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108 三朝回门
108 三朝回门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108 三朝回门

      翌日一大早,晴琳和春梅打水过来给他们梳洗的时候,舒安夏睡眼朦胧地才看到顾瑞辰的那一双熊猫眼,轻声笑了一下,舒安夏在顾瑞辰脸上狠狠捏了一把。唛鎷灞癹晓

      顾瑞辰嘟着嘴,有些不满,找了件鹅黄褙子给她套上,舒安夏一直咧着嘴讨好地眨着眼,顾瑞辰看着她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长臂一伸,便把她抱到梳妆台前,春梅看着两人的样子,掩着嘴轻声笑了起来。

      舒安夏皱了皱鼻子,剜了春梅一眼,顾瑞辰旁若无人般,拿起帕子帮舒安夏擦脸,舒安夏仰着面,情意浓浓地望着他。

      不一会儿,顾瑞辰感觉到舒安夏的视线越来越炙热,喉咙一干,目光变得深邃。舒安夏赶忙眨眨眼,转过头去,顾瑞辰身后的春梅和晴琳,继续忙着手中的活儿,压根没注意到这边的“汹涌澎湃”。

      忙乎了半个多时辰,等着两人彻底收拾好的时候,舒安夏才想起来,还未准备回门的礼物。顾瑞辰轻点了一下她的鼻尖,响指一打,只见四个小厮拉着一个顾府马车走过来,帘子一掀,里面尽是大大小小的包裹盒子等,舒安夏吸了吸鼻子,一股浓浓的感动涌上心头。

      顾瑞辰没多说什么,脸上只有那为人夫的喜悦之色,两人手挽着手,上了马车。

      待到舒府的时候,想象中的热闹没有见到,舒府的大门大敞着,门口却无人把守,舒安夏诧异地跟顾瑞辰对视了一眼,两人直奔“福康园”而去。

      “真是太没规矩了,太没规矩了!”

      刚走到“福康园”门口,舒安夏就听到老太太苍老的声音,夹着浓浓的愤怒和无奈。

      “母亲,别气坏了身子,她爱走就走吧!”这是舒浔易的声音。

      “好歹也是个当家主母,竟然作出离家出走的事儿?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让咱们舒府的脸往哪儿放?让你的脸往哪儿放?”老太太握拳狠狠地砸向桌子。

      “反正她平日里很少与其他夫人们走动,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人知道。”舒浔易无奈地叹了口气,视线不经意地落到晴云身上。

      晴云赶忙起身,对着老太太福了福身,“都是晴云不好,大夫人肯定是生了晴云的气,所以一气之下才离家出走的。”

      晴云这话一落,门外的舒安夏就彻底肯定了,他们口中所说的“离家出走”之人,正是她的娘亲倪冰无异。只是,以倪冰的性子,竟然能作出离家出走之事,真是让舒安夏大跌眼镜。

      舒安夏的脸色沉了沉,她依稀记得,她出嫁的那日早上,她母亲是有话要对她说的,因为

      当顾瑞辰揽着舒安夏进入“福康园”的那一刻,房内的几个长辈也愣住了,思忖了一会儿,老太太先是反应过来,蹙眉,语气淡淡的,“是六丫头回来了!”

      舒浔易一看到舒安夏身边的顾瑞辰,原本紧绷的脸立即扯出一抹笑容,“快来坐,管家怎么也不先通报一声,好让本侯亲自去接接瑞辰。”舒浔易自动将称呼热络地变成了“瑞辰”。

      顾瑞辰轻浅一笑,不留痕迹地躲开了舒浔易伸过来的手。

      舒浔易尴尬拧起眉。

      舒安夏没理会那么多,直接到了老太太跟前福了福身,“祖母安好!”

      “好,好——”老太太点点头,示意婆子搬椅子,舒安夏舔了舔唇,“为何不见母亲?”

