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98 国宴斗舞(2)
098 国宴斗舞(2)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098 国宴斗舞(2)

      因为有了秦元晚石破天惊的舞蹈,之后皇宫原本要出的贵妃舞,却没人敢跳了,坐在下首的南国使者满脸的堆笑,仿佛这样的结果早在他们南国的预料中一样。唛鎷灞癹晓

      皇帝从刚刚南国第一公主的曼妙一舞中缓缓反应过来,尴尬地扯扯嘴角,扫了一眼皇后,皇后为难地摇了摇头,然后又看看长公主,长公主也是面色一沉,一时间脑中实在想不出合适的人选来压住这个南国第一公主,索性也跟着无奈地摇摇头。

      皇帝目光一凛,黑眸中有了一丝懊恼之色。

      就在众人在僵持之际,极细的一缕微风在大殿上刮过,清风拂过之处,一阵清雅的淡淡花香随之溢入众人的鼻端,自风起之处,一股白色的木槿花瓣随风飞旋飘入大殿,花瓣纷纷扬扬在殿内飞旋,花瓣过处香气旖旎,落英缤纷,顿时吸引住了众人的所有目光。

      花瓣持续飞入,漫天飞舞,如鹅毛、如白雪,却始终不见表演者现身,只看得众人愈加好奇:这究竟演的是哪一出?

      白色的花瓣持续飞入大殿,盘旋飞舞,纷纷扬扬,如梦如幻,落在大殿的每一个角落;众人情不自禁地纷纷仰头凝望,只觉得如入仙境一般,不知不觉间已全身心融入这绝美的境界之中。众人有的望着漫天落英口中喃喃自语,有的情不自禁地伸手接住掉落的花瓣,有的目光迷离望着不断飘落的花瓣神游万里,有的满脸欣喜、快乐非常。

      花瓣如雨,渐渐落定,只见大殿上原本光亮如镜的地板上转眼之间已被如雪的花瓣所覆盖,直教人如临仙境。就在暗香浮动之际、众人心醉神迷之间,蓦地,清朗如玉的一道歌声传入大殿,女子的歌声飘飘忽忽,由远及近、由低而高飞入了众人的耳膜,那嗓音清越入耳,却又充满了温润柔和,叫人听在耳中仿佛喝了一杯上好的清茶一般,耳膜顿开,浑身舒坦,但觉得四肢百骸无不受用,五脏六腑顿感神清气爽。只听得那歌声唱到:“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歌声清脆,音调婉转,韵律悠扬,歌声中透露出情思旖旎,千回百转,直叫听者心驰神往,真希望立即见到这位绝代佳人!

      歌声持续,婉转入耳,美妙异常。淙淙的流水声悄然在大殿上响起,仿佛将人置身于美丽清澈的溪水之畔,令人身临其境,不由自主地,只觉得仿佛眼前已浮现出一位凌波而来的水上佳人,仙人之姿,绝代风华。只听佳人继续唱到:“绿草萋萋,白雾迷离,有位佳人,靠水而居。我愿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无奈前有险滩,道路又远又长。我愿顺流而下,找寻她的方向。却见依稀仿佛,她在水的中央。我愿逆流而上,与她轻言细语。无奈前有险滩,道路曲折无已。我愿顺流而下,找寻她的足迹。却见仿佛依稀,她在水中伫立。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终于,就在众人望眼欲穿之际,风拂花动,白色的花瓣在被轻轻卷到了空中,只听得地面上传来轻轻的沙沙声响,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紫色的倩影缓缓走来,飞扬的裙裾卷起之处,衣袂飘飞,花瓣如雪,刹那间让人沉入了了一个美丽的梦境:只见美人身穿一件长长的曳地紫色长裙,修长袅娜的身姿被勾勒得楚楚动人,香肩之上、柳腰之间系着薄薄的近乎透明的白色长纱,随着美人的步伐而飘逸地在身后摆动。往身上看,只见典雅的紫色长裙衬得美人肤色莹白如玉,胸前几点白花点缀在紫色的领口上,显得素雅、神秘,更添风韵;往脸上看,众人不禁一呆——这不是舒府的庶女舒冬烟吗?!

