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逆世狂女》-> 第四十六章:挑战——六品炼药师。
第四十六章:挑战——六品炼药师。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第四十六章:挑战——六品炼药师。

      “赫闵你……好好!别以为你有了紫炎就了不起了,你给我等着瞧!”瓦特一脸愤怒,却惧于紫炎的威力不敢上前,撂完狠话便从炼药师工会里面离去。孽訫钺晓

      浮动紫炎的手缓缓收拢,跳动的明丽火焰瞬间消失,周围灼热的温度一下子下降,赫闵瞪了一眼外面的围观党,吓得人群一下子消散开来,工会外的人一瞬间做鸟雀散去,热闹的工会门口一瞬间变得冷清了。

      赫闵转头看向甬道中的诡隐,修长的手按住诡隐的肩膀,凉凉道:“我帮你解决了麻烦,不感谢下?”

      拍掉肩膀上的手,“我自己也能解决,你和他相看两相厌可不关我的事情。”

      赫闵听了,微微一愣,然后淡淡笑道:“你不怕我的紫炎?”

      “为何要怕?”毫不客气地反驳。

      瑰丽的紫瞳中一抹厉色闪过,手指包裹着紫炎向诡隐的脖子袭去!

      手在脖子的一寸处停下,赫闵精致的面容浮起一股邪肆:“我只要一用力,你就会被紫炎烧的灰都不剩。”他不信没有人不怕紫炎!

      诡隐挑了挑眉,好笑地看着眼前的紫发男子,只见一道残影闪过诡隐已经到达赫闵的身后。

      纤细的手抓住一把红色的诡异匕首扣在修长的脖子上,笑道:“只要我的手微微用力,你的脖子就要和脑袋分家了!”

      赫闵微微一愣,然后扬唇浅笑,脖子上紫芒爆闪,诡隐连连后退,一簇紫火猛地追了过来!

      诡隐五指纷飞,巨大的水龙与那紫芒撞到一起。

      “轰!”本来就不是很大的甬道顿时被砸开,两人因为冲力而后退数步!

      “谁?谁敢在我们炼药师工会闹事?”一个穿着白色炼药师制服的老人匆匆从甬道尽头过来,须发浩然,眼中闪烁着熊熊怒火。

      “没有事,我不小心弄塌的。他要考核,你带他去吧。”赫闵整理着自己稍带凌乱的衣服,向老者说道。

      “赫长老……”老者看到赫闵明显一愣,眼中的怒火骤然消失,换上了恭敬的神色,对这个不过十几岁就达到四品炼药师高度的天才他还是很尊敬的。炼药师工会的长老哪个不是七老八旬的人物?

      也只有赫闵一人,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四品炼药师位居长老之位,在众多长老中可谓是鹤立群鸡,是一个变态的异类!

      赫闵嘴角抽了抽,“不要叫我赫长老,叫我赫闵就行了。”他可没有像那群老头一样老。

      “是。”老者恭敬答道,虽然他的年纪大到可以做赫闵的爷爷,但是在赫闵面前他自己反而是像个晚辈一般。

      “嗯。”淡淡的答了一声,从容不迫地向外走去,看了一眼诡隐,唇瓣轻轻蠕动“敢威胁我,等着瞧!”,而手指却在不易察觉的角落轻轻一弹,一道细小的紫炎向诡隐飞去。

      诡隐目光一暗,不着痕迹地移了个位置,原本呆的地方赫然出现一个见不到底的细小孔洞。

      “跟我来吧。”老者领着诡隐向甬道内走去,因为赫闵的关系连带着对诡隐也客气了很多。

      “找人把那里修一下。”老者边走边对后来跑过来的一个侍从说道。

      “炼药师考核一般一个月才举行一次,但是既然你是赫闵长老带来的,我老夫就破例了。”白衣老者摸了摸胡须说道。

      诡隐嘴角抽搐,原来她还是沾了那赫闵的福?!

      “不过平常考核的房间被一群八品炼药师占了在练习,你不要影响到他们。失败了也不要灰心,多多练习,以后总是会成功的。”白衣老者苦口婆心地说道,参加炼药师考核的人多了去了,每一月考核的人中又有多少人真正成为了炼药师?百人之中也不过二三十名而已!

      “嗯。”诡隐淡然点头,谁说她会失败的?就算没有鼎的辅助她也能徒手炼制七品丹药,这次她去天行拍卖会就是想买一个好鼎向巫婆炼药师冲刺来着。

      众所周知,炼药的成功在于好的药材、药鼎、手法、经验和火焰,这几样缺一不可,药材她有、手法是从上古时强者经过数年钻研留下来的手法,她所缺的不过是药鼎、经验和火焰罢了。

      虽然她可以使用金币或银狼的本命火焰,但


    逆世狂女,第四十六章:挑战——六品炼药师。,第2页

    它们毕竟不是自己的本命契约兽,借助它们的火焰对她的力量消耗很大,极难借用,但是作为本命契约兽的墨焱魄虚龙却能力被封印至今还在沉睡,她只有去自己寻找火焰了。

      她这次来不归城并不是为了火龙果。火龙果是在烈火中成长,由龙血滋润,集万年天地灵气而成的,而滋润火龙果的火焰,绝对不会小于天阶!

      她并不在意火龙果,但是那火焰她势在必得。若有人阻挡……神挡杀神,佛阻弑佛!

      “你想挑战几品炼药师?”老者拿起一张纸俯身写字,嘴还不忘问着诡隐,苍老的手在纸上刷刷写个不停。

      “六品。”淡淡地回答,炼药师工会考核用的药鼎应该难以承受银狼的火焰,若没有药鼎以她现在的实力撑死了也就能炼个六品丹药,而且还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炼制成功。

      “什么?!”一瞬间老者手中的笔断裂开来,手中的纸张因为用力过度而被笔尖戳开了一个大洞。老者满脸惊讶地抬起头看着诡隐,不敢置信地问道。

      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老者深呼一口气,后冷静道:“你现在是几品炼药师?把徽章给我看看。”他所谓的徽章不过是炼药师工会发给通过审核的炼药师的专有证明,显示着炼药师的品级。

      “没有。”镇定地回答,丝毫不为老者刚才生动的表情而出现半点的情绪变化。

      “你是说你现在连九品炼药师都不是?”老者大吼问道,声音响彻整个房间,连后面炼药室中的炼药师都听得清清楚楚,霎时间,房间内传来啪啪啪几声,不少人人因为老者这声吼声而炼丹失败,更有甚者连药鼎都炸开了。

      “白老,怎么回事?”炼药室内的人纷纷出来质问老者,他这声吼叫可叫他们损失不轻。

      “白老,就算你身为六品炼药师,也不能在炼药室外大声喧哗啊。我的丹药都毁了!”

      一个人灰头土脸的出来,头上顶了个爆炸头,哭丧道:“我都炸鼎了!”

      “对不起,对不起。你们的损失这次我会赔偿的。”白老连连道歉,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刚才也是因为太过惊讶才如此大声的质问的,一个连九品炼药师都不是的人一上来就挑战六品炼药师,根本就是白日做梦闲着无聊!要不是他是赫闵介绍进来的,他现在就会把眼前那位还一脸淡定的人赶出去!再大声警告他炼个十几年再来。

      他白老当初炼药天赋也是非常优秀,但在这垂垂老矣的年纪也不过是六品炼药师而已,他实在想不出眼前这个少年除了是无聊来找事还能做什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