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逆世狂女》-> 第一百一十九章:你的命,不值钱。
第一百一十九章:你的命,不值钱。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第一百一十九章:你的命,不值钱。

      诡隐鄙夷地瞪了他一眼,不屑道:“你的命,不值钱!”

      暗刃顿时感到一排乌鸦从脑袋上飞过,是谁说他欠她一条命的?

      毫不客气地伸手拽住暗刃的长发,诡隐笑道:“看来幽蓝冰莲给了你莫大的好处啊,发色都变了,说,得了什么好处?”那语气如同地狱恶魔般寒冷,带着股狰狞地味道。孽訫钺晓

      暗刃的发色本来是墨黑色,不过现在那墨黑之中竟隐藏着一股幽蓝的光华,宛如暗夜幽火,平添了分美丽飘渺。只有经过天灵地宝改造,获得莫大的机缘才会产生如此变化。

      若说暗刃没有因为幽蓝冰莲获得益处,打死诡隐她都不信!

      被诡隐那阴森的笑容吓得一跳,暗刃惊得退后几步,才道:“我体内,好像多了样东西。”说着,眼睛轻阖,薄唇轻抿,只见他身上闪过一阵蓝华,左边的斜刘海顿时变成了蓝色,其中蓝色的左眸依稀可见,一朵美丽的幽蓝色冰莲从他胸前缓缓绽放。

      那蓝池中的幽蓝重水仿佛被一只巨大的手吸引,纷纷像蓝莲飞去,那蓝莲在虚空之中缓缓流转,仿佛佛莲一般,一池子的幽蓝重水转眼消失在蓝莲之中,而那蓝莲也显得更为晶莹幽蓝。

      暗刃缓缓抬头看向诡隐,无奈道:“服下你说的幽蓝冰莲后,体内就出现了这个。”那表情,要多无奈就有多无奈,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靠!诡隐心中气得跳脚,这小子竟然凝结了魂器,而且还把一池子的幽蓝重水吸光了,这叫她情何以堪啊!

      那幽蓝重水虽然危险,却也是天地奇宝啊,那一滴也是要花大价钱的!

      暗刃的举动无异于在她面前把她的银子全部抢走了!

      “怎么了?”看到诡隐那越发阴森可怖的面容,暗刃吓得一惊道,一向淡定的人都有些不淡定了。至少他见过的诡隐,似乎从未有这黑化的迹象,也没这么抓狂过。

      “小子,你知不知道姐很穷啊?”拎着暗刃的衣服,诡隐欲哭无泪道。虽然贵为炼药师、水家大小姐,但是她制作的丹药都是自己用的,而她,也从不想在家族里捞钱,这导致堂堂的第一千金,其实是比乞丐还穷的乞丐,囊中羞涩啊。

      最可恶的是,空间里的魔兽晶核都是金币的食物,天知道她现在是一穷二白,现在暗刃把幽蓝重水都吸收了,简直是把她的钱活生生地抢了过去。

      “啊?”暗刃小童鞋顿时懵了,手中的冰莲瞬间消失,淡定道:“怎么了?”

      “那池子里的幽蓝重水,”诡隐松开拎着暗刃黑衣的手,冷静下来道,“是我打算用来卖钱的!而你,把它们全吸收了!”

      暗刃闻言,顿时额头冒汗,再一次无语哽咽。

      “那池子,是姐的。拿钱来!”诡隐面无表情道,没有钱的日子真心不好过,以前住宿都是住学院的,吃也是吃学院的,可是这次古域之行出去后,她就打算退出第一学院去万毒沼泽了,正打算在古域之中为路费大捞一笔呢,没想到开门不利,第一次准备顺手牵羊就被暗刃捷足先登了。

      如果仔细观察可以看见暗刃额头也沁出了密密的汗珠,只是声音冷漠如常:“我从不带钱。”

      诡隐满头黑线,强忍住将暗刃一脚踹开的冲动,把池子中仅剩的几块玄石和几朵莲花收入空间内。

      能在幽蓝重水中屹立上百年的玄石岂是凡物?

      这玄石经过幽蓝重水上千万年的淬炼,绝对是炼器的好材料,而那莲花,虽然还不成熟,但是只要找到新的环境将它们养育几年,相信她又能培养出新的幽蓝冰莲。

      看到被洗劫一空的小池,暗刃满头黑线,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雁过拔毛了!

      “走,我们去南方跟他们汇合。”收了玄石和莲花,诡隐的心情总算是好点了,叫着暗刃向绿洲外走去。

      在古域之中,太阳一直挂在东方,永远不落,进来寻找圣月的尸体虽然麻烦,但是如果只是想从沙漠中到达那块白玉圆盘,只要朝着太阳的反方向走就能到了。

      古域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是独立的,中间被一层结界相隔,想到其它的地方,就一定要先到达那白玉圆盘。

      暗刃微微颔首,默默地跟在诡隐身后。

      


    逆世狂女,第一百一十九章:你的命,不值钱。,第2页

    ;不像进来时麻烦诸多,去白玉圆盘的路途显得极为轻松简单,两人不过发了四五天便回去了,和来时的时间存在着巨大的方差。

      诡隐等人都不禁暗暗抹汗,他们来时是走了多少条岔路所以才花了那么多时间啊?

      远看,那白玉圆盘上静坐两人,仔细一看,一人一身蓝衣一人一身紫衣,恰是皇辰和清耀!

      他们两人比较幸运,被龙卷风吹到了沙漠边缘,不出几天便回到了白玉盘。

      只不过回来之后他们并没有出发去南方宫殿,而是直接呆在白玉盘上坐等诡隐和暗刃。

      看到诡隐和暗刃并肩回来,皇辰与清耀亦是一阵惊奇,难道两人在路上碰到了?

      “地图我拿到了,圣月的尸体在我戒指里,我们快走吧。”诡隐挥着手中一张羊皮地图叫道,带着几人径直向南方赶去。

      地图对南方的绘制最为精细,其次才是东方沙漠,可见当时莫老等人去的最多的是南方的神秘宫殿了。

      而四个区域之中亦只有南方最为可怕,地图上注释着密密麻麻的禁制与杀阵,关是那宫殿之前的杀阵就看得人眼花缭乱,一路上莫不是禁制!

      而那宫殿之中,更是大阵套小阵,小阵再套小小阵,几个连环阵套在一起,让人避无可避、躲无可躲,若是平常人,看到这地图怕就失去了去南方宫殿的勇气。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地图上的宫殿区域写了一句话,图上宫殿中标注的不过是已知杀阵,也就是说……在神秘宫殿的某些角落,还存在着未知的危险的禁制与杀阵!

      即使是冷漠如暗刃,嚣张如诡隐,四人看着那副天价的地图也不禁流下一大滴冷汗,这古域,太坑爹!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