      只见舒冬烟一改以往的风格,这一次无论在服装或是妆容之上都清丽淡雅,凸显高贵之气,和以往的风格大不相同:丰润的鹅蛋脸上只薄施脂粉,白皙的脸蛋上抹着淡淡的两抹粉红,将肌肤衬托得吹弹可破;一点樱唇如淡粉的桃花一般绽放,淡扫蛾眉,明眸含笑,注视着众人。一头长长的秀发径直披散而下,一个由木槿花编成的美丽花环戴在头上,白色的花瓣更衬得她长发漆黑、肤色白皙可人,仿佛美丽的花仙子一般,又像刚刚从木槿花蕊中钻出来的美丽精灵,透出一种典雅高贵的美。

      一见舒冬烟现身,大殿上的大臣们立即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众人都知道舒冬烟乃是舒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庶女,而且已经跟礼部尚书的公子定过亲,如今此等场合,她的出现,并不合时宜。

      有的带着探究,有的带着看好戏的心情,众人纷纷向最讲究礼数的礼部尚书望去,他的脸已经青如紫黑,双眸中是满满的焚天怒焰。

      舒安夏的目光沉了沉,老太太的之前的暗示和商量,根本就没提过舒冬烟会出场这事,尤其这等场合,舒冬烟的身份,更加尴尬,到底是谁让她如此“惊艳”出场?还有,以她对舒冬烟的了解,她平时是


    丑颜嫡女,098 国宴斗舞(2),第2页

    怯懦和温婉的,如今忽然强势出场,让她不得不想重新审视一下,自己认识的舒冬烟。

      担忧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礼部尚书,舒冬烟这一身和今日这一舞,难道不想嫁入陈家了吗?

      “皇上——皇上——”看着一脸彷徨和无助的皇帝,皇后的脸色一沉,连续叫了几声,皇帝久久不能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待皇后的叫声传入他耳中之时,他一脸茫然地转过头。

      皇后看着皇帝的反应,心里咯噔一下,殿前这个女子的表演,俨然和二十年前,那个女人的出场一模一样,就连穿的衣服和着装都毫无异样,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还有,当年知道那个女人的所有人,都已经被处决掉了,为何她还会知道?

      一想到这里,皇后的眼底极快地闪过一抹杀意。

      “你是哪家小姐?没有通传就直接表演?这么没有规矩?”皇后看着痴迷的皇帝,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开口刁难。

      帝后的反应让舒安夏不由得蹙起眉,虽然她离着主位的位置较远,她无法看清帝后的表情,但是从皇后的语气,她不难推测出,皇后定然是觉得受到了威胁,知不道,到底舒冬烟能给皇后什么威胁呢?

      舒安夏的手指轻轻地点着桌面,忽地,她脑中灵光一闪,一个极其恐怖的想法涌入脑中。^/非常文学/^

      舒冬烟,不会是野心大到想当嫔妃了吧?

      轻轻地摇了摇头,舒安夏立即被自己这个想法给否定了,她宁可相信母猪会上树,也不敢相信,舒冬烟会想当皇妃。

      一听皇后说是“哪家小姐,这么没规矩之时”,老太太尴尬地舔舔唇,狠狠地剜了舒冬烟一眼,来之前她早就说了,舒冬烟必须要经过允许再出场,结果这个死丫头,竟然还是不听她的话,而且还在南国第一公主刚刚表演之后,就上来献丑。虽然凭良心说话,她表演的还真不错,但是她这样也太不知所谓了。

      “不——不——朕觉得你表演的很好,你是哪家小姐?今年多大?可许了人家?”皇帝直接对着皇后摆了摆手,也不管什么南国亲王使臣公主的,直接开口问道。

      舒冬烟娇羞一笑,恭敬地行了个礼,“臣女舒冬烟,是舒侯的第五个女儿,今年十六并未婚配!”

      舒安夏一听舒冬烟的回答,微微蹙眉,一直以来舒冬烟都不是伶牙俐齿之人,然而,今日的舒冬烟不但自信满满,而且说话语气怅然,最主要的是,她竟然避重就轻,不直接回答皇帝她实际上已经跟礼部尚书之子定亲,而是直接说自己并未婚配。此言一出,不但达到了让皇帝往歪处想的效果,自己也不犯欺之罪。

      轻轻地收起手指,舒安夏看着舒冬烟的目光沉了三分,今晚的舒冬烟太过反常,假如今晚表现的一切,才是真正的她的话,那么之前她所跟她表现的,那就都是伪装!