      老太太一听舒安夏提到了大夫人,脸色一变,舒浔易眼神闪了闪,不经意地瞄了一眼晴云。

      “六姑奶奶,其实——”一旁的晴云扯扯嘴角,脸带笑意,刚刚说了几个字,便被舒安夏冷冷的声音打断。

      “我有问你吗?”舒安夏目光凛冽,语气不善。

      晴云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老太太也是面露难色,用眼神询问了一下舒浔易,然后一个丫鬟双手拿着一个锦缎递了过来。

      舒安夏打开一看,登时心里咯噔一下。这个确实是大夫人的笔迹,上面所说的意思,大致就是她跟舒天冠离开了,希望舒浔易好好照顾自己,也同意舒浔易纳晴云为妾,也叮嘱老太太保重身体,最后一句,“帮我跟夏儿说句对不起”。

      舒安夏脑袋“轰”地一下炸开了,她就知道那日母亲有话要对她说,但是因为当时喜轿已来,她说了让她等她的,但是母亲


    丑颜嫡女,108 三朝回门,第2页

    还是走了。到底,是何事?

      看着舒安夏愈发凝重的脸,顾瑞辰心疼地揽过她的肩,“太君今晚要宴请,咱们看看就回吧!”

      舒安夏点了点头,转过身就准备跟顾瑞辰离开。

      老太太看着舒安夏的背影,忽然有一种感激,仿佛舒安夏这么一走,就跟舒家没有关系了,所以没有多加思索,老太太“腾”地一下站起身,“夏儿,等等!”

      舒安夏顿了下,没有回头。

      老太太张了张嘴,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其实她心里明白,大夫人的出走,她也有一定的责任,如果不是她逼着舒浔易赶快纳了晴云,然后又拿了她的掌家权,她也不会觉得在这个家呆不下去,只是——

      舒浔易也有些后悔,他明明知道三日回门对一个出嫁的姑娘意味着什么,而他却因为早上发现了倪冰的出走而乱了阵脚,才忽视了这一茬,如今还闹出了个这么一出,看着顾瑞辰那愈发冰冷的脸,他真是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夏儿,在家里用了午膳再走吧,你这匆匆来,又匆匆走,回了婆家还让人误会是在娘家受了什么委屈!”舒浔易想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蹩脚的理由。

      老太太也赶忙附和,“就是,你和辰儿难得回来一趟,来人,赶快去准备午膳!”

      舒安夏顿了一下,霍地转过身,定睛看着老太太,“到底为何要跟夏儿说对不起?”

      老太太怔忡了一下,沉思片刻,“她应该是为她的不辞而别感到抱歉吧?”

      舒安夏试探地盯着老太太,在她忽然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老太太的眼中闪过一抹茫然,那是出于本能的反应,绝对不会假,所以如果她判断无错,老太太应该也不知道原由,或许就跟老太太说的一样。但是她总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安,不知是因为大夫人的那句道歉,还是因为她出嫁那日大夫人的欲言又止,总之,她总觉得似乎在她身上隐藏着一个什么惊天秘密。

      轻轻地叹了口气,舒安夏应了留下来用午膳的邀请,毕竟舒浔易说的对,假如她和顾瑞辰现在就回去,定然会引来各种猜测,那样大夫人离家出走的消息没准也会被传出去,这样就棘手了。

      舒安夏又和老太太寒暄了几句,就回了“夏园”。

      她还没进“夏园”的大门,碧云等“夏园”的所有丫头婆子都等在了门口,一看到她,一齐行礼,碧云则是更夸张,冲上来抱住她就是嚎啕大哭。

      舒安夏拍了拍碧云的后背,经不住碧云的软磨硬泡,最后舒安夏只好答应带着碧云回顾府。其实说真的,顾府“睿园”的伺候其实很到位,但是她总觉的缺了点什么。

      征询了顾瑞辰的意见,最后除了碧云以外,舒安夏一共从“夏园”带了三名丫头跟着一起回顾府。

      被挑中的丫头乐得手舞足蹈,纷纷回房收拾行李,这时,就传来了管家的通报,说午膳好了,请舒安夏和六姑爷过去用膳。同时,管家又说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舒思玉回来了。

      舒安夏表情淡淡的,回到“福康园”之时,便看到了满屋子的大大小小的包裹,都是用着皇家专用的瓷器或者锦缎包着,尽显华贵雍容。

      舒思玉依旧是用蚕丝包着头,拉着老太太的手,热络地交谈着,舒浔易也坐在一旁,满脸的笑意。

      舒安夏目光沉了沉,舒思玉已经被族谱除名,如今还带着这么多贵重礼物回来,定然没什么好事。

      老太太看到舒安夏进来,便招了招手,让她和顾瑞辰过去上座。

      舒思玉随着老太太转头,看到舒安夏的那一刻,先是一愣,随即脸上立即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原来是六妹妹”。舒思玉一边说着一边起身,直奔舒安夏而来,“亲切”地要拉起舒安夏的手。

