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105 合卺美酒
105 合卺美酒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105 合卺美酒

      105合卺美酒

      因为常年行军打仗,顾瑞辰对于时间的把握是十分的精准,当顾瑞辰的白马牵着顶级大红花轿到了顾府门前之时,吉时刚到,一分一秒都不差。唛鎷灞癹晓

      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四起,顾瑞辰优雅地下马,站在花轿前,等着舒安夏下轿。

      舒安夏缓缓起身,小手递到顾瑞辰手中之时,一股浓浓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舒安夏抿抿嘴,盖头下的红唇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四周尽是唏嘘和议论声。按照北国习俗,新娘子在进门之时,都要用黄豆打身子,意为扫去晦气带来吉祥,因为一直被指引着,所以舒安夏倒是忘了这一茬。

      当豆大的黄豆如风一般打过来的时候,舒安夏本能地要转身,顾瑞辰手一紧,长臂一伸,便将她圈入怀中,四周又是一阵唏嘘,艳慕声四起。

      噼里啪啦的黄豆落下,虽然鞭炮声声,却依旧能听得清黄豆打人的声音,心中数了二百下左右,终于过了这一关。

      踏入顾府大门的那一刻,舒安夏忽然想大叫一声。

      接下来是例行的礼仪规矩,舒安夏和顾瑞辰按照北国习俗,一一拜过,她的肚子已经抗议得不行,顾瑞辰在扯着她向前走的时候,悄悄地捏了一下她的手指。

      随着最后一个环节的拜叩礼结束,和一声“礼成”,舒安夏终于被送进了顾瑞辰的园子——“睿园”。

      “睿园”有两层含义,一是取顾瑞辰名字中的同音“瑞”,二是因为顾瑞辰以“睿智”得名。故而择“睿园”。

      在喜娘的引导下,推开“睿园”主房的那一刻,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

      舒安夏扯起嘴角,真是熟悉的味道。

      “少夫人,您要记得,千万不能自行摘下盖头,不能擅自用食,不能随意走动,不能——”喜娘嘱咐了一堆注意事项,舒安夏本就晕乎乎的脑袋被她念叨得如炸开一般,赶忙点了点头,几乎是小跑,舒安夏就奔着床而去。

      累翻的舒安夏一屁股坐到床上。

      “啊——”

      喜娘掩着嘴嗤笑着看着忽然跳起来舒安夏,舒安夏皱了皱鼻子,掀开喜被,只见喜床上,铺满了莲子。

      舒安夏的脸登时像火烧一般,心里暗暗叫着幸好顾瑞辰不在。

      “大吉大利呢,少夫人您第一胎肯定一举得男。”喜娘笑意盈盈地走上前,扶着舒安夏的胳膊再让她坐下。

      盖头遮着的舒安夏只能看到喜娘的一双手,她轻轻蹙眉,“这也是习俗?”

      “当然,床上莲子,被搁着的,叫出声的,就是生男,没叫出声的就是生女,没被搁着的就是不生!”喜娘解释着。

      舒安夏嘴角狠狠抽搐,这古代人真是够迷信,假如要是新媳妇提前发现不中招,还得被婆家人认为是“不生”,那刚嫁过来日子就难过了。

      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个时代,女人的地位总是那么的——

      “少夫人,您先坐着,千万记得不能揭下盖头,不吉利!”喜娘说完,便匆匆出去了。

      舒安夏坐在床边,靠着床沿的廊柱,有些昏昏欲睡。其实对于她一个现代人而言,对于这些习俗,早就选择取信,但是她今日却是一概常态,老老实实遵守,说不上为了什么,只是一想到顾瑞辰,她的心里就暖暖的。

      另一边的顾瑞辰找了n个借口,终于有机会从喜宴上走出来,怀中装着他刚刚偷偷拿的小点心,脚步加快,他的丫头定然是饿坏了。

      刚刚进了他的“睿园”,就有几个丫鬟婆子的身影匆匆从他眼前闪过,眼看着就是奔着他的新房而去,那个领头的婆子他认识,正是他嫡母顾大夫人身边最器重的婆子蒋妈妈。

      “站住!”顾瑞辰眼神一闪,目光变沉,“谁让你们来的,来这干什么?”顾瑞辰说着,视线落到蒋妈妈手中那个白色布条上。

      蒋妈妈扬了扬布条,“奉大夫人之命来的,还请三少爷给个方便!”

      顾瑞辰虽然没有姬妾,但是对于白色布条的意义还是十分清楚的,他立即脸色一沉,“拿走,‘睿园’不需要这些东西!”

     &


    丑颜嫡女,105 合卺美酒,第2页

    nbsp;“三少爷,这是规定,您不能坏了规矩!”蒋妈妈脊背挺直,双手一背,眉毛倒竖,一派凛然之势。

      顾瑞辰眯起眼,他嫡母身边的那几个下人,各个都仗势欺人,他平日里都是跑军营,没那个闲工夫搭理他们,如今敢把手都伸到他的“睿园”来了。

      一旁顾大夫人的贴身丫鬟小青,看着顾瑞辰的脸色不善,赶忙陪着笑,“三少爷,您看今日大喜的日子,如果有什么不顺,会影响喜气,而且这一直是顾府的规矩,如果让大夫人因为三少夫人打破,也不好给其他人交代不是?三少爷,您就行个方便吧!”

