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逆世狂女》-> 一百四十二章。
一百四十二章。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一百四十二章。

      有两位圣级强者坐镇,大家一个个都像吃了砒霜的耗子,任人查看,丝毫不敢出一声反语,当然这些人之中不包括飞炎。唛鎷灞癹晓

      那青邪宫的弟子刚一上来,飞炎就近乎发飙,要不是被云轻羽拦住,只怕现在场面就已经一片混乱了。

      而青邪与千媚所呆的那片天空,则不时发出刺耳的滋滋声,两人不动声色地在交锋着。

      没有过太久,两门派的弟子就将所有人都统统查了个遍,纷纷回到青邪与千媚面前复命。

      千媚见没找到人,冷哼一声,带着手下一众扬长而去。

      “呵呵,今天之事麻烦大家了,既然没找到要犯,那我青邪也只能对大家说句抱歉了,白白浪费了诸位这么多时间。不过还望诸位今晚能来血腥斗场为青某撑个场面,青某感激不尽。”那青邪笑着说了几句,拱了拱手以示歉意。

      顿时众人心中的怒火熄灭了不少,能不熄灭吗?魂圣都来给自己道歉了,以后关是青邪这句话就够他们吹嘘一辈子了,魂圣的道歉,有几人能听到?

      逾是强者,心气逾高,即便他们做错了,你也不能说他是错的,让一个魂圣给一群王级宗级的人道歉,那根本是白日做梦!

      “青邪宫主的场子那是一定要撑的!”顿时有人下面呐喊道。

      “那是那是!青邪宫主放心,我们一定会去血腥斗场混个熟脸的。”有人附和道,霎时,天空之中吵杂声四起。

      “那青某就在此谢谢诸位了。”青邪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一双眼睛满含笑意地望向云轻羽,只是那笑意却未达眼底。

      “哪里的话?一点小事,青邪宫主何必言谢?”

      “是啊。青邪宫主这一声谢太贵重了,我们可承受不起。”有人连忙摇头道,心里却暗自惊叹,虽然青邪宫名声不怎么样,但这宫主却是个好人啊。

      附带着,众人对青邪宫的印象都好了几分。

      “呵呵~那我就告辞了。”青邪笑道,带着身后的青衣弟子踏云而去。

      “宫主走好!”顿时有人在下面狗腿地叫道,想趁此与青邪攀上关系,谁知对方其实从未看过他一眼。

      “轻羽,怎么办?”飞炎悄悄地凑到了云轻羽身边,附耳问道。

      “去!怎么可以不去?”云轻羽眸光浮动,冷然道,但声音之中却带有一股咬牙切齿的意味,“别忘了我们的任务。那个人我们势在必得!”

      听到云轻羽的话,飞炎沉默地点了点头,后道:“青邪明显已经料到你会来,这次去只怕有埋伏。你和他关系那么差,他一定不会轻易放人的。”

      “那又如何?”云轻羽冷笑,神色冰冷地拂了拂衣袖。

      “……”飞炎一阵无语,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对什么都不在意啊,兄弟变仇人,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搞的!

      与此同时,诡隐已经悄悄地走了。

      “咦?”飞炎环顾一周,惊疑叫道。

      “怎么了?”云轻羽头也不回地问道。

      “我们在茶馆遇到的那个小少年,不见了。”飞炎查看了一圈才回答。

      闻此,云轻羽眉头微皱,“走了便走了,有什么好稀奇的?”

      飞炎呵呵一笑,“你不觉得他的名字很奇怪吗?灭云灭云,不知道他是要灭了你还是灭了青云宗,或者说是都要灭了。你是不是跟他有仇啊?好像他一见到你心情就不好。”

      “多嘴!”闻此,云轻羽心中顿时感到一阵怒意横生,“我不认识他。”

      “啧啧~”飞炎一阵怪笑,“好嘛~你不认识他,但也不用这么生气呀!”

      “……”云轻羽嘴角抽了抽,干脆不理身后之人,径直向远方走去。

      “呀!轻羽你等等我!”看到身前之人已经走远,飞炎才大叫着匆匆赶过去,周围的人也已经作鸟兽散去。

      是夜,夜沉如水,带着丝沁人的凉意。

      混乱之都内人声鼎沸,所有人强者聚集在一起,往青邪宫的血腥斗场走去。

     &nb


    逆世狂女,一百四十二章。,第2页

    sp;诡隐混在人群之中轻而易举地到达了青邪宫里面,血腥斗场坐落于青邪宫的地底,刚一下去,诡隐便感觉浓厚恶心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即便是她这种习惯血腥的人都熏得够呛。

      黑暗且略带潮湿的空旷广场中间围绕着通天的大牢笼,那笼子似的建筑方圆上百米,被一根根小孩手臂粗的铁棍围绕着,那铁棍透着骨冷冽的寒芒,泛着被鲜血侵染已久的暗红**泽,听说那是青邪宫特意找来的黑石玄铁,即使是圣级强者也难以破坏!

      而笼子里的青石板也被血液渲染成了暗红色,泛着邪狞之色,简直是用血海铸路为地,不知有多少无辜的生命在此消逝。

      空气之中透着狂暴的气息,来到此地的人都不得不暗暗惊心此地的荒凉与血腥。

      而此时,血腥斗场的周围已经差不多人山人海了,有些大汉在前面疯狂的嘶吼嚎叫赌博,看来正是这里的常客,游走于死亡边缘的混乱之都的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对生命的尊重,他们的骨子里嗜血的印记已经不可磨灭。

      正主还未出现,笼子中上演着几乎天天上演的一幕,一个汉子在笼中惊恐地大叫,身后数十只眼冒绿光的饿狼锲而不舍的追逐,最后……一只狼猛地扑了上去,尖锐的牙齿顿时刺破肌肤,鲜血迸射出来,应和着凄凉的惨叫。

      最终那汉子徒手将三只饿狼杀死,身体却已经力竭,马上被另外七只狼分食,刺鼻的血腥味在空中飘荡,大自然中物竞天择这一残酷的定律被完美的演绎出来!

      而笼子周围的人皆是一脸兴奋地嚎叫,满脸倒映着一地的鲜血,这里简直如同地狱,完全地泯灭了所有人性,所有的人就如那野兽一般,只懂得杀戮。

      诡隐皱了皱眉,向四周望了望,找了处偏僻寂静的地方做了下来。

      她对人兽相斗并没有兴趣,她此番来的目的——不过是那被青邪宫抓了的那个黑发少年而已!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