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104 二月初八初
104 二月初八初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104 二月初八初

      唛鎷灞癹晓

      舒思玉因为这件事在宫里消停了一阵<>舒冬烟依旧受宠<>仿佛那日的<>意外<>没有发生过一样<>礼部尚书陈大人又开始为陈子琪寻觅婚事<>弄得大张旗鼓<>人尽皆知<>也不知他是何用心<>

      一日夜话<>舒冬烟在皇帝面前又帮舒浔易讨了个职位——兼监察御督使<>这下舒浔易忙的不可开交<>当然他去舒冬烟的娇梁殿走动的更是频繁了<>

      舒安夏的造纸终于有了新的突破<>最难攻克的原料一关<>已经彻底分离出来了<>其他几个步骤更是不在话下<>她把老太太让她和大夫人经营的两间铺子人员重新整合了一下<>多余的人员全部用于纸张的装订和售卖<>

      很快在二月初<>她的首批货就推上了渠道<>京都大街小巷全部在讨论这个话题<>

      <>你们听说了没有<>现在出了一种代替卷轴可以写字的东西<>据说叫宣纸<>很薄<>写出来效果更好<><>一蓝衣贵妇坐在<>云香楼<>上等包间<>端起一茶碗<>煞有介事地说道<>

      <>前几日就听说了<>我们家老爷还拿回来几张呢<><>另一青衣贵妇扬扬眉<>满眼的得意之色<>

      <>有没有带来<>快拿来给我们看看<><>其他两个贵妇一把抓起说话的贵妇的胳膊<>尽是激动之色<>

      <>当然没有<>不过我们老爷说啊<>这会是一个趋势<>以后大家闺秀们吟诗作画<>可能会用上这个宣纸<>但是——<>蓝衣的贵妇左右看了一眼<>头凑过去<>压低声音<><>但是这个宣纸写字极难控制<>听说现在皇上已经开始偷偷练习了呢<><>

      <>啊——皇上都练了当然是大势所趋<>那我赶快回去<>让老爷想办法弄些宣纸来<>给家里的少爷姑娘们好好练练<><>青衣贵妇作势就要起身<>

      <>等等——我听说城郊的铺子<>现在就有少量宣纸卖<>就是价格高——<>蓝衣贵妇一脸为难之色<>欲言又止<>

      <>价格不是问题<>高到什么程度<><>另两个贵妇异口同声<>

      <>据说一张要一两银子——<>

      两个贵妇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思忖良久<><>如果真能抢到这个先机<>一两银子也值了<><>

      几个贵妇纷纷点头<>又寒暄了一会儿<>约定一起去买宣纸的时间<>然后回家准备银子去了<>

      待其他几个贵妇都走完<>上等包房内就只剩下蓝衣贵妇一人<>这时<>包厢的屏风忽然动了一下<>开了扇小门<>舒安夏笑意盈盈地从里面走出来<>

      <>这里是一百两银子<>今天你演得不错<><>

     


    丑颜嫡女,104 二月初八初,第2页

    ; <>多谢<><>蓝衣贵妇接过银子<><>这不过是小试牛刀<>十日之内<>定然会传遍所有勋贵之家、名门望族<>到时候六姑娘可别忘了我的那一成<><>

      <>定不会忘<><>舒安夏和蓝衣贵妇相视而笑<>

      果真刚刚过三日<>城郊铺子的生意就火爆如潮<>舒安夏又出台了一个<>限购令<><>以至于大户人家纷纷以各种渠道各种手段来购买宣纸<>一时间<>宣纸的价格炒到三两银子一张<>

      看着管家拿来的账本<>舒安夏的嘴角弯起好看的笑容<>

      <>六姑娘<>快来试试喜服<><>碧云抱着一个大的红包裹走进来<>脸上挂着浓浓的笑意<>

      舒安夏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她还有几日就要出嫁了<>

      想着昨日顾瑞辰还抱着她说着大婚之后的事儿<>舒安夏的心里就是满满的幸福<>

      碧云盯着舒安夏一脸幸福的笑容<>撇撇嘴<>酸了一下舒安夏<><>六姑娘幸福得紧<>可怜了我和春梅两个孤家寡人<><>

      舒安夏轻笑着剜了她一眼<>自从订婚之后<>碧云和春梅就追着她问<>是不是带他们两个当陪嫁<>她一直都没给她们正面答复<>所以这两个丫头只要找到机会就想办法试探她<>

      其实碧云也不小了<>舒安夏这阵子一直在帮她留意着婆家<>碧云的个性不如春梅<>太直<>所以得找个比较敦厚老实的男人<>而且还要成分简单一些的家族<>否则<>以碧云的个性<>肯定被拆吞果腹<>