      “并未婚配,好,好!”黄第一拍掌,连续叫了几声好。

      礼部尚书的脸色此时已经比锅底还黑。

      当舒冬烟回皇帝的话音落下之时,知道他们家与舒府五小姐定亲的大臣们,便向他投去询问和鄙夷的目光,如今皇帝一说“好”,大臣们的心里更有了谱,纷纷唏嘘着,说眼前这个女子有可能成为新任“美人”、“婕妤”、“贵人”之类的。

      礼部尚书陈大人双拳紧握,气鼓鼓地瞪着殿中央那个欲拒还羞的女子,亏他平时那么袒护她,竟然是如此人品!想到这里,陈大人气不过,脊背一挺直,就准备站起来。

      然而此时陈夫人忽然拽住他,压低声音道:“老爷,还有外国使者在,为了这样一个女子,不值得!”

      陈大人一向目光短浅的陈夫人都能说出这么浅显的道理,他更应该明白才是。这个时候,皇帝的态度已经是意味不明,假如他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当着南国使者的面,冒犯了皇上,他才是真正的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刚刚蹿上的那一股浓浓的愤怒,又被他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皇帝连叫了几声“好”,就在大家都以为皇帝会给这个舒府的五小姐一个什么封号的时候,皇帝却是摆摆手,让她退下了。

      众人瞠目结舌,殿中央的舒冬烟更是不可思议,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祈求地看着皇帝,一副我见犹怜之状。

      皇后气得牙痒痒,眯起眼,狠狠地剜了几眼舒冬烟,等着这个国宴之后,她定然


    丑颜嫡女,098 国宴斗舞(2),第3页

    不会轻饶了这个舒府五小姐。

      至于礼部尚书,看到皇帝的反应之后,冷笑了几声,她以为她算盘打对了吗?等国宴结束之后,他回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去舒府退婚!

      心思各异的众人不留痕迹地进行了心里战之后,就该轮到继续表演了。因为有了舒冬烟的开头,其他各家闺秀们,已经开始跃跃欲试。

      南国的第一公主表演过之后,就静静地回到座位上,如烟水眸在场内扫视了一圈又一圈,她要找的人,为何还没有来?

      舒安夏自从南国第一公主表演过之后,她的视线就一直追随者她,此时看到她的眸光四射,一派找人之势之,眉头微微蹙起。

      北国出名之人,也就那么几个,这其中,当然属顾瑞辰首屈一指、当仁不让了。而且宴会已经开始一阵子了,却仍然不见顾瑞辰的身影,再加上刚刚大臣们的议论,这更不得不让自己把南国第一公主正在寻找之人,和顾瑞辰联系到一起。

      这时,一个太监匆匆进来报,在皇帝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皇帝点了点头,从口型上来看,说了一个字——“传!”

      小太监会意,行了个礼,就匆忙地跑了出去。

      待来人进入大殿之时,全场内不禁哗然,就连热情洋溢表演的闺秀们,也不由得走了神,不错,来人正是顾瑞辰和燕离歌。

      不知他俩为何会走到一起,也不知这两个绝色男人一同出现会有怎样的惊诧,总之两个人进入大殿之时,几乎引来了所有人的侧目。

      南国第一公主在看到来人之时,果真双眼一亮。

      舒安夏的心里咯噔一下,秀眉蹙起。

      顾瑞辰和燕离歌两人自认为十分低调地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而场内包括大臣和夫人贵妇们的目光,仍然始终停留在他们二人的身上。

      顾瑞辰落座之后,先是满场的寻找,当视线落到舒安夏身上之时,他立即露出了个满意的笑容。燕离歌从进来就发现了舒安夏的身影,他暗自低着头,只能用余光时不时地扫一眼舒安夏。

      不知是感受到燕离歌的目光还是顾瑞辰的目光,总之在他们二人相继落座之后,她感受到来自各方的怪异目光。

      秦烈舞看见皇帝的表情,十分配合地夸了又夸,之后的各家闺秀看到来了两个重量级人物,纷纷恢复了开始的兴奋劲儿,相继表演节目,虽然都没有之前的两个出彩,但是还是带动了场内的气氛。

