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113 拆你伪颜(1)
113 拆你伪颜(1)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113 拆你伪颜(1)

      舒思玉脸色大变,只是那么一瞬间,所有的妃嫔都在侧面,太后又在舒思玉的后面,所有厅内除了舒安夏,根本没有人看到舒思玉当时的本能反应。唛鎷灞癹晓

      不过无所谓,舒安夏只是要这个本能反应,就足够了。

      “四姐姐可还记得‘法青寺’那场惊心动魄差点亡命的刺杀?”这句话,舒安夏说得很艺术,当然也包含了几层意思。

      其一,舒安夏又叫了舒思玉“四姐姐”,就给了舒思玉一个错觉,也就是她恢复族籍之事,还有得商量,舒思玉心里十分清楚,以现在顾瑞辰的地位,只要他一日不点头,皇上这道恢复她身份的圣旨就不会下,她自然也回不去舒府。

      其二,舒安夏故意提起那场刺杀,因为当时相关的所有人都被灭了口,虽然她没证据,但是起码通过舒思玉的第一本能反应印证她的猜测,而且,因为她知道了,舒思玉定然心虚的以为走漏风声,假如她去找背后之人去求证,自然就有迹可循。

      其三,就是舒安夏使个坏,太后这种在宫中生活几十年的人,生性多疑,她说了这句话以后,舒思玉定然会反复掂量和走了神,只要舒思玉有了犹豫,太后即使再宠她,心里也会悄悄响鼓,只要有了怀疑,他们的关系就不再是坚不可摧,当然,这样她后面安排的戏份,才能更容易的上演。

      想到这里,舒安夏唇瓣的弧度更大了,但是这件事中,让舒安夏最为感到不安的是,舒思玉背后的人,有多大的能力。据顾瑞辰的探子回报,这场刺杀的杀手,都来自“暗夜门”,“暗夜门”向来只做达官显贵的生意,所以,这个人身份一定不一般。

      因为听到舒安夏这句话,太后明显愣了一下,刚将视线转向舒思玉,结果舒思玉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舒思玉这一片刻的呆愣,身后的太后出于本能地拧起了眉。

      其他妃嫔听了这句话,一脸的茫然,左看看右看看。

      这时,舒思玉轻笑出声打断了众人的探究,“六妹妹消息真灵通,四姐姐确实在那场刺杀中,差点丢了命呢,不过好在太后无恙,四姐姐就算死了也值得!”

      舒思玉的话接得天衣无缝,她叫了“六妹妹”,就是向舒安夏表示了,如果舒安夏肯认她这个姐姐,她自然十分乐意“照顾”她这个妹妹,一家人嘛,自然要“互相帮助”。

      “有人敢行刺太后?简直不想活了!”

      “查出来没有?这可是诛九族的重罪!”

      “太后,您无碍吧?”

      嫔妃们这才中呆愣中反应过来,一听太后遇刺,纷纷现出一脸的焦急之色,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太后摆了摆手,示意她们无碍,又将视线转回到舒安夏身上。

      “哀家听闻剖腹一事,十分震惊,跟几个嫔妃商量了一下,不管是什么理由,剖腹形同于杀人身,毁人魂,绝对不能原谅,所以今日哀家和宫中最有地位的几位嫔妃,就把这件事给办了。”太后缓缓说完,用茶盖刮了刮茶碗,“安贵妃,你说按照律法该如何处置啊?”

      舒安夏冷笑了一声,太后的话倒是十分可笑,什么今日所来之人,都是宫中有地位的嫔妃,皇后不在,这里哪个人的身份能比过皇后?只不过,这些人都是她的心腹而已。

      一想到心腹,舒安夏淡淡地转过头,不远处的舒冬烟,死死地拧着眉,复杂地看着她。

      安贵妃垂着晶亮明眸,没有抬头,低沉的声音从口中逸出,“当处腰斩。”

      “舒安夏,你可听见了?”

      “臣妇听见了,只不过太后向来以明断是非为名,今日弄了一个被严刑逼供的婆子,就要治臣妇之罪,可是不妥?”舒安夏定睛看着她,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意。

      除去其他的,太后在这一刻,还萌生出了一点点欣赏舒安夏的风采,起码眼前这个小丫头,还是有她当年的风采,只不过,出了风头之人自然要付出代价,而且她一直在伤害玉儿,想到这里,太后眼中又沉了半分。

      “玉儿,把证据拿出来,让她心服口服。”

      舒思玉一听叫她,身子颤了一下,所谓证据……不过是她制造出来的而已,可是刚刚舒安夏的话……。

      轻轻地蹙了下眉,今日这件事,虽然天时地利人和都是好机会,但是靠着这件事就彻底让舒安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根本不


    丑颜嫡女,113 拆你伪颜(1),第2页

    可能,她原本打算借着这件事威胁舒安夏,然后让顾瑞辰松口她恢复族籍之事,既然舒安夏已经先开了口,她就索性教训她一下,然后再卖她个人情,以后等着万事俱备,再找个一击即中的方式除掉她!