      至于春梅<>她倒是打算带着她去顾府<>毕竟春梅性子沉稳而且够聪明<>她身边需要这样的人<>另外<>母亲让她带着安妈妈<>但是自从知道惠人是安妈妈一手带大的之后<>舒安夏就对这个安妈妈改了观<>

      想起那晚惠人力演苦肉计的话<>她隐隐觉得<>惠人用血养蛊一事似乎是真的<>那晚碧云所说亲眼所见的东西——

      舒安夏不想再想下去<>

      思忖间<>碧云已经打开包裹<>大红喜袍撑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儿扑鼻而来<>

      舒安夏呆愣的看着龙凤呈祥的喜袍上那每一针每一线<>并不算精致<>虽然还算整齐<>只不过——脑中快速地闪过了什么<>舒安夏却没抓住<>

      <>这喜袍是顾将军派人送来的<>来人送来的时候也神神秘秘的<><>碧云眨眨眼<>眼带笑意<>

      忽然想起顾瑞辰那被纱布包裹的双手<>舒安夏心里一颤<>她记得他曾经说过<>要给她一件天下间独一无二的嫁衣<>他要给她一个最最难忘的婚礼<>难道这件嫁衣上的一针一线都是顾瑞辰亲自绣上去的<>难道他还在执着于月老庙那个闯关<>难道——

      舒安夏的心狠狠抽搐<>鼻子酸了


    丑颜嫡女,104 二月初八初,第3页

    又酸<>

      碧云看着舒安夏的样子<>定然是想到了什么<>顾将军对她们家六姑娘的用心<>是每个人都看得到的<>所以她也万分期待六姑娘出嫁的那一天<>

      六姑娘其实活得很累<>从开始受人欺负<>到差点被人害死<>再到醒来之后的改变<>她是一点点都看在眼里<>在这个处处都是豺狼虎豹的舒府里<>六姑娘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如今<>她终于熬出头了<>终于可以光明正大、风风光光的离开这里<>又怎能叫人不开心<>

      想到这里<>碧云的鼻子也跟着酸了<>一股浓浓的雾气瞬间氤氲上的她的水眸<>

      <>傻丫头<>干什么呢<><>舒安夏拍了拍碧云的额头<>拿过喜袍就往身上套<>

      <>等等——六姑娘<>喜袍是不能提前穿的<>要有时辰<>您现在只需比量一下<>看看是否合身就行了<><>碧云慌忙阻止了舒安夏的动作<>

      舒安夏眨眨眼<>虽然对于习俗迷信<>她早已了然于心<>但是每每做起来<>还是觉得有些别扭<>轻轻地耸耸肩<>舒安夏还是按照<>习俗<>比量了一下<>然后让碧云包了起来<>

      转眼就到了二月初八<>这一日<>舒府丑时就开始准备<>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到处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

      舒安夏刚到寅时就被叫起<>沐浴梳洗熏香<>足足折腾了近一个时辰<>这时天边已经开始泛白<>京都主干道两侧陆续聚集了人<>

      某时一到<>鞭炮声四起<>四个喜娘一人扯着喜袍的一角<>披在舒安夏身上<>碧云和春梅拿出喜梳<>一人一侧<><>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四个喜娘异口同声念叨着<>

      舒安夏唇瓣轻弯<>看着琉璃镜面反射中的女子<>满脸满眼都是浓浓的幸福<>

      繁冗的梳头仪式之后<>碧云给她挽了一个飞云髻<>插了九支金步摇<>意为长长久久之意<>趁着挽发髻这个空挡<>舒安夏扫了一眼旁边的大红盖头<>盖头上面用绣针缝了十三片金缕<>取谐音<>一生<><>不由得轻笑出声<>原来古代对数字的敏感和利用程度<>不亚于现代<>

      之后碧云又用沾满的珠光粉掺在胭脂中<>打出来的妆容更是流光溢彩<>又是小半个时辰过去<>舒安夏的房门响起敲门声<>

      喜娘开门<>迎进来的是满面春风的大夫人<>

      自从恢复了位份<>大夫人的日子愈发滋润<>一直苍白的小脸有了红润<>身子更丰腴了不少<>

      舒安夏笑意盈盈地起身<>这时她才发现<>叠加在她身上的喜袍和头上的发饰<>足足有几斤重<>

      <>夏儿——<>


    丑颜嫡女,104 二月初八初,第4页

    r>  <>母亲——<>虽然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大夫人和舒安夏并不算真正的母女<>然而不知是不是有原本这具身体的那份感情所在<>还是因为大夫人是舒府内唯一一个真正护着她的人<>总之<>她的心里早已拿她看成自己的亲生母亲<>

