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八章。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七十八章。

      水铭杏也不废话,双手结印,一道巨大的水柱便向诡隐袭去。孽訫钺晓

      眼中闪过一丝轻蔑,诡隐轻盈快速地闪在一边。

      谁知水铭杏一个闪身靠近诡隐,手中覆盖着一层淡淡的斗气向诡隐脖子袭去。

      诡隐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动作微愣,显然没料到水铭杏会攻过来,。脑海中顿时浮现四个字:斗灵双修?!

      就在在水铭杏的手还离诡隐一寸远时,诡隐大惊,脚上覆盖着斗气转身一个侧踢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水铭杏变成了一道抛物线在空中划过,在地上又因为冲击力直直滑过了十几米。

      场上顿时安静下来,可是过一会儿人群就爆炸起来了。

      “卑鄙!”

      “阴险!”

      “狡诈!”

      “狠毒!”

      “太不要脸了!”台下的人纷纷骂道,尤其是男的还紧紧夹着双腿捂住**。

      只见水铭杏正一脸冷汗地捂着**,脸色苍白,浑身抖个不停。

      诡隐讶然,一脸无辜。她真心不是故意的。因为没料到水铭杏还是斗师,所以水铭杏攻过来的时候她非常吃惊,身体已经自己做出反应对来犯者踢了过去,丝毫没有准头,谁知……正好踢到了水铭杏的命根子?!

      刚才那一脚别人不清楚,她可是非常清楚,因为是情急之下的慌忙一击,威力不至于置人于死地,但是……水铭杏的命根子恐怕被废了,以后传宗接代都成了问题。

      “哈哈哈哈!!!水老,看来你水家要断子绝孙了!”西门老头大笑道,这一脚踹得好!顿时让他心情舒爽了!

      “啪嚓”水老扶着的木椅扶手被他不经意间捏成斎粉,此时他一脸阴沉,脸上呈现出一种吃了苍蝇的便秘色,杀气重重道:“卑鄙!”

      “战场只论输赢,不论手段。”贵妇人满眼精芒,淡淡道。

      诡隐看了看疼得哆嗦的水铭杏,脸上顿时出现一丝同情之色,这小子太惨了,正撞枪口上被她提了命根子。

      不过不管水铭杏有多疼,赛事也不会因为他而发生改变的。

      诡隐冷眼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水铭杏,一个闪身过去捏住那细嫩的脖子,好似轻轻用力便可以捏碎般。

      台下之人倒抽一口凉气,她这是在干嘛,还想杀人吗?

      想到这,每个人的身体都不禁颤了两颤,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以后惹谁也不惹这心狠手辣的杀人狂女魔头!

      而台上的水老就坐不住了,竟然有人在他眼前要杀害水家弟子,这让他面子往哪搁?先不说水家嫡系已经大缩水了,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允许别人在自己还有西门老头面前杀了水家弟子。

      “妖女!纳命来!”巨大的吼声伴随着沉重的威压让人心头一震,水老挥着能量翅膀浮在空中!

      诡隐毫无感情地看了天上的水老一眼,手中微微用力使劲往地上一甩,竟然把厚实的比武台甩出一个大坑。

      现在没人敢相信水铭杏还能活着!

      水老看得睚眦欲裂,手中聚力便往诡隐轰去,咔嚓的细碎声音响起,比武台上的透明结界开始破碎,毕竟不比不归城的神秘结界,第一学院的结界可承受不了紫阶强者的奋力一击。

      “好啊。把你的命拿来!”诡隐冷声道。

      莫老摇摇头,这丫头太狂妄了,即使是他也难以救她了,以为紫阶强者那么好惹呢!

      成为紫阶最大的优势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紫阶强者可以从天上进行远距离攻击,但是地上的人却无法攻击到紫阶强者,在他看来,诡隐不过是自寻死路!

      “好好好!我平生第一次见这么狂妄的家伙。不过狂妄也得有实力才行,不然也是死路一条!”水老冷笑道。

      “我不介意让你看看我的实力。”诡隐轻哼一声,身后火红色的翅膀一展,飞了上去。

      这下所有人眼珠子都掉到地上了。

      有没有人告诉


    逆世狂女,七十八章。,第2页

    他们,这看起来才十几岁的紫阶少女到底是不是真的?

      “紫……紫阶!”莫老不可以思议地看着诡隐,那表情活像是看到外星人入侵地球般。

      西门老头和那美艳贵妇惊讶的对视一眼,后沉默地看着诡隐,只是眼中越加深沉。

      而西门一雪暗自庆幸,幸好自己刚才没有上去送死,虽然他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但是在紫阶强者眼中也不过是蝼蚁罢了,一个绿阶对上一个紫阶,这简直就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水老眼中惊讶一闪而过,后脸色越加阴沉:“别以为紫阶就可以如此狂妄嚣张了,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他看来,诡隐就算再天才再妖孽也不过是新晋紫阶而已,而他多年止步紫阶底蕴比其更加深厚,而他本身的实力也是高达紫阶高级。

      “这一句话我也要回敬给你!”诡隐冷笑道,其实刚才就算水铭杏不出来挑战她她也要把他叫出了亲手杀死,其目的不过是想引出高台之上的水家长老。

      手中浮起无色的斗气,诡隐大手一扬向水老挥去,以她现在的实力她完全可以一击击杀水老,不过她不介意与他慢慢玩,一击击杀一个紫阶高级强者未免太让人起疑了,她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突破紫阶这件事。

      两道身影在空中不断闪过,身影闪动之中光芒四溢,华美无比,身影更是快得让眼花缭乱。

      莫老眼中闪过一丝赞叹之色,能在紫阶高级强者手中过这么多招而无败走之势,这个丫头绝非常人,而且……他好像看见她放水了?!

      即使是大陆最顶尖的家族也没能培养出这么年轻的紫阶吧!莫老心中感叹,难道大陆中还有什么隐世的超级家族……亦或是……这丫头是从西大陆来的人?

      莫老突然想到了那个以纨绔闻名的S班,眉头浮现起淡淡的担忧之色,若她真是西大陆来的使者,到底要不要把S班交到她手上呢?毕竟那个班级的人背后势力一个个都没有那么简单……

      而另一边,诡隐与水老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诡隐一个轰击便把水老轰到了比武台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

      坑中之人嘴角流出血丝,衣服褴褛,但是却依然活着。

      “老头,告诉水家的人。我,水无月之女——诡隐回来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