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111 窃诗风波
111 窃诗风波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111 窃诗风波

      晚宴闹出了这么一场子,等舒安夏和顾瑞辰回到“睿园”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春梅和碧云那两个丫头却是乐得合不拢嘴,从舒安夏和顾瑞辰定亲开始,她们就对顾府的态度十分不满了,如今舒安夏能够恢复在舒府的斗志,她们当然高兴。唛鎷灞癹晓

      舒安夏无奈地摇摇头,让她们各自回房了,因为顾瑞辰不习惯有人守夜,所以自从成亲之后,她就直接做了主,取掉守夜的习惯。

      春梅打好了满满一桶热水,便先出了房门,碧云则是一脸暧昧的笑容,盯着舒安夏半响,才眨眨眼,退了出去。

      看着热气升腾的浴盆,舒安夏忽然觉得口干舌燥,咬着下唇悄然转头,顾瑞辰本是盯着她,双眸对上的那一刻,顾瑞辰双颊微红,眼神一颤,便躲开了。

      舒安夏扯起一个温婉的笑容,玩心又起,她莲步轻移,还未等走到顾瑞辰面前,顾瑞辰便一个闪身,将她抱起,舒安夏定睛看着他,他的眼中一派波涛汹涌。

      “丫头——”他的声音哑哑的,带着致命的魅惑,一点一滴敲击着她的心。

      舒安夏张了张嘴,眼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脸,出于本能地,舒安夏闭上了眼。

      过了一会儿,想象中的吻没有落下,带着一丝诧异,舒安夏悄然睁开了一点缝隙。

      顾瑞辰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动作,登时轻笑出声。

      舒安夏嘴角狠狠抽搐,敢情她这是被顾瑞涛给调侃了。

      轻握秀拳,舒安夏手臂一甩,就挥到了他的肩膀上。顾瑞辰的笑容更大了,灵巧的手指动了记下,舒安夏只觉得身上一凉,累人的外衣,就悄然飘落。

      顾瑞辰的黑瞳闪了闪,凸出的喉结上下攒动了一下,舒安夏双臂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水眸中满是温情。

      顾瑞辰步子大,很快就抱着她走到的热气弥满的浴桶旁,没几下,就把她脱了个精光。等着舒安夏羞赧之色染上双颊之时,顾瑞辰早已用更快的速度解除了自己身上的束缚,轻巧一跳,也入了浴桶。

      浴桶中的热水水位瞬间上升,散落的红色花瓣没过舒安夏的前胸,直接有一下没一下地刺激着她的神经。

      浴桶中的热水,夹着花瓣打湿了顾瑞辰散落的黑发,在雾气弥漫的眼前,显得那样妖娆。

      顾瑞辰唇角轻弯,忽然一个倾身,舒安夏的手臂猛然抖了一下,整个水流因为他的倾身全部冲向了她,与此同时,一只仿佛比水温还要热的手掌抓住了她的小手,在水中,跟她十指相扣。

      舒安夏吸了吸鼻子,皮肤之间那种炙热的相贴的感觉,在水的作用下,显得异常的柔软滑腻,她屏住呼吸,定睛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俊脸。

      这次,顾瑞辰没有逗她,而是直接含住了她的耳唇,细腻的,滑滑的感觉袭来,舒安夏一个激灵,下一秒,顾瑞辰空着的大掌已经袭上了她的腰际,一点点揉捏着,向上游走。

      舒安夏的身体越来越燥热,双颊绯红。

      “夫君——”

      顾瑞辰咕哝着应了一声,细密地吻渐渐下移,从她的耳侧滑到香颈。

      “相公——”

      顾瑞辰这次连咕哝都省了,直接种了一颗草莓以示回应。

      舒安夏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好吧,她承认,她的信期今天早上已经完全结束了,可是顾瑞辰不用消息这么灵通吧,她就只是出门前碧云让她准备些信期换的布条,她就随口应了一声,不用了信期已经结束了。

      哦对,当时顾瑞辰就站在她身边不远处,以他那耳力早就听到了她信期结束的话……。怪不得早上出门的时候,他嘟着嘴,一副怨夫的模样,然后一上了马车,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好像是吃了蜜糖的孩子一般。

      “啊——”异样的感觉带着阵阵酥麻打断了舒安夏的思绪,她视线下移,顾瑞辰竟然咬了一下她的…。

      嘟着嘴,舒安夏娇嗔地瞪了他一眼,顾瑞辰撇了下嘴,手臂又抱了她一分,“丫头,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在床上?”

