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八章。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八十八章。

      一边往天香楼外走去,诡隐一边用神识细细地查看资料。孽訫钺晓她外公水礼虽然愤恨女儿跟男人私奔,当是却是极度宠爱自己这个唯一的小女儿的。

      从这具身体前主人的记忆中,水无月就经常跟她讲她外公的事情,从那些事情中不难听出,水礼对自己的小女儿水无月极度宠溺。

      所以诡隐觉得水无月被赶出主家事有蹊跷,不然地话她也不会来天香楼买消息,当初在第一学院中便会把水家几位长老当地击杀。

      神识一瞬间扫过手中的资料。

      水礼只有水无月这一个孩子,在水无月出生后不久他的妻子便死了,当年水无月惊才绝艳,已被水家定为内定家主,若不是跟男人私奔,现在可能就是新一代水家家主了。

      当初水礼宣布水无月为内定家主时在水家引起了轩然**,其中水礼的亲兄弟水利反对声最大。

      水利有一个亲儿子,水铭,母亲水华是一位旁支子弟,因为晋阶紫阶而位列水家长老与水利结婚,水华即是当日在第一学院中骂诡隐野种的老妇。

      在水无月消失后,水礼因为女儿在家族失去了威信,而水利则趁机快速拉帮结派,架空水礼的权利。

      在水无月回来后,水利连同自己人一起声讨水无月,给水礼施压,威胁水礼再立自己儿子水铭为家主,声称只要立水铭为家主便不再找水无月的麻烦。

      水礼无奈,对家族声称退位让贤,废水无月,立水铭。谁知在水铭当上家主后,水利等人反悔施压把水无月赶到‘边疆’,逐出族谱。

      此番做法在遭到水礼的强硬反对后,水礼被水利等人以反抗家主为名软禁监视起来,关进了一间地下‘牢笼’,终生不得出来。

      现在水家即是水利一家独大,水铭则生有两子——水铭青与水铭杏。

      看了这一叠资料,诡隐也不禁摇头叹息,事情经过其实不过是两三句话的事情,但是其中的艰辛又有谁知?这大陆上的家族家主之争就如古代的君王之争,手足相残,为了登上高位无所不用其极。

      看到水铭青与水铭杏这七个字诡隐不禁轻笑,自己跟他们还真是有缘,她杀了水铭杏和水铭青,而他们两个的父亲与爷爷则是迫害自己外公与母亲的凶手,这世界竟是如此之小!

      手上猛地升出一簇火金色的红焰,手中的资料一瞬间灰都不剩。

      诡隐唇角微勾,既然知道了内幕那么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便是救出外公水礼,清洗水家,让外公重登家主之位。

      至于水利、水铭和他们的亲信们,恐怕只能去黄泉相聚了!

      刚出天香楼,天空中就窜出七道流光,成包围状矗立在诡隐四方。

      “没想到水家真热情,竟然派出七位紫阶长老来找我。各位长老是怕我不认识路,带我回水家的么?”诡隐扬唇笑道,丝毫不见被紫阶包围的紧张之色。

      “死到临头还嘴硬,今天没有了莫老相护,我到要看看你有多少条命可以逃脱我们的追杀!”几人中间的一位老妇冷哼道,她便是水利之妻水华。

      “我有多少条命,你来试试不就知道了?”诡隐挑眉道。

      诡隐的话彻底激怒了水华,水华秉着一把水蓝色的长棍袭来,“黄毛小儿,大言不惭!那今天我便来试试你有多少条命!”

      另外六名紫阶长老对视一眼,以诡隐为圆心分散开来,不上前帮助水华,只是呈包围之势防止诡隐逃跑,可见对于这名长老中唯一的一位女人是给予了绝对信任的!

      巨大的声浪暴起,灰尘顿时呈放射状散开,地面上斜躺着一位嘴角流血、气息微弱的老妇,而天空中一名火翼女子安静伫立,竟连衣服都未凌乱分毫!

      一击!

      剩下的六名长老被深深的震撼了,水华实力在水利的帮助下早已达到紫阶巅峰,如果诡隐在与水华缠斗许久后将她击败,他们也许不会惊异,他们震惊便震惊在——这只是一击!

      一个紫阶巅峰的强者被一击击败,熟悉紫阶的他们都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单单的紫阶强者就能做得出的,除非她身上带着特殊的幻器或用来特别的手段。

      “各位长老,我今天正好打算来个水家一日游,那么就请你


    逆世狂女,八十八章。,第2页

    们带路了,走吧!”诡隐轻笑道,一脸的谦卑亲和。

      “不可能!”一个身材较小的猥琐老头喊道,“我们一起上,就不信擒不住一个叛逆之女!”老头鼓动着同伴。

      诡隐斜了他一眼,整个水家由长老会与家主掌权,此人是水利在长老会除了自己妻子水华外的第二名亲信。

      能在长老会安排亲信已经间接说明水利在水家势力强大,关系盘根错节。

      “你可以来试试。”诡隐扬眉道,眼中的一片死寂,看老头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看到诡隐的眼神,那老头哆嗦了一下又连忙恢复了镇定。

      另外五人犹豫不决,慢悠悠地移动着脚步,眼睛盯着那老头。

      老头眼神微暗,一咬牙就冲了出来,他明白如果自己不打头阵身后的同伴是不会跟自己一起对付诡隐的。

      手中的招式还未释放出来,诡隐手指微点,一滴水般大小的火苗向老头冲去。

      “哈哈哈!这么丁点大小的火苗竟然也拿得出手!”老头看到那一丝火苗,不屑地狂笑道。

      周围亦是一片嗤笑声。

      诡隐眼神冷漠,静立在空中一动不动。

      只见那小火苗在碰到老头的一瞬间突然扩大布满老头全身,然后迅速湮灭,那老头迅速被烧的灰都不剩!

      刚才的情景宛若梦境,给所有人带来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谁都想不到,前一秒还是狂妄大笑、不可一世的紫阶强者,下一秒就化为虚无了,凄惨比之地上奄奄一息的水华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静寂……死一般的静寂。空中顿时只剩下了风吹动的声音,所有人屏着呼吸,眼睛还看着老头前一秒消失的方向。

      “怎么?剩下的五位长老,不准备带路吗?”还未等众人回过神来,天空中便传来一阵清昂的笑问声。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