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115 太后试探
115 太后试探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115 太后试探

      章节名:115 太后试探

      还是那样派头十足的排场,在一群宫女太监的簇拥下,太后面色凝重,缓缓地走进来。唛鎷灞癹晓

      刚刚太监报,说舒安夏已经醒了,她一时间心里五味俱全,早上刚刚发现舒思玉变成了那个样子,然后紧接着舒安夏就醒了,这是不是巧合?

      舒安夏“虚弱”地笑了一下,在顾瑞辰的搀扶下缓缓起身,准备下地行礼。

      太后摆了摆手,“不必了,暂时好好歇着,哀家就是来看看。”太后勉强地扯起一抹笑容,但是这个时候,她实在笑不进去,为何一切都那么巧合,为何只要有舒安夏的时候,总有各种怪异的事情发生?

      之前听玉儿说,“法青寺”有个得道师太,曾经说过舒安夏的命格与皇宫相克,尤其是克皇室之人,上次一公主因为跟舒安夏有了接触,莫名地被鬼剃头,指甲还被被针挑开,可谓惨不忍睹,难道这是真的吗?

      玉儿虽不是皇宫内人,但是以她对玉儿的疼爱,玉儿起码算是半个皇宫之人,所以,玉儿出事会不会与舒安夏的命格有关?

      舒安夏还是下了地,皇宫内不是舒府也不是顾府,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来,尤其是太后此人性情,阴晴不定,她可不敢保证下一秒有迁怒于她。

      双脚刚一沾地,一股凉气就从脚心袭来,舒安夏一个哆嗦,身子都跟颤抖了一下,顾瑞辰拧着眉,直接拿过他放在床头的披风,轻轻一扯,打了一个漂亮的回转,与此同时,顾瑞辰长臂一捞,就将舒安夏抱在怀中,披风甩了几下,确认平铺在地上之后,才又缓缓地把舒安夏放了下来。

      舒安夏羞赧地用手肘碰了一下顾瑞辰,眼中有了一抹娇嗔,那么多人看着呢。

      顾瑞辰轻浅一下,晶亮的黑瞳中是千言万语,但是最真实的一面,就是他将她抱起的那一瞬间的那一瞬间。

      太后怔忡着,眼前这两个人虽然年轻,但是他们的恩爱程度不雅于当时的她和太上皇……

      就在这时,舒安夏抓了一下顾瑞辰,示意他有太后在,顾瑞辰也轻轻地松开手,由着舒安夏先给太后行礼。

      舒安夏温柔地勾起一抹轻浅的笑意,苍白的小脸上挂着一丝红晕,显得格外让人心疼。

      张了张嘴,太后又轻轻地摇了摇头,她原本是要跟舒安夏说,让她赶快离开慈宁宫的,结果舒安夏这礼行的,让她却不知如何开口。

      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以掩盖自己的尴尬,太后脸上出来一抹不自然的表情。

      “快躺下吧,哀家就是过来看看你怎么样了!”

      “多谢太后关心,臣妇已经好多了!”舒安夏跟顾瑞辰对视了一眼,最后她选择了“乖乖”回床上躺着。

      太后问了一下舒安夏的情况,告诉舒安夏安心养着,她已经传召太医了,然后又絮叨了几句注意的事儿,都是话家常,舒安夏知道她来的目的不止如此,所以一直恭敬地应着她的话,对于其他的,全然一派不知情的样子。

      终于太后忍不住了,皱起眉,“你知道你四姐姐出事儿的是吗?”

      因为太后宠着舒思玉,所以早就认为舒思玉回归族籍是名正言顺的事儿,自然就直接用“四姐姐”的称呼问开了。

      舒安夏水眸撑大,眼底立即蒙上一抹浓浓的担忧之色,“四姐姐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既然太后是来试探的,她当然要把戏份做足做好,否则的话,怎能对得起这些如此能演戏之人?

      太后蹙了下眉,探究地看着舒安夏,有她出现的地方,确实总是不得安宁,只是她的眼中满是无辜,想起昨日的舍身相救,刚刚因为简嬷嬷的话,让她生出的疑心又压了下去。

      这时太监恭敬地走了进来禀告,说是太医来了。

      太后点了点头。

      待太医毕恭毕敬地进来,给舒安夏把了脉之后,太医的眼中出现了惊奇之色,“顾少夫人果真是大吉之人,如此凶险的脉相竟然能轻易度过,老臣孤落寡闻,汗颜。”

      舒安夏目光一冷,秀眉一挑,看向这个太医。

      不是她所熟悉的面孔,因为昨日的“昏迷”,她也并不知道昨日他到底是否来过,但是他的话,明显用意不良,似乎在说,她醒来


    丑颜嫡女,115 太后试探,第2页

    根本就是个“奇迹”一样。

      太后一怔,“此话何意?”

