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布局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118 布局

      顾娉婷一听陈阿婆的话,登时就火了,“你说什么你?你再敢在这里给我妖言惑众,我让母亲办了你!”顾娉婷恼羞成怒,指着陈阿婆的鼻子,就扯起嗓子大叫。唛鎷灞癹晓

      “娉儿,不得无礼!”大夫人一看顾娉婷的样子,立即觉得颜面无光,手一伸,就掐了顾娉婷一把。

      顾娉婷吃痛,双眼立即充盈了满腹委屈之色,用手轻轻地揉着被大夫人所掐的地方,她的嘴憋着,憋了几下大颗大颗的眼泪就滚落下来。

      大夫人一看顾娉婷的样子,心里很是心疼,但是一想刚刚陈阿婆说的话,心里登时就冷了半分,故意狠下心别开脸,“站到一旁去。”

      顾娉婷抽泣着,退开了一步,杀人般地眼神看向陈阿婆。

      这时的顾云婷还在呆愣之中,这个陈阿婆虽然说是出了名的不按牌里出牌,但是这也太夸张了吧,明明说好的是舒安夏,怎么变成了顾娉婷?而且还反其道而行?

      顾云婷暗暗地咬了下唇,虽然陈阿婆把顾娉婷也扯进去,她心里反而有些窃喜,但是以大夫人对顾娉婷的喜爱程度,指不定会弄出什么乱子,尤其是,在确定顾娉婷还没有彻底失宠之前,她还是得一切以顾娉婷马首是瞻。

      想到这里,顾云婷正了正身子,满脸的伤心和不可思议之色,“师太,您定然是看错了,四姐姐才是我们家中的大吉之人,怎么会克母亲?烦劳您再看一次,绝对不会是四姐姐。”

      陈阿婆眼神一厉,斜睨顾云婷,“如果你们对我的话有一丝怀疑,贫道告辞!”陈阿婆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去。

      “当然不!”大夫人赶忙给身边的大丫鬟使了个眼色,大丫鬟赶忙上前挡在陈阿婆身边,福了福身,“师太的话乃金缕预言,哪里有人敢有半分怀疑,大夫人已经为师太准备了顾府最华贵的客房,专门接待最尊贵的客人,师太请先休息。”

      陈阿婆探究地转过头,大夫人赶忙笑着点头,其他人不约而同地撇撇嘴,谁不知道锦瑟是大夫人身边最得宠的大丫鬟,基本上她说的话,绝对就是大夫人的意思。

      陈阿婆又看了看众人,大家的眼神中都包含着不同的含义,陈阿婆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看在大夫人如此诚意的份上,贫道就暂时住下!”

      舒安夏皱了皱鼻子,就算其他人不留,这个陈阿婆也会想法设法留下来,现在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真是可笑。

      陈阿婆很快就被大丫鬟带着下去休息了,大夫人扫了一眼泪眼婆娑的顾娉婷,又心疼,心里又是七上八下的,陈阿婆说娉儿克她,可是这么多年了,她怎么没发现?她最近频出状况,还不都是眼前这个舒安夏入府之后?

      想到这里,大夫人不留痕迹地剜了舒安夏一眼。

      舒安夏本想着陈阿婆走了,她和顾瑞辰终于可以回园子了,结果忽然头顶上迎来这么一道凌厉的视线,她迎头望过去,就看见大夫人那张复杂的脸,好像要把她吞了一般。

      舒安夏耸耸肩,十分坦然地回望她。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大夫人觉得无趣,扬了扬眉就背过身去。

      顾娉婷哭得难受,见大夫人转向她,赶忙上前就就抱住大夫人,哪知道大夫人本能地就想躲开,但是最终看到顾娉婷那一脸受伤的神情后,还是硬着头皮将顾娉婷揽在怀里。

      “母亲,您不再疼娉儿了吗?”顾娉婷眨巴眨巴眼睛,一脸的受伤。

      “傻丫头,哪里的话,你永远是母亲最疼爱的女儿!”一直宠惯顾娉婷的大夫人,看不得顾娉婷一点的受伤,虽然她的心里因为陈阿婆刚刚说的话犯了膈应,但是终归狠不下心来,她怎么都要去问问陈阿婆,有没有什么破解之法。

      大夫人身后的顾婉婷听到大夫人说那句“最疼爱的女儿”的时候,死死地咬了下唇,虽然众人早就将这个事实看到眼底,但是轮到大夫人赤luoluo地说出来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是无比的难受。至于顾云婷,则是轻轻地舒了口气,幸好她反应快,刚刚没顺手推舟地去打击顾娉婷,要不现在,她定然吃不了兜着走。

      顾娉婷又在大夫人怀里腻歪了一会儿,大夫人说有事,让众人都散了,顾瑞辰拉着舒安夏,连告退礼都懒得行,直接就离开了,舒安夏的右眼皮一直在跳,她记得曾经有人说过,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顾瑞辰的表情恹恹的,眉头蹙得也紧,出了大夫人的园子,舒安夏


    丑颜嫡女,118 布局,第2页

    便扯上了他的手,“是不是你也觉得那个陈阿婆有问题?”