      在皇帝的带领下,皇后、长公主和秦烈舞等都喝了不少的酒,琼脂玉酿下肚那种火辣辣的感觉,刺激着他们每个人的神经。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各家闺秀们的浑身解数也使得差不多了,老太太给舒安夏使了几次眼色,终于舒安夏缓缓起身,在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离开了座位。

      顾瑞辰唇瓣上扬,他的丫头要重磅出场了。

      忽然,众人的眼前一暗,数条红纱鱼贯而出,遮住了原本发光发亮的灯盏,众人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仿佛下一秒,就要享受到何种视觉盛宴一般。

      仿佛溪水潺潺,自空幽的山谷中传来,淙淙有声,瞬间将众人带入了悠远清幽的境界,仿佛脱离了尘嚣。悠扬的古琴声声入耳,活泼的笛声婉转加入,如清幽的山谷中飞入了一只小鸟,其鸣悠悠,惹人怜爱;又有清脆悠扬的古筝加入,琴声扫过之处,令众人眼前仿佛展开了一幅翠竹迎风图,直教人心旷神怡。

      正在众人陶醉于这美妙的音乐声中时,幽幽的箫声由远及近缓缓传来,起初声音很小,混在众多乐器声中仿佛不起眼的一个小角色,蓦地,箫声由弱变强,大气空灵的旋律传入众人耳畔,竟将众人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熨帖得无不舒适,仿佛喝了一杯清冽甘醇的美酒一般,惹得众人忍不住向箫声的来源之处看去,顿时无不看直了双眼——

      朦胧中,一身轻纱如冰似雪,笼罩在佳人身上,衬着佳人晶莹剔透的美丽肌肤,更显得她冰清玉洁,彷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坠入了凡间。白纱之下是一袭玉色长裙,领口和裙边都绣着精致美丽的兰花,裙摆之上,枝枝兰花亭亭玉立,有的含苞,有的半开,有的怒放,将舒安夏直映得如空谷幽兰一般,高洁芳华,令人望之不由得心驰神往;长长的裙摆上,绣满了翠绿修长的青竹,使得佳人袅娜的身形更显得袅娜修长,更显得清新淡雅。

      云鬓高挽,露出雪白优雅


    丑颜嫡女,098 国宴斗舞(2),第4页

    的颈项,一张美丽不可方物的脸上,只薄施脂粉,却美得教人移不开眼,只觉得那修眉俊目之间欺霜赛雪,举手投足之际有万种风华。

      一张娇艳欲滴的樱唇轻轻抿起,唇边是一只翠绿欲滴的玉箫,十只雪白修长的手指轻握其上,更衬得玉箫碧绿、纤指雪白,樱唇嫣红。只见佳人微微抿唇,那悠扬空灵的箫声便从那红唇之畔如流水般倾泻而出,竟教人看得痴了。

      低低的议论之声在大殿上响起,殿上众人终于缓缓回过神来,“世上竟然有这等女子,真如天仙下凡!”一名大臣盯着殿中的舒安夏,不由自主地喃喃说道。

      “听这箫声也是人间难得几回闻啊!”另一大臣也随口附和道,“看来舒家六小姐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自舒安夏一出场的目光便从未离开过她,顾瑞辰的眼中,是舒安夏满满的倒影。

      舒安夏吹得愈加入神,对四周的众人仿佛视而不见,众人也随之被她融入箫声中去了。忽然之间乐声大作,舒安夏“唰”的一声自袖口抽出一条雪白的绸缎,缎带如练被抛入半空,蓦地,玉手一扬,翠绿欲滴的玉箫已随之高高扬起,缎带恰好掉落其上,白绿相衬,分外好看。还未等绸缎落下,舒安夏右脚轻点,踩在鼓点之上,莲步轻移之间,整个人已开始翩翩起舞。只见腰肢袅娜,姿态优美,白缎如练,美人弄箫,那长有丈余的绸缎自始自终都是缠绕飞旋在那短短的玉箫之上,舒安夏的双手并未碰那绸缎分毫,那绸缎却被舒安夏舞得无比灵活,仿佛像是活了一般!

      这一手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舞姿一出,立即又将场上的众人看得呆了过去。只见舒安夏右手持箫,左手轻捻成一朵兰花,时而后仰、时而侧身,莲步轻移、纤腰款摆,雪白的绸缎在玉箫上或伸展、或蜿蜒,或起舞,或飘落,一如雪白的银蛇出洞,又如碧霄之上的如雪流云飘摆,一时之间,已看得众人目不暇接、欢声雷动!

