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逆世狂女》-> 第一章:死亡之夜。
第一章:死亡之夜。 作者:雨落光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05


  • 逆世狂女,第一章:死亡之夜。

      漆黑的夜里,浓密的树林在那一轮惨白的半月映照下显得极度安静,安静得诡异……

      “嘀嗒……”是汗水坠落枯叶的声音,汗水连着血液,在枯黄的叶子上绽开了绝美的花朵,但这声音却在这安静的密林中显得格外突兀。孽訫钺晓

      黑色的劲装女子神色一紧,屏息观察着四周,用左手捂住右肩的伤口,但鲜红的血液依然在缓缓的流淌,像生命在慢慢流逝。

      女子精致的脸泛起一阵苍白,她代号诡隐,是一名顶级的职业杀手,关于真实名字,杀手是不会有名字的,那是累赘,杀手人生的意义在于杀人,他们,根本不需要名字!

      而她神出鬼没的身影和诡异的招式总是令敌人胆寒,所以业内都叫她——诡隐!还记得,曾经她的首领,那个变态的妖孽男人曾说过,她,是一名天生的暗杀者!

      扶着古老潮湿的树干,诡隐缓步向外走,尽管没有希望,尽管知道必死无疑,她却还是想抓住那一线生的可能。

      泛白的唇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她第一次发现,她还是怕死的,一个怕死的杀手,多么可笑,她一直以为她已经不再惧怕任何东西,哪怕是死亡!

      以前听人说,人之所以怕死亡,是因为心中有不舍的东西和希冀,而她呢?她到底还在希冀什么?难道是想让那个变态的妖孽,亲自对她解释清楚,为何不遵守承诺,要把她赶尽杀绝么?

      脸上突然笑得张狂,她这次的任务是刺杀m国总统,但任务成功后却遭到了埋伏,以她的能力,是根本不会中埋伏的,但这些埋伏的人却好像清楚她的所有举动一样,而且对她的招数等都知根知底,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只有组织内部的人了……

      想想都讽刺,没死在敌人的手里,却死在自己人的手里。

      她其实只是厌倦的杀手的生活而已,每天活在黑暗与死亡中,他说过,只要她完成这最后一个任务就给她自由,但是……

      “唉……”轻声叹息,诡隐自嘲地笑了笑,她竟然还真相信他了……他是什么样的人她还不理解么?冷酷、残忍、嗜血,前一秒可能还对你温和微笑,下一秒就要了你的脑袋,盼望他能遵守诺言,那你真是疯了……

      一头凌乱的墨发微微散开,在微凉的夜中飘逸,尽管走得很蹒跚,但是这模样还是让人想起了迷失的夜精灵……沉静如夜般的气质让人沉迷……

      明知道前方有埋伏,是条绝路,她却依然坚持走着,这就是黑狐曾说的无可奈何吧,人生有如此多的无可奈何,而她,却是对生命的无可奈何,明白那个人的手段,她今天几乎必死无疑,她的前方,是无尽的陷阱与埋伏!

      黑狐与她一起训练,一起长大,他和她在众多杀手中脱颖而出,共同屹立在杀手界的巅峰,对于同样冷漠地像刺猬一样保护自己的他与她,两人在血腥的历练中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情,在杀手的道路上也相互扶持,他与她,也算是半个朋友吧……虽然杀手是不需要朋友的……

      黑狐不同于她,他更加地冷漠嗜血,像他们的首领一样,可以像绅士一样彬彬有礼地微笑着夺取别人性命,所以界内都叫他‘笑面狐’,明明知道他很危险,却不自觉得被他所感染,相信这个礼貌的‘绅士’,很多人都在不知不觉地中了他的阴谋或被他杀死。

      依稀记得有一次,黑狐的任务是处理y国一个大企业的董事长,黑狐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接近董事长,再设计杀死了他,可笑的是,那人临终前却还把自己的所有产业交给黑狐,让黑狐把自己最后的亲人,自己的女儿抚养长大,并且为他报仇,这人临死竟然帮着自己的仇人,可见黑狐的手段之高超、骇人。她是个天生的暗杀者不错,但黑狐却是一个天生的阴谋家!

      树林中央是一片草地,对于杀手来说,这种无遮挡物的地方是极其危险的,诡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跨了出去,草地不安全,那树林安全了?两者现在的危险程度是同等的,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危不危险已经不再重要了,就算没有人来杀她,她也会因为伤口感染和失血过多而死的。

      诡隐抬头望了望天空,一轮月亮淡淡的挂在天空中,晨星略微闪烁,天气很清新,长长的银河也清晰可见,微凉的夜风轻轻拂过,还传来响亮的虫鸣声,要不是空气中弥漫着的紧张气氛,这里绝对是一片让人心旷神怡的好地方。

      诡隐头一次挂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全身放松开来,她从未注意过这么美丽的景色,十几年来,她生活在黑暗、血液、死亡和


    逆世狂女,第一章:死亡之夜。,第2页

    暗杀中,仿佛那便是她生命的全部意义,原来她一直是错的啊……

      诡隐躺在草地上,眯着眼看着月亮,手指向上升去,指尖的血液在月亮光芒的照映下显出一抹绝美的魅惑。

      与其去面对前面无止尽的陷阱和埋伏,还不如在这片美丽的地方静静地等待死亡,她已经放弃她的生命了,她……惧怕前面黑暗的一切。若人生可以再来,她一定要自己掌握自己的人生!