      舒安夏一听这话,身子一颤,炙热的嫣红从脖颈蹿上了整张脸。她当时说这句话,不过是为了敷衍大夫人的,没想到也传到了他的耳中。

      


    丑颜嫡女,111 窃诗风波,第2页

    顾瑞辰轻笑着看着难得一见舒安夏的窘状,环着她的双臂更紧了,舒安夏水眸闪闪,身子也向前动了动,双臂敞开回报他。

      感受到她的回应,顾瑞辰的身子一抖,下一秒,他的大掌从水中捞出,扣住了她的头,带着浓浓情yu的吻,涣然而落。

      舒安夏的双臂也跟着上移,环抱住他的头,激烈地回应着他这个与众不同的吻。

      两人的体温越来越高,冒着热气的水,夹着妖娆的花瓣,一下一下晃动着,浴桶中“春色盎然”……

      翌日一早,舒安夏硬是拖着酸痛的身子起床,虽然昨晚在水中,当时没有那种书上所说被撕裂的感觉,可是今晨身上的酸涩,还是无法避免。

      记得更早一点的时候,她睡得朦朦胧胧,顾瑞辰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好像说了句要去军营,悄然地瞄了一眼窗外,请安的时辰就要到了,她得快点梳洗才好。

      这时,她的房门“吱呀”一响,春梅又是端着一盆热水,笑意盈盈地走了进来。

      一看到热水,舒安夏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

      春梅嘴角的笑意更大了,“三少爷说,您今早不用去问安了。”自从跟着她一起嫁过来之后,春梅和碧云直接把自己当成了顾家人,说话和称呼,一概跟着“睿园”的婢女丫鬟统一口径。

      舒安夏一怔,顾瑞辰应该不到卯时就走了,竟然那么早去打扰大夫人,替她请假……。舒安夏微微蹙眉。

      “三少爷还说,就算你去了也见不着大夫人!”春梅补充道。

      舒安夏眨眨眼,她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昨日大夫人食物中毒,要想好利索,起码得十天半个月了,不过也好,索性这几日,她也落得清闲。

      果真没过多一会儿,管家就来通知,各房女主子从今日起不用去“竹园”问安,知道大夫人痊愈为止,会另行通知。这几日府里的一切事务,都暂时由陆姨娘代替。

      陆姨娘?大夫人的表妹,这个顾大夫人还真是够“大度”,不但容着相公娶了十二房姨娘,还把自己的表妹也弄了进来,不过也好,就像宫廷中争宠,多了个亲戚,也就多了份助力,不过至于这个陆姨娘,到底是助力还是阻力,还真不好说。

      舒安夏轻笑着,真是碧云端着早膳进来了,不同于往日,今晨的早膳多了八个精致的碟子,里面除了她爱吃的黄金酥、虎骨之外,还多了莲子和桂圆八宝羹等几分女人大补的食材,轻轻的抚了下如火烧般的双颊,舒安夏在春梅和碧云的“热烈”注视下,终于用完了这顿早膳。

      东西还未等收,小厮便来通报,说七姑娘来了,过来专门拜会她。

      用帕子擦了擦嘴,小厮就把七姑娘顾佳婷带进了屋子。

      “三嫂——”顾佳婷依旧声若蚊嘶,虽然有些羞涩,却少了平日里的那份胆怯。

      “七姑娘快进来。”舒安夏换了件紫纹褙子,简单地将头发挽了个高髻,对着顾佳婷招了招手。

      顾佳婷羞赧一笑,走了过来。

      “怎么穿这么少,小心受了风寒。”舒安夏热络地拉起她的手,轻声道。也许是因为她是顾瑞辰的同母所生的妹妹,亦或是在她身上,她看到了以前的舒安夏的影子,反正对于顾佳婷,她是觉得又亲切,又心疼。

      “谢谢嫂嫂!佳儿不冷。”顾佳婷把“三嫂”直接换成了“嫂嫂”,自称也换成了“佳儿”,立即跟舒安夏拉近了不少。

      舒安夏拍了拍她的手,“用过早膳了吗?要不要在嫂嫂这儿吃点?”

