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章。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九十章。

      水家住院内,水铭脸色阴沉,扶着木椅的手青筋暴跳。孽訫钺晓

      自己最优秀的儿子水铭青失踪死亡,青云宗使者神秘消失,二儿子被贱人水无月的那个废物女儿打死,现在又有人来砸他水家大门,祸不单行,流年不利,他脸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嘴上位的水利神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大厅上气氛凝重、压抑。

      “水家弟子已经集合了,你去看看,到底是何人敢轰我水家大门,抓到必将严惩不贷。真以为青云宗走了我们水家就好欺负了?!”突然,水利愤恨地吼道,大手愤怒地在旁边的桌椅上一敲,啪的一声,桌椅应声而裂。

      “是。”水铭恭敬道,脸上带着一丝不愿,一个区区的挑衅者难道他水家弟子对付不了吗?还要他这个家主亲自出面!虽然心中不愿,但是他却不会说出来,对于坐于上位的父亲,他仍是十分敬畏的。

      水铭带着大厅中的其余人往外赶去,只剩下水利一人面色扭曲地坐在原地沉思,脸上闪过一丝狠厉,果然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没想到水礼那个死老头的孙女竟然活下来了,而且还晋阶了紫阶。绝对不能让水礼一家再活在世上了!想到这,水利脸色狰狞,一拂衣袖,向水家地下室走去,水礼不能活!不能活!

      ……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因为常年没有阳光的照射,人的清洁,空气中弥漫着一阵难闻腐朽的臭味,角落中不时爬过几只老鼠与蟑螂。

      水利阴沉着脸走向唯一一间有人的阴暗牢笼,栏杆内,一年迈的老者穿着一身破烂的灰衣服,衣衫褴褛,浑身布满密密麻麻的血痕,眼睛浑浊无神,身影佝偻,像是命不久矣的暮年老者,显然要两只脚踏进棺材了。

      老者背靠着腐烂的稻草,像一尊无神的木偶人,眼神黯淡无光,静候着死亡的降临。

      “水利。”水礼狞笑着站在特制的栏杆之外,怨毒地叫道。

      栏杆内的老者猛地抬头,浑浊的眼中迸射出滔天的恨意,眼神犹如利刃凌厉地瞪着栏杆外的水利,一双无神的眼睛因为这恨意多了几分人气。

      “哈哈哈!!!”看到老者眼中的恨意,水利不怒反笑,笑声在阴暗的地下室多了一分阴森,在空旷的暗室中迟迟回荡不散。

      “你恨我?”水利阴阴笑道,声音中不带一分疑问反而带着淡淡的疯狂的喜悦。

      “本来想留着你这条贱命,让你亲眼看看你的女儿、孙女全部死在我手上,水家,整个水家都掌握在我手上。然后折磨你,让你慢慢的慢慢的痛苦地死去的。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你的孙女竟然活下来了,而且杀了我的孙子。

      没办法了,我只能用你和你孙女的命去祭奠我孙子了。”水利狰狞笑道,声音中带着一丝疯狂与毁灭。

      听完水利的话,老者的眼中顿时爆出一阵精光,“哈哈哈哈!!我……我就说像你这种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人迟早要遭报应的!

      我水礼的女儿和孙女哪有那么容易去死,她们命硬的很呢!”声音苍老嘶哑,可见声嘶力竭才说完这一段话。刚说完,老者便是一阵喘息,那几句话仿佛耗尽了他仅剩的生命力。

      “我忘恩负义?!”水礼面色扭曲,“是你!是你这个嫡子夺去了我的一切。

      就因为我是私生子就不能继承家主之位?凭什么?凭什么?

      水家是我的,我的!

      你少跟我装慈悲,就算你让父亲把我加入族谱、成为水家嫡次子又如何?

      我要的是水家!

      从小那个死老头就不曾看过我一眼,他眼中只有你,只有你!

      我也很努力,我并不比你差?凭什么我就不能当家主?就因为我是私生子吗?这不公平,不公平!

      我就说,这水家迟早是我的吧?”水利疯狂地大笑着,双手捏紧栏杆,使劲地摇晃:“现在水家已经是我的了!全部是我的了!支持你的那些人,全部被我杀掉了!”

      看到水利疯狂的模样,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悲悯,可听到水利的最后一句话,老者的眼中顿时溢满了熊熊怒火,恨不得冲上去将那疯狂的人毁灭。

    &n


    逆世狂女,九十章。,第2页

    bsp; “愤怒!对,就是这种愤怒!”水利松开了栏杆,满意地看了一眼老者,继而说道:“现在你对我有所愤怒,有多恨,就是我对你的所有愤怒与恨意。

      知道这种滋味了吧?

      我小时候就是因为私生子这三个字被你死死地压上一筹,什么好哥哥好弟弟,什么兄弟情深,都是假的,假的!

      天知道我天天恨不得你去死!”老者畅怀地大笑道,心中一片舒爽。

      “哦,对了。

      知道你妻子怎么死的吗?”水利眼神玩味地询问道。

      老者一愣,然后死死地瞪着水利。

      “就是在她生产的最后关头,我买通产婆把她掐死的!

      只是没想到她最后还是把水无月那个小杂种生下来了,而且你也赶到了,不然……水无月那个小杂种也活不下去!

      啧啧,你妻子还真伟大呢,拼死都要把那个跟男人私奔的废物生出来!”水利嘎嘎笑道,眼中全是满足的喜悦。

      “畜生!我杀了你!!!!!!!!”老者闻言,浑浊的眼中顿时布满了血丝,回光返照般,身体迅速地冲了过去,两手穿过栏杆死死的掐住水利的脖子。

      “咳咳!”猝不及防,水利大惊连连咳嗽,后眼神狠毒,一道紫色的光芒向老者冲去,顿时将他轰到了墙壁上,墙体发出因受巨力撞击而掉落的声音。

      “噗!”一口暗红色的鲜血从老者嘴中喷出,身体无力地滑下,似乎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一双眼睛还死死地瞪着水利。

      看到老者的眼神,水利面色更加怨毒,冷笑道:“没想到你这老骨头命这么硬,受我一击竟然还没死。

      那么……叙旧结束,你也该下地狱去见你那傻瓜妻子了,放心,你女儿、孙女,一家四口都会在地狱相聚的!”水利笑着,苍老的手中紫光氤氲,随即伸手准备挥向老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