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103 从容过关
103 从容过关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103 从容过关

      唛鎷灞癹晓

      舒安夏双拳一握<>现在只有这一个办法了<>要么过关<>要么死<>

      想到这里<>舒安夏赶忙拉着舒冬烟的手<><>五姐姐<>你立即去殿外迎接太后<>行大礼<>尽自己最大的可能拖延时间<>陈公子<>你去后面宫女守夜的床下<>找一套宫女的衣服换上<>我要用最短的时间内给你上妆<><>舒安夏因为着急<>一时间也忘记此时自己身在宫内<>舒冬烟一听舒安夏叫了<>五姐姐<><>一股暖流从心底流过<>如烟水眸中满是浓浓的感激<><>六妹妹——<>

      <>想说什么过了这关再说<>等太监通传第二声就来不及了<>快出去<><>舒安夏没让她废话<>直接将她推出了房门<>

      陈子琪一听舒安夏的安排<>剑眉倒竖<><>你竟然让本公子扮女人<><>

      <>你想要你们陈家活命<>还是你现在就去扮女人<>你自己选择<><>舒安夏没好气地剜了他一眼<>陈子琪死死地咬着唇<>为难地向门口望了一眼<>转过身<>迅速去守夜宫女的床下掏衣服<>

      舒冬烟匆忙迎到娇梁殿大门之时<>太后一行已经如期而至<>按照规矩<>主子到了大门就要通传第二声<>而这个娇梁殿的主人已经出来迎接<>太监刚刚张开的嘴<>就赶忙闭上<>

      舒冬烟用余光瞥了瞥四周<>刚刚搜查的那一队皇家禁卫军果真未走<>大门房梁上<>依稀可见有监事的影子<>舒冬烟双拳紧握着<>心里虽然极度不安<>但是脸上还挂着一抹十分恭敬的微笑<>

      太后见舒冬烟迎了出来<>本就不善的脸色稍微有所缓和<>停住了脚步<>

      <>参见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舒冬烟双膝跪地<>双臂前伸<>上身匍匐叩首<>此乃北国最高级别叩拜<>

      太后一愣<>按理说此时并非什么大典节庆<>又不是舒冬烟封妃后第一次和太后照面<>她行此大礼<>有些怪异<>但是不得不说<>行大礼意味着极度尊重<>太后看到舒冬烟对着她行大礼的那一刻<>心里还是十分舒服的<>

      <>起来吧<><>太后摆了摆手<>黑着的老脸有所缓和<>

      <>臣妾不敢起来<><>舒冬烟依旧跪着<>身子虽然直起来<>但是头却依旧压得很低<>

      身后的舒思玉蹙眉<>向娇梁殿里面望了望<>头顶的禁卫军给她打了个手势<>意味着娇梁殿内并无人出来<>舒思玉这才放心地点点头<>那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平时唯唯诺诺的舒冬烟<>能玩出什么花招<>怎么能躲得过这一劫<>

      太后目光一沉<>回首望了一眼舒思玉<>舒思玉上前一步<>挽住太后的手臂<>倾身上


    丑颜嫡女,103 从容过关,第2页

    前<>在太后耳边耳语了一阵<>

      太后点了点头<>呆舒思玉退回去的那一瞬间<>太后眯起眼<>凌厉地目光扫向舒冬烟<><>难道烟美人做了什么对不起哀家<>对不起皇上的事儿吗<><>

      舒冬烟身子一颤<>又是重重地叩了一个头<><>太后明鉴<>臣妾不敢<><>

      太后冷眼看着她<>事后她也听说了当时国宴的情景<>这个烟美人是模仿那个女人来迷惑皇上的<>包括那个女人的出场方式<>还有着装打扮<>就包括那个女人平时爱说的话和做的事儿<>她都模仿得惟妙惟肖<>当时她明明记得<>所以服侍过那个女人的<>还有知道过皇帝跟那个女人故事的<>都处理的干干净净<>但是这个舒冬烟又是如何得知的<>之后<>她也派人去舒府查了又查<>每个人都说<>舒冬烟平时唯唯诺诺<>见人就怕<>是个不得宠的庶女<>这样<>就让她更加迷惑了<>

      看见太后沉思<>舒思玉眯起眼<>推了推太后的胳膊<><>太后<>玉儿冷<><>

      太后一听扬扬眉<><>烟美人起来吧<>哀家等来了这么久了<>你不是打算就招呼我们在门口说话吧<>玉儿冷了<>哀家代她像你讨口茶喝总可以吧<><>

      舒冬烟手臂一颤<>垂着的脸倏然变白<>舒思玉居高临下看着她<>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是刚刚她手臂颤抖的那一瞬间<>确实没逃过她的眼睛<>这回她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脸色极快地闪过一抹阴狠<>

