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逆世狂女》-> 第二章:乱葬岗
第二章:乱葬岗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第二章:乱葬岗

      是夜,神幻大陆月度国一处偏僻的乱葬岗内,一只惨白的手臂从未盖紧的棺材内深处,配合几只乌鸦尖锐的叫声,遍地的白骨,这片荒凉的土地,更显得恐怖异常。孽訫钺晓

      诡隐从简陋的棺材中爬出,眼睛无神地望了望四周,这里……是地狱?

      而眼睛所到之处是林立的墓碑,还有……无数的白骨?!

      大量着自己,诡隐大惊,她竟然变小了,而且看起来才十一二三岁的模样,小小的身子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异常瘦弱,惨白的简直不像话。

      没死?荒唐的念头从诡隐脑袋里升起,被黑狐刺进了心脏,怎么可能没死?!

      忽然,脑袋剧烈的疼痛起来,刚爬起的身子再次没入棺材。诡隐抱着疼痛的脑袋,吸收着身体前主人的记忆与情感。

      这里是另一个世界,名叫神幻大陆,而诡隐所在的就是神幻大陆中月度国的一个偏远小城。

      这个世界充满了灵力、斗气还有一种叫魂力的力量,无奇不有,但是无论什么力量,都用彩虹的颜色表明等级,从低到高,依次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等级对应着相应的颜色。

      而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就是一个大世家水家的直系子弟,当代家主便是她外公。

      她母亲曾经是一位惊才绝艳的修炼天才,容貌也异常出众,赢得不少人的追求与喜爱,而她外公也对这个女儿极其满意与喜爱。

      可是十七年前,母亲曾经跟别人走了,过了五年才回来,不仅失去了修为与天赋,肚子里还怀着她。

      外公知道母亲被负心汉抛弃了,但还是不忍心自己以往最疼爱的小女儿受苦,便要求母亲打掉孩子,还认母亲是水家人。

      只不过母亲死活不肯,外公气急,把母亲和自己赶到了水家的分支,母亲在这个偏远的小城镇,默默地生下了她。

      可笑的是,她生下来便是个废物,这让失去所有能力又被人抛弃的水无月成了世人的笑柄,水家也不能容忍自己家出了个废物,而水无月从小叫她宝宝叫到大,水无月对她说,她,不悔。

      而前天,水家旁系欺负她时,被水无月撞见,用身体护住了她,而她看见母亲挨打,一改以往的懦弱作风,奋起反抗,被几位旁系失手打死,后被随便扔进棺材,盖都没盖好就直接丢入乱葬岗,还不挖坑埋土的。

      不过也幸好是这样,才使得诡隐能够在这具没死透的身体上重生……

      整理完身体原主人的记忆,诡隐眼中散发着冷冽的光芒,既然老天让她再活一次,她便要好好地活着!

      撑起虚弱的身子,诡隐在黑暗的乱葬岗中抹黑前进,前世她杀过不少人,所以对这些坟墓白骨也没什么恐惧感。

      不过天实在是太黑了,而且身体前主人对这里的记忆模糊,诡隐只能抹黑前进。

      夜晚,乱葬岗更显得诡异,晚风吹来,还带着些阴冷的气息,让人情不自禁发抖。

      传说这里还是上古战场,地底埋藏着无数上古强大的尊者的遗骨和魂魄还有遗落的宝物……

      不过这也是传说而已,有许多人在这里探寻过宝物,最后都一无所获,而且这里阴气缭绕,甚至还有些人被这里的恶灵骷髅杀死,这也让众多人彻底对这片阴森的地方失去了好奇心。

      这具瘦小的身体已经很久没吃饱饭了,再加上体质不好,走几步诡隐就感觉累了,这种感觉就跟她在密林中被组织的人追杀一样,感觉异常无力。

      “靠!”诡隐冷不住爆一句脏话,虽然现在没有人追杀她,但是她真的非常非常讨厌这种无力感!

      才没走多久,诡隐就不得不靠着一块墓碑休息下,月光折射在诡隐右手上,右手竟然发出一阵诡异的暗芒,惊得诡隐转头一看,是右手上的一枚戒指,这是水无月送给她的,说是她父亲的东西。

      诡隐对着月光仔细大量着戒指,深沉的墨色,明明已经黑到极度浓郁,却反射出了墨芒,上面精美的雕刻让人沉醉,诡隐敏感地感觉到了戒指内部隐约散发着力量。

      闭上眼休息了一会儿,诡隐又重新站了起来,在微弱的月光的指引下继续前进。

      “啪!”的一声,诡隐一时不察,摔倒在地,这里越来越黑暗,


    逆世狂女,第二章:乱葬岗,第2页

    而她体力流逝的越来越快,竟然没注意到脚下的石头,被绊倒在地。

      手腕和膝盖被地上的碎石和尖锐物划破,鲜红的血液从密密麻麻的伤口流出,前天被水家人打伤的伤口又崩裂开来,流出汩汩鲜血,血液从细小的伤口慢慢渗透,浸湿了整件衣服。

      当了多年杀手,什么伤没受过,诡隐自然不在意这点伤口,只是她现在本来体力不支,若流血过多,只怕刚重生就得挂了,再加上鲜血有可能引来对鲜血敏感的肉食动物,现在的她空有以前的记忆和技巧,但是却没有以前的体质,这样拖下去这瘦弱的身子迟早会被拖垮,当务之急是赶紧休息,处理伤口。

      诡隐加快脚步,没注意到右腕的血沿着手缓缓流向那枚墨色的戒指,戒指贪婪的吸食鲜血,等整枚戒指通体变成暗红色时,暴起了一阵红色的光芒。

      诡隐被红芒一惊,向是有什么指引似的,地下逐渐下陷出一个大坑,诡隐注意时已经来不及多了,在身体失重时无助地往下掉去。

      惨了……好不容易活过来又死了……这是诡隐最后一个念头,死了两次,诡隐已经不再那么看重生命,只不过在继承身体原主人的记忆的同时,还继承了她的感情,她还有一个无助的母亲在家为她的死亡哭泣呢……她,不能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