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114 拆你伪颜(2)
114 拆你伪颜(2)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114 拆你伪颜(2)

      114 拆你伪颜(2)

      太后神色一凛,没有吭声,太监为难地瞧了瞧太后,又征询似地看看舒思玉。唛鎷灞癹晓舒思玉,水眸一闪,给他使了个眼色。

      太监会意点头,“太后,这夜闯皇宫可是重罪,是不是去禀告皇上——”太监还未等说完,太后就摆了摆手,“去把顾将军请进来。”

      舒思玉一愣,“太后,这不合规矩——”

      “也累了一天了,玉儿你先回房歇息。”太后揉了揉发痛的额际,她得好好想想,眼前这是什么情况了。

      舒思玉又张了张嘴,太后有些不耐烦地扬扬手。

      太监见情况不妙,赶忙按照太后的吩咐出去“请”顾瑞辰,舒思玉则是咬着下唇,行了个告退礼,退了出去。

      过了没多一会儿,太后就听到外面的响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迅速地闪了进来。

      “夫人——夫人——”被“请”进“慈宁宫”的顾瑞辰一脸的焦急,进了房还未等给太后行礼,直接就奔向舒安夏躺着的床。

      在人前,顾瑞辰都会装模作样,一本正经地叫舒安夏“夫人”。

      床上躺着的人儿,紧闭着双眼,虽然经过太医们的全力救治,脸色已经好了很多,不再是紫黑色,但是却被青白色所取代。她嫣然诱人的红唇,此时已经干枯开裂,睡梦中,她的眉头都是紧皱着,仿佛陷入无限的痛苦之中。

      顾瑞辰心疼地伸出手指,抚平了舒安夏的额头,这时,站在一旁的太后开口了,“都是为了救哀家,顾少将军,你娶了一个好媳妇。”

      听到太后苍老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顾瑞辰脊背直了直,赶忙起身,行礼。

      太后似乎没有责备的意思,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准备离开,让他守着舒安夏,顾瑞辰点点头,太后便在宫女的搀扶下,离开了。

      随着门“吱呀”一声响,房内一片静谧,顾瑞辰确定四周不再有人,赶忙扶起舒安夏的身子,用真气沿着她的任督二脉游走了一周。

      舒安夏猛然一咳嗽,口中吐出来一个半大不小的东西。

      顾瑞辰终于松了口气,心疼地摸了摸舒安夏的秀发。

      舒安夏缓缓地睁开眼,眼中映出顾瑞辰的那一刻,她嘴角轻弯,虚弱一笑。

      顾瑞辰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又不舍得责编,他的黑瞳中满是浓浓的心疼,“下次不许用自己去冒险。”

      舒安夏努嘴点点头,她也不想的,只不过事情发展到当时那种情况,她不得不去这么做。

      顾瑞辰起身,坐到床边,将舒安夏的整个身子从后面揽入怀中,他的双臂环着她,不经意间了有一丝颤抖。

      舒安夏愣了一下,在男女感情方面,顾瑞辰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在她的印象中,他几乎没说过什么甜言蜜语,然而,他做出来的事情,早就比任何语言都要暖人心。

      他是个铁血男儿,宁流血不流泪,对任何事情从未有过惧怕,然而刚刚那一刻,他在他眼中看到了担忧和惧怕,尤其顾瑞辰环住她,手臂颤抖的那一瞬间,让她更加肯定了。

      轻轻地叹了口气,舒安夏反握顾瑞辰,“其实原本我原本打算就是吃下这颗‘淤置丸’装死然后等你前来,算算时间,从碧云通知你到你来皇宫,‘淤置丸’的功效发挥的时间应该正好,然而却没预料到会有荷花池一事,所以——”舒安夏轻声说着,如烟水抹中流动了一抹歉意。

      顾瑞辰从背后环着她,将下巴抵在她的香肩上,虽然看不到她的歉意,却也收紧了手臂,“丫头,求你以后别再用自己冒险——”他的声音有些嘶哑颤抖,在这样的情境下,让舒安夏感觉愈发的心疼。

      像是承诺般,舒安夏点了点,这时,一个想法闯入舒安夏脑中,她水眸一闪,慌忙抓住顾瑞辰的手臂,“现在什么时辰了?”

