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逆世狂女》-> 第六十二章:威胁。
第六十二章:威胁。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第六十二章:威胁。

      “昨日瓦特找我说找你有事,晚上回来。孽訫钺晓可是今天他都没有回来,你说说我不找你找谁?!”瓦亚的拐杖使劲蹬着地板,一双眼睛睁得得老大盯着诡隐,身后的五名紫阶也一起上前怒瞪着诡隐。

      若是一般人,铁定被这种场面吓得大惊失色了!

      诡隐用旅馆桌上的茶壶为自己到了一杯茶,慢慢说道:“前辈,你这可不讲理了。我昨日确实是没见到瓦特少爷,我也并不知道瓦特少爷要来找我,如今他在途中失踪了,又干我何事?”说着,轻抿一口清茶。

      “那你说说,昨日你去哪里了?干了什么事?”瓦亚气愤地说道。

      “啪嚓!”诡隐手中的茶杯突然裂开,化为一堆斎粉与未喝完的茶水融化在一起,湿了一地。

      但诡隐的手丝毫未见水渍,她斜抬起头,不屑问道:“我去哪里做何事凭什么要向你禀报吗?前辈是不是管得太多了。”一双眸子冷如深幽寒冰,顿时让瓦亚与身后的五名强者一愣,即使是久居高位的人都不一定有如此骇人的气势。

      六人心中一寒,仿佛眼前那随意坐着的人能掌握自己生命般,让他们不自觉的颤抖。

      “你!”瓦亚急急跺着拐杖,后道:“凭的,就是谁势力大,拳头硬。”

      说完,五名紫阶强者一齐围了上来。

      旅店里的人顿时骇然地躲在一边,炼药师就是大手笔,想动一个人都用五名紫阶!

      其实只有瓦亚知道,瓦特向他要了几名蓝阶去拦截诡隐,当初他还不以为然,一个黄毛小子竟然要那么多蓝阶才能对付?

      可是今天瓦亚和那几名蓝阶高手全部消失不见了,这让他不得不对诡隐升起了一分警惕之心,这小子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小子,只要你说出我孙儿的下落,我就不再纠缠与你了,否则……我瓦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你……”瓦亚说道一半便不再言语,他相信眼前的人知道他想说什么,他也不会那么不识趣去得罪一个三品炼药师。

      周围的人一片惊骇,齐齐望向在座椅上悠然而坐的少年。

      得罪一个三品炼药师无异于捅了一个马蜂窝啊,欠瓦亚人情想得到他的丹药的人多不胜数,相信很多人都能为了那一颗极品丹药去教训教训这个少年的。

      所以,很多人宁愿得罪紫阶也不愿意得罪一个高阶的炼药师。

      可惜啊,一代天才就要陨落了!众人齐齐摇头哀叹。

      可是……也不乏有人在角落里幸灾乐祸。

      “这不是那个炼出六品丹药的天才吗?竟然去惹一个三品炼药师,真是不要命了,以为自己有点本事就了不起了吗?”纷杂吵闹的人群之中,一道尖锐的女声格外刺耳。

      瓦亚皱眉看了过去,却也没说什么。

      诡隐慵懒地看了过去,竟然又是青山佣兵团的人,她难道跟他们反冲么?尤其是那青雪,他记得他跟她压根没交集,为什么就是看自己不过去?

      “青雪!”青卡低声喝道,显然对青雪的那一番话极度不满。

      “哥!”听到青卡呵斥自己,青雪生气地跺了跺脚,“凭什么不让我说?那家伙偷了我们的晶核逍遥自在,自己得势就忘了我们了。他怎么能这样对自己的恩人?现在他得罪人了,哥你不高兴吗?”

      “我。”青卡哑口无言,对于诡隐偷了他们的晶核然后得势便不再理会他们的事情也是很气愤,可是后一想,人家是六品炼药师,能在紫阶强者的一击下安然无恙,凭什么要偷他们的晶核?怕自己的晶核他还不放在眼中呢!

      可是一想到当初羞怯实力弱小的少年一下子走到他们无法企及的位置,甚至和他们形同路人,他心里便不是滋味。

      恩人?诡隐嘴角抽了抽,他们什么时候是自己的恩人了?可真会把高帽往自己的头上戴。

      “瓦特少爷的行踪我也不知道,就请前辈就此别过吧!”诡隐站起来往外走去,瓦特的行踪?笑话!瓦特的尸体在昨天已经被九幽火烧得灰都不剩了,还想要行踪,怎么可能有?

      “你给我站住!”看着从自己身边飞快擦身而过的诡隐,瓦亚在后面怒道。没想到在五名紫阶强者的威压下这小子还能面不改色,


    逆世狂女,第六十二章:威胁。,第2页

    紧咬不放,这小子真是太硬了,不好对付啊。

      虽说这个世界强者为尊,但是他也做不出在众人面前就这样杀了诡隐的事情,太有损他的名誉了。本来带来这五名紫阶只是想吓唬威胁一下他的,可惜没想到诡隐软硬不吃,压根不怕。

      跺了跺拐杖,瓦亚看着周围人投向自己的目光,怒道:“看什么看?!”

      一时间人做鸟雀散,谁也不敢得罪这名三品炼药师。

      “你们,跟我回去!”瓦亚用拐杖指着五名紫阶强者道。既然那小子不识相,他也不介意用点特殊手段,不过有些事总是只能在暗地里进行的,敢得罪他孙儿,给他等着瞧。

      瓦特是瓦亚的独孙,而瓦特的父母更是在早年逝世,所以瓦亚对这名孙子可是捧在手中怕冷了,含在嘴中怕化了,一切都给他最好的,从小到大亲自教导这位小孙子,就算他犯了错也舍不得骂他一句。

      而瓦特在炼药上的天赋更是然瓦亚欣喜若狂,从小就对瓦特寄予厚望,一直扬言瓦特将成为不归城乃至大陆上的第一炼药天才,这也使得瓦特一直认为自己就是那第一天才,对赫闵的出现异常仇视。

      诡隐买了点吃着,一边吃一边逛着早市,顺便往炼药师工会慢悠悠地走去。瓦亚在炼药师工会中地位不轻,现在他得罪了瓦亚,以后瓦亚一定会找机会给她下绊子,不过等她把炼药师工会的藏书看完,那炼药师工会便没有任何价值了。

      瓦亚若是再来找她麻烦想要她性命,她也不介意好好陪他玩玩!

      想着,诡隐把白老给自己的那枚六品炼药师徽章戴在衣服上,在周围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大摇大摆地走入工会里面。

      “小子你还敢来!”就在诡隐进去的同时,工会里面传来一声暴喝声。

      抬头望去,赫然是瓦亚带着那五名紫阶强者刚回来正准备去讨论对付诡隐的事宜。

      嘴角再次抽了抽,她这是倒了什么霉?天天跟仇人撞面!

      瓦亚也是不敢置信地看着诡隐,本以为这小子得罪了自己便不敢再来工会了。没想到他还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他的地盘,真是不把他放在眼中!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