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逆世狂女》-> 第六十一章:瓦亚。
第六十一章:瓦亚。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第六十一章:瓦亚。

      “长老!”看到飞速刺来的匕首,一行水家弟子大惊失色,失声叫道。孽訫钺晓

      “就这样你就想杀了我?”那名长老不屑道,羽翼展开,飞入空中,紫阶强者一般都在空中作战!

      “砰!”爆炸声响起,只见诡隐的手中的匕首已经消失不见,素手一挥,水若等人呆着的地方毫无征兆地爆炸起来了。

      “啊!”水若等人大声惊叫道,但叫声都淹没在强烈的爆炸声中了!

      水家长老呆在空中,几欲睚眦欲裂:“我要杀了你!”这次来的全是水家新一代年轻精英,损失一个都是水家不可忍受之痛啊!没有了他们,等待水家的不过是没落与衰亡,现在这群精英在他手上消陨,即使他是紫阶也会被家族重处的!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了!”诡隐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她可是个有仇必报的主,当初这老头让她不得不趴在银狼身上逃跑的事情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近三米长的火焰翅膀从身后升起,诡隐手持匕首冲了过去。

      紫阶?!水家老者心中一惊,不出一年,她竟然已经晋升到紫阶了?!谁来告诉他这不是真的,这是什么妖孽啊?!而让他最心痛的是,水家竟然把这种天才拒之门外,逐出族谱!

      甚至……让她记恨水家!这种人,若不能拉拢,便只能毁灭!若等她以后成长起来报复水家,那绝对不是他们能承受的!

      看着迅速冲刺过来的血红色匕首,水家长老心中一凛,迅速闪开,可是那匕首仿佛长了眼睛般以一个诡异的弧度向他滑去,撕拉一声,蓝色的袍子瞬间被划破,血如泉涌。

      长老急急后退,双手结印,“水龙!”

      一道水桶大的水柱向诡隐袭去,诡隐眼角抽了抽,这也能叫水龙?!

      敏捷地闪了过去,“砰!”的一声,地板被炸出阵阵碎石,剧烈的声响震得人耳朵发麻。

      这下周围的人都听到了,纷纷赶过来察看,尤其是看到天空中两个飞舞的身影时,更是惊讶无比。

      “紫阶!是紫阶强者!”

      “这就是御空者么?好帅!”

      “两个紫阶强者在交战,没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有人兴奋地嚎叫,有人毕生都见不到一个紫阶,更何况是两个紫阶强者在空中交战?

      诡隐眼神一冷,手中的匕首向水家长老的脖子上攻去,那长老急忙抵挡却不料后面一块金色的金刃瞬间刺进他的心脏!

      “噗!”一口鲜血喷出,身后那双能量羽翅瞬间消散,整个人从空中掉了下来!

      此时众人的目光都望着水家长老,诡隐趁此机会瞬间使用隐匿,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呼!”轻呼一口气,神识察看了一下驭灵空间,金币的身体一瞬间变大了几百倍,羽翼绯红,上面隐隐有不同层次的颜色勾勒出的花纹,而赤云因为幻化人形的不完美直接变成了兽型,一脸失望地趴着。

      察觉到两只兽兽都没事,诡隐也不再去看什么鼎炉了,直接往床上一趴睡了过去。

      ……

      一大清早,诡隐还没醒来,便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

      “让那个叫诡隐的小子出来,不然我就找人毁了你这旅馆!”旅馆外传来苍老而愤怒的声音,伴随着拐杖不停重击着地板的声音。

      “瓦亚大人,这……我这是小店啊,经不起你折腾啊。要不……等客人醒来你再找他?”另一道声音无奈地全解道,满含焦虑。

      “我不管这么多,我孙儿不见了,他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瓦亚怒道,身后还有五名紫阶强者。

      这话听得周围人一阵疑惑,瓦亚的孙子瓦特不见了,找一个六品炼药师干嘛?

      “扣扣扣!!”一阵焦急的敲门声响起,声音急促而短暂,可见敲门之人心中是非常着急。

      诡隐不耐烦地走过去开门,“什么事?”

      开门的小厮见到诡隐的脸先是一愣,然后道:“客人,门口有人吵着要见你,你快去吧!要不然他就要把小店给砸了!”

      见她?诡隐到是


    逆世狂女,第六十一章:瓦亚。,第2页

    来了兴趣,在不归城内除了萧冷傲与斯金就没人与她有交情了,而且听小厮这语气,似乎是来者不善啊。

      慢悠悠地走到店门口,赫然看到一名须发浩然的老者带着五名紫阶强者屹立在门口,引来不少人的驻足围观。

      微微挑眉,看来是来者不善啊!

      慢悠悠地走了过去,好像自己不是被人围堵的那个人一样。

      “你是诡隐?”瓦亚驻着拐杖疑惑问道。他只听说过那个新晋六品炼药师的名字叫诡隐,喜欢穿一身红衣,不过十几岁的年纪。

      “嗯。”诡隐双手挑眉,冷淡地问道:“怎么?找我有事?”

      那一副悠闲的样子瞬间把瓦亚惹毛了,连他身后的一众紫阶也忍不住想上前揍这小子一顿。

      “有事!当然有事!”瓦亚敲击着拐杖,咬牙切齿道。

      “哦?找我有何贵干?”顺便拉了一张椅子坐下,一副悉听尊便的表情,“麻烦您老快点,我时间宝贵。”

      一句话气死人不偿命,瓦亚的拐杖都要在地板上戳出一个洞了!

      “哎,老人家,爱护公物啊。瞧你这戳的,人家的地板都要被你戳出一个洞了,等下可要赔钱的。”轻飘飘地一句话从诡隐嘴中脱口而出。

      瓦亚气得快心脏病复发了,拐杖指着诡隐道:“你……你……”仿佛这个你字就让他说得要岔气了一般。

      身后的五名紫阶连忙上前扶住瓦亚,“瓦亚长老,别和一个毛头小子生气啊。”

      “是啊,气坏了身子怎么办?”有人上前附和道,笑话,要是瓦亚被气死了,他们的丹药找谁来赔?

      “小子,我孙子瓦特是不是在你手里?”瓦亚平复着心情,怒瞪着诡隐问道。

      “前辈,你孙子消失了管我何事?怎么就在我手里了?”诡隐挑眉问道,看来当初伏击他的事情瓦亚也知情嘛,不过她还未将炼药师工会的藏书看完,这个瓦亚暂时动不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