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逆世狂女》-> 第七章:水无月。
第七章:水无月。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第七章:水无月。

      十天后……温暖的阳光洒满大地,这片乱葬岗也不可避免地蒙上一层金辉,金辉撒在无数墓碑、坟墓、白骨上,说不出的诡异和冷意在蔓延,这金辉都仿佛蒙上了一层黑暗的色彩,变成了死亡诡异的颜色。孽訫钺晓

      依靠在墓碑旁的女孩睁开了眼睛,诡隐望了望周围,按照脑中的记忆往水家走去。

      她用了十天,整整十天才消化那些信息并凝炼出了她第一个武器,一把散发着血雾的匕首——血芒,按《炼魂》里的说法,她可以用血芒去吸收有灵生物的‘灵’,从而获得生物生前的力量,不过每次吸收都要有契机,比如她晋阶或者血芒受到凝炼,血芒就会发出一种特殊的灵魂波动给她,告诉她可以吸收新的能力了。

      吸收的能力还可以晋阶,也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阶,按血芒使用能力时散发着光芒,可以看出能力的阶数,每一阶都对应与它相应的光芒。

      她刚凝炼出血芒,现在可以吸收一种能力,她准备用吸血藤之灵来凝炼,吸血藤拥有吸食血液来增加自己能量的能力来,而且一被它弄伤就会血流不止,再适合血芒不过了,而且尤其适合她这种杀手,想到有这么一把趁手的武器,诡隐的嘴角不禁微微咧开。

      不过吸血藤这件事还要靠后,不说这里没有吸血藤,这吸血藤最难的就是找到它的母体,而不找到母体它的分茎就会不断重生,有些黄阶高手都要葬身,是人们最恐惧的植物之一!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水无月,她没有在水家继续呆下去的兴趣,他们不待见她,她更不待见他们!她要带母亲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

      “啊啊啊!!!!!!!!鬼啊!!!”两个搬运尸体的普通人见到诡隐一身血衣,头发散乱,吓得尖叫。

      诡隐转头一看,连忙身形一闪,两人看见诡隐消失了,更加坐实了亡灵的想法,吓得脸色惨白、腿脚发软,准备夺身而逃。

      却不料诡隐已经到了他们后面,一人一记手刀,两人便晕了过去。

      诡隐看了看浑身粘乎乎的血迹,无奈地走了,虽说她身上的伤在上古战场吸收墨魂石后已经消失了,但这满身的血迹可是消失不了。

      可是附近也没有水源,她只好继续走下去,能吓多少人就吓多少人吧,反正她也没打算继续呆在这里了。

      走出乱葬岗,诡隐发现乱葬岗下不远的一大片不旺盛的草坪上竟然有一个小茅屋,好似风吹就会倒似的,而茅屋右面是一个小树林,诡隐不禁微微好奇,是谁敢在这种地方建立屋子的?

      茅屋离她也不远,走一会儿就到了,只看见一个妇人脸色惨白,嘴唇干枯,头发散乱,眼神空洞无神地望着乱葬岗的一个方向,竟没发现诡隐的到来。

      诡隐眼睛氤氲,喉咙有些沙哑,只是轻轻唤道:“妈……”虽然她并不是她的母亲,但是如今她在这个身体中,就应该代替原主人,保护她母亲,母爱,是她前世永远也得不到的……但是这一世就不一样了!

      妇人微微转过头来,看到诡隐,她那空洞的眼睛缓缓恢复神采,水无月蹒跚地站起来,跑向诡隐,叫到:“宝宝……我的宝宝……”也许是因为身子太弱,没两步就要摔倒了。

      诡隐连忙扶起水无月,暂时没计较水无月对她的称为。

      “宝宝,宝宝。你不会离开妈妈的对不对?不会的!妈妈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呜呜呜呜。”偌大的人,竟然像小孩一样趴在诡隐怀里哭了。

      诡隐身体一僵,貌似她们两个的角色好像颠倒了诶……

      不过诡隐还是轻轻用手抚摸着水无月的背部,承诺道:“好,我不会离开母亲的。”当年的天纵奇才,独身一人怀着孩子,被丈夫抛弃,还失去了所有修为,此生不能再修炼,成了一个体弱的废物,然后又被家族抛弃,扔在偏远的分家,不管死活,又要背负着各种压力,遭人白眼,水无月只剩下她了,她亦是!

      等水无月哭够了,诡隐把她扶进茅屋,茅屋里只有地上堆着一层草,那便是床了,草上面堆着几件简陋的衣服,旁边是几个碗。

      看到这简陋的房子,诡隐觉得心中有一团火燃烧着自己,水家,一定要付出代价!虽说水无月是被赶出来的,但是以前她也是震惊大陆的天才,空间戒指中的宝物不少,就算被赶到了分家,依然有能力生活下去,如今水无月住着这么破烂的草屋,肯定是水家看水无月唯一一个孩子都死了,孤身一人


    逆世狂女,第七章:水无月。,第2页

    ,就夺了她的空间戒指,把她赶到这里来的。

      “妈妈,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弄点吃的。”诡隐说道,刚想走,就被水无月拉住了手。

      “宝宝,你不会走了就不会来了吧,上次他们说你死了,死了不会再回来了,死是什么?宝宝不要走……”水无月哭着道。

      这回轮到诡隐惊吓了,水无月这是怎么了,刚来的时候看她在自己怀里哭就感觉奇怪了,现在水无月的这一番话就更令她奇怪了。

      “宝宝是什么?”诡隐试探性一问。

      “宝宝就是宝宝啊。宝宝要永远和我在一起。”水无月纯真的回答。

      诡隐石化了,她这位母亲在受过重大刺激后疯了,智商下降至儿童程度了,难怪水家这么快就把她赶出来。

      “那妈妈你叫什么呢?”诡隐再一次试探。

      “他们说我叫水无月,但是他们说我不配姓水,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了。我讨厌他们,他们总是打我,还打宝宝。”水无月气愤地回答。

      诡隐哭笑不得,看来她和母亲的位置要颠倒了,不过这也是个好事,免得水无月还对水家带有感情,不让她伤了水家。

      “那你以后就叫无月了,我叫诡隐,好不好。”诡隐说道。

      水无月眨巴眨巴眼睛,说:“好,可是我还是喜欢叫宝宝。”

      无视她后面一句,诡隐说道:“诡隐不会离开母亲的,你先睡觉,我马上回来。要听话。”她觉得她一下子就担任了保姆和母亲的职务,还要兼职幼儿园老师……

      “好。无月会乖乖听话的。”水无月松开了手,看着诡隐出去。

      诡隐观察了一下周围,这里里乱葬岗有一段距离,茅屋的右边是一片大树林,里面应该有水源和动物。

      诡隐向树林走去,她已经几天没吃食物了,不过在从上古战场出来后,她就感觉以前的疲惫和饥饿全部不见了,而消化信息的那十天她相当于处于动物的冬眠期,消耗能量很低,所以她现在还有力气去打猎。

      树林里很暗,不过这更加适合长期生活在黑暗中的诡隐,诡隐召唤出血芒,右手反握血芒,抑制住血芒散发着的血色雾气,全身与黑暗融为一体,向前迈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