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142 悲凉离歌
142 悲凉离歌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142 悲凉离歌

      章节名:142 悲凉离歌

      看着顾瑞辰的表情,舒安夏轻轻地扯了一下嘴角,“相公,还记得我最讨厌的是何事吗?”舒安夏眨眨眼,泛着红血丝的双眼,天真地看着顾瑞辰,让顾瑞辰没来由的心里一阵难过。葑窳鹳缳晓

      “欺骗”——

      “欺骗”——

      几乎是异口同声,舒安夏和顾瑞辰说了这两个字。

      是的,舒安夏最忍受不了的,就是欺骗。

      舒安夏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但是她的表情淡淡的,让人看不出一丝端倪,是喜是悲。没来由的,顾瑞辰一阵心慌,他猛然收紧双臂,将舒安夏牢牢地困在怀中。

      舒安夏没有出声,任由他抱着,但是却没有回报。

      半响,顾瑞辰叹了口气,原本他不想跟他的丫头说的,虽然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但是这种事情,本是该由他这个男人来解决的,然而他的丫头太聪明,他实在不能再隐瞒下去了。

      想到这里,顾瑞辰收紧手臂,半弯着身子,将整个头都放在舒安夏的肩膀上,然后缓缓开口,“这件事的起初,是我跟皇上联手——”

      顾瑞辰开始幽幽跟她讲整件事情的经过。这件事情的开始,是从燕离歌知道自己的身世的那一晚。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已近子时,因为更长公主因为娶妻一事很不愉快,燕离歌迟迟没有安寝,左思右量之后,燕离歌还是决定去跟长公主道歉,答应听从她的安排娶她想要的媳妇。

      然而,就在燕离歌刚刚走到长公主的园子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一个男人的人影,燕离歌呆愣了一下,这么多年,虽然他父亲去世,但是长公主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恪守礼仪,别说是男人亲自来,就算平日里在她房中,也鲜少有下人敢提起某个男人。

      在他们长公主府里,有且只有一个男人,那就是他。

      然而,今日他竟然看到了男人?燕离歌不可思议地揉揉酸涩的双眼,定睛又看了看,长公主房中的人影已经不见,但是摇曳的油盏下,反而让整个屋子变得更加暧昧。

      燕离歌咬了咬牙,不由自主地,双脚跟着又近了几分。

      练武之人的耳力向来比其他人要好,如今的他修炼了心的心法,吐纳几次之后,声音就愈发的清晰。

      北风呼呼地吹着,大学簌簌地下着,燕离歌的心也越来越冷。从小到大,长公主都没有给过他一个好好的笑容,从来没有为了他的事儿,操过什么心,他心中的钝痛,就是不但失去了父爱,而且也从来得不到一分母爱。

      然而,此时的长公主,跟平日里的她大相径庭,不但说话温声温气,而且语气柔柔的,俨然一副慈母的形象,燕离歌咬了咬牙,以为自己幻听,于是方轻了脚步,整个人都靠在屋子前,并且捅破了窗棂连接处的一个小孔,顺着小孔,他看到了长公主眼中,从未有过的温柔和慈爱。

      燕离歌的脑袋,“轰”地一声炸开了,房中的那个男人,竟然是九皇子!

      “小九,你以后不许再深更半夜这么任性跑到这儿来,安贵妃和太后都在宫里盯着呢,被抓一次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长公主一手轻柔地抚摸上九皇子的头发,另一只手,将九皇子的头轻轻揽过。

      燕离歌瞠目结舌,无法消化眼前的状况,他死死地咬住牙,控制住自己发抖的身体,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

      “****?”当时燕离歌的脑中,轰然冒出来的,竟然是这个想法。

      然后很快没多久,燕离歌就明白了自己是有多么的愚蠢。

      “娘,难道你不怕我频繁出现在长公主府,会让表哥怀疑吗?”毋庸置疑,九皇子口中的表哥,自然就是燕离歌。

      “有什么怕的?就算发现了又怎么样?何况还是怀疑?”提到燕离歌,长公主的眼中是满满的不屑。

      “娘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跟表哥毕竟这么多年的****情了。”九皇子的言外之音就是,毕竟做了这么多年的****,即使没有血缘关系,养一条狗,这么多年来都会有感情了。

      “哼,他那么不争气,根本就不值得拥有我的母爱!”长公主嘴角抽搐了一下,冷哼道。

     &nb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丑颜嫡女,142 悲凉离歌,第2页

    sp;外面的北风吹得更大的,夹杂着雪沫子,全部塞入了燕离歌的脖中,但是燕离歌却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凉气,因为长公主的话,比万年寒冰还要冷上几分,让燕离歌那么一个聪明的人,在雪中呆若木鸡。

