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一章。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九十一章。

      与此同时,诡隐一手提着水铭的脖子,冷眼环伺一周蠢蠢欲动的水家弟子。孽訫钺晓

      围过来的弟子忽地感觉身上一冷,犹如被地狱里的魔鬼撒旦盯上,浑身不自主地颤抖起来。

      四周一片静寂,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水铭狠狠地瞪着前方的空气,好似诡隐就在他前方一般。

      “轰!”地一声,水家大院里传来一声巨响。

      诡隐瞳孔一缩,手中忽地用力,咔嚓一声,水铭的脑袋便垂了下去。

      随手把水铭往旁边一扔,诡隐脚下生风,疾速地向巨响的方向跑去。

      待诡隐赶到,只见一道紫光破除栏杆急速向一名垂暮的老者疾驰而去。

      老者双目微闭,脸上流落两行清泪,脸上带着释然的表情,静候着死亡的降临!而另一名老者则一脸狞笑地呆在栏杆后面。

      “破!”就在此时,空中传来一声清越的厉喝,两名老者顿时将目光看向出声之人。

      紫光在一股能量的阻碍下消散在空中,空气中依然弥漫着淡淡的灰尘,久久飘之不散。

      “水——利!”诡隐眼神阴冷,盯着栏杆外一脸惊诧的老者。若说水无月的境遇是水铭操办的,而水利则是一手造成的幕后主使!

      无论是她母亲,还是她,水利一个都没少得罪!

      垂暮老者的眼中闪烁着精芒,眼眶湿润,浑浊的眼睛深处带着喜极而泣的巨大喜悦。血脉中的羁绊在告诉他,这个傲然冷立,浑身散发着张扬自信的女孩是他的亲人,他的孙女!

      “你——给——我——死!”诡隐眼神如同冰棱,直直地刺向水利,语气幽然深冷,如同地狱的召唤曲。

      就在声音落下之时,无数土刺瞬间向水利涌去,在他惊讶的目光中把他扎成了一个刺猬。

      解决完水利,诡隐才把目光投向那时日不多的老者。对于自己的这个便宜外公,她是没有多少感情存在的。不说她,即使是这句身体的前主人也没有见过她的外公一次,她与水礼之间除了那一层血缘关系之外,不过是个陌生人而已。

      她来水家,来帮助水礼成为水家家主。不过是为了报复水利与水铭,其次……是圆水无月一个心愿。

      有谁知道,水家曾经的那位天之娇女是怀中怎样不舍、愧疚的心情离开水家的?从这具身体前主人的记忆之中,她便经常听到水无月温柔略带悔恨的话语。

      “你……你是……我……孙女?”水礼眼眶湿润,眼中饱含着喜悦与激动,连声音都不可抑止地颤抖起来,可是声音却微弱犹如蚊蝇低语。

      诡隐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迈步过去,直接从空间戒指中拿出几颗药丸塞进老者的嘴中,“先不要说话,你身体太弱了。”诡隐面无表情道,深邃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凝重与烦躁。

      水礼本就年迈,又承受了多年的折磨与巨大的打击,在水利的重伤下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以水礼现在的状态,恐怕已经要无力回天了。

      虽然对于这位外公没有什么感情,但是诡隐却不希望他死去。她心中已经将水礼归为自己人了,对于自己人,她是极为护短的。再说,水礼死了,谁来照顾水家,她可没有那个美国时间!

      吃了丹药的水礼犹如回光返照般,脸上的苍白少了几分终于多了几分精神,看到诡隐眼中的一丝忧虑和焦急,水礼摇了摇头,叹道:“孩子,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

      天要我死,我不得不死,我现在已经是苟延残喘了。

      你再如何努力也无济于事。

      这几年,苦了你了……”水礼慈爱的看着诡隐,说道最后一句话,神情之中多了一份落寞与愧疚。

      诡隐挑了挑眉,感受到水礼真挚的感情,心中的好感便多了几分。

      “天要你死,那我便让你逆天而行!”诡隐缓缓道,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天,她已经不放在眼中了!不愿被天束缚,所以她要逆天,不愿被世间纷扰,所以她要逆世,她要用一生,去拼搏一份潇洒、恣意,即使付出所有!

      水礼听到诡隐的话,眸子中满是惊诧,若不是现在身体虚弱,他真是恨不得拍手叫好。无论眼前之人以后命运如何坎坷,


    逆世狂女,九十一章。,第2页

    他只知道,有这样信念与自信的人,以后的成绩将何等斐然!

      敢说出这种话的人,以后面对的不是身败名裂、如同夏日繁花一般稍纵即逝,年轻陨落,就是立于大陆顶尖之上,俯视众生万物!

      无论是年轻陨落,还是俯瞰众生,他们都是一个神话,一个传奇!不论下场如何,他们都将在历史的舞台上发光发彩。

      他不信诡隐会年轻陨落,因为……他相信她!相信自己的孙女!他相信,终有一天,眼中恣意飞扬的女孩终能立于巅峰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建造自己的神话与传奇!

      诡隐紧皱着眉头看着眼前如同风前残烛却一脸激动与喜悦的老者,目光幽深。

      微微叹了一口气,诡隐清冷道:“你的身体杂质太多了加速了你的死亡,忍耐一下,等痛苦结束你就能获得莫大的好处。”说着,手中便升起一束跳动着的明亮火焰。

      九幽火为九幽逆凰的本命之火,亦是九幽逆凰从幼年到成长期将经历的涅槃之火,对于剔除身体杂质,强健筋骨的作用绝不小于塑体泉,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只是九幽火太过霸道,一个不小心便会将人灼烧成灰,不少九幽逆凰便是在九幽火的涅槃之中陨落的。

      诡隐仔细控制着九幽火剔除水礼体内的杂质,额头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珠,连呼吸的动作幅度也小了许多。

      她必须仔细控制九幽火剔除水礼体内的杂质而不伤到他,此举非常凶险,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将水礼燃烧成灰。

      若不是水礼身体杂质太多,丹药对他来说只能起一时作用并且更加斑驳他体内的能量,制造更多杂质加速他死亡的话,诡隐是万万不会用这招的。

      想要用丹药治好水礼身体内的内伤、暗伤,就必须剔除他体内的杂质!

      诡隐也是临时上阵,压力山大。

      水礼面容因为痛苦而极度扭曲,因为被诡隐用木藤缠了个死死的,所以即使再痛苦也不能动弹分毫。

      凄厉嘶哑的惨叫响彻空旷的地下室,令人毛骨悚然。

      给水礼剔除体内杂质只用了三分钟时间,而在这三分钟内,无论是诡隐还是水礼都感觉时间流逝的极其缓慢,度日如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