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逆世狂女》-> 第二十七章:袭击赤云豹。(一更)
第二十七章:袭击赤云豹。(一更)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第二十七章:袭击赤云豹。(一更)

      看了一眼哑口无言的叶绮云等人,诡隐继续向金晶矿脉走去。孽訫钺晓

      “等一下!救我们,你要什么条件?”锦衣少年沉默后,突然大声说道。

      诡隐挑了挑眉,笑着回头,“我要三百万水晶币!”

      “你抢劫!”叶绮云听到马上怒吼。

      “难道叶家子孙还不值三百万水晶币么?大小姐,搞清楚现在不是我求你们而是你们求我,主动权在我手中,就算我开三千万又如何?你们现在有资格和我谈判么?”诡隐慢悠悠地说道,今天真是不错,走到哪里都有钱拿。

      锦衣少年皱眉,三百万水晶币就算是叶家也是一笔不小的钱啊,这……

      “有可能公子以后还有事求到叶家呢!这样狮子大开口会不会破坏感情了?”锦衣少年缓缓道,一双温润的眼睛直盯着诡隐。

      “四百万!”诡隐伸出四个手指,笑道。

      “你无耻!”叶绮云怒吼。

      “我一向很无耻,一千万,爱谈不谈。”诡隐说着,转身就走。

      一行人脸色煞白,这一千万他们不可能能拿的出来,今天天行怕卖行有拍卖会,资金都留去拍卖了,要拿出一千万是不可能的。

      “你等着,等我们出去,叶家不会放过你的。”叶绮云大叫着。

      “我很期待,因为不放过我的人……都被我给——杀了!”那道火红的人影已经消失,只剩下声音还在空中回荡,最后一句充满冰冷的杀意,让一行人蓦地一惊。

      诡隐无所谓地向金晶矿脉处移动,今天她想去城主府瞧瞧,顺点钱财,至于那济康盛,这一生怕是被她给废了,要知道死有时候也是一种解脱,生不如死更是一种很好的报复方式,不过她是一个善良滴银,等到那济施乾被她干掉后,她会给济康盛一个痛快的。

      诡隐躲在树后悄悄地观察那只赤云豹,手中持有一只短笛,在心灵平台对金币道:“等下我吹响曲子,你就去偷袭,扰乱它视线。”

      “主人,你这是让我去送死!”金币悲愤地说道,“我怎么可能去偷袭它?我们实力相差太多了!”

      诡隐满头黑线,早就知道她的这一只小鸟其实很胆小,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

      “我保你平安。”

      金币努了努嘴,不情不愿道:“好吧。”

      诡隐眯着眼睛,手拿短笛吹了起来,那声音好像有魔力般扰乱着赤云豹的心智,周围的树叶一时间都向它涌去,遮挡它的视线。

      这是她的驭灵第二个技能——御音,只不过这御音她只在以前的山谷中微微练习过,还达不到伤人的效果,只能扰乱心智,控制一点小物体而已。

      赤云豹卷曲着身体窝在空地上,眼中一片怒火,今天它竟然被一个橙阶的小小鸟烧了屁股!这事传出去不归森林中不知有多少魔兽会嘲笑他,一个青阶魔兽竟然被一只橙阶小鸟少屁股,这让它魔兽的尊严何在?更过分的是,它被那只小鸟和它的主人给耍了,跑了半天竟然也没有追上一个绿阶人类和一只橙阶小鸟!

      悠扬诡异的笛声响起,赤云豹一时间觉得那笛声不断地挑衅着自己的怒火,让本来糟糕的心情更加糟糕,周围的的树叶在它周围飞舞,一时间警铃大作,敌袭!

      “吼!”赤云豹怒吼一声,嘴巴中吐出的炙热火焰一瞬间便把那飘舞的树叶给烧成了灰,可是又有无数树叶补了进来,它脑子浑浑噩噩,想找到敌人,可无奈辨不清方向,周围一片模糊。

      金币冲进被树叶包裹的赤云豹身边,可无奈那树叶不仅遮挡了赤云豹的视线还遮挡了它的视线,不管三七二十一,金币看到那树叶中一点红毛便卯足了劲吐了一口火出去。

      “吼!”赤云豹吃痛地嚎叫,大声道:“臭鸟,又烧我屁股,我要杀了你!”

      “噗……”那悠扬的笛声一时间一个上调,诡隐想笑但知道不是时候,冷静地吹着笛子,在心灵平台笑话金币。

      “金币,你个小色鸟,竟然只往人家屁股上喷火!”

      “这不是没看清楚吗?主人,看在我舍身帮你的份上,你千万不要告诉银狼哥哥这件事。”

      诡隐


    逆世狂女,第二十七章:袭击赤云豹。(一更),第2页

    脸色愉悦,召唤出血芒帮助金币袭击赤云豹,红芒划过,那漂亮的皮毛上便划出一道伤痕,不停地留着血,上面隐隐泛着黑雾。

      赤云豹对血芒有了警戒,竟然宁愿被金币烧毛都不愿意接触血芒,一时间就算有诡隐的笛声扰乱神智,也屡屡闪过了血芒的攻击。不过金币在赤云豹的攻击下虽然没受伤,但早已狼狈不已,每次都是险险闪过。

      诡隐眼睛暗眯,不时使用土刺、藤蔓等缠住赤云豹,到没让金币受伤。

      头上沁出细汗,这样一心四用实在是很费精神,她并没有打算这样就能搞定赤云豹,顶多是让它实力下降一点,之后好对付。

      不过看来这个方法并不好,赤云豹虽然狼狈,身上有一小块小块的焦毛,但顶多是难看了点,并未造成实质伤害,而伤痕,亦是少之又少且非常细小。但诡隐却已经额头冒汗,吹笛、控制血芒、指挥金币还要不时出手帮忙这让她消耗非常之大,怕那赤云豹还没有怎样自己就先挂了吧?

      诡隐下定决心,一瞬间把金币收入驭灵空间,趁周围的树叶还没散去,收回血芒划出一道残影瞬间与赤云豹近身搏斗。

      诡隐手持血芒猥琐地从后面偷袭,目标——爆它菊花!

      可是赤云豹现在极其爱惜自己的屁股,闪身骗了过去,只在背部留下一道一分米长的血痕,不过那对近三米的赤云豹来说,根本无事。

      在诡隐得手后,赤云豹马上转身,一道火球便向诡隐飞去,召唤出水幕挡住水球,趁赤云豹愣神间翻身坐在它背部,死死地拽住那那赤红的毛发。

      赤云豹怎能容忍一个人类骑在自己背上?一条火红的尾巴瞬间往诡隐身上一抽!

      诡隐没想到它还有这种,硬生生挨下了这豹尾鞭,那堪比绿阶魔兽的身体顿时感觉五脏六腑一颤,喉咙一阵甘甜。

      豹尾鞭瞬时袭来,诡隐在那旷阔的背部侧滚,那一鞭子狠狠地抽在了赤云豹自己身上,引得一阵吼叫。诡隐暗暗一笑,现世报啊!

      赤云豹气极,那豹尾一个侧扫,诡隐又挨了一鞭,差点从赤云豹的背上被抽下去!

      “我靠!”诡隐一口血喷了出来,骂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