      乐曲时而欢快时而悠扬,时而急促时而舒缓,随着音乐的节拍,舒安夏的舞姿如行云流水,白缎宛似游龙,轻点脚尖,一个轻盈的飞跃,绸缎在玉箫上随着佳人的旋转环绕成圆,谓之“玉团锦簇”;腾空而起,雪白的绸缎直入天际,却是叫人叹为观止的“游龙飞天”;而舒安夏一双素手一手持箫,一手捻兰,竟未沾那白缎半点,轻盈柔软的身姿在空中随着音乐的节奏舞姿翩翩,直让众人看得心神俱醉。

      这时,舒安夏又是薄纱一甩,四周本就不亮的光又暗了三分。

      众人眼前一黑,刚刚那个令人如痴如醉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眼前,登时一空恐慌的气氛油然而生。

      过了不一会儿,“哗哗哗”的盔甲声传来,众人不约而同地随声音而去,殿内的油盏上的薄纱被撤掉了一层,众人的眼前,又陆续恢复了光亮,只见一名满身戎装的女子昂然站在大殿中央,头顶金盔,身着赤色盔甲,只见甲身如鳞,甲裙齐整,甲袖上缀满形如柳叶的金色甲片,柔软的脸甲、颈甲将佳人的俏脸和玉颈恰到好处地遮挡起来,胸前是一个明晃晃的护心镜,别出心裁地制成牡丹花团锦簇的形状,而不是一般的兽首形状,缓步轻移之间,只衬得女子英气勃发、威风凛凛!

      大殿上人声寂寂,只听得盔甲之声。虽然仍然是刚刚那个身影,但是感觉却是大相径庭。舒安夏行至大殿中央,向着大殿上众位王行军人的拱手礼,深深作了一揖,不发一语,缓缓站起身形。

      紧接着只听“唰、唰”两声之后,舒安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手中已经多了两把寒光缭绕的长剑,而就在此时,仿佛约好一般,“咚、咚、咚”几声雄浑有力的鼓点之声蓦然响起,刹那间锣鼓齐鸣,舒安夏右足一点,左手唰的一剑,长剑转圈,寒光闪处,盛开一朵亮闪闪的剑花,刹那间眩人眼目。

      “呼呼”风响,舒安夏招式凌厉,剑气凌人,众人纷纷被她精湛的剑术吸引住了,几个胆小的太监、宫女早已吓得面如土色;秦烈舞一使眼色,身后的随行南国使臣已然会意,转眼间已着手安排了金甲武士埋伏在暗处。这样的场面不得不防,虽是一名小小女子的舞剑,但是这名女子的厉害,他是见识过的,不得不防。

      舒安夏满面英气,寓气于剑,一个标准的“平沙落雁”,刹那间双剑互撞,清越的剑鸣知音响彻整个大殿,只叫围观众人心神一凛。回身一剑,舒安夏双臂伸展,“白鹤亮翅”,身形刚毅,竟透出一股男子都自愧弗如的俊逸超群。剑招使开,连绵不绝,刹那之间,大殿之上寒光闪闪,刺、削、点、砍、挑,追风逐电般的快剑已变换了四十余招,莲步轻移之际,舒安夏英武的身躯竟如龙似虎,刚毅非常,看得众人暗暗点头赞许。

     


    丑颜嫡女,098 国宴斗舞(2),第5页

    ; 金锣频响,重鼓齐鸣,舒安夏双手舞剑,神色自若,步伐沉稳,竟隐隐有大将之风,大臣们不禁暗暗感叹,视线不约而同地看向顾瑞辰,心中感叹,舒安夏的英气,是否受顾将军的耳濡目染。

      就在殿上众臣无不暗暗心惊之际,只听得锣鼓齐住,猛然之间,一声清越的琵琶知音闯入耳膜,音韵悠扬,真如一道拂面的清风般舒适怡人,舒安夏纵身跃起,飞旋之间,只见凌空之际,她玉手将剑交付在一手,素手一拂,众人只觉眼前金光一闪,浑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只见霎时间女子身上穿戴齐整的头盔、盔甲纷纷坠地,凌空而下的威严女将已经眨眼之间蜕变成一个一身白衣的俏丽佳人,旋转之际恍若天仙下凡!

