒋晖塞进副驾驶室,那蒋晖一伸手接过保险带,弯腰帮林伊系好,“啪”地一声关上车门,自已快速绕过车头,跨入驾驶室。

      两辆车子轰鸣着,飞速地沿着崎岖的盘山公路往山下冲去,车里的人不断地被左右地甩着,车外转弯时,轮子摩擦着地面,发出“吱吱”的响声……

      那种极速的刺激,让林伊暂且来不及一切思想,她感觉到自已似乎就站在舞台上不断地旋转着旋转着,没有停下来的时候,世界在那一刻凝结,没有任何杂念,只有旋转的舞裙,冷毅深情的眼神,林伊闭上眼睛……

      突然马达的轰鸣声小了下来,车子猛然停下,“靠,我赢了!”蒋晖坐在驾驶室里欢呼着,一转头看到林伊闭着眼睛坐着,脸上一片恬静,他一楞,靠,不会是晕过去了吧!

      “天使!”蒋晖忙着叫道。

      “挺好玩的!”林伊依然闭着眼睛,声音淡淡地,“我也想玩!”

      “靠,好,你这徒弟我收了!”蒋晖顿时豪情万丈,“天使,我一定把你训练成我一样的顶级飚车手……”

      山路上来回几个飚后,蒋晖扭头看看驾驶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