      一想到这里,舒思玉心中努定了主意。

      不过转念又想起舒安夏刚刚说的话,确实也让舒思玉的心里打起了响鼓。舒安夏为人,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儿,她今日敢“威胁”她,定然是顾瑞辰查到了什么,那日的事儿,明明已经都灭了口,难道还有漏网之鱼?亦或是……不行,她得先找那人确认一下风声是否走漏了,其他事还是容后再议。

      想到这里,舒思玉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对着太后福了福身,“启禀太后,所谓证据,是这个婆子说的,可是……”舒思玉立即露出一副为难之色。

      太后老脸一沉,黑瞳中闪过一抹疑问和探究,开审舒安夏之前,舒思玉明明信心满满地告诉她,证据确凿,绝对够治罪,这么一会儿,怎么就变了?

      “你说,证据呢?”舒思玉看到太后眼中的怀疑,赶忙转身,大声喝道。

      婆子一脸的茫然,血流不止的脸上虽然掩盖了惨白,却掩盖不了她的气若游丝。

      见婆子半天不说话,舒思玉为难地看了一眼太后。

      太后有些面子怪不住,毕竟今日妃嫔们前来,她早就说了要让她们见证一下规矩,然而现如今舒思玉的证据拿不出来,她又如何办了舒安夏?

      一直沉默不语的安贵妃看出了太后的窘状,莞尔一笑,清亮的嗓音缓缓传来,“今日天气不错,难得顾少夫人进了宫,太后带着臣妾们逛逛御花园可好?”

      其他几个嫔妃一愣,这明明是在讨论剖腹一事要治罪呢,怎么忽然扯到去逛御花园了?带着疑问,几个妃嫔又转头看了看太后,太后的脸上似乎没有不悦,反而陷入了沉思。

      “是啊,今晨听下人们议论,说在荷花池看到了白雁,臣妾觉得胡扯,要不太后就带着臣妾们一同去看看吧?”坐在角落的舒冬烟也赶忙附和道。

      听着舒冬烟开口,舒思玉倒是狠狠剜她一眼,明明不关她的事儿,她插什么嘴?以太后的做事风格,既然把舒安夏“请”来了,最差也得找个理由“小惩大诫”一下,如果现在去了御花园,那罚她的事儿,岂不是泡汤?

      暗暗地咬了下唇,刚刚那几句话,以及跟舒安夏达成了共识,起码暂时得“互相帮助”,这个口她不能开,但是——

      舒思玉忽然将目光转向太后身下的第一个女子身上。

      舒安夏在哪儿见过这个宫妃,她不记得了,但是这个宫妃眼中所包含的东西,却是她所熟识的——算计。

      “素闻顾三少夫人对佛理深有研究,近日‘法青寺’又送来百卷佛经,太后与其让学士府去抄,不如让顾三少夫人来抄。”那个宫妃笑着扫了一眼舒安夏,轻声道。

      太后皱起眉,老手摸了摸鼻子,“万婕妤说的好,就这么办吧!”

      万婕妤?舒安夏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就是国宴之后南国送给皇帝的八个美女之一,据说近日来取代了舒冬烟极其得宠,前些日子,皇帝还因为她三日未上早朝。

      轻轻地蹙起眉,舒安夏不经意地瞄了一眼舒冬烟,舒冬烟死死地咬着下唇,舒安夏斜睨其他几个位置,也难怪舒冬烟心里不舒服,同样是国宴出来的人,结果万婕妤不但成了婕妤,就连身份位份上,都比她高出三个人,舒冬烟那么努力还苦苦挣扎在美人的行列,归根结底,还是这个庶女身份。

      “找佛经可是个重任呢,顾家三少夫人小小年纪就能得到太后的青睐,真是羡煞旁人。”安贵妃身边的贵人扬扬眉说道,然后掩嘴嗤笑了起来。

      丫丫个呸的,舒安夏的鼻子皱了皱,这个万婕妤真是够阴险,舒思玉不拿证据,太后罚她就名不正言不顺,但是就这么让她回去,又拂了太后的面子,所以让她抄个佛经,明面上器重她,她根本不能拒绝,而实际上等于罚了她,所以这个方法,太后一定会采纳。

