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141 谁是公主
141 谁是公主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141 谁是公主

      新皇登基,百废待兴。葑窳鹳缳晓顾瑞辰因为拥戴新皇有功,顾家不但得以保全,还封了顾瑞辰为“定北王”。皇帝驾崩,皇后经过假皇帝一事,被削掉了大半势力,新皇一登基,为了讨得好彩头,皇后索性直接交出她剩下的全部势力,直接到太庙去颐养天年。

      太后成了太皇太后,因为皇宫内仍然有个半残的舒思玉,所以太皇太后依旧占据太后寝宫,并未离开。至于长公主,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儿,舒安夏不清楚,只是知道三皇子失势后,长公主一直扶持的九皇子在南国势力占据朝廷之时,不小心被暗杀了。这对于将所有的野心都放在九皇子身上的长公主而言,是致命的打击,燕离歌登基之后,再也没有听人提起过长公主。

      “咚咚咚——”几声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舒安夏的思绪,舒安夏转头望过去,只见春梅满脸笑意地走进来,手中端着一个装满各色水果的托盘。

      “王妃——”自从顾瑞辰被封了“定北王”之后,下人们都主动改口叫她王妃,但是舒安夏每次听到这个称呼,总会不由自主地蹙起眉。

      “皇上还没加封,别乱叫!”舒安夏说的是事实,燕离歌登基之后,对所有的功臣进行了加冕进爵,而对于之前有罪或者反派活着之人,不但饶恕了他们所有的罪行,还给了他们两条路,一条是官复原职,继续在朝为官,假如他们不愿,就选择第二条——告老还乡,朝廷一次性给出他们原本年俸禄的十倍,作为体恤和补贴之用。

      起初无论是皇后还是长公主一派的文臣武将们,都不愿意再为燕离歌效力,而此决定一出,也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纷纷表示留在朝廷,除了个别年事已高的大人,其余毫无例外地全部留下。

      只是,所有人都封赏了,唯独她——其实对于封赏舒安夏并不在意,但是对于顾瑞辰正妻之名,她必须势在必得。因为“定北王”的封号旨意已下,对于北国历代律法和位份晋升原则等,王妃之名及其位份,必须由皇帝来册封。而且,之前也有过几次不好的先例,比如“岭南王”还是四品官员之时,夫妇伉俪情深,后因岭南王救驾有功,皇帝直接将其列为皇族。晋升为王爷之后,因为原本的正妻是庶出,身份低下,一道圣旨,就将她变成了侧妃,而皇帝又给指了一位身份尊贵的女人作为新的岭南王妃。

      但是,她作为舒府嫡女,是顾瑞辰明媒正娶之人,不存在身份低下的问题,所以,燕离歌迟迟不下旨册封,才让她觉得奇怪。

      想想最后一次见面,燕离歌看她的眼神,舒安夏没来由的,心里烦躁起来。

      原本满脸笑意的春梅,盯了舒安夏好一会儿,她主子脸上一变再变的表情,让她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终于,舒安夏伶俐的眼珠子不再转动,才让春梅舒了口气。

      春梅舔了舔唇,略带戏谑的口气,“你不是王妃还能是谁,难道还能凭空跳出来一个什么公主什么的,比您的地位还高吗?简直是天方夜谭!”春梅一边说着,一边将果盘放到舒安夏身前。

      听到“公主”二字,舒安夏愣了愣,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怪异的想法,她神色一变,定睛看着春梅,“惠人还在水牢吗?”

      那日之后,所有能抓出来的南国奸细,都被当场处决,唯有惠人留了下来,抓去了水牢,但是一想起惠人,她总有种隐隐不安的感觉,说不上来,也许就是女人的第六感。

      春梅张了张嘴,一脸的为难之色之后,摇摇头。

      “那她在那儿?”舒安夏心里虽然咯噔一下,但是脸上却没有显示出来,惠人的这厮倒是能折腾,她还真想看看她能折腾到那儿去。

      春梅的脸色更难看了,顿了顿,不知该怎么说。

      舒安夏叹了口气,尽量让她觉得平和。

      春梅犹豫了半响,终是缓缓开口,“原本她是在水牢里关着,不知道为何,忽然皇上下了一道旨意,把惠人接到了宫里,并且待为上宾。现在整个大街小巷都有一种传闻,说什么南国公主在北国皇宫,受上宾礼待。”

      “咯嘣”一声,舒安夏捏碎了刚刚到手里脆枣,她的双手越攥越紧,脆枣中仅存的水分,从她的指缝滑出来,流淌在她的手背上。

      “王妃——”春梅试探地出声。

      “别再叫王妃,如果被有心人听去,指不定治个什么罪,去门口候着,等王爷回来再说。”舒安夏淡淡吩咐,脸上又恢复了原本的平静。

      春梅担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丑颜嫡女,141 谁是公主,第2页

    忧地看了舒安夏一眼,最终点了点头,出了门。

      自从被封了“定北王”之后,顾瑞辰就越来越忙了,整日都看不见人影,燕离歌更是夸张,三天两头地叫顾瑞辰,就像是着了魔一样。

      “着魔!”忽然想起这两个字,舒安夏的心中翻腾起了层层浪。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那个易容在顾府潜伏的惠人,那个用人去练什么蛊毒的惠人,早已不是那个天天跟在她身后,一心一意为她着想的惠人了!她——