      “戌时三刻。”顾瑞辰愣了一下,赶忙答道。

      “幸好,还来得及!”在顾瑞辰真气的作用下,舒安夏渐渐恢复了一些气力,脸上也有了血丝,她拉着顾瑞辰的手,缓缓地转过身,看着他,将舒思玉找来当日她救万夫人之时生产的产婆,还有逼着产婆指正她剖腹一事说给顾瑞辰听。

     &


    丑颜嫡女,114 拆你伪颜(2),第2页

    nbsp;顾瑞辰越听双拳收得越紧,到最后,屋内的整个气氛都沉了下来,顾瑞辰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的周身散发着慑人的森寒。

      半响,顾瑞辰抿着唇缓缓开口,“丫头,这件事交给我,你安心在这里好好呆着。”

      舒安夏的手指攥上了顾瑞辰的大掌,冰凉的感觉让顾瑞辰瞳孔缩了缩。

      “我了解舒思玉,她虽有害人之心,却道行不深,总是沉不住气,你带着我一起去,她今晚必有所行动,也是揭穿她最好的时机。”

      “不用!”顾瑞辰果断拒绝,“没有证据,我们可以制造,没有证人,我们可以买通,只要这出戏演得好,怎么看都精彩!”顾瑞辰说着,嘴角划过轻浅的笑容,昏暗的灯盏下,显得愈发的耀眼。

      夜更深了,静谧的让人不安,折腾一天的舒思玉虽然疲累,却还久久不能入睡。太后的态度和忧虑,是她的心中刺,一直以来太后都是她最强有力的后盾,然而却因为舒安夏的落水,对她产生了怀疑。

      从认识舒安夏的那一刻起,她就觉得舒安夏就是她的克星,无论在舒府、在皇宫还是在整个北国,她的存在都像一根刺一样,不让她消停,不让她安生。

      愤恨地叹了口气,“法青寺”之事,她必须立即去解决。

      换了一身黑衣,披了一件黑色披风,舒思玉带着火折子和木响子,小心翼翼地出了房门。

      这几日天气反常,本来天气已转暖,可是一到夜里就刮雪沫子,今夜自然也不例外。

      又是一阵寒风刮来,舒思玉紧了紧衣领,雪沫子顺着她的下巴刮到脖子上,因为她收紧的动作,滑入领口,颤抖地打了个哆嗦,舒思玉左看看右看看,确定四周没人,她赶忙从身旁的侧门闪了出去。

      这个时候风声正紧,她招来主子实属冒险,但是她不问清楚,定然食不安寝不魅。

      捏了捏手中的火折子和木响子,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是主子要找她的时候,直接出现,她却没用过这种方式召唤主子,而且她一直都怀疑,主子就是宫中之人,否则,他怎么可能会在第一时间就立即出现?

      好不容易走到了冷宫门前,舒思玉找了快隐蔽的石头,藏在了后面,冷宫的大门紧闭着,在夜色的衬托下愈发的阴冷,天空中的半大不小的雪花依旧飘着,没来由地,舒思玉打了一个哆嗦。

      轻轻地滑动火折子,没反应。再滑,依旧没反应,一阵冷风吹过,舒思玉心更慌了。咬着牙,舒思玉暗骂了一声,都是舒安夏这个小贱人给她惹的祸,等着她找主子确认完,剩下的活口都灭掉之后,看她怎么收拾舒安夏!