      她想,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能抛弃一切,静静地等待死亡,静静地仰望天空,若能死在这么美丽安静的地方,对于一个手染鲜血的杀手,也是上天的馈赠吧……

      不远处,一个黑色劲装的男子矗立在草坪上,像一尊精美的雕塑,零碎的墨发随风飘扬,精致的面容上一双如狐般魅惑的眼睛定定地盯着诡隐。

      难道双手沾满血腥的人临死的不得安宁么?感受到身后的气息,诡隐微微叹道。

      “我只是想安静的死而已,看在以前我们相互扶持过的份上,就不能放过我一次么……?”淡淡的声音像轻轻的呢喃,随着风飘到男子耳朵里,诡隐的眼眸却一动不动地仰望着那片璀璨的星空。

      男子微微一震,眼神的中专注一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嘴角一抹淡淡的温润笑意。

      “好像不能呢……”男子像是在自言自语,磁性美好的声线让人沉醉,“我们要早点完成任务呢……”

      “哼!”诡隐支撑着身子站起来,冷哼一声,眼神凌厉地看着不远处的黑狐,这就是黑狐,永远不会失了他优雅温和的微笑,彬彬有礼的像一个儒雅的贵族,残忍地笑着折磨别人,也许在他从未有过心,永远没有感情,他从未把她当成朋友,若是任务要求,他可以毫不犹豫地杀了她,就像现在!

      “他想要你的命,你,必死无疑。”黑狐淡淡地说,嘴角轻扬,“若是你全盛时期,我可能要费一番功夫,只是,你现在……太弱了!”黑狐微笑着说,脸上的微笑像一阵清风,淡淡地拂过心头,似羽毛般,轻轻柔柔,但是……这微笑中却还带着一股直入灵魂的颤栗和冰冷!冷漠地宣布你的死期!

      “不试试怎么知道?!”诡隐说话间,已经化成一道黑影冲了出去,可惜现在她失血过多,已经感觉头晕、呼吸困难了,速度还不及以前的十分之一,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黑狐从容不迫地闪开,淡淡地微笑着说道:“很弱呢……”男子微微叹息道,声音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偏偏划过耳际,然后消失,余留下一抹淡淡的轻叹……

      “你速度太慢了……怎么可能打败我呢?嗯……?隐?”黑狐轻易地闪过了诡隐凌厉的攻击。

      诡隐咬了咬唇,丝毫没在意惨白的嘴唇已经被咬出了血丝。

      连续几次进攻,都被黑狐轻而易举地化解,黑狐把她当玩物一样,微笑着逗弄着她进攻。

      诡隐眼睛隐隐发红,她没有用枪,而选近身搏斗,是因为枪早已弹尽,而黑狐没用枪,选择和她近身搏斗,明显就是耍着她玩呢!

      她诡隐何时这么狼狈过?就算是与他齐名的黑狐,她的近身搏斗技巧也要略高于他!

      诡隐咬了咬牙,右手紧握着匕首,化成一道残影冲了过去,这一击用了她全部的力气,这是她临死的最后针扎,就像被蛛网缠住的蝴蝶,做着犹如困兽般最后的挣扎!

      “嘶!”是利器切入**的声音,在夜里显得格外的冰冷。

      诡隐的匕首从黑狐肩上划过,血液慢慢浸染开来,而黑狐的匕首从她的心脏处没入,穿透她身体出来的刀刃流着血,从刀尖处滴在地上的血液溅起了一朵朵绝美的死亡之花,让黑夜中墨绿的草地染上了一层鬼魅、死亡的色彩。

      诡隐的眼睛早已安然闭上,脸上没有后悔亦没有怨愤,她早已知道是这种结果,她的下场,归于她自己的选择,她选择了自由,选择相信了那个不近人情的妖孽,她的上司,所以,她败了,败得一塌糊涂!不过,有时候,死,也是一种解脱。

      她没有资格去怪罪任何人,若死了,便死了吧……不过,如果有来世,她一定要把自己的命运握在自己手中,只有变强,她才能掌握自己命运!

      “呵~没想到会被这样的你伤了呢……”黑狐微笑着缓缓呢喃道,声音向对情人的低语。

      “你怎么就这么傻了……?明知


    逆世狂女,第一章:死亡之夜。,第3页

    道会死……”像是沉思,黑狐轻阖上眼睑,漂亮的睫毛遮住了深邃的眼睛,亦遮住了他眼中隐藏的神情,只是,那嘴角轻易的温润笑意,已经不知在何时消散了,紧抿的漂亮嘴唇,散发出冷漠的气息。

      一会儿,黑狐拔出诡隐体内的匕首,也不理会喷涌出的血柱,他只是轻轻地环住怀中之人,温柔地柔声说道:“如你所愿,我会陪你在这里看星星直到黎明……”

      黑狐抱着怀中冰冷的人静静地躺在草丛上,漆黑的的眸望着一片群星璀璨的天空,紧了紧环中的人,浓郁的血腥味,在空中蔓延……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