      “吃过了,刚从母亲那边过来。”顾佳婷温婉一笑,虽然她算不上什么绝色佳人,但是也足够清丽可人。

      舒安夏跟着点头,“母亲怎么样了?”

      “还未醒,没等见到人就被管家赶了出来,管家只让四姐姐进去了。”顾佳婷越说声音越小,脸上露出了一派无奈之色。

      舒安夏扯起她的手,拉着她坐下,“大夫人向来最疼四姑娘,这人人都知道,咱们就尽好孝道,总有一天会让得到大夫人的认可的!”

      顾佳婷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嫂嫂,三哥让我过来跟您学学写字和诗词,可以么?您真的愿意教我吗?”顾佳婷试探地问道,


    丑颜嫡女,111 窃诗风波,第3页

    满眼的期待之色。

      舒安夏怔了一下,她昨晚本就想着要跟顾瑞辰商量一下,去教教顾佳婷诗词和在宣纸上写字,她明明记得她还未跟顾瑞辰提,然后他就把她抱起来了……。一想到这里,一抹红晕就袭上了双颊。

      “嫂嫂你怎么了?是不是‘佳儿’太笨了,您不愿意——”

      “你想哪儿去了!”舒安夏拂了拂她额前的碎发,温柔地看着她,“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就开始吧!”

      舒安夏叫人去城郊的铺子取了些宣纸。顾府内的宣纸不少,虽然在她铺子的销售记录上,未看到有顾府的标记,但是那日晚宴,她在“竹园”内就发现了她们铺子的宣纸,想必大夫人用他人之名买了不少,虽然顾佳婷的园子没有,但是她相信顾婉婷和顾娉婷,肯定早早就开始练习宣纸上的字了,所以,顾佳婷要想在两个嫡女的光环下脱颖而出,就必须要加倍努力才行。

      努定了主意,舒安夏便从用宣纸写字的技巧开始,教字之余,舒安夏也随便写了几首小诗。

      时间又过了几日,这一日舒安夏给顾佳婷放了假,她则是一大早就去了医馆,却不想府内却出了事儿。

      因为大夫人有了好转,这一日所有的姑娘姨娘们纷纷来请安,西王带着西王世子两人一同过来探病。

      顾府的姑娘们,一看到西王世子,登时炸开了锅。

      最先挑起话端的,就是顾娉婷。

      “素闻世子在诗词方面有一定的造诣,娉婷不才,也做了一首小诗,还请世子评断。”顾娉婷笑意盈盈地行了个礼,一改她平日里的刁蛮泼辣,柔声道。

      赵一铭微微蹙眉,虽然他对眼前这个女子印象不好,但是一听到诗词,他的黑瞳登时发亮。

      “姑娘请说。”

      “盼门望竹躲过参,绮丽花颜抗拒还…。”顾娉婷一口气背完她最得意的那首诗词,扬起脖子扫了一眼众人。

      顾婉婷暗暗咬着下唇,一直以来顾娉婷喜欢的东西,她都不得不让出来,如今事关终身大事,顾娉婷却故意用这几年,在先生的帮助下做出来的最好的一首诗词来勾引西王世子,她到底居心何在?

      听着她“做”完的诗,赵一铭目光沉了半分,立即被一片疏离之色所取代。

      顾娉婷狠狠地拧起秀眉,这首诗,她的老师明明说是顾府小姐里做的最好的啊,怎么西王世子好像毫无反应?

      “在下没什么意见可提,告辞!”赵一铭面色清冷,淡淡地扫了一眼顾娉婷,转身就准备走。

      顾婉婷也有些着急,水眸一闪,还未等开口,便被抢了先。

      “世子请留步!”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赵一铭扬了扬眉,视线落到刚从祠堂出来几日的顾云婷身上。

      “云婷也有一首诗,请公子品评后再走!”