      太后见舒冬烟没动<>脸色一沉<><>怎么烟美人<>你是不欢迎哀家<><>

      <>当然不是<><>舒冬烟慌忙摇头<><>只是<>臣妾还有一件事希望太后恕罪<><>

      <>说<><>太后摆了摆手<>脸上闪过一抹不耐<>

      <>臣妾——臣妾——<>舒冬烟千思百转<>努力想着合适的理由和不重的罪名<>

      舒思玉有些看出了端倪<>冷哼一声<>发难<><>太后<>玉儿看这个烟美人是不是房中藏了人<>所以才不敢让太后进去<>在这吞吞吐吐的拖延时间<><>舒思玉犀利地指出要害<>

      舒思玉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她知道注意说辞<>她只是说藏了人<>却没说藏了男人<>所以即使在舒冬烟的屋内发现不了什么<>她也不至于被扣上污蔑妃嫔的罪名<>再加上舒冬烟的反应以及这么多皇家禁卫军的把守<>她相信里面的人定然插翅难飞<>

      太后柳眉倒竖<>掬起一把凉薄的视线投在舒冬烟身上<><>烟美人是吗<><>太后虽然没说什么狠话<>旁人听起来<>语气也如常<>只不过心虚的舒冬烟却感受到了那浓浓的压迫感<><


    丑颜嫡女,103 从容过关,第3页

    /span>

      <>当然——不是<>臣妾是觉得<>这些日子皇上一起在臣妾这里<>不能让其他姐妹雨露均沾<>扰乱了后宫秩序<>还请太后恕罪<><>舒冬烟流转间<>想到了一个还算顺畅的理由出口<>

      然而<>太后一听<>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更阴沉了半分<><>你是在跟哀家炫耀你得宠<>向哀家示威呢是不是<><>

      <>臣妾不敢、臣妾不敢<><>这下舒冬烟可是蒙了<>不知该说什么好<>太后冷嗤一声<>直接跃过她<>向房内走去<>

      舒冬烟瞠目结舌<>水眸外凸<>眼看着那几个越来越靠近门的身影<>

      <>太后——<>舒冬烟声音嘶哑<>牙齿因为紧张磨得咯吱咯吱响<>就在她反应过来追上去的时候<>她的房门已经被推开<>里面传来一个犀利的女声<>

      <>你找死吗<>敢动烟美人的东西<>我看你就是不想活了<><>舒安夏说着又是一个巴掌扇过去<>

      <>住手<><>太后哑着嗓子<>看着这个略感熟悉的背影<>微微蹙眉<>厉声道<>

      舒安夏闻声转头<>一见是太后<>赶忙<>诚惶诚恐<>地上前行礼<>

      太后一看是舒安夏<>脸色更沉了<>

      <>怎么是你<><>

      <>启禀太后<>烟美人已进宫数日<>老太太和父亲都甚是想念<>所以派臣女前来探望<><>舒安夏低着头<>轻声道<>

      舒思玉冷冷地剜她一眼<>回过头给身后的一个嬷嬷打扮的人使了个眼色<>自己的视线则是向屋内的其他地方扫去<>

      嬷嬷打扮的人会意点头<>手里攥着个罗盘<>就像床边和屏风一侧走去<>

      低着头的舒安夏弯起嘴角<>没有吭声<>

      太后并没注意到舒思玉和舒安夏这边的暗潮汹涌<>扫了舒安夏一眼<><>你就是那个国宴夺魁的舒家小姐<>抬起头来<><>

      舒安夏抿着唇<>缓缓地抬起头<>

      舒安夏恭敬地看着太后<>用余光打量太后身边的舒思玉<>

      舒安夏这是国宴后第一次见到舒思玉<>她已经不再是一副道姑的装扮<>而是换了宫装<>虽然她不知道舒思玉是以什么身份呆在慈宁宫的<>但是她敢如此<>定然是太后授意甚至是经过皇帝同意的<>