      果不其然,太后满意地勾了勾唇瓣,“还是万婕妤深得哀家的心,就按照万婕妤说的办吧。”

      这之后,太后又说要去御花园走走,一干人等赶忙跟上。

      舒安夏趁着众人不注意,用把凝血剂擦到了额头上,要去荷花池么?不是有白


    丑颜嫡女,113 拆你伪颜(1),第3页

    雁吗?那她怎么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舒安夏悄然地斜睨舒思玉,今日的一切,她会如数算到舒思玉头上,然后变本加厉的偿还给她。

      按照等级品阶,众人纷纷跟在太后身后,慈宁宫的大门缓缓敞开,刚刚进来的宫女和嬷嬷们看到“完好无损”的舒安夏瞠目结舌,慈宁宫的大门紧闭,都是要秘密处决什么人,而近日,本来要被处决的人,竟然好好地走出了慈宁宫?

      此时此刻,宫女和嬷嬷们纷纷向舒安夏投来复杂的神情。

      舒思玉故意走在最后,脚步放缓,待跟前面的宫妃们拉出一定距离后,舒思玉压低声音,“六妹妹,别忘了你刚刚承诺的话。”

      舒安夏停住脚步,一脸茫然地盯着舒思玉,“师太何意,你的话我怎么听不懂?”舒安夏对舒思玉的称呼又变成了“师太”。

      舒思玉双目猩红,咬牙切齿地瞪着她,“你敢反悔?”

      “师太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舒安夏眨眨眼,水眸中满是浓浓的不解和无辜之色。

      舒思玉双拳死死地攥着,她没想到舒安夏竟是一个出尔反尔的卑鄙小人,早知道这样,她刚刚就把“证据”拿出来,不能弄死她,好歹也能打她几十板子。结果她刚刚竟然被她利诱了,没继续下去,现在她要再反口说,定然会引起太后的怀疑。

      “你这个卑鄙小人!”舒思玉咬牙切齿。

      “彼此彼此,师——太——”舒安夏声音拖得长长的,脚下的步法加快,留下脸色如锅底般的舒思玉。

      舒思玉冷意袭上,她也跟着加快了脚步。

      天气明显转暖,荷花池只剩下一层薄冰,太后放慢了脚步,老眼向远处望去,荷花池的中央,似乎有一个白色的物体,虽然看不清是不是白雁,但是应该也是鸟类无异。

      舒安夏也早早就看到了那只白雁,手指伸到袖中,轻轻拨弄着手中的用檀玉做成的撑子。

      “是不是有什么声音?”一向对音乐极其敏感的安贵妃蹙眉,问向身旁的宫妃。

      身旁的宫妃愣愣,有些迷茫地摇摇头。

      这时其他宫妃的视线都被白雁吸引过去,她们根本无闲暇去顾忌安贵妃所说的“声音”。

      “真的是白雁,这是大吉之兆啊!”一个宫妃直接伸出手指去,大叫了一声。

      而趴在薄冰上的白雁,本就因听到声音而直起了身子,这时几个妃嫔们一指,舒安夏猝然收紧手指,白雁像是收到什么刺激般,忽地飞起来,直奔着她们扑来。

      “啊——”眼看着白雁飞过,几个妃嫔纷纷向后退,登时乱作一团,太后本想发怒,因为一只白雁就把她们吓成这样,但是还未等太后开口,混乱中,就有一只手,对着太后的背部狠狠地推了一下。

      太后一个不稳,眼看着就朝着荷花池倒去。

      “太后——”

      “太后——”众人惊呼,瞠目结舌的同时,所有人都呆愣在那,这时,身后的一个身影闪过,猛然冲了上来,身子一弯,在太后落到荷花池的那一瞬间,那个娇小的身躯猛然叠到太后身下。

      “砰——”

      两人体重的砸落,导致荷花池面的薄冰碎了一层,像是冰花一样,裂了开来。

      太后呆愣地看着眼前的天空,正准备起身。

      “别动——”身下的舒安夏轻声开口,“冰马上就要裂开了,等人来了再动。”

      “是你——”太后听出了是舒安夏的声音,一时间,五味俱全。

      “是臣妇。”舒安夏舔了舔唇,轻声道。

      这时,站在荷花池边的宫妃们才反应过来,纷纷喊着“救驾”,却没一个人敢下来,站在池边的舒思玉目光更沉了,舒安夏真是奸诈,竟然又使出了这么个“苦肉计”,她才不相信太后会无缘无故的落水呢!