      舒安夏一直静静地坐着,知道茶冷了,换掉,又冷了,再换掉。周而复始数次,直到月黑风高,她依旧没等回顾瑞辰。

      春梅担忧地看着舒安夏,“王妃——”舒安夏斜睨她,眸光中闪烁着红色血丝。

      春梅悻悻地闭上嘴。

      “别再叫错了,出去吧!”舒安夏的声音很轻很轻,紧锁的眉头像是在思索什么事情,又像是……

      “三少夫人,您还是早点歇息吧,晚上降了温,您这样坐着会着凉的。”春梅还是改了称呼。

      “出去吧——”舒安夏依旧是那句老话。

      “三少夫人——”

      “别让我说第三遍!”舒安夏的声音倏然变冷,水眸中迸发出凛然怒气。

      春梅瑟缩了一下,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床铺,将杂物收拾好,抱着就出去了。

      房内的舒安夏,双手不自然地又收紧了半分,她这个姿势,已经保持了不知道多久,今日的一切,都让她不得不再冷静思考。到底,惠人算不算对手。

      从皇宫那日开始,她发现了惠人的秘密,到之后,惠人假意混进府,再到后来,在顾府内直接交手,她几次都跟惠人擦肩而过,当然也有除掉惠人的机会,她不知道她是心软,还是真想借着惠人去找出她背后之人,总之,三次,她放过了三次能对惠人下手的机会。

      这一次,她绝不会再姑息!

      这时门口一个翩然的黑影而至,舒安夏扬了扬眉,“进来!”

      门被推开,黑衣服立即抱拳行了个礼。

      “人找到了吗?”舒安夏轻声问道,今日听到春梅所报的消息之后,她就派人去请她的母亲倪冰,然后去了她大哥所在的属地,竟然早就没有了他们****的身影,这一时间,让舒安夏更加疑惑。

      因为当初惠人买进府,是她母亲做的主,那么也就是说,倪冰才是最了解惠人身世之人,然而,倪冰竟然无故失踪,这让她更加头疼,所以直接动用了府内最精干的暗卫,对她进行追踪。

      “找到了!”顾瑞辰训练的暗卫,说话向来不拖泥带水。

      “在那儿人?”舒安夏扬扬眉,眼中终于有了一丝闪烁。

      “南国皇宫!”

      暗卫的话音落下,舒安夏原本阴沉的脸,更加沉了,惠人——秦烈舞——惠人。舒安夏沾着茶水的手指,轻轻在桌上落下这么几个字,她呆愣地看着周而复始的“惠人”两个字,心里荡起了一种难言的感觉。

      翌日一大早,顾瑞辰回到府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清冷的身影,静静地坐在桌子旁,桌子上,摆着一盘散掉的棋子,香炉内的檀香已经烧完,剩下星星点点的火光,琉璃茶碗调皮地洒落下来,水溢满桌子。

      “丫头——”顾瑞辰心疼地叫了一声,大步上前,长臂一伸,一把把舒安夏从座位上捞起。

      “你——一夜未眠?”顾瑞辰看着水眸中满是血丝的舒安夏,一股难以压抑的感觉从心底涌出,他猛然收紧双臂,恨不得把舒安夏揉进他的身体里。

      舒安夏扯起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笑容,“夫君整夜未归,我又怎能安寝?”

      顾瑞辰动了动嘴,看着舒安夏有些苍白的面庞,再想想昨夜和燕离歌的唇枪舌战,心底一股难掩的钝痛从心底涌遍全身。

      昨夜,他跟燕离歌要求,立即册封舒安夏为王妃,然而,燕离歌态度决绝,说南国大王密函,为了保持两国友好,要向我们北国讨要一个人,去做他们的驸马,而十分悲催的,南国选中的人,竟然是他!

      顾瑞辰诧异以为南国知道了他的丫头的真实身份,然而就在他思考的时候,下人们却把原本关在水牢的惠人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丑颜嫡女,141 谁是公主,第3页

    ,压了上来,顾瑞辰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所说的南国公主,竟然是惠人!

      他一直都没去查过惠人的身世,也没去问过什么,因为从秦三元说了他妹妹特征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从本能上认定,他的丫头就是南国的公主,然而,此时的惠人,让他愣了,不知道是受了惊吓,还是因为什么,惠人的脸上竟然有跟当初舒安夏的脸上一模一样的胎记!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