      太医的脸上上过一抹为难之色,看了看舒安夏,又斜睨顾瑞辰,最后低下了头。

      太后仿佛明白了什么,再次叮嘱了一下舒安夏要好好休息,然后便带着一大票宫女和太监以及这个太医出了房门。

      舒安夏的脸始终趁着,看着那一路风风火火而来,又风风火火而去的众人,轻言道,“此人甚怪,情况有些不妙。”

      刚刚顾瑞辰始终没说话,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个太医身上,此时舒安夏一说话,反而也让他印证了自己的猜测,“本来我还犯愁如何找他呢,没想到他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舒安夏一愣,“什么意思?”

      顾瑞辰拉了拉被角,给舒安夏掖好,又轻轻地拂了一下她额前的碎发,“从脚步和气息运调上,此人应该就是昨晚去见舒思玉之人。”

      舒安夏眨眨眼,怪不得她总觉着这个太医压抑,果真有问题,既然他都亲自出来了,那么游戏就好玩了。

      “丫头,咱们彻底拆穿舒思玉的真面目一事,恐怕要压一压,舒思玉这个棋子暂时不能丢。”顾瑞辰一脸抱歉,原本答应舒安夏三日内就要彻底解决掉舒思玉,然而,今日此人的出现,让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他总觉得这件事不是简单的要帮舒思玉从寺庙出来那么简单,舒思玉只不过就是颗棋子,暂时因为有太后的信任和爱护活得风生水起,但是一旦没有了太后信任和纵容,她不过就是一颗弃子,到时候不用他动手,就会有更多的人要她的命。

      当然,这件事的前提,就是要赶快找出这个人是否跟他心中所想的那个人有联系。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盯着顾瑞辰忽然变得凝重的脸,舒安夏担忧地问道。

      顾瑞辰抿着嘴,轻轻地点了点头。

      “既然暂时不除舒思玉,我们就先回府吧,毕竟一直在宫里呆着,老太君和母亲那边没办法交代。”

      顾瑞辰微微颔首,攥紧了舒安夏的手。

      另一边,刚刚跟着太后出去的太医,始终低着头徐徐地走在太后的身后,太后始终没有说话,而是顺着小路出了“慈宁宫”的大门,她的目光清冷,眼眸淡淡地垂着,仿佛在思索着什么,太医老实地跟着,始终没有吭声。

      不知不觉间,太后已经走到了御花园的荷花池边,忽地,太后停住脚步,猛然转身。

      太医因为始终低着头跟着,并未注意到太多太后的动作,当太后转身的那一刹那,太医怔了一下,差点撞上太后。

      “臣该死!”太医慌忙地跪地,昨夜下的大雪还没有完全划开,跪在地上之时,登时一股凉气顺着太医的膝盖钻入了他的老寒腿上,他微微皱起眉。

      “你为何该死?”

      太后没有让他起身,而是继续他的话,说了问了一句。

      太医颤了一下,“老臣惶恐。因为刚刚没跟太后说实话!”

      太后抿了抿嘴,给身后跟着她的几个宫女和太监使了使眼色,几个宫女和太监赶忙行了个礼退下。

      “现在哀家给你个机会,说吧!”

      “是,老臣怀疑,顾少夫人的伤势有蹊跷。昨日里老臣同其他太医院的泰斗们商量良久,得出的结论就是,顾少夫人最好的情况就是月余左右能够苏醒,差的情况,就是永远都不会醒来,但是老臣万万没有想到,顾少夫人会在一夜就转醒,而且脉搏中除了有些虚弱,已没有了其他异状。这种情况是老臣行医多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之事,所以臣只能用‘顾少夫人是大吉之人’这个蹩脚的理由来解释了。”

      太医低着头说着,越说太后的脸色就越沉,等他说完,太后就陷入了一片沉思,久久没有说话,她的目光放远,因为昨夜的一场雪,荷花池上又结了一层厚冰,荷花池上的白雁早已不见,昨日里,舒安夏出事之后,她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这个季节为何会有白雁,而昨日里的白雁,在这儿之前确实没有宫人见过,虽说见雁乃吉兆,但是这个雁,见得太过诡异。

      再有就是这荷花池的冰。

      昨日的气温确实比今日要暖和的多,但是她摔下去的时候,不知是因为有舒安夏垫底还是怎么样,她总觉


    丑颜嫡女,115 太后试探,第3页

    的特别的踏实,昨日冰的厚度应该也不浅,为何会那么容易就裂开呢?