      “娘”多么可笑的一个称呼,他最渴望,却叫了几次都被长公主责令警告,绝对不准再叫的称呼,竟然让九皇子给用上了,他们二十多年的****情,却抵不过一个乳臭未干的九皇子。

      “娘亲把****情看得那么淡,那么儿子——”九皇子一听长公主如是说,话说到一半,似笑非笑地向门口燕离歌的方向扫了一眼。

      虽然外面的燕离歌现在出于快崩溃状态,但是听到“****情”三个字,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竖起了耳朵。

      “当然不是,你知道吗,这个天下最离不开的也是最奇妙的,就是血缘。圣人们所谓的血浓于水,不是随便说说,你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娘当然视你如珍宝!燕离歌不过就是你的代替品而已,众然安贵妃知道他是她的儿子,也不敢轻举妄动,得罪了本宫,她全尸也给不了!”长公主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转而摸上了九皇子的头,“等到时候你登上了皇位,燕离歌也就没有任何价值了。”长公主幽幽地说着。

      九皇子扯起嘴角,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就知道娘你最好了!”说着,九皇子长臂一伸,就将头埋入长公主的怀中,长公主欣慰地看着她怀中的儿子,心里泛起阵阵暖意。而门外的燕离歌,却是彻底的僵硬了,不是因为天气的冷,而是因为他的心死!他那个从小崇拜的母亲,将这么多年的感情就幻化成一句话——在九皇子登基之后,没有利用价值。

      更为可恨的是,长公主竟然是威胁安贵妃,让他们真正的****不能相认,他好恨好恨!燕离歌咬着牙,此时此刻才明白,原来长公主早就有取王朝而代之的野心,所以从安贵妃生下他的那一刻起,长公主就把自己的儿子跟安贵妃的儿子掉了包,他记得之前听老一点的宫人说过,安贵妃产子的时候是难产,是当时还在世的驸马爷推荐了一个产婆,才让安贵妃顺利将孩子生下来,如今看来,一切不过就是个障眼法,也许当初安贵妃的难产,都是长公主安排的!

      那之后,燕离歌大病了一场,一个月下不了床,长公主一共就去了三次,每次语气都是冷冰冰的,燕离歌不吃药不用膳,也许是为了博得长公主的同情,唤醒她的母爱,也许是——然后,燕离歌硬生生折磨了自己一个月,终于对长公主死了心,于是,他找到了顾瑞辰。

      在整个北国,只有顾瑞辰有能力帮助他,也只有他能够揭发长公主,而有着一腔热血和忠君正义之心的顾瑞辰,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之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帮助燕离歌。

      于是,就有接下来的事儿,因为南国有吞并北国,统一四海的野心,所以,顾瑞辰将计就计,让燕离歌出面,然后他在背后双面夹击,揪出南国的奸细,之后就有了顾府以及长公主府还有皇后的灾难。

      之后,他们男人们在外血雨腥风一阵子,终于让一切安定下来,就出了惠人这个岔子。

      开始的时候,顾瑞辰原本坚持要除掉惠人,然而因为活口中只剩下她一个,为了全局考虑,只好先忍住,然而那里知道,就忍了这么几天,就出了这么一个棘手的事儿。

      舒安夏听完整个事情的经过,摸着鼻子不再说话,顾瑞辰担忧地看着舒安夏,心里难掩的复杂。

      “丫头——”顾瑞辰声音有些沉哑,看着舒安夏的眼神中,多了份隐约的担心。

      舒安夏深吸了口气,心里像是做了什么决定般,定睛看着顾瑞辰,“我们一起进宫!”

      顾瑞辰先是怔了一下,然后双手抓紧,深深地点了点头。

      一直站在门外的碧云,因为屋内的剑拔弩张不敢进门,等着两人终于气氛缓和了,碧云赶忙端着热腾腾的早膳进来。

      舒安夏淡淡弯起唇瓣,酸涩的眼睛涨得十分难受,顾瑞辰心疼地瞧了她一眼,走到水盆边,拿出热帕子沾湿,然后递过来。

      舒安夏紧绷的神色终于有所缓和,接过帕子,心底一股浓浓的暖流流过。

      早膳过后,舒安夏本就想拉着顾瑞辰直接进宫,但是看到顾瑞辰满脸的倦意,有些不忍,就扯着他休息暂时休息一阵子,结果原本想着让顾瑞辰休息的舒安夏,一沾枕头,竟然自己睡着了。

      看着很快陷入深度睡眠的舒安夏,顾瑞辰心疼地摸了摸她的秀发,哑着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丑颜嫡女,142 悲凉离歌,第3页

    嗓子道,“丫头,我们该怎么办?”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