      舒安夏斜睨着瞄舒思玉的同时<>舒思玉却是定睛打量着她<>

      那个嬷嬷打扮的人拿着罗盘转了一圈<>这时又回到了舒思玉身边<>摇了摇头<>

      舒思玉拧眉<>心里犯了嘀咕<>按理说不应该啊<>

    丑颜嫡女,103 从容过关,第4页

    span>

      太后打量了舒安夏一会儿<>恹恹地向一旁的座位走去<>跟着太后身后进门的舒冬烟<>紧张的死死地攥着帕子<>舒安夏给她使了几次眼色<>她都没看到<>

      舒安夏无奈<>冷冷地对着她刚刚<>教训<>的那个<>宫女<><><>还不滚下去<>别在这儿碍眼<>去给太后把皇上赏赐的新茶泡上来<><>

      一听舒安夏如是说<>宫女打扮的陈子琪这才反应过来<>趔趄着起身<>就准备往外走<>

      舒思玉秀眉一簇<>这个明明是舒冬烟的娇梁殿<>为何舒冬烟不吩咐宫女做事<>而让舒安夏代劳<>况且<>以她对舒府这阵子的监视<>暗卫明明说舒冬烟和舒安夏已经有些时日未联系了<>想到这里<>舒思玉灵光一闪<>视线落到了了这个走路怪异的宫女身上<>

      忽地<>舒思玉瞳孔一缩<><>站住<><>

      舒冬烟手臂一颤<>原本绞着的帕子飘落在地<>

      <>四姐姐<>怎么了<><>舒安夏笑靥如花<>一脸的无辜之色<>

      一听舒安夏叫四姐姐<>舒思玉的嘴角狠狠抽搐<>心里开骂<>少在这儿跟她套近乎<>

      太后听着舒安夏的叫声<>眉头皱了皱<>转而不解地看了一眼舒思玉<>如果不是舒安夏叫<>她都差点忘了<>她也是舒家的女儿<>可是既然生在舒家长在舒家<>应记舒家之恩<>怎么玉儿一提起舒家<>像是仇家一般<>

      看到太后脸上的疑惑<>舒思玉皱了皱鼻子<><>这句‘四姐姐’我可不敢当<>要不然你<>我也不能被送到‘法青寺’还差点被五马分尸<><>

      舒思玉一边愤愤地说着<>一边还兼顾着太后脸色<>

      果不其然<>太后听到舒思玉的话<>看着舒安夏的眼神多了份杀意<><>玉儿<>怎么回事<><>

      舒思玉的小脸上登时浮上满满的委屈<>

      舒安夏冷笑一声<><>四姐姐恐怕有些颠倒黑白<>太后<>这件事恐怕要问一问皇上<>才能得到比较客观的答案<><>

      一提到皇上<>舒思玉还是有些打怵<>这时<>她忽然想起<>刚刚那个宫女有问题<>怎么被舒安夏这么一打岔<>就给岔过去了<>此时的门口<>早已没了宫女的身影<>舒思玉愤恨一咬牙<><>太后<>这个娇梁殿绝对有问题<>刚才那个宫女<>玉儿看<>明明就是个男人的背影<><>

      太后原本思索着刚刚的事儿<>被舒思玉这么一说<>柳眉倒竖<><>烟美人<>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私藏男人<><>


    丑颜嫡女,103 从容过关,第5页

    r>  刚刚眼看着陈子琪出了房门的舒冬烟终于能舒口气<>脑袋也恢复了正常<>她幽幽地走上前<>毕竟毕竟地对着太后行了礼<><>太后冤枉<>臣妾宫中都是宫女<>如果太后不信<>大可搜宫<>还臣妾一个清白<><>

      舒安夏眨眨眼<>看来这个陈子琪一出了这个门<>舒冬烟就恢复正常了<>大肆搜宫<>那可是个不小的事儿<>不出多一会儿就会传到皇帝耳中<>尤其是现在舒冬烟盛宠正盛<>太后不可能为了一个不能确定的由头<>就去大肆搜殿<>不给皇帝面子<>

      果不其然<>舒冬烟说完<>搜宫<><>太后的脸上有了一抹动容<><>算了<>哀家相信你<><>

      舒思玉一脸诧异<>双手扯了扯太后袖子<><>太后——<>

      太后剜了她一眼<>舒思玉掀掀眉<>给那个嬷嬷打扮的人使了一个眼色<>他们门口还有禁卫军守着<>就算那个人走了<>也走不远<>

      舒安夏弯弯嘴角<>她早就想到了有禁卫军这一层<>陈子琪出去也不是出了这个娇梁殿<>而是去了后殿<>既然舒思玉想借着太后说事<>那她不好好配合怎么行<>尤其是<>现在算算时间<>好戏也该上演了<>