      最后一点,就是安贵妃听到的那个怪异的声音。

      安贵妃当时所站的位置虽然离她不远,但是她确实没听到什么怪异的声音,安贵妃对声音向来敏感,难道是真的有什么事儿吗?

      至于舒思玉的反应也怪,忽然间,舒家这两个女儿在太后心中的形象,蒙上了一层阴影。

      想到这里,太后忽然想起,昨日里指正舒安夏的那个稳婆说过,舒安夏的医术道行很深,太后老眼一眨,脑中快速地闪过一个想法,随即,太后老脸一沉,缓缓开口,“你去开一副药,给顾少夫人送去,药里面加上一些剂量不大,无碍健康,可以慢慢排出体外的慢性毒药,看看顾少夫人会不会喝。”

      太医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不可思议的同时,也夹杂了一丝惊喜之色。他原本也有这个想法,不过不是想试探这个顾少夫人,而是想直接地控制她,但是如今太后这么说了,那么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加料”了。只不过,慢性毒药吗?他会下一些比慢性毒药更有价值的东西,太医的唇瓣翘起,因为低着头,没有人看得他此时的表情,奸诈得比小人还小人,太后交代完,便点了点头离开了,她不会允许有任何人愚弄她和耍戏她,假如被她发现,她可就不客气了。待太后回到“慈宁宫”的时候,顾瑞辰早已等在宫门口,看到太后,深深地行了个礼。

      “这么冷的天,顾少将军怎么站在门口,可是你夫人又出了什么事儿?”太后蹙眉向里屋看了一眼,缓缓问道。

      “回太后的话,臣是来告辞的,皇宫毕竟不是顾府,臣夫妻二人在此叨扰实在不便,还是请太后恩准。”顾瑞辰毕竟毕竟地说道。

      太后又向里望了望,昨日她头脑一热,担忧之下直接把舒安夏放到了自己的房内,她倒是今日想去赶人的,结果看着那么虚弱的舒安夏,没开得了口,如今顾瑞辰倒是个会看眼色的,知道主动过来告辞,也正合她心意,一眨眼,太后刚要答应,却又想起刚刚太医说的话,这下叫她左右为难。

      “再住一日两日吧,毕竟哀家看着夏儿还很虚弱。”太后将对舒安夏的称呼变成了“夏儿”尽量让顾瑞辰觉得她对他们夫妻二人的信任。

      顾瑞辰听着太后如是说,总觉得有些怪,但是哪里怪有说不上来,太后的语气算是商量的口吻,跟平日里的太后不同,但是如果因为这个口气,他就拒绝的话,会拂了太后的面子,然而多住上一两天,难道太后想做什么不成?

      “这——”顾瑞辰脸露为难之色,“老太君和母亲那边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如果臣夫妻二人几日不回府,定然会引得太君和祖母以及顾府下人们的诸多猜测,所以——”顾瑞辰欲言又止,他的话轻浅有度,已经说得很到位,假如太后直接放人,也就算了,但是如果太后继续挽留,就说明定然有什么事儿要发生。

      果不其然,太后面色一沉,“不用多说了,想走最快也得晚上。”说完,太后就跃过顾瑞辰直接进了“慈宁宫”大门。

      又过了没多一会儿,就到了午膳时间,舒安夏和顾瑞辰的午膳准备的十分丰盛,大大小小有近三十个碟子,舒安夏着实有些饿了,拿起筷子,刚要夹菜,便被顾瑞辰轻轻地弹了一下手。

      舒安夏愣了一下,顾瑞辰则是拿起筷子,顺着碟子,每个菜都吃了一口。

      舒安夏看着他,登时明白了他的用意,一股暖流从心底涌出,流遍了她全身,经过刚刚的事儿,顾瑞辰有些不放心太后,所以她担心她会在膳食上动什么手脚。

      其实舒安夏也想不通,除了舒思玉“苦肉计”救了太后的命,究竟她们之中还有些什么,为何太后对舒思玉有了怀疑之后,还会对舒思玉那么好?

      而之于她,太后是因为太医的挑拨离间怀疑她了吗?

