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97 国宴斗舞(1)
097 国宴斗舞(1)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097 国宴斗舞(1)

      三太太双眼撑大,还未等反应过来,就变成了对眼,直直地倒了下去,她的脸上立即红肿大片,整个鼻梁骨都深深地凹陷进去,其他人看着这一幕,都鼓起掌,大叫“打得好!”

      老太太看着一脸怒气的舒天冠,一时语塞,虽然有些不愿意,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蹙眉让婆子把四仰八叉倒在地上的三太太扶起来,免得在这儿丢人现眼。唛鎷灞癹晓.

      六太太李氏觉得情况不妙,想趁乱躲开,慌忙地往厅外走,这时,舒安夏嘴角忽然扬起一抹坏笑,身形一闪,灵巧的脚腕一伸,就在李氏也没看清是什么人走过来之时,就摔了个狗吃屎。

      舒天冠听到响动,身子一蹿,就到了六太太李氏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六太太。

      李氏惊恐地回过头,刚刚那个高大的身影,此时就像黑面罗刹一般,她双手颤抖着,出于本能地想要抱住自己的头,又想要抱住自己的身子,总之她忽然很悔恨,自己的手臂为什么那么短,手为什么那么小,没办法保护住自己想保护的地方。

      这个时候,舒天冠大脚一抬,老太太赶忙低声叫住他,“天冠——”可惜老太太声音没有舒天冠的出脚快,当声音传到舒天冠耳中之时,舒天冠的大脚已经切实地招呼上了李氏的后背。

      李氏惨叫一声,周围的人听着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随即,李氏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舒安夏的嘴角狠狠抽搐,她这个大哥倒是个真性情的人,毫不掩盖,怪不得会在这个尔虞我诈的舒府呆不下去,还被人硬生生的改了名字。

      感受到异样的视线,舒天冠倏然回过头,一看到目光的来人,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舒安夏怔怔,也同样回以一抹友好的微笑。

      众人很快就散去了,老太太还是给三太太和六太太李氏请了大夫。

      大夫一诊断,三太太鼻骨折断,无法修复,只能把断了的骨头取出来,言外之意,以后三太太只能靠着两个鼻孔过活了。至于六太太李氏,断了三根肋骨,但是好在她运气好,没有伤到五脏,也只能靠静养。

      倪姨娘风风光光地成了大夫人,京都各路八卦开始对倪姨娘的“七彩鸟”事件大肆渲染,越传越神奇,传到皇帝耳中的时候,完全变了样儿。

      皇帝不可思议,询问了数个官员,可是结果都是一样,每个当时在场的官员,所说的话都是一样,皇帝当然知道他们不敢集体欺君,就跟皇后商量着,是不是要封倪姨娘现在的侯府大夫人一个一品诰命。

      皇后思来想去,考虑到顾瑞辰,最终也赞成了皇帝的建议。所以倪姨娘恢复位份成为大夫人的第四日清晨,侯府就收到了圣旨,封大夫人为一品诰命。

      大夫人被连续传来的喜讯惊得不得了,尤其是自从恢复位份那日开始,老太太对她的态度更是瞬间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舒浔易脸上的表情虽然是阴晴不定,让她摸不着头脑,但是对她还是十分客气,相敬如宾。

      至于那个被三太太说有了身孕的晴云,后来一调查才知道,晴云是三太太娘家送来的丫头,不知是有意安排还是阴错阳差,总之舒浔易是碰了人家的。

      因为晴云是真的有了身孕,老太太对于舒家的子嗣十分在意,再加上三太太吹的耳旁风,所以老太太和三太太加上舒浔易早就达成了共识,在大夫人恢复位份的当天,要顺便纳了晴云这个姨娘。却不想横生了“七彩鸟”这个枝节,以至于晴云的事儿就一直拖着。

      舒浔易看着大夫人张了几次口,却最终没有说出来,大夫人也担心舒浔易或者老太太会跟她开口,出于孝道,即使她纵然有万千不愿,还不得不答应,所以每次见他们,都是愈发的忐忑。

      尤其这件事最让人为难的还不止这些,舒浔易的印象中,他只是醉酒后碰了晴云,没想到一次就中奖,而古代的医学水平,只能等孩子生下来之后,滴血验亲,而这种方式,却不是科学的。

      不过最后因为国宴在即,又赶上舒安夏的及笄礼,这件事就暂时被放了一放。

      舒安夏轻轻探了口气,放下手中的茶碗,这时碧云匆匆赶紧来,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意,舒安夏愣愣,盯着她。/非常文学/

      “六姑娘,咱们大少爷可真是个神人。”碧云说着,一脸崇拜的表情。

      舒安夏蹙眉,“


    丑颜嫡女,097 国宴斗舞(1),第2页

    怎么了?”