      赵一铭的眼中闪过一抹不耐烦,但是碍于毕竟自己在顾府做客,还是咬着牙,保持了绅士风度,“姑娘请说!”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顾云婷念到这里,赵一铭的双眼登时一亮,猛然向前提了一步,抓住顾云婷的手臂,“接下来呢?”

      看着赵一铭的反应,顾云婷脸上立即浮现出娇羞之色,因为兴奋声音有些颤抖,继续往下念。

      此时的顾佳婷死死地绞着手里的帕子,这首诗明明就是嫂嫂教她字的时候,随便写的一首小诗,一定是前日顾云婷来找她,然后偷了她的诗,还在这儿卖弄。

      “晓镜但愁——但愁——”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赵一铭的反应太激烈,背到这句,她忽然忘了下文。

      “该死的!”顾云婷在心里暗暗骂着,越看赵一铭那张满是期待的俊脸,就越紧张。

      顾佳婷双眼一亮,真是老天有眼,不让顾云婷白白剽窃了嫂嫂的诗。

      “但愁什么?”赵一铭的手又收紧了半分,愈发的焦急。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身后的顾佳婷轻声将诗念完。

      顾云婷脸色一变,狠狠地瞪着顾佳婷。

    &


    丑颜嫡女,111 窃诗风波,第4页

    nbsp; 顾佳婷低下头,死死地咬着下唇。

      赵一铭仿佛没察觉到姐妹几个之间的暗潮汹涌,声音颤抖着,“好诗,好诗,一铭已经有多久没听过这么好的诗了……”赵一铭淡淡地说着,忽地,他猛然转身,黑瞳中迸发出火焰般的光泽。

      “此诗可是姑娘可做?”赵一铭的话是对着顾佳婷说的。

      顾佳婷一愣,带着一丝怯懦瞄了一眼顾佳婷。

      顾佳婷暗含警告地瞪了她一眼,然后上前一步,对着赵一铭的背影道,“当然是云婷所做。”

      带着一丝怀疑,赵一铭回头斜睨了她一眼,然后又将询问的神情转向顾佳婷。

      顾佳婷死死地咬了下嘴唇,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嘟囔了一句,“明明是嫂嫂所做!”

      虽然声音很小,但是赵一铭听到了,而且听得真真切切。

      “哪个嫂嫂?”赵一铭急切地问道。

      “不,世子,你别听她乱说,这首诗明明就是我做的!”顾云婷赶忙上前一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念出来的诗,假如不是她所做,这件事传出去,她顾云婷的名声就毁了。

      “六姐姐撒谎!这首诗,就是三嫂教佳婷写字的时候,随手写的!”顾佳婷第一次敢大声对着顾家的其他小姐说话,竟然是为了舒安夏。

      “明明就是我先念的!是她窃取我的诗,才写给你的吧!”顾云婷担心这个窃诗的名声会落到她头上,赶忙先发制人。

      “你根本就说不出来后面的诗句,而且我这里也有证据!”顾佳婷死死地咬着唇,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经得罪了顾云婷,就只能硬着头皮得罪下去。

      想到这里,顾佳婷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粉红色的帕子,帕子上,用金丝绣线,绣了密密麻麻的字。

      赵一铭接过来,果真就是这首诗无异。

      他颤抖的手,宝贝地将手帕上的诗词攥在手心。

      众人一看,登时也就明白了,顾云婷偷了人家的诗当自己做的诗来念,结果还念不全,真是丢人。

      顾云婷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顾娉婷本来恨恨的,觉得顾云婷抢了自己的风头,结果弄出了这么一茬,她心里直叫“顾云婷活该。”

      此时的赵一铭已经完全僵化了,根本没留意到几个姑娘只见的暗潮涌动。

      他思忖半响,仿佛做了什么巨大的决定般,“可否带我见见你嫂嫂?”

      赵一铭此言一出,众人瞠目结舌,想起传闻,赵一铭对已婚青楼女子都因为一首诗词而不惜生命去执着之时,众人的表情,霎时间变得丰富多彩。

      ------题外话------

      咳咳,推荐一下小丫昨天看的一个文《夫君在侧——女皇请翻牌》女尊,正在强推,很不错,喜欢女尊的亲们可以去看看,嘿嘿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