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章。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一百章。

      诡隐带清耀五人在路人的指指点点中走到炼药师工会,工会的看门护卫已经重新换了两人了。孽訫钺晓

      两人看着诡隐六人,尴尬地不知如何是好。他们不想得罪叶家放他们进来,但是这几位也是狠角色。到底放还是不放呢?

      “小姐,你有身份证明吗?”一名侍卫拦住诡隐问道。

      诡隐脸庞微抽,什么时候进入炼药师工会都要有身份证明了?

      伸手掏出六品炼药师徽章在两人眼前晃了一晃。

      两人语噎,六品炼药师虽不算珍贵,但也并不多,尤其是这么年轻的六品炼药师却极其少见。

      夭矢妖冶的眸子盯着诡隐,心中暗暗惊叹,没想到她不仅实力强悍,竟还能兼顾破阵与炼药。

      不过六品炼药师在他们那个世界并不算什么。想着,眸光恢复了正常。

      显然两人不肯就此罢休,一人上前道:“你的朋友呢?”

      诡隐额头冒着黑线,这两人是故意找茬不想让她进去呢!要不是看他们俩态度还行,她早就一巴掌拍飞他们呢!

      其实她不知道,若不是听说诡隐一招能打死一名叶家的紫阶长老,这两名士兵早就直接攻击把她轰出去了,当然不乏羞辱一顿趁机讨好叶家。可惜现在他们并没有那个实力能欺负到诡隐头上。

      不过比起得罪一名背后无背景靠山的紫阶强者,他们更不愿意得罪在不归城中如日中天,强者无数根深蒂固的大家族——叶家!

      “放他们进来。”就在两名士兵与诡隐对持、身后五人一脸不耐烦中,优雅磁性的声音从炼药师工会中传来,透着淡淡的慵懒。

      诡隐惊讶地望去,依旧是一身优雅低调的紫衣,随意地披在身上,紫衣上有少许黑色的花纹。

      一头及腰的漂亮长发随意用一根木簪挽起,漂亮高贵的紫眸紧紧地盯着诡隐。

      诡隐浅笑,原来是故人啊。

      两名士兵尴尬地退下,眼前之人可是大陆上唯一一位一品炼药师,无数大小家族都争相巴结,为人又喜怒无常比叶家更为难惹。

      其次,男子在炼药师工会的地位可与会长媲美,他们又怎能反抗他的话?而且就算叶家怪罪下来,是他开口,也与他们这两个小喽啰无关。

      “人品真不好啊。怎么你一来工会就会被拦着呢?”赫闵闲适地依靠在墙边,面含笑意地调侃道。

      诡隐嘴角抽搐,带着清耀五人走进去,微不可查地看了身后的两名侍卫,才冷淡无奈道:“没办法。谁叫工会的狗都没长眼睛呢?”

      门口站着的两人都涨红了脸,欺软怕硬,在这里每个人都这样,并不是稀少的事情。但是有时候欺软时踢到铁板,也不得不说是他们没长眼睛了。

      她诡隐——从不是能任人拿捏的人!

      想啃她这块铁板,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啊。”赫闵轻声感叹道,又妖冶一笑:“我又帮了你一个忙,怎么谢我?”

      诡隐瞪了他一眼,两人的交情没深到这种程度吧?

      “你不帮忙我自己也能解决。自己多管闲事还想要酬劳,脸皮太厚了吧?”诡隐恣意道,丝毫没有为自己对一名一品炼药师语言不敬而感到恐慌。

      周围的人都为诡隐抹了一把汗,对于这名一品炼药师他们可是深有体会。不仅行事乖张,而且实力也极为强悍,得罪他的人一般都神秘失踪了。

      果然,赫闵的脸渐渐阴沉了下来。

      谁知,赫闵却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淡然道:“我就是脸皮厚了。怎样?我的酬劳呢?”

      诡隐额冒黑线,干脆不理这活宝。

      “不男不女。”风影扫视了赫闵一眼,不咸不淡道。

      若论相貌,赫闵与之夭矢可谓是妖冶异常,但是赫闵却绝对不像夭矢那般妖冶,反而带着淡淡的恣意慵懒,目空一切。

      原本淡紫色的眼睛变成深紫色,赫闵浅瞪着风影。

      风影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


    逆世狂女,一百章。,第2页

    br>
      噼里啪啦,两人之间似有火光交错,两人身上似有什么东西蓄势待发般。

      诡隐才感叹完赫闵的眼睛竟能随着心情变色,就发现两人之间的交锋。

      “嘭!”地一声巨响,巨大的风刃与闪电交错在一起,连空气都引得一阵阵震动。

      诡隐大张着嘴,这两击要是完全爆发出来,整个炼药师工会就毁了。

      “灭!”清越的喝声响起,空气之中散发着阵阵的能量波动,两道缠绕在一起的攻击像是被什么力量抵消掉,慢慢地消散。

      围观众人都大呼庆幸,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赫闵与风影惊异地看向诡隐。

      诡隐气喘吁吁,这样抵消攻击要比直接攻击消耗的力量大多了。不过若真是让风影和赫闵打起来,这炼药师工会毁了,她看他们今晚就只能睡街上了,而且炼药师工会之中有无数炼药师。

      让他们出此意外死亡的话,即使是她诡隐也难以去面对那庞大的怒火。

      都说杀了一个炼药师就是捅了一个马蜂窝,一个马蜂窝她还应付得来,可是炼药师工会中不说到处游历的,一天都有近百千位炼药师闲逛,百千个马蜂窝她可应付不过来!

      这两人做事真是不顾后果。

      想到这,诡隐脸色阴沉,目光幽冷地瞪着两人。

      两人立即吓了一跳,才发现自己惹事了,脸上闪着若有若无的尴尬。

      “不要给我惹事!”语气低沉到了几点。

      二人尴尬相望,却不敢反驳,均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对方。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想到这,两人看向对方的目光中竟隐隐有惺惺相惜之情。

      “你,赫闵,要打出去打,不要在公会里打。”诡隐冷声呵斥道。

      紫葡萄般的眼睛盯着诡隐,红唇轻抿,不敢反驳但也不想点头。

      风影暗笑一声,她这个魔鬼导师性子极烈,从不顾忌对方身份,都是骂了训了打了再说。

      看到风影暗笑,赫闵微不可查地怒瞪了他一眼。

      “你还笑?”诡隐脸上顿时更加阴沉了,这个S班的人,还真是一群孩子。

      看到诡隐阴沉的脸,风影顿时噤若寒蝉。

      赫闵则幸灾乐祸地双手环胸,饶有趣味地看着风影。

      “我们今天是来借宿的,不是来打架的。你要打架不归城内试武台随你打!”诡隐冷淡地指责道。

      风影无语哽咽,他这个导师还真是……唉……

      有个这样的导师到底是福是祸呢?风影无语望天,不敢反驳。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