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五章。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九十五章。

      当年我与圣月月河三人为至交,家族和宗内不知从哪得知下界有古域便派我们前来探察,本来我们打算以投影分身的方式探察古域。孽訫钺晓

      可是投影分身实力会大打折扣,所以家族和宗内花了巨大的代价将我们的本身送来这里。

      我们本以为凭借我们的实力在古域内可以为所欲为,没想到我们的实力在位面压制下一天一天地被消磨,古域中更是危险重重,无数冤死的亡灵在那里飘荡,甚至某些地方充斥着浓郁的暗力量,还有……邪殿的标志物暗纹。”莫老说着,眼中闪过一丝忌讳。

      “邪殿?!”这下连一向冰冷淡然的暗刃都忍不住惊诧出声。

      看到周围凝重和忌惮的目光,诡隐突然对那邪殿来了兴趣,神界的邪殿,是否比青云宗还要大?

      “邪殿是什么?”诡隐好奇地出声,随即引来一阵鄙视地目光让诡隐不禁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邪殿是神界的一个组织,类似与一个宗派。”莫老深深地看了诡隐一眼,而后解释道,“在神界不止有人族还有兽族,更不缺乏一些其它种族,比如外来的魔族。

      魔族力量一般为暗属性,他们不断侵蚀人族兽族领地、****我们,深遭各族厌恶。而一些力量属性为暗的人或兽则堕落为魔类,我们称他们为虚魔。虚魔同魔族一样遭到了各族追杀。

      邪殿便是一群暗属性虚魔的齐聚之地,他们凶残暴虐,行踪诡秘,行为乖张,一直与圣殿交恶,对持了千年。

      而他们的标志物便是暗纹,一种由精纯暗系力量勾勒的诡秘图案,传闻是由上古传下来的,可以助于暗属性修炼,而这暗纹也是邪殿之人的标志。”莫老缓缓的叙述着,丝毫不见一丝对邪殿的厌恶之情。

      也许几千年前他对邪殿极其痛恨厌恶,但是来到东大陆的这几百年,发生了太多的事,已经把他所有的棱角磨圆了,而且他的生活已经与神界、与所谓的光暗无关了,亦没有人对他天天洗脑讲述邪殿的残暴不仁,对于那只限于传说中却见所未见的邪殿,他自然少了一分厌恶。

      暗刃冰冷若冬日冰棱的目光微沉,淡淡地扫视诡隐。他对于邪殿的暗纹有特殊的感应,当初桃林初见交手之时他便感觉到诡隐体内存在着邪殿的标志,如今她却不知道邪殿。那么……到底是他感觉错了,还是她在撒谎骗人,或者说,她是邪殿派来探寻古域的人?想到这,暗刃的眸光越加幽深。

      感到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诡隐转头一看正看见那双冰冷如同二月寒冰的眸子,眉头微皱便不再理会。

      “我和圣月月河两人一同进入古域后,突生意外,被沉睡苏醒的亡灵追逐,侥幸逃出生天。

      后来我们三人一同出了古域,可是古域的入口已经被我们破坏掉了,无数黑雾弥漫出来,里面的亡灵生物亦随之出来,只要不消片刻,西大陆便会被踏成一片荒土,成为黑暗笼罩之地。

      我当初想回到神界,只是圣月不愿看因为自己的过错而使西大陆生灵涂炭,便想集我们三人之力,封印古域入口。

      可是……都是我当时太懦弱,犹豫不决,待想挽回时已为时已晚,圣月便趁我与月河两人分神,用自己的生命结阵,暂时性地封印古域,而她的躯体……被永远地留在了古域……”莫老说着,声音有点哽咽,眼眶微红:“都是我的错,如果当初不是我贪生怕死,踌躇不决,圣月也不会死!”莫老眼眶氤氲,老脸涨得通红。

      周围则一片静寂,噤若寒蝉,谁也不想打扰这老者伤心忆昔过往,为自己虔诚地忏悔。

      诡隐目光悠远地看向窗外,从莫老的表情不难看出,他对圣月爱得深入骨髓,不然也不会几百年都未忘记,也许……在圣月死后几百年的日日夜夜里,这可怜的老人都曾一人独自忏悔。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肝肠寸断!诡隐微微失笑,做了一世杀手、冰冷无情的她并不能理解莫老心中难以忘怀的感情,在她心中,爱情,不过是一个笑话。

      她曾经失去一段记忆,不过自从她记事起,身边便只有该隐一人,他天天教她格斗技巧,教她要狠辣无情,教她一个杀手不应存在感情。

      唯一的一世,细数过来唯一与她较为亲近的只有如父的该隐与如兄的黑狐,竟没有一位亲近的女性,正是这样畸形的童年让她最为希冀的事情便是拥有一位母亲,母亲几乎成了她一生的执念,而她到死也没有实现这个愿望,也


    逆世狂女,九十五章。,第2页

    难怪乎她此生对水无月如此关心与爱护。

      就在莫老咱淡淡感伤时,清耀清澈的话打破了这漂浮着淡淡伤怀的寂静,“当初以你们在神界的实力也无法在古域里安然行走?!”

      清耀的话立马惊得所有人一个激灵,号称为神界,拥有近乎神之力量的莫老、圣月和月河三人竟然无法在古域中安然无恙,你他们去不是送死吗?

      顿时,六双怀疑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莫老。

      莫老微微苦笑,道:“当时我们的实力在位面压制下一天不如一天,在古域之中寸步难行,在古域之中实力甚至可以说连紫阶都达不到。

      后来我们发现,古域对破天级以上的人或兽都有强烈的排斥与压制,反而对实力在破天级以下的人、兽没有压制。

      我和月河在逃离古域后致力于研究古域中的文字与图像,才隐约发现古域之中的一些秘密。

      那片古域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坟墓,上面记载在数亿年前,有三名实力高深莫测的人来到我们的世界,他们之间的大战引起了整个世界的震动与分离、毁天灭地。

      所有上古大能都感到惧怕,所有人联合起来,趁三人筋疲力竭时将三人封印,将他们的力量分成数份,封印在不同的地方。

      无人知道他们的来历,他们的实力。

      因为即便耗费了无数强大的上古大能的生命,也未能将三人杀死,只能将他们封印在各地。

      而我们的世界也因为他们之间的大战而分成数个部分,无数珍贵的功法遗失、强大的上古大能陨落使我们的世界倒退数亿年,再也无法恢复到以前的辉煌了。”莫老说着,摇头叹息。

      “可惜,古域之中的字体图像大部分已经脱落,根据残存的字体我们只研究出了,那三名恐怖生物一名被称为火,一名被称为暗,最后一名被称为白。

      据我们猜测和残存的图像,记载之人似乎是根据他们的头发色彩进行命名的,古域之中还存在着这三人的图像,只是大多颜色掉落模糊不清,只依稀分辨得出一人红发,一人黑发,另一人则为白发。

      当然,这些只是我和月河的猜测。毕竟上古古字苦涩难懂,我们研究了数百年也只研究出了这点信息。”莫老摇摇头说。

      诡隐眸光一亮,红发……幻灭不是红发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