      <>拍<>一声极其清脆的花盆打碎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众人的思绪<>太后随声望去<>只见门前一个小宫女<>诚惶诚恐地往里面看<>太后蹙眉<>视线下移<>当地上的东西映入她眼帘之时<>她的目光倏然一紧<>猛然站起来<>疾步走到门口<>

      <>你们娇梁殿谁在养‘蝴蝶兰’<><>

      舒冬烟一看<>身体一个激灵<>诧异地看向舒安夏<>

      舒安夏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如烟水眸中一派坦然和镇定<>

      <>现在的宫人都当哀家是死人吗<>哀家的禁令都没人听了是不是<><>太后咬牙切齿<>虽然眼中怒火熊熊<>但是看着地上那盆摔碎的‘蝴蝶兰’<>她的眼中还是不经意间闪过一抹心疼之色<>

      就是这一抹心疼之色<>被舒安夏捕捉到了<>

      <>启禀太后<>这盆‘蝴蝶兰’是臣女带来的<>臣女并不知道宫中有禁令<>请问是何禁令<><>舒安夏眨眨眼<>无辜地盯着太后<>

      太后眯起眼<>直盯盯地看着舒安夏<>想从她眼中找到些什么<>但是舒安夏始终坦然地看着她<>

      太后唇瓣动了动<>但是仍然没发出声音<>一甩袖子<>便大步离开<>留下了面面相觑的舒思玉和那个嬷嬷<>

      <>太后——太后——<>

      太后头也没回<>身后的宫人直接跟上了太后的脚步离去<>剩下一脸懊恼的舒思玉和嬷嬷


    丑颜嫡女,103 从容过关,第6页

    <>

      舒安夏给舒冬烟使了个眼色<>舒冬烟会意<><>来人<>把房上门口的禁卫军全部给本宫抓过来<><>

      那几个监视他们的禁卫军一听<>互相对望了一眼<>娇梁殿的宫人们虽然为难<>但还是虎视眈眈地准备抓人<>虽然他们打不过禁卫军<>但是毕竟现在这里<>他们的主子烟美人最大<>如果这些禁卫军敢反抗<>等会儿皇上以来……<>

      这些禁卫军也想到了这一茬<>毕竟烟美人是皇帝的新宠<>他们不过是奉了慈宁宫的传话<>前来监视<>现在太后都走了<>他们——

      一想到这里<>几个禁卫军互相看了一眼<>老老实实地走到舒冬烟面前<>行礼<>

      <>刚刚搜查<>没有手谕没有旨意<>本宫也没跟你们计较<>没想到现在倒是变本加厉了<>看本宫好欺负是不是<><>舒冬烟咬着下唇<>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厉色<>

      <>属下只是奉命办事<>有得罪烟美人之处<>还忘见谅<><>之前带队搜查的禁卫军双拳一抱<>低下头去<>

      <>奉谁的命<><>舒冬烟声音一沉<>大有非要问出三二一<>否则决不罢休之势<>

      <>这——<>带队的禁卫军为难地看了一眼舒思玉<>毕竟这件事是她传的话<>她虽然是太后身边的红人<>但是这也不能说明<>就是太后传的话<>他这件事真是有欠考虑<>为了那么区区一百两银子<>得罪个得宠还难缠的宫妃<>

      <>既然说不出来<>那本宫就等皇上来决断<><>舒冬烟摆了摆手<>她的宫人就赶忙进来<>

      <>去<>把皇上请来<><>

      <>烟美人请等等<><>几乎在舒冬烟话音落下的瞬间<>带队的禁卫军硬着头皮开口<><>属下是奉了‘玉姑娘’的命<><>说着<>他又看了一眼舒思玉<>

      舒思玉眼角狠狠抽搐<>这些皇家禁卫军不是早就受过训练的吗<>怎么嘴巴这么不严实<>随便一吓就招了<>

      <>‘玉姑娘’<><>舒冬烟冷笑着扫了一眼舒思玉<>带着嘲讽的声音缓缓逸出<><>四姐姐厉害<>没有任何封号<>便能使唤皇家禁卫军<><>

      舒思玉脸色一变<>冷哼了一声<>没有接话<>

      <>你去把刚刚的话<>原封不动的跟太后说一遍<>本宫就当这件事算了<>假如你不跟太后说<>那么本宫就跟皇上说<>送客<><>舒冬烟说着<>不耐烦地摆摆手<>

      舒思玉的脸登时黑了一半<>她没想到她苦苦安排的这么一出好戏<>怎么就阴差阳错地唱不下去了<>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