      不知是愤怒加大了手中的力度,还是想到了舒安夏火折子都为她愤愤不平,总之她双臂一甩的同时,奇迹般火折子竟然燃起了火,舒思玉愣了一下,随即赶忙把火折子的火芯去点燃木响子探出来的头。

      木响子燃着,瞬间“嗖”地一声蹿入天空,舒思玉惊呆着,没想到这个看似不起眼的木响子,竟然有这么大威力。

      时间过了一会儿,四周静悄悄的,舒思玉左看看右望望,并没有人影,她的心凉了半分,难道主子在骗她?忍着寒风灌入的难受感,她牙齿颤抖着继续观望,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当她的整个身子都冻得僵硬发麻的时候,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终于出现在她的面前。

      舒思玉的整张小脸已经冻得发紫,僵硬的唇瓣抖动了一下,“主子——”

      面巾下黑衣男子的脸沉郁了半分,“这么晚冒险把我找来干什么?”

      舒思玉哆嗦着,双手凑到嘴边呵着热气,试图让自己暖和起来,黑衣男子眼底闪过一抹不耐烦。

      过了一会儿,舒思玉僵硬的嘴唇终于能动了,“主子,上——上次在‘法青寺’可还有活口?”

      男子听到她这么问,剑眉蹙起,语气不善,“不是早就告诉你都死了吗?怎么会有活口?”

      “可——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男子背过身去,负手而立,好像舒思玉所说的话,都是多余的一般。

      舒思玉暗暗咬了下唇,“今日舒安夏在慈宁宫竟然提起这件事——”

      男子手臂抖了一下,霍地转过身,咬牙切齿,“舒安夏?”

     


    丑颜嫡女,114 拆你伪颜(2),第3页

     舒思玉听着他提起舒安夏的语气不善,心里跟着乐开了花,赶忙点头,“而且今日荷花池的事儿,您应该也听说了吧,舒安夏这个贱蹄子使了‘苦肉计’,以至于太后都不对属下言听计从了!”舒思玉赶忙火上浇油。

      男子的目光沉了沉,探究地盯着舒思玉看了半响,“我知道了,你回去,三天后戌时,我会给你答复。顾瑞辰进宫了,这几日你老实点,别撞到枪口上。”

      舒思玉愣了一下,顾瑞辰进宫是大约一个多时辰之前的事儿,而且顾瑞辰是闯宫,触犯了宫规,太后因为愧疚,已经把事情压下来了,所以知道顾瑞辰进宫的人,屈指可数,她眼前这个主子,到底是谁?难道是慈宁宫的人?

      带着浓浓的疑问,舒思玉已经颤抖地问出了声,“主子,您也是宫中之人吗?”

      黑衣男子怔了一下,随即他的脸上闪过一抹杀意,“你想死吗?”

      舒思玉肩膀耸了耸,慌忙低下头去,等她再次抬起头,黑衣男子早已不见了踪影,舒思玉舒了一口气,提着一颗忐忑的心,只好往回走。

      好不容易到了“慈宁宫”,结果她刚刚刻意留了个缝隙的侧门,不知被谁锁上了。懊恼地低骂一声,舒思玉悄然地绕到前门,那几个守宫的侍卫笔直地站在那里,凛冽的寒风下,却没有一点的瞌睡。

      愤恨地剜了几个人一眼,这两条路都行不通,难道真的让她走那条路?

      仰起头天空中的雪片子愈发大了,洋洋洒洒的下了一地,舒思玉愈发的冷了,她的手和脚都变得僵硬,尤其是脚趾还传来阵阵的瘙痒,这样的天气下,如果她在外面冻上一夜,明日不死也残。

      想到这里,舒思玉哆嗦了一下,就那条路吧,不就是个狗洞吗,有什么了不起。

      思忖间,她已经走到了狗洞前,半大不小的洞口,刚好可以爬过一个女子的身子。舒思玉左看看右望望,确定没人看到她在做这么丢人的事儿之后,赶忙脱下披风,又脱下外衣,先顺着狗洞塞了过去。