      这时,顾瑞辰已经将全部的菜试过,确定了没有问题,舒安夏温婉一笑,顾瑞辰虽然见多识广,有一定的识毒能力,但毕竟不懂医术,如果真的试毒,根本就是冒险,只不过这些菜,根本不会有问题,在太后的地盘上,太后不会自打嘴巴。

      看着舒安夏眼底的笑意,顾瑞辰愣了一下,随即他轻笑着摇了摇头,一遇到舒安夏的事儿,总能让他乱了阵脚,这种事情确实是显而易见的,太后不会用这么卑劣的手段,而且在自己的地盘上下毒。

      舒安夏轻轻地端起面前的碗,一股浓郁的鸡汤的香味儿飘来,舒安夏愣了一下


    丑颜嫡女,115 太后试探,第4页

    ,便舀了一口,送入口中。

      好吃!紧接着,舒安夏又舀了几口,这宫里的厨子就是不一样,一只普通的乌鸡,竟然能做的如此汤鲜肉嫩。

      又吃了其他几道菜,味道倒是普通了很多,比起这碗乌鸡汤,差了很多,舒安夏没有多说,又喝了一碗。

      这时,一直伺候她的宫女敲门进来,端着一碗浓黑的中药,“顾少夫人,这是太医为您准备的腰,等会儿用完午膳,请您喝下。”

      舒安夏神色一凛,“什么药?”

      宫女显然愣了一下,“奴婢也不知道,太医说您昨日寒气入体,怕是会留下病根,所以开了几副药,命奴婢熬好。”

      舒安夏点了点头,让她放下。

      宫女的脸色杀闪过一抹为难之色,吞吞吐吐地说道,“太后让奴婢亲眼看着顾少夫人喝药!”

      顾瑞辰目光一沉,黑玉般的瞳孔开始紧缩。宫女被他他的眼神吓了一跳,出于本能地退后一步,说话声音越来越小。

      舒安夏喝完最后一口鸡汤,“端过来!”

      宫女战战兢兢地端过来,浓郁的让人恶心的中药味儿扑鼻而来。

      舒安夏双手接过,将药凑到嘴边,吸了吸鼻子,药味儿很正,是几种常规的驱寒的药,从表面上看,并无异状。

      顾瑞辰死死盯着那碗药,思绪回转在刚刚跟太后对话的细节上。

      太后到底何意?

      留他们,却只留一两日,难道就是为了这顿午膳,亦或是,这碗药?

      太后本是个多疑之人,年轻的时候,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美人,熬到最后走到了后宫女子最高的位置,除了运气好,她的心机也定然不容小觑,只是,舒思玉的苦肉计能够瞒过她,他的丫头的苦肉计,没有理由瞒不过。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忽地,顾瑞辰灵光一闪,与此同时,舒安夏也是水眸一闪,忽然间明白了什么事儿。两人对视一眼的瞬间,舒安夏手指一抖,霍地起身,双手一扬起,就把装着那碗浓黑中药的碗,对着地狠狠地砸了下去。

      “砸的好!”太后苍老的声音从门外响起,下一秒,她们的房间的大门被霍地一下推开,只见一身紫色宫装的太后,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凛然地看着她。

      舒安夏目光一沉,“太后何意?”

      “你又是何意?”太后扬了扬眉,反问。

      舒安夏吸了吸鼻子,脸上登时浮现出一抹委屈之色,她缓缓地走到太后跟前,深深地行了个礼,“太后不信任臣妇,大可直接把臣妇给办了,这么迂回的办法,臣妇受不起,也不敢受。”舒安夏虽然说得谦恭,却也是不卑不亢。

      “昨日之事,太过诡异,让哀家不得不怀疑,假如你真的把这碗下了料的药喝下去,那么哀家就定然会办了你!”太后坦言道。

      “太后怀疑昨日的生死相博是臣妇自导自演吗?”舒安夏声音提高了八度,满眼的不可思议。

      太后眼神闪了闪,没有回答。

      沉默即是默认。

      舒安夏无奈地摇摇头,脸上尽是伤心之色。

      太后有一丝尴尬,最终也没多说什么,顾瑞辰又趁机请求出宫,太后这次直接允了。

      之后,太后又嘱咐了一堆要注意的话,然后就叹了口气离开了。

      看着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舒安夏的额角冒出了些许细密的汗珠,太后也许没想到,那碗药,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想必下毒药试探她,是太后的命令,而那个有问题的太医却想要看着她把这碗没问题的药喝下去,而坐实了她自导自演“苦肉计”的事实,所以太医没有按照太后的吩咐给她下毒药。

      一个小小的中毒倒是次要的,但是失了太后的信任,才是失去了最大的筹码。

      而她摔碗,是因为想到这一茬,昨日里,那个稳婆已经说过她懂医术,而且这件事根本就是瞒不住的,所以对于浅显的容易分辨的毒药,她一闻就知道,假如她明知道是毒药还喝进去,那么就表明,她刻意去圆这个谎言,到时候,太后自然会办了她。

      因为顾瑞辰说了那个太医有问题


    丑颜嫡女,115 太后试探,第5页

    ,再加上当时顾瑞辰的眼神,让她肯定了自己要砸碗的作法。

      果真,她这么一赌,赌赢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