      顾瑞辰点了点头,刚刚她没说,是不想她担心,那个陈阿婆似乎是冲着她去的,那个“凤凰命格”的狗屁话,搞不好就要性命攸关了。

      “我倒想看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舒安夏眨眨眼,嘴角扯起一抹轻浅的笑容,刚刚顾云婷的反应,似乎陈阿婆的举动超出了她的预料呢,会不会——

      舒安夏水眸一闪,最好别是她想的那样,要不然,这几个人一个个都吃不了兜着走!

      大夫人打发掉闲杂人等之后,就让大丫鬟锦瑟搀扶着她,去了陈阿婆所住的园子,顾云婷摸不清状况,想方设法地要跟上大夫人一同过去,但是还是被大夫人拒绝了。

      大夫人走后,嘈杂的前厅内就剩下了顾云婷和顾娉婷,顾娉婷若有所思地看着大夫人消失的背影,挂着眼泪的脸上浮起一抹怪异的笑容,转而看向顾云婷的时候,顾云婷一个哆嗦,“四姐姐,不是我——”

      顾娉婷扬了扬眉,神情意味不明,“什么不是你?”

      “不是我让陈阿婆说的,你克大夫人的事儿,陈阿婆虽然是我请来的,可是我当初明明跟她说好了,让她说是三嫂——”顾云婷的声音越说越小,她刚刚还窃喜着,没准这次能一箭双雕,但是就在前一秒,当她看到顾娉婷的眼神的时候,忽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好像不跟她解释清楚,下一个倒霉的就是她一样。

      “原来陈阿婆是你请来的——”顾娉婷故意拉长了音儿,眼底眸色更深了,看得顾云婷直发毛。

      “四姐姐,你相信我!”顾云婷上前了一步,冰冷的手指抓上了顾娉婷的手背,顾娉婷厌恶地躲开了,“不是我相信你,而是我量你没这个胆子算计我,只不过,你这次利用敢利用母亲,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顾娉婷反而直接忽略了陈阿婆说她克大夫人之事,却教训顾云婷有利用大夫人之心。

      顾云婷显然没想到顾娉婷会有此一问,怔忡了一下,随即小脸上划过惊恐,“四姐姐——”

      顾娉婷冷哼了一声,她当然知道陈阿婆不是顾云婷请来的,因为——回过头轻蔑地扫了顾云婷一眼,嘴角弯起一个算计的弧度就离开了。

      顾云婷的心本就七上八下的难受,结果被顾娉婷这么一弄,更是有些放心不下,左思右想之下,还是赶忙去了陈阿婆所在的园子。

      另一边,大夫人面色复杂地进了陈阿婆的屋子,陈阿婆扬了扬眉,指了一下旁边的位置示意大夫人坐下,好像她才是这个园子的主人,而大夫人是访客一般。大夫人没有计较,摆了摆手,让锦瑟退下,自己则是硬撑着不适的身体,坐到了旁边的位置上,思索了半响,终于缓缓开口,“我从不怀疑师太的能力,只不过,娉儿是我最疼爱的女儿,能不能烦请师太想想办法,帮一帮娉儿也帮一帮我?”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大夫人完全放低姿态,就连“本夫人”的自称,都变成了“我”。

      陈阿婆顿了一下,面露难色,“命格向来都是天注定,假如后天强行改变,变数太大。”

      “那也就是有方法改变?”大夫人一听陈阿婆没把话说死,幸福地抓住陈阿婆的胳膊问道。

      陈阿婆面色一沉,盯着大夫人那双手,蹙了蹙眉。

      大夫人尴尬地抬起,直接忽略了这个小细节,慌忙再次确认,“师太,是不是?”

      陈阿婆叹了一口气,“贫道试试。”

      顾府内很快摆起了五行八卦阵,沿着顾娉婷的园子四周,一丝一毫都不差地把顾娉婷的园子圈得严严实实,顾娉婷气得哇哇直叫,找陈阿婆闹了几次,都被大夫人拦下训斥了一顿,之后大夫人不知道跟顾娉婷说了什么,才让顾娉婷安静下来。

      顾瑞辰去打探了一下那个八卦阵,是极其复杂的那种九重九八一卦象阵,以他对五行八卦的造诣,竟然没闯进去。

      这回舒安夏彻底重视了,这个陈阿婆并不是简单的神棍,虽然暂时还不明是敌是友,但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陈阿婆不是善类。