      舒安夏不留痕迹地躲开了,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身后跟着的碧云蹿了一步上前,站在舒安夏和舒思玉的中间,舒思玉踉跄地退后了一步,看着碧云的眼神里,闪过一抹狠绝。

      “四姑娘搞错了吧,您都不是舒家人了,怎么还管六姑奶奶叫妹妹?”

      碧云此话一出,厅内的其他丫鬟婆子纷纷掩嘴笑了起来,老太太登时脸色一变,“放肆!你一个婢女竟然敢对主子无礼?”

      碧云一听老太太发难,缩了缩脖


    丑颜嫡女,108 三朝回门,第3页

    子。

      “她的主子是夏儿,是夏儿没教导好,如果祖母要怪罪,就怪罪夏儿吧!”舒安夏先开口,堵住了老太太后面的责难。老太太后面的话被堵得难受,张了张嘴,又将要出口的话憋了回去。

      舒安夏扯起唇瓣,意味不明地扫了一眼舒思玉,又缓缓道,“但是转念一想,刚刚碧云的话,并没有什么错,也许主母觉得她不该在主子说话的时候插嘴,只不过,舒姑娘并不是碧云的主子,严格说来,我们应该称呼舒姑娘为‘师太’才对。”舒安夏语气淡淡的,但是言辞却很犀利。

      舒思玉一听,身子止不住地退后一步,求救似地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蹙起眉,她正好想要在吃饭的时候跟舒安夏提这个事儿呢,让舒思玉恢复族谱,尤其是现在舒家人丁稀薄,舒冬烟虽然有皇帝宠爱,但是因为出身问题,一直限制了她的晋升,所以,这个在太后身边极其吃得开的舒思玉,自然对他们舒府有极大的帮助,而舒思玉也不记旧仇,愿意重新回到舒家,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儿么,为何这个六丫头要牵绊子?

      这时一直沉默的顾瑞辰缓步走上前,淡淡地扫了一眼老太太和舒浔易,“圣旨所下这个——”顾瑞辰顿了一下,将视线转到舒安夏身上,“什么师太来着?”

      舒安夏耸耸肩,心里却是轻笑起来,顾瑞辰确实能气死人不偿命。

      果不其然,舒思玉在听到顾瑞辰那种对待无关紧要的人物那种态度,还故意问她“什么师太”搓她的痛处,不由得,她死死地咬住下唇,狠绝地瞪他一眼。

      “哦,无所谓了,总之我想说的是,‘永除族籍’是圣旨所下,想要让她重新入舒家族谱,不是老太太说得算,更不是侯爷说的就算的,那是由皇上决定的,当然皇上如果有意向,会征求每个舒家人的意见,小婿好歹也算半个舒家人,所以小婿的意见就是——坚决不同意。顾府还有盛宴,我们就不用午膳了。”顾瑞辰毫不给舒浔易面子,直接称呼了“侯爷”,说完,转身就搂着舒安夏的腰,准备离开。

      老太太和舒浔易瞠目结舌,原本他们还打算,用膳的时候跟顾瑞辰商量一下,让他在皇帝面前美言几句,结果……

      “哦,对了!”顾瑞辰忽然停住脚步,转过身。舒浔易的脸上登时露出喜色,难不成他又改变主意了?

      还未等舒浔易自我安慰完,顾瑞辰充满磁性般的声音就再次出口,“皇上如果问起小婿,小婿的答案是四个字。”顾瑞辰扯起一个轻浅的笑容。

      舒浔易一听答案是四个字,那么也就是有希望,他双眼刚刚放亮,顾瑞辰就缓缓吐出四个字——“绝对不行!”

      舒浔易眼角嘴角一起抽搐,差点要挤到一起了,嘴巴半张着,噎得他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顾瑞辰和舒安夏的背影缓缓离去。

      舒思玉咬牙切齿地盯着这一对恩爱的夫妇的背影,眼底是毁天灭地的恨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