      太监宫女侍卫们听到叫喊,纷纷赶过来,一看到是太后落入荷花池,侍卫们有些胆怯,这么个救人,定然会“冒犯”到太后,那么事后——他们赶忙将求救的目光转向太监。

      太监们的顾忌倒不是那么多,尤其对于他们而言,这倒是一个立功的好机会,所以几个太监纷纷冲过来,


    丑颜嫡女,113 拆你伪颜(1),第4页

    拿杆子的拿杆子,拉人的拉人,三下五除二,便把太后拉了上去。

      太后刚一上去,就蹙眉看了一眼被她压得脸色发紫的舒安夏,刚刚摔的那下,她确实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所有的气力都砸到了舒安夏身上,只是——

      太后目光沉了沉,老脸上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一向会察言观色的安贵妃看到太后的表情,张了张嘴,对着愣在那里的几个太监,“还不快救人?”

      太监慌忙点头,又递出去杆子。

      舒安夏“感激”地对着他们一笑,而撑起身子的手臂,却在使劲向下用力,这一出“苦肉计”演到这里,怎么够劲儿?她要是伤得不重,哪能让太后动恻隐之心?

      眼看着太监递过来的竹竿离舒安夏越来越近,舒安夏撑起身子的手掌聚力,在抓竹竿的瞬间,另一只手猛然发力。

      “哗——”本就裂开的冰刹那间裂了开来,众人眼看着要抓住竹竿的舒安夏,倏然落入了冰冷的池水中。

      太后的老脸上终于闪过了一抹动容,“赶快救人,人死了,你们全部陪葬!”

      太监们一听,登时傻了眼,硬着头皮就往水下跳。

      冰冷的池水很快没过了舒安夏的头顶,舒安夏赶忙拿出一颗药丸含住,然后憋足了一口气,眼看着上头跳下来越来越多的影子,舒安夏的嘴角勾起一抹潋滟的笑容,握着檀玉撑子的手一松,檀玉撑子因为重量,瞬间就沉入了荷花池底。虽然珍贵,却也不得不扔。

      刚刚的白雁发狂根本就是不是偶然,而是因为听到她拨弄撑子的声音,这个撑子,制作原理是类似于琴弦,因为檀玉本身是稀世之物,配上檀香有魅惑人的作用,所以,她制作成撑子之后,拨弄出来的声音很低沉,虽然听不清,却会让人心烦意燥,而动物可以听到比人类更广的分贝,再加上她刚刚站在顺风口,拨弄撑子的声音,自然就会让白雁发狂。

      再者,是她推了太后。刚刚站在太后身后的第一位就是万婕妤,她本来只想演这出“苦肉计”但是没想到会阴错阳差,所以,等会太后追究,万婕妤一定要逃不了。总算是一箭双雕。

      这时,跳下水的太监已经离她越来越近,舒安夏眼看着抓住她手臂的太监,将含在口中的药丸吞咽了下去,至少,她得昏迷一下吧。

      嘴角轻勾,舒安夏双眼一翻,便“昏迷”过去。

      等太监们把人救上来的时候,舒安夏的整张脸因为凝血剂都变成了“紫色”,异常骇人。

      一向气势凛然的太后,脸色终于变了,“赶快请太医!”

      这时太后想起了当时的情景,暴怒地扫了一眼当时在她身后的万婕妤,直接命人将万婕妤禁足,听候发落。

      太医很快来了,又是拍水又是敲打又是会诊,终于把舒安夏弄得有了呼吸,但是太医们得出的结论,舒安夏醒来的可能性很小。

      太后十分愧疚,派人去顾府禀告,然后把舒安夏放在自己床上,老脸上满是复杂。舒思玉始终咬着牙,原本以为舒安夏使了“苦肉计”,但是听到太医说“舒安夏醒来的可能性很小”,却也傻了眼,心中反复的祈祷,一定别让她醒来。

      舒思玉看着守在床边的太后,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上一次,太后也是如此守在她的床边,会不会……。

      暗暗地咬了下牙,舒思玉轻声开口,“太后,您先去歇息吧,六妹妹这里,玉儿守着就好。”

      太后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如果不是舒思玉的挑拨离间,她今日也不会专门把舒安夏传召来,虽然说,她原本是打算秘密处决舒安夏,却不想,阴错阳差,还被舒安夏救了命。尤其是舒安夏说了那句有关她遇刺的事儿之后,似乎舒思玉的反应有些奇怪?

      看着太后眼中的那抹怀疑,舒思玉心里咯噔一下,刚要开口,只见一个太监急匆匆地跑进来,“太后,不好了,顾将军夜闯皇宫!”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