      白衣广袖翩翩落下,剑势起,一招一式已经由刚刚的凌厉威猛转换成温柔婉转,举手投足之际,转身回眸之间,柔婉中寓刚健之气,丰腴中有妩媚之姿。剑气起,青山也低头;剑尖扬,风云也变色;动之处,但见佳人倩影矫如龙祥;静立时,双剑光曜九日!

      一只雪白的手掌五指分开,拂向身体右侧,剑尖相碰,发出清脆激越的声响。只见舒安夏五指形如兰花,姿态曼妙难言,剑掌交错之际双剑合一,双剑忽而交换到左手、忽而又转至右手,而舞姿干净利落,当真是掌来之时如落英缤纷,剑光至处有若春兰葳蕤,虽然招招凌厉,却在舒安夏柔软的身形演绎之下显得风姿端丽,直看得众人如痴如醉。

      清脆悦耳的古筝之声渐转渐急,舒安夏流水般温婉的招式也逐渐加快;这只舞先柔再刚再柔,舞姿充满阳刚之气,后半截则极尽女子舞剑的柔美之势,一阴一阳,在这一只短短的舞蹈之中竟然能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真的别出心裁;而这精湛的剑术更是将北国崇尚文武的万千气象展现得淋漓尽致!虽然看来咄咄逼人,但在一个俏丽女子的演绎之下,看来却令人赏心悦目。

      蓦地,“叮叮叮叮叮”十二声极快的剑击之声响过,那声音绵密之极,就连一名技艺高超的鼓琴乐师的击乐之声也相形见绌,双剑交接碰撞之际,忽见白光一闪,两支利剑早已高高飞起,直入云霄——

      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盯着两支利剑,屏住呼吸,仔细观望,只有那一干全副武装的金甲武士瞬间慌了神,急急摆开架势护卫在各自主子身侧。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舒安夏娇躯回旋,一个漂亮的下腰之际,双手各持两柄剑鞘凌空一举,“噌、噌”两下,两柄利剑已经准确无误地插入了剑鞘之中!

      蓦地,“咚、咚、咚”三声鼓响,只见舒安夏纵身一跃,腾身半空,素手轻扬,白缎如蛟龙般在玉箫上翩然舞动,竟蓦然舞成了一个硕大的汉字——“世”!众人刹那间再一次看直了双眼,紧紧盯着在半空中悠然舞动的那位绝代佳人,说死迟、那时快,随着舒安夏纤纤玉指的摆动,第二个字又显现出来——“代”,紧接着,第三个“友”、第四个“好”,四个字连起来恰是“世代友好”四个字。众人这时才反应过来,呆愣了半晌,刹那间整个大殿上欢声雷动!

      “舒六小姐一舞,果然惊为天人啊!”呆愣中的兵部尚书率先开了口。

      “曲中有舞,舞中有曲,真真令人大开眼界!贵国舒六小姐的才名,真是名不虚传啊!”南国使臣爽朗一笑,冲着离他最近的兵部尚书笑道,但一双锐利眼睛却不停地往秦元晚身上瞄。

      秦元晚淡淡一笑,举手投足间,透着贵气,却也透着不屑。

      舒安夏简单整理一下,回到了座位上。薄纱收起,大殿内又恢复了明亮。

      殿内观舞之人,久久还不能回神,这时,是呆愣中的皇后先轻咳了一声,“皇上,您看——”

      皇帝想了一下,微微蹙眉,声音浑厚有力,“朕看,今日之舞,确是朕登基以来最精彩的舞蹈,这场国宴,也是十足的视觉飨宴,朕觉得,今日国宴的‘舞魁’应该是——”

      “幸好还没结束,难为了哀家这一身老骨头!”一个苍老却不失威严的声音,打断了皇帝将要说的话,众人一愣,纷纷转头向大殿门口。

      只见一个一身华贵宫装的老者,缓缓地走进来,她的脚步沉稳,面露英气,带着十足的贵族范儿。

      “太后——”人群中不知道谁说了一嘴,让老者真相了。

      太后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在众人瞩目下,一步步向殿中央走去。

      这时的舒安夏忽地一愣,不可思议地视线落到了太后身后的身影上,那个一身宫装,用薄纱包着包着头的女子,不是被贬去“法青寺”修行的舒思玉是谁?

    丑颜嫡女,098 国宴斗舞(2),第6页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