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116 云婷使坏
116 云婷使坏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116 云婷使坏

      章节名:116 云婷使坏

      舒安夏和顾瑞辰回到顾府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们商量了一下,准备翌日再去跟老太君和大夫人请安。唛鎷灞癹晓

      然而他们刚刚回房不久,老太君就带着一个丫鬟一个婆子来了。

      舒安夏一看,慌忙起身,“给太君请安。”

      老太君赶忙走过来,扯过她的手,左看看右看看。顾瑞辰在一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夏儿,你没事吧?听说你进了皇宫,可是急死人了,本是托皇后过去打听打听,只是皇后向来跟太后不和,这准确的消息也没问出来。”老太君一边说着,还一边抬起舒安夏的胳膊确认是否受了伤。

      舒安夏感动地眨眨眼,“太君放心,夏儿一切都好!”在顾府里面,真正对她好的,屈指可数,当然,老太君就是其中之一。

      也许是出于对顾瑞辰的爱护,也许本身就是跟她有眼缘,总之此时此刻,舒安夏无比的感动。

      顾老太君怔了一下,看到舒安夏泛红的眼圈,用手指刮了刮她的鼻子,然后轻叹了口气,“回来就好。”

      之后祖孙三人又闲聊了几句,老太君总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欲言又止,让舒安夏丈二摸不着头脑。

      “时间不早了,你好好歇息。”老太君拍了拍舒安夏的手轻声说完,带着丫鬟婆子离往门口走,走到门口还不忘意味深长地看一眼顾瑞辰。

      舒安夏蹙着眉,“你觉不觉得老太君刚刚的话有些意有所指?”

      顾瑞辰肯定般点了点头,“我倒是觉得她像是想提醒什么。”

      “或者表达什么?”舒安夏接话。

      两人思索了一会儿,老太君前前后后一共提了皇后三次,每次表达的都是皇后为她的事儿在出力,两人相视了一眼,心照不宣。

      顾瑞辰命人打了热水,两人简单洗了一下便上了床,顾瑞辰从身后抱住她,宽阔的胸膛传来的温度,让她身体一颤。

      “我累了——”经过一天的折腾,此时的舒安夏真的没心情再想其他。

      “我知道——”顾瑞辰轻浅一笑,“我只是想这样抱着你!”

      舒安夏吸了吸鼻子,霍地转过身,一双纤细的手臂从身边滑到顾瑞辰腰上,紧紧抱住,小脸向前靠了靠,腻在他的腋窝。

      温暖,顾瑞辰的身上到处都散发着温暖的气息,舒安夏贪恋的大口大口地吸着,不知不觉便进入了梦乡。

      而一直被舒安夏不规矩的小手紧紧抱住的顾瑞辰,处境可是大相径庭。他知道他的丫头累了,所以原本也不打算做耗费体力的事儿,然而,她的丫头转过身的瞬间,凹凸有致的身体轻轻撩bo了一下他的神经,让他本就敏感的——有了反应,可惜舒安夏并没有感觉到他的窘状,在他怀中找了个最舒适的位置,以至于让动都不敢动毫厘。

      轻轻地叹了口气,顾瑞辰的大掌小心翼翼地抚上舒安夏的脸颊,其实,只要能永远这样抱着她,他也心满意足了。

      毫无悬念,翌日一清早,顾瑞辰又变成了熊猫眼,他们二人一同去大夫人那儿请安的时候,几个丫鬟瞠目结舌,看着顾瑞辰的脸一边犯着花痴,一边又掩嘴偷笑,顾瑞辰脸色不善地扫了她们一眼,几个丫鬟赶忙闭上嘴。

      大夫人靠着一个软垫,脸色虽然有些缓和,但是依旧显出病态,两个婆子在旁边伺候着,一个端着水,一个往嘴里喂。

      顾瑞辰上前行了个礼,舒安夏也跟着福了福身。

      大夫人虚弱地点了点头,嘴角挂着一抹淡笑,指了指旁边的位置,示意顾瑞辰坐下。

      舒安夏跟着望了一眼,大夫人的旁边只有一个座位,她舔了舔唇,依旧站在原地。

      顾瑞辰仿佛没看到大夫人的意思,低下头又行了个礼,“母亲旧疾是否安好?”

      大夫人见顾瑞辰没过去坐,转而将视线落到舒安夏身上,登时明白过来,早到的姨娘和姑娘们都坐着呢,她只让顾瑞辰一个人坐,而让舒安夏站着,敢情这小子不高兴了,想到这里,大夫人本就不好的脸色又沉了半分。

      “死不了。”一个赌气的话缓缓出了口。

    丑颜嫡女,116 云婷使坏,第2页

    >
      “母亲哪里的话,顾府上下一派祥和,以母亲为首作出表率,上孝敬祖母,尽子妇之道,中表贤妻,尽为妻之道,下疼子女,尽为母之道,瑞辰为此深表感叹,得此母者尽得欢。”顾瑞辰眨眨眼,一脸“真诚”地说道。

