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逆世狂女》-> 第五十九章:水若。
第五十九章:水若。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第五十九章:水若。

      “你……你先放手。孽訫钺晓”诡隐艰难地说道,其实只要诡隐随便把斯金一推,便能拜托他的桎梏,只不过经过九幽火锻体的她知道自己的力量有多强大,所以在没控制力道前丝毫不敢朝斯金下手。

      斯金终于冷静下来了,双手环胸站着萧冷傲身侧,一副审犯人的模样:“老实交代,怎么回事?”学得倒是有模有样。

      萧冷傲也是一脸镇定地站在斯金旁边,丝毫不说话,一双眸子盯着诡隐。

      看来自己今天不说清楚是过不了这一关了。诡隐摸摸下颚说:“他们都死了。”

      “死了?!”斯金与萧冷傲相视一看,齐声问道,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惊讶二字。

      开什么国际玩笑?那可是实打实的六个蓝阶强者,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他们还以为诡隐是走了狗屎运才从六名蓝阶强者的围攻下逃出生天的呢!

      “诡隐,他们是你杀死的?”斯金不敢置信地问道。

      “嗯。”诡隐斜睨了斯金一眼,自己难道有必要骗他们吗?

      “变态!”斯金痛苦地拍着诡隐的肩膀,略带极度道,“我说你爸妈怎么要生出你这么一个妖孽来?”

      诡隐微微一震,她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她只知道她现在呆的这具身体的妈妈是水无月,而对所谓的爸爸则没有丝毫的记忆。

      而变态与妖孽两个字,不禁让她的记忆与二十一世纪的记忆重叠,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记住……我的名字叫该隐,该隐是你的主人。”

      “隐……你看这鲜血多好看……尤其刚出炉的新鲜血液,还带着温热的感觉手感。你喜欢吗?”

      “如果有一天你想离开组织,就算你死了我也要把你的尸体拿回来。”

      “自由的代价是死亡,你愿意么?”

      “不想死就不要肖想自由,这个世界,没有人能拥有绝对的自由!”

      “隐,记住。得不到的东西,就要——毁灭!”

      “小隐,你怎么了?”耳边传来萧冷傲和斯金关切的声音,诡隐回过神来笑了笑说:“没事。”

      “真的没事?”斯金呼了一口气,萧冷傲却敏感地问道。

      “真的没事,只不过想起了一些事。”诡隐道,两人关切的话将心中的寒意缓缓褪去,以该隐的本事,应该会在21世纪活得好好的吧?

      一个再也不会有交集的人,也不值得去想了。

      重活一世,就算该隐也穿越过来,她也不会像上一世一样任他摆布了,她这一世要活得潇洒、活得无畏,无论前方是什么,阻她者,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看到诡隐不在状态,斯金和萧冷傲相视一眼,也不再问什么。

      “小隐,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你要不要先回去休息?”萧冷傲体贴问道,好像自从斯金问了那句话后,诡隐就一直处于恍惚的状态了。

      “嗯。”点了点头,诡隐和萧冷傲两人告退,向旅店奔去,她还要好好观察一下那个鼎炉呢。

      不归城几乎是没有昼夜分别的,因为无论是早上还是晚上,都有不少人聚集在一起谈天说地,很多佣兵喜欢在半夜三更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然后夸耀一下自己见到的奇闻异事,或‘显赫’战绩,所以不归城的夜晚几乎和白天一样热闹,哪里都不缺往来的行人与佣兵。

      而现在大多人都因为之前的天地异象而跑去察看,偌大的街反而变得冷清了,只有闲闲散散的佣兵结伴同行,而普通的百姓大都躲进了屋子里,在夜晚肮脏**的事情可没少发生,与在刀尖上舔血的佣兵斗,吃亏的是他们普通人。

      而且高阶的佣兵去欺负低阶佣兵收取保护费这等事也没少发生。

      而诡隐在经过九幽火锻体后和雷劫炼体后,身体中排除了不少杂质,除了修炼速度加快之外,皮肤更加白皙如玉,眼睛更加清明璀璨,乍一看雌雄莫辨,再一看去,便是一个翩翩美少年。

      而且在突破紫阶巅峰后,诡隐的气息更是内敛了,丝毫没泄漏分毫,就算是紫阶强者看了他,也觉得他不过是一普通人而已。

    &nbs


    逆世狂女,第五十九章:水若。,第2页

    p; 所以,诡隐才走了几圈,就有不少人盯上了这位毫无修为在大晚上还乱走的美少年。

      “小子,大爷我第一次看到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陪大爷我玩一晚怎么样?”一满脸胡茬的佣兵带着一班小弟拦截在诡隐前面。

      经过九幽火锻体的诡隐,如若不是熟人绝对难以知晓他就是那个名震不归城的年轻六品炼药师。

      诡隐眼睛微眯,危险的气势弥漫在四周。

      那佣兵又是害怕地一抖,后又为自己鼓气般地仰头大笑道:“一个小白脸也蛮有气势的嘛。我告诉你,今天你愿意也得跟爷走,不愿意也得跟爷走!”

      “小白脸!一娘们!”佣兵身后的小弟纷纷附和道。

      诡隐冷眼看向前面的一行人,不过是一群黄阶的佣兵,为首的的佣兵也不过是绿阶中级罢了。

      嘴角扬起一抹嗜血的微笑,诡隐淡淡道:“今天,你们愿意死也得死,不愿意死也得死!”一字一句中伴随着浓浓的威压,刺的人耳膜生痛,一群佣兵马上感觉膝下一软,身体不受控制地跪下来!

      诡隐嗤笑着轻微挥了一下手,就听噗哧几声,十几道人影纷纷栽倒下去,再无气息!

      这就是在举手投足中执掌别人的性命!

      “嘶……”空中传来一阵急促而短暂的抽气声,像是主人因为某一幕震惊而情不自禁发出声音却立马被手捂住。

      “出来吧……”诡隐轻笑道,她早就知道周围还隐藏着一人了。想要她性命或迫害她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难道自己人缘真那么差么?

      周围依然一片寂静,夜里微凉的风浅浅挂过,衬着夜晚更显诡异。

      “难道要我找你出来么?墙壁后面那位。”诡隐冷冷地勾起唇角,说道。

      他竟然发现自己了?!水若惊恐地躲在墙后面,自己才黄阶高级,人家举手间能把一个绿阶杀死,自己出去根本就是送死!

      可是自己已经被发现行踪了,就算不出去也难逃一死,咬了咬贝齿,水若决绝地转身出现,大不了到时候用长老的名号镇压他,量他也不敢得罪水家,更何况水家在这里还有一位紫阶长老?

      只要拖到铭青他们发现自己的久去未归,一定会来找她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