      大夫人颤抖的抓住舒安夏的手<>眼中氤氲了一层雾气<>早些年<>她一直没有好好疼爱这个女儿<>不仅仅是因为愧疚<>也是因为——

      大夫人咬着唇<>其实这种喜气的时候<>她现在这样是不吉利的<>但是她心中的这个秘密如果不说<>她一直都会寝食难安<>尤其今日之后<>夏儿就是顾家人了<>而她也要——她再不说<>也就没机会了<>

      想到这里<>大夫人更加努定了心中的想法<>深吸了一口气<><>夏儿<>其实你不是我——<>

      这时一声响鼓敲起<>紧接着鞭炮声四起<>

      <>母亲<>你说什么<><>舒安夏大声问着<>舒府从内到外都开始放着鞭炮<>她实在没听到刚刚大夫人说的话<>

      <>六姑娘<>吉时快到了<>鞭炮声起<>说明姑爷已经来了<>您先把盖头盖上<><>碧云拿着盖头<>凑到舒安夏耳边大声喊道<>

      舒安夏点点头<>抱歉地看了一眼大夫人<>

      大夫人扯起一个无奈的笑容<>退下手腕上的镯子<>塞到舒安夏手里<>

      舒安夏有些感动<>这只镯子对于大夫人的意义<>不亚于半条命<>她依稀记得<>大夫人在病的奄奄一息的时候<>还问她的镯子哪里去了<>

      感动地吸了吸鼻子<>舒安夏用口型告诉大夫人<>三日回门之时<>她再跟她好好谈<>

      大夫人摆了摆手<>眼中闪过一抹不舍和复杂<>

      在四位喜娘的开路和众人的簇拥下<>舒安夏昂扬着走出了<>夏园<><>

      此时艳阳已高照<>苍穹之天青<>一派喜庆<>

      虽然舒安夏被大红盖头遮住了双眼<>却能清晰听见四周的唏嘘和祝福<>不难猜测<>京都主干道两侧<>定是挤满了人<>

      坐在高高的白马上的顾瑞辰<>同她一样<>一身龙凤呈祥的大红喜袍<>当他看到被众人簇拥着踏出舒府大门的舒安夏那一刻<>幽深的黑瞳中登时涌上了一抹温柔<>

      忽地<>顾瑞辰灵巧一跳<>便优雅地落在地上<>

      登时<>四周一片唏嘘声四起<>

      这时一起跟他过来接亲的顾府管家<>左右看了看<>脸上立即出现了一抹不愿<><>三少爷<>您不能再坏规矩了<>您亲自来接亲<>已经是给足了舒府面子<>现如今<>您还下马相迎<>这样反而降低了咱们顾府的身份啊<>

    丑颜嫡女,104 二月初八初,第5页

    ><>

      顾瑞辰冷冷地剜了他一眼<>他早早就知道<>母亲派黄管家前来<>准备好事<>没有多加理会<>顾瑞辰抬步就向着舒安夏走去<>

      管家一看顾瑞辰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伸手一把就扯着顾瑞辰喜袍的袖子<><>三少爷<>这么多官员百姓看着呢<>您这是坏了规矩<><>

      顾瑞辰眯起眼<>神情中闪过一抹不耐烦<>就在他们一来一往间<>被喜娘簇拥着的舒安夏已经走到了顾瑞辰的身边<>

      顾瑞辰警告地瞪了一眼黄管家<>自己则是温柔地牵起舒安夏的手<>

      小手被大掌包裹着的感觉……<>虽然这不是顾瑞辰第一次牵住她的手<>但是这一次<>她却格外的紧张<>大红盖头下的小脸早已泛起了红晕<>炽热的感觉一波一波敲击着她的心<>

      像是承诺般<>顾瑞辰收紧了自己的大掌<><>丫头——我的丫头——<><>他的声音很轻很轻<>但是在这样嘈杂的大街上<>舒安夏也能清晰地听得见<>

      旁边的几个喜娘听到了顾瑞辰的话<>脸上也不由得泛起了红晕<>带着浓浓的羡慕之色<>不约而同起射向了舒安夏<>

      舒安夏的唇瓣翘着<>在顾瑞辰的引领下<>一步步地走向那个宽敞气派的花轿<>

      ------题外话------

      祝单身的亲们节日快乐<>早日脱<>光<><>双身的亲们幸福美满<>长长久久<>小丫今天更少了<>因为小丫要去悲催的过节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