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逆世狂女》-> 第一百三十三章:敢伤我之人,也得死!
第一百三十三章:敢伤我之人,也得死!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第一百三十三章:敢伤我之人,也得死!

      巨大的黑色城池屹立在茫茫戈壁之中,成为了苍苍大地之中唯一的色彩,城墙之上密布着一层暗得深沉的血色,像是血液沉积下来的色彩,丝丝浓郁久远的血腥味在空中飘逸。唛鎷灞癹晓

      各色各样的人在城池门口来往,其中大部分人都无一例外的一脸凶煞,满身杀气,不时有打斗声中城内城外传出,不过转眼,即是一个生命的陨落,而大家面色不变一如往常地各干各的。

      死亡……在这座混乱的城市已经随处而见了,有被仇杀有被误杀亦有因身带异宝而被劫杀的人。

      总之,这里一片混乱,在这里,多管闲事的代价就是——死!

      诡隐换了一身红衣静立于混乱之都前,冷漠地环伺一周,谩骂声、打斗声,络绎不绝,甚至……眼前就是一副强抢民女的画面!

      在这充满罪恶的城市,人心皆如铁石,人性的冷漠与残忍体现的淋漓尽致!

      “真是乱的可以啊!”俯首摇头微叹,诡隐也不理会周围不怀好意地目光,径直向城内走去。与千红大战后,她便与楚家之人分道扬镳随便找了一个地方静养了一个月,现在的气息隐隐有突破斗玄之势,不过她的气息也变得更加隐秘了,非实力高强者都只能感觉到一丝微弱的气息。

      “看!不知道哪来的傻子,那么点实力就敢进混乱之都!”有人在旁边窃笑道,不轨的想法在心中横生。

      “还是个绝世美人,老子我好久没享受过美人了,这次正好给我解解馋!”一人猥亵地笑道,与同伴密密私语。

      周围人各自心怀不轨,独身一人又没实力的人,一向是混乱之都的恶徒欺凌之对象!

      只不过可惜他们这次看走眼了,而看走眼的下场那就是——把性命搭上!

      “美女~”诡隐前脚还没踏进城门,不知何时周围就围绕了几方人马。

      微微摇头一笑,看来自己也被盯上了啊,看他们的目光,她就如同那案板上待宰的肥羊一般,数十人眼中的贪婪让她不禁好笑。

      诡隐环伺了一周,围上来的大多是斗者、灵者一类的强者还有为数不多的玄级和一位王级斗者,

      不过刚在城门外就见玄级强者犹见大白菜,已经能让人想象混乱之都能量之巨大,强者之多了!

      “小美人,你不知道这混乱之都很是危险的吗?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劫财劫命的哦。要不就从了爷吧,爷保证没人感动你分毫!”为首的是一脸猥琐的斗王,他站在众人最前方,隐隐看得出他们是一个小队,而他,恰是这个小团伙的头目!

      “玩?”诡隐邪肆勾唇一笑,却更惹得几人狼血沸腾。

      “是啊!”那前面的斗王点头如捣蒜,一脸**:“保证让你爽翻天!”

      诡隐低头做思虑状,后抬头笑道:“那我就陪你们玩玩!”

      那几人一喜,显然没想到诡隐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可是瞬间,几人便从天堂跌落到了地狱!

      “刷刷刷!”只见那看起来较弱独身一人的红衣女子眸中划过一道灵力的杀气,右手轻扬,手指间突然浮现一丝丝风息,萦绕在白皙的指尖,漂浮不定!

      “给我去!”随着诡隐一声轻喝,指尖的风丝马上以迅雷之速向几人袭去!

      “艹!敬酒不吃吃罚酒!”为首的那人见此一怒,心中却不以为然,就那不过发丝般的风息,还想伤他?!做梦去吧!

      旁观的几人也不禁轻笑,似在笑诡隐的自不量力,那风息看起来不过微微习风,在众人眼中给他们解凉还不够,更何况是攻击?

      “轰轰轰!”可就在这时,令人睚眦欲裂的一幕全发生了!

      几名本来得意洋洋的斗师和灵师突然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自己被风息分割的下半生,脸上的得意与高兴还未散去,夹杂着点点震惊,在那奇异诡怪的表情下,血流如注!

      “嘶……”所有人都头冒冷汗,秒杀……王级!

      所有人惊愕的目光皆投向诡隐,王级在混乱之都内虽然算不上最顶尖的存在,却也是位于上游睥睨众生的存在!

      一时间众人皆在心中大呼庆幸,幸好他们没去


    逆世狂女,第一百三十三章:敢伤我之人,也得死!,第2页

    惹这么一尊煞神!

      这年头……什么人都惹不起啊!所有人齐齐摇头,心中却大骂,尼玛这么强隐藏个屁实力,专门吸引人上去给你虐么?

      “凡事……可都不像表面一样。”诡隐不屑地勾唇笑道,这风息是她聚集浓郁的风之元素凝结而成的,气息内敛不易被人察觉,尤其是那丝丝缕缕的柔顺模样能让人轻而易举地对它放下警惕,今天这几人,正好做了她实验的对象!

      众人默默流汗,这说的是她本人,还是那几缕飘渺的风息?

      “让开!让开!”就在此时,专制蛮横的声音响起,一道道攻击胡乱地射向在场众人,顿时已有数人倒在一片血泊之中,脸上还保持着死前的表情,显然没想到自己的生命在下一刻便消失在那天地之中。

      “谁啊!敢打本大爷!”不少受伤或被激怒的人齐齐回头怒吼道,似要将那无故之人碎尸万段、扒皮抽筋!

      “青邪宫押运通缉犯!谁跟阻拦!”那攻击之人显然没把众人放在眼中,手下的攻击流光依然未停,嘴上大声叱喝道。明明是伤人之人却比被伤之人还要嚣张!

      听到青邪宫三个字,所有人的目光顿时注视那青色印刻着黑暗花纹的衣服上,一时间,所有人皆做鸟雀散!

      原本怒气冲冲的人顿时向小媳妇一样,连忙遁逃百米,所有人纷纷让路!

      那攻击之人眼中一片骄傲,手上更快地挥舞着道道攻击流光,似故意戏耍众人一般,将那没来得及走远的人一瞬间轰击到坚硬的青石板上。

      所有人皆敢怒不敢言,纷纷如散家之犬般夹着尾巴加快速度迅速逃逸。

      “敢挡我们青邪宫的路,就得死!”那人仰天长笑一声,继续戏谑着逃散的众人。

      诡隐皱了皱眉,正准备随大部队而去,谁知一道流光迅速划过她脸颊带起一缕墨发,随即……那墨发纷纷扬扬地从空中飘落。

      诡隐脸色一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墨发捏在手中,一股赤焰的火从手上浮起,火焰三米之外都变为一片焦黑!

      “敢伤我之人,也得死!”傲然站于道路中央,诡隐目光阴沉地清声冷喝!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