      碧云故作神秘的扬扬眉,身子一倾,到了舒安夏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舒安夏瞠目结舌,还未等碧云说完,舒安夏便冲了出去。

      “福康园”内,老太太、舒浔易和大夫人都坐上了主位,断了三根骨头的李氏被抬着到了前厅,六老爷舒好易双目猩红,死死地瞪着她,李氏一脸惊恐,双眼中满是浓浓的祈求。旁边站着的,是几日前刚刚见面的大哥舒天冠,他一脸委屈地站在一旁,一点都不像之前的阳光。

      舒安夏略微低头,上前给长辈们一一问安,舒浔易摆摆手,目光始终停留在舒好易身上。

      “老六,你说这件事怎么处理吧?”

      “休妻!”舒好易想也没想,直接吐出两个字。

      老太太蹙眉,努了努嘴,“咱们舒府最近风光,这么多人瞧着呢,朝廷这几日就要下调令,让侯爷重新回到要职,这时候你们六房闹出休妻,势必会影响到咱们舒府的名声,甚至是侯爷的前途。”老太太尽量把语气放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舒好易咬了咬牙,“这个贱妇连自己的侄子都勾引,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不比休妻的后果严重吗?母亲说的有理,但是儿子心头的恨,谁又能理解?她犯的过错,就算杀了她也无法弥补!”

      听到舒好易说到这里,舒安夏终于算明白了事情的由头了。带着一丝赞赏看向舒天冠,没想到他这个看起来只会使用蛮力的汉子,竟然用了这么一出计谋。虽然过程她没看到,但是在场的各位,哪个都不是吃素的,他竟然能做到让所有的人都觉得是六太太李氏勾引了他,那么他这个戏份,定然演得十分到位。

      感受到打量的目光,舒天冠低着的头微微歪了一边,斜睨舒安夏。舒安夏愣了一下,他的唇角挂着意味深长的笑意。舒安夏吸了吸鼻子,移开视线。

      老太太端起茶碗,淡淡地缀了一口,“李氏这病,老身看也好不了了,这年关将近,气温更是骤降了很多,肋骨断裂本就容易引起人窒息,老六,这件事,你们‘石园’就自行处理吧,母亲知道你会处理得很好!”

      老太太话音一落,在地上躺着的李氏的双眼中满是惊恐,咬着牙缓缓地吐出几个字,“好——好狠——你——好狠——”。

      舒好易一听老太太的话,身子猛然地颤了颤,犹豫地看了一眼地上的李氏,毕竟夫妻这么多年,虽然他刚刚如此愤恨,但确实没想到要就此了结她的性命。

      舒浔易的目光也沉了沉,虽然觉得老太太的方法有些太残忍了,但是转念一想,这件事将要影响到自己的仕途,立即打消了同情李氏的想法,而是避而不谈,也就是默认的这种方式。

      大夫人起初没有明白老太太的意思,当她看到厅内所有的人都表情凝重之时,她才反应过来,登时身子猛然一颤,不可思议地转头看向老太太。即使六太太李氏害过她几次,但是她也没有想了解她性命的想法,大宅门中尔虞我诈多了去了,奴婢们本就活得艰辛,因为不小心得罪了主子,就会遭来杀身之祸,但是她不曾想,就连主子,也说被了结就被了结。

      看着大夫人眼中的惊恐,舒安夏也轻轻地叹了口气,虽然李氏死有余辜,只不过,李氏之事,更让她意识到了大宅门中的无情与凶险,在这里,只有自己强大才能保护好自己和想要保护的人。

      老太太见舒好易没有给她承诺,脸上有了一丝不耐,“刚刚我还跟侯爷商量,是不是去给你求个官位,你也老大不小了,侯爷和老三地位摆在那儿,给你谋个二品官应该不难。但是这个京官,最重要的啊,还是名声——”老太太的话点到为止,舒好易也明白的七七八八了。

      如果他处理掉了六太太,就能谋个二品官,有了二品官,啥样的老婆求不来?

      想到这里,舒好易一咬牙,“就听母亲的!”