      “九重九八一卦象阵”按照常理来说要摆上七七四十九个时辰,所以舒安夏和顾瑞辰商量,入夜之后,一同去探。

      原本顾瑞辰不想让舒安夏去冒险,但是转念想想舒安夏的五行八卦水准,还是选择了让她同去。

      是夜


    丑颜嫡女,118 布局,第3页

    ,静谧的让人不安。舒安夏和顾瑞辰一同换好了一身夜行衣,黑巾遮面,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相视而笑。

      从相识以来,两人似乎鲜少共同抗敌,即使是,也都明面上的,像这次夫妻同心,共同破阵,还是头一遭。

      顾瑞辰没想太多,抱住舒安夏的腰,脚尖一点,没多一会儿,就到了九重九八一卦象阵前。

      舒安夏远远望去,顾娉婷的房门隐约可见,园子的大门和顾娉婷的房门之间,似乎设置了一道结界,中间雾气弥漫,两侧却一片清明。

      “确实很怪异。”舒安夏轻声出口,眼前这个八卦阵,跟普通的阵法完全不同,没有普通阵法的八门,虽然有结界,却又哪里不一样。

      “丫头,你感没感觉到,这个阵法里的——”

      “死气”!两人异口同声。

      舒安夏和顾瑞辰对视了一眼,彼此的心里却是咯噔一下,所有的阵法虽然有各种不同,但是无外乎有几点是想通的,就是阵法要发挥作用,必然要跟摆阵之人的心灵相通,因为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所有每一个有破阵之人,只要找到摆阵之人的心里弱点,自然就容易攻破,当然生门休门死门,也都是根据这种规律排列而成的。

      然而此阵最大的怪异之处,就是结界的死气,按照正常逻辑来判断,摆阵之人,就是已死之人!

      舒安夏揉了揉发痛的额角,扯上顾瑞辰的手,“要不咱们走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不行!”顾瑞辰坚定地摇了摇头,他不能再让她的丫头陷入陷阱,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危险也不行。“丫头,你在这里等我!”既然八门都是死门,那么他就闯闯运气。

      舒安夏一把抓住他,摇了摇头。

      顾瑞辰轻笑着拍了拍舒安夏的手,脚尖一点,身体就凌空而起,对着结界的死门直冲过去,舒安夏本要拦截,却是轰隆一声,不见了顾瑞辰的身影。

      舒安夏身子一紧,一个怪异的画面从脑中闪过。

      曾几何时,她脑中也有过这样的印象,到底是何时?何地?

      舒安夏咬着牙,使劲儿地敲打着自己的脑袋,半响,她水眸一亮,缓缓地向前走去。

      且说闯入阵中的顾瑞辰,双脚还未等落地,就飞来数根乱箭,他身子赶忙又起,左翻右翻,刚躲开乱箭,他所在方位的两次墙壁就像长了腿一般,缓缓像中间靠拢。

      顾瑞辰运气,将两面墙顶住,自己则是像四周瞟去,寻找生门,两边的墙越靠越紧,他咬着牙,死死地顶着,这时,头顶忽然传来一个怪异的声音,下一秒,一直尖细的长剑,从头顶迎他而来。

      顾瑞瞳孔一缩,猛然积聚一口气,咬着牙,身体旋转着向上冲去。

      就在那柄细剑本该穿刺他身体的瞬间,那把剑不见了,他的身子也被一股巨大的气力卷了出去,他连续翻转了几周,双脚落地的瞬间,已经回到了顾娉婷的园子中央,四周的白雾已经散去,舒安夏在旁边眼带笑意地看着他。

      顾瑞辰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破阵了?如何破的?”

      “烧!”舒安夏扬了扬眉,视线落到顾娉婷的房门上,房门的一脚,已经开始燃起了火苗。

      顾瑞辰一愣,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无奈地摇摇头,是他把这个陈阿婆想得太神了,所以就用了各种复杂的方式,越破阵,陷得越深,哪里知道,原来她不过用的就是障眼法。

      火苗又蹿了一会儿,可能因为天气太冷,又或者空气太潮湿,连门都没烧破,没几下就自行灭了,顾瑞辰目光沉了沉,“她这道行也弄不出什么大的幺蛾子,咱们先走吧!”

      舒安夏蹙眉,刚要点头,便听到屋内传来一阵虚弱的声音,“救命——救命——”

      舒安夏舔了舔唇,两人对视的瞬间,房门已经被扯开,顾娉婷头发散乱,满脸黑炭从里面踉跄地爬出来。

      两人瞳孔一缩,还未等开口,一声尖锐的刺耳声响起,两人转过头,只见以大夫人为首的一群家丁婆子,怒气冲冲地从园子门口走来,这时,顾娉婷的房门又响了一下,那个怪异的陈阿婆,连带邪气,缓缓地顾娉婷的房中走出来。

      两方人马气势汹汹,一齐朝着舒安夏和顾瑞辰包围而来。
    <


    丑颜嫡女,118 布局,第4页

    br>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