      一阵冷风袭来,打在舒思玉身上,舒安夏一个激灵,满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舒思玉赶忙低下头,趴在地上,冰冷的感觉袭来,她来不及多想,头就顺着洞口伸了过去。

      黑暗中的舒思玉,只想着快点回到宫内,再多燃八只暖炉,却并未发觉另一侧多了一只魔鬼之手。

      她动了动,身子还算宽松,轻轻扭动了几下,肩膀就跟着滑过了洞口。

      就在这时,舒思玉忽然感觉一股冷气袭来,她还未等抬头,眼前便是一黑。

      “谁?你要干什么?”舒思玉出于本能地开口,声音因为害怕而变得颤抖,却又不敢大声,整个身子更是加速移动。

      上面的人并没有答她的话,而是直接拿了个布条,将她眼睛缠住。舒思玉双臂用力,想迅速地爬过去,然而她的双腿,仿佛像是被什么重物缠住了一般,根本就移动不了,她的整个身子也有了悬空的感觉。

      舒思玉心里咯噔一下,她明明趴在地上,这明明是个狗洞——

      “你快放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舒思玉更加害怕了,央求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上面的人冷笑着扫了她一眼,拿了一块半大不小的石头,对着狗洞的空隙,用内力,猛然将石头震了进去。

      舒思玉一震,双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翌日天还没亮,整个“慈宁宫”就炸开了锅。太后跟前的红人——舒思玉,竟然光着身子趴在狗洞上几个时辰,不过说来也怪,那个狗洞明明有三尺多宽,足够一个女子“自由出入”,然而,今晨早上众人来看的时候,那个狗洞足足短了一尺,而舒思玉的身子,就像一个葫芦般,狗洞的洞口恰恰卡主了她最细的腰肢。

      侍卫们有力气,却没办法靠前,远远的,他们已经看到舒思玉裸露的上身,宫女们看见了,一个都没有上去拿衣服帮舒思玉遮羞的,她平时那么趾高气扬,没想到也有光着身子爬狗洞的一天。

      至于太监,自然又成了救人的主力,他们从头拽拽手臂,不行,身子只能移动一点。从后再拽拽双腿,还是不行,依旧只能移动一点。他们不由得引发各种猜测,说什么舒思玉是不是犯了神明,竟然把她死死地卡在这儿。

      后来又来了惊动了禁卫军


    丑颜嫡女,114 拆你伪颜(2),第4页

    ,几个力气较大的禁卫军,砸掉了墙,才勉强把奄奄一息的舒思玉从狗洞卡住的地方拉了出来,这时的舒思玉已经奄奄一息,不知道昏死过去多少次。她的腰肢已经被拉得血肉模糊,白肉外翻,分外恶心,可是舒思玉脸上却没有意思疼痛的表情,因为她的整个四肢,都已经失去了知觉。

      太医请到的时候,舒思玉的意识已经渐渐恢复,除了头能动,整个身子就像是高位截瘫一般,压根就动不了。

      几个太医会诊,最后得出结论——四肢已经冻废了,连血都没有了,还能再用么?

      舒思玉一听,双眼一翻,又昏死过去。

      太后的老脸被气得铁青,心疼地看着舒思玉,严令要严查此事。

      另一侧的顾瑞辰宠溺地捋着舒安夏的秀发,“昨夜本是想冻死她,但是转念想想,三日一到,还有更精彩的呢,她要是死了,这戏还怎么唱?”

      舒安夏轻笑着睨望了他一眼,心里是暖暖的,这个顾瑞辰比她腹黑的多,她的原本计划是直接制造假证据,拆穿舒思玉,而顾瑞辰却不干,觉得这样太便宜了舒思玉,于是,就有了昨晚那一出——

      “那三日后,你还打算怎么做?”舒安夏将小手递到他手中,轻声问道。

      顾瑞辰舔了舔唇,刚要张嘴,就传来一个太监尖细的声音,“太后驾到——”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