      站在一旁的舒安夏,听到顾瑞辰的话音落下,差点笑喷,顾瑞辰不说则已,一说惊人。他鲜少说话如此文绉绉,但是今日这番话却是用反讽的手法意有所指。

      其一,舒府上下谁不知道顾大夫人虽然表面上尊敬老太君,暗地里从来不把老太君说的话放在心上。其二,大夫人善妒,虽然表面上同意了顾家的一家之主顾将军纳妾、收通房,但是对于每个姨娘和通房,大夫人都是无比的苛责,用各种规矩、各种手段把持顾家家中主母实权,除了跟她有血缘关系的表妹,和一个她房里送出去的通房,其他的姨娘,一年才能见上顾大将军一次,所以她这个为妻之道极其不配。其三,大夫人虽然疼爱子女,却只疼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对于其他姨娘所出的庶子庶女,极端苛刻。所以顾瑞辰这三点一出,其他人都明白了七七八八了。

      而且以大夫人的精明,定然把顾瑞辰的话的意思明白得真真切切。

      只不过,顾瑞辰给她扣了一个这么大的帽子,大夫人又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在众人面前,她自然想刁难,也刁难不了。

      果不其然,听完顾瑞辰的话,大夫人先是眼角狠狠抽搐,再是脸色泛上一层紫青色,待她脸上和气息终于如常的时候,顾云婷从门外跑了进来。

      舒安夏愣了一下,她还没注意到顾云婷这号人物还没到,这时一跑过来,她倒是也将视线移了过去。

      “母亲,母亲——”顾云婷一边跑一边哭,泛红的双眼在寒风的刺激下更加醒目。

      “怎么了,鬼哭狼嚎的?”大夫人一脸不耐烦,本就被顾瑞辰讽刺了一下,她心里就极度不痛快,这顾云婷一哭,她差点把所有的气都撒到她身上。

      顾云婷仿佛没看到大夫人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厌恶,直接跑到大夫人跟前就跪地,“母亲、母亲,快让云儿好好看看你!”顾云婷说着,眼中的雾气更甚,仿佛下一秒就要来个“大泉涌”一般。

      大夫人蹙眉,“这大清早的,你到底怎么了?又是什么人欺负你了吗?”

      顾云婷一听大夫人如是问,氤氲的雾气终于忍不住决堤,大颗大颗的泪水涌出了她的双眼,顾云婷抽泣着,“不是女儿出了什么事儿,而是女儿刚刚梦到母亲生病了,病得很严重,然后‘陈阿婆’来了咱们家说——说——”顾玉婷说道这里顿了一下,眼了掉得更凶了。

      一听“陈阿婆”,厅内的人都愣住了,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便开始议论纷纷。

      “陈阿婆据说特别神,无论看过去还是未来之事,都预料的不是一般的准!”一个姨娘赶忙小声开口道。

      “是啊,听说那个陈阿婆特别难请,以咱们顾府的地位,五年才能请来她一次,而且似乎她来了就只看五个人呢!”旁边的姨娘附和。

      “像咱们这样的,就别想了,不过我听说前几日大夫人还学摸着如何请这个陈阿婆呢!”

      “请她为何事?”开口的姨娘满脸的疑惑。

      “还不是大姑娘和四姑娘的婚事。”

      厅内的议论声此起彼伏,舒安夏静静地听着,但是也微微拧起秀眉,这个陈阿婆的职业简而言之,就是个神婆。但是这个陈阿婆极不简单,不但能够得到京都各大户人家的信赖,还能把一些天气之类的说得头头是道,所以在京都,“陈阿婆”还有个别号,叫“铁三嘴”。也就是说,她说的“三句话”中,最少有一句会应验。

      想到这里,舒安夏轻笑了一声,她不是不相信神鬼之事,她的穿越早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是对于北国现有的人而言,她并不相信这个神婆有多灵,倒是怀疑,顾云婷是不是要利用这个神婆搞一些幺蛾子。

      大夫人听到了“陈阿婆”三个字,也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她就顺口接上了顾云婷的话,“‘陈阿婆’说什么了?”

      顾云婷仰着头,梨花带雨的脸上悄然闪过一抹复杂,大夫人一问,她吸了吸鼻子,“‘陈阿婆’说母亲的病不是天生该带的,而是后天被人克才遭此罪祸。”

      “相克?有人命格跟本夫人相克?”大夫人双眼撑大,黑瞳中满是暴戾之色。
    <


    丑颜嫡女,116 云婷使坏,第3页

    br>  “女儿只是做梦,梦到‘陈阿婆’是这么说的,女儿起初怀疑‘陈阿婆’道行极深,又跟顾府有渊源,是不是估计托梦给女儿的,后来女儿千方百计托人找到了‘陈阿婆’,结果‘陈阿婆’说,的确是她入女儿梦,让女儿给母亲一个警醒。”顾云婷缓缓道。

      舒安夏心里了冷笑,顾云婷这谎言编得也太不靠谱了,只有对待死人才有托梦这一说,她才不信这个‘陈阿婆’所谓的功力。

      大夫人身体一个激灵,霍地直起身子,“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母亲请想想,近日来,您是不是频频出状况?是从何时开始的?”顾云婷开始引导。

      大夫人蹙眉想了一下,忽地,她双眼一闪,视线转向舒安夏,似乎从她嫁过来开始,她就频频出状况——

      看到自己成功把大夫人的视线转移到舒安夏身上,顾云婷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母亲,‘陈阿婆’来了,就在门外!”

      大夫人身子一颤,看着舒安夏的双眼骤然变冷。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