      “我之前就跟母亲说过,‘睿园’的事不用她操心,趁我没把你们扔出去之前,赶快‘滚’!”

      蒋妈妈嘴角狠狠抽搐,牙齿磨得因为愤怒磨得咯咯直响。

      小青扯了一下蒋妈妈的袖子,摇了摇头。

      蒋妈妈咬着牙,一甩袖子,转身离开,离开前,她的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阴狠。

      “睿园”内重新恢复的安静,顾瑞辰轻轻地推开门,视线落到靠着床头的那抹身影,眼中立即被浓浓的温柔所取代。

      轻笑了一声,顾瑞辰立即闪身进来,三步并两步,走到舒安夏身边,看着眼前这个让他日盼夜盼的身影,他缓缓地俯下身,轻轻地将点心送入舒安夏的手中。

      舒安夏一怔,从婆子准备进房门的那一刻,她就醒了,前世的职业早就让她习惯浅眠,任何时候都处于高度警戒状态,虽然这一世不像前世那般,稍微不注意就丢了性命,但是在舒府,她还是时刻保持警备。

      刚刚蒋妈妈和顾瑞辰的话她也听见了,虽然用白布条测试新娘子是否贞洁确实是北国很多大户人家的习俗,但是对于一般有地位之人,比如像公主郡主之类,是不允许这般试探的,因为她本身有‘禾颜郡主’的头衔,所以按照规矩,也省了这一关,但是顾大夫人却让自己贴身婆子和丫鬟来试探,这足足看的出来,是要率先给她个下马威!

      盖头下面的水眸轻轻地眨了眨,舒安夏收回思绪,看着手中还带着余温的点心,她的心暖暖的。外面的嘈杂声依旧,酒宴应该还在盛头上,她却没想到顾瑞辰竟然是给她送吃的来了。

      隔着一层大红盖头,舒安夏只能看到他的靴子,舒安夏舔了舔唇,小手收起。

      “丫头——”顾瑞辰的手放到大红盖头一侧,此时的他还是不敢相信,他的丫头真的被他娶回了家。

      “嗯——”舒安夏轻应了一声,虽然跟顾瑞辰相处甚久,但是此时此刻,以这种方式面对面,她还是觉得脸红心跳。

      顾瑞辰咬了下唇,大掌轻轻抓起盖头一角,刚要扯开。

      “别——还是等时辰吧,而且挑盖头要用那个——”舒安夏指了指旁边,只见红石圆桌上,用铝金架子撑起一个喜杆。

      顾瑞辰无奈地笑了一下,这时门外有了些响动,一听应该还来人不少。

      “你们说瑞辰兄去哪儿了,去哪儿了吗?”“去哪儿”这几个字一声比一声大,一听就知道是冲着他们新房这边叫的。

      “谁知道呢,咱们是不是要趁着瑞辰不在,进去看看新娘子?”另一个有些酒醉的声音跟着传来。

      “你以为还在军营呢,还让你闹洞房?瑞辰可是对着这个新娘子紧张得紧,你没看刚才那黄豆,就咱这功力,竟然一颗都没打到新娘子身上。”

      “一百两银子,我赌瑞辰兄就在房里!”

      “我加五百两,赌他在外面——”

      “我说他在——”

      顾瑞辰无奈地摇摇头,外面这几个叫着的人,正是他顾家军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明知道他在房中,故意在那寒碜他。

      隔着盖头,轻轻地摸了一下舒安夏的头,“丫头,等我!”

      舒安夏点点头,顾瑞辰一脸幸福地向门口走去。

      顾瑞辰刚一出房门,几个汉子就哄笑取笑他来。

      顾瑞辰从一个人怀中结果酒坛子,自罚了一坛,便引着他们回了前厅,“睿园”又一次暂时性的恢复了安静。

      喜宴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幸好有顾瑞辰送来的那些点心,才不至于让她


    丑颜嫡女,105 合卺美酒,第3页

    饿晕,舒安夏继续靠着床头,眯了一觉儿又一觉。这其间,又来了几波要来闹洞房之人,都被顾瑞辰赶了出去,等喜宴彻底结束,已经到了深夜。

      大红烛火依旧只剩下了一小段,跳跃的火焰昭示着顾瑞辰此时的心情,顾瑞辰尽量控制着心中的起伏,一步一步地向舒安夏走去。

      红色的挑杆挑起了大红绣着金片子的盖头,舒安夏的眼前一亮,那个颀长的身影就这样映入了她的眼帘。

      这是她今日第一次直视顾瑞辰,跟她一样一身大红喜袍,金冠束发,他的身上带着淡淡的酒香,双颊泛着红晕,他的嘴角轻轻掀起到一个温婉的弧度,望着她的黑瞳中,是满满的柔情。

      “丫头——”他的声音有些暗哑,缓步走到她的身前,像是对待绝世珍宝般,小心翼翼地扯起她的手,两人对视着缓步走到红石圆桌旁。

      圆桌上那对七彩鸳鸯琉璃金樽内已经注满了桂花美酿,两人相对而视,手臂缠着手臂,辛辣的液体注入口中,滑过喉咙入了胃,暖烘烘的。

      合卺酒后,就是那三颗莲子。按照北国的习俗,这五彩金碟中的莲子是不能用手,更不能分开吃的,夫妻双方要共同用嘴拨开莲子外层的薄膜,然后一人一半入口。

      当顾瑞辰的视线落到莲子上之时,舒安夏的脸“腾”地红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