      六太太李氏一听舒好易的回话,本就难开口说话的她,气得双眼一翻,一大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舒好易眼眸闪闪,咬着唇,最终还是别过头去。

      过了没几日,“石园”就传出六太太李氏毙了,舒安夏已经没有其他想法,只想快点把大夫人带离这个冰冷之地。

      ==

      隔日便是舒安夏的及笄礼。

      舒安夏的及笄礼十分顺利,因为有了倪姨娘,现在的大夫人七彩鸟祥瑞之兆的铺垫,她的侯府嫡女身份也切切实实变得名


    丑颜嫡女,097 国宴斗舞(1),第3页

    副其实。

      顾老老太君带着一个马车礼物来庆贺,虽然顾府还只是她跟顾瑞辰两个人过来,但是这次却比上次要从容很多。

      老太太和舒浔易也不再询问顾府其他人,因为国宴在即,大家的忙碌,所以也没大肆铺张,早早的行完礼,完成仪式便各回各房。

      老太太找舒安夏深谈了一次,因为每年舒府在国宴上都会出两三个节目,而今年发生的事情较多,尤其是长房这边,只剩下她和舒冬烟能出节目,那个双腿走路都困难的舒天香,更是没的指望。所以说来说去,老太太的目的就是让她出个节目表演。

      舒安夏简单想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忙碌的日子过得愈发的快,终于在众盼下,迎来了期待已久的新年国宴。

      各家各户的官员小姐闺秀们,在这一日的清晨,早早起床,盛装打扮,过了午膳时间,便坐着代表各家各户身份地位的马车,来到了皇宫,等众人依次进了皇宫,已经夜幕降临。

      皇宫内,更是热闹非凡。

      新落成的“旖旎殿”富丽堂皇,气势宏伟,此刻人声鼎沸,四处都洋溢着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大红的宫灯依次点燃,将整座宫殿照得亮如白昼。

      为了迎接新年国宴的到来,北国此次可谓是极尽隆重豪华之能事,不仅特意日夜赶工修建了规模宏大的“旖旎殿”,更是将整座皇宫装点得喜气洋洋、美不胜收。

      金碧辉煌的大殿重重挂瑞、处处披红,各朝廷重臣携家眷都已提前到了,相互寒暄攀谈,整个大殿中不时传出或真诚或虚假的爽朗笑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宫女们训练有素地列队上前为各位贵客奉上香茗;只见一张张贵气华丽的紫檀木花雕长桌上,摆满了色彩鲜艳的各色果蔬,杯盘之间巧妙地装点着芳香美丽的各色鲜花。

      看着沉浸在繁荣和欢笑中的大殿,一双锐利的眼神带着笑意渐渐定格,落向了仍旧空着六张椅子的那张大殿中心的圆桌,想必现在殿内的所有人,都好奇这六张豪椅到底是为谁准备。

      “当——当——”,几声庄重雄浑的钟声终于在吉时来临之际如约敲响,大殿之中霍然陷入一片沉静肃穆,犹如圣人下凡一般,令众人伸长了脖子苦等的六个座位的主人终于鱼贯而入。

      皇帝当仁不让地走在最前头,不知什么原因,脚步略显虚浮,但是步伐里却仍透着微微的自傲,嘴唇有些苍白,但脸上容光焕发。他身后跟着的是盛装打扮的皇后,一身明黄色带着红纹的凤袍,再接着便是长公主,她今日的穿着有些暗沉,深蓝色的宫装,虽然高贵,却跟节日的喜庆有些格格不入。

      但是众人的视线也是紧紧落在她身上数秒,因为跟在长公主身后的进来的,是个年轻的少女,她一身异域服装,脸遮白纱,一举手一头足都透露着逼人的贵气,让人移不开视线。

      众人屏住呼吸,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身上。

      紧跟着她后面进来的是南国亲王秦烈舞,但是因为前面这个女子的震慑力,其他人并未注意到这个宫变事件,引得南北两国关键紧张的亲王。

      最后一个进来的,就是那个满脸戏谑的南国皇子,虽然舒安夏不知道他怎么会和秦烈舞弄到一块的,但是因为场内的气氛,众人的视线很快就旁落。

      六位刚一落座,众臣们叩拜行礼,皇帝说了几句欢迎南国使者虚伪的官场套话之后,便到了闺秀们各显神通之时,然而,按照本国历年国宴规矩,由北国贵妃出的第一支舞蹈,却被南国刚刚的那个美女抢占。

      经过秦烈舞介绍,原来此女便是南国“第一公主”,秦元晚。

      音乐声起,柔美的古筝响起,琵琶声声,叮咚入耳,只见秦元晚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轻一扬,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块小小的红色面纱,从容地将其系在脸上,覆盖掉白色面纱,一张娇美的脸上顿时只剩一双含娇带怯的水眸,娇媚之态不减反增。接着右足点地,袅娜的娇躯踏着节奏轻轻地横向摆动,边摆动边转圈,“唰”的一声,小手中已经多了一面缀满金色小铃铛的小鼓,一点一踏之际,手中的鼓亦有节奏地晃动,清脆的叮当之声入耳,充满了异域风情。

      舒安夏水眸撑大,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卖力舞动的女子,她的这个“开场”俨然就是“印度舞”的开场,难道——

      屏住呼吸,惊奇的情绪在胸中微微起伏,舒安夏唇角


    丑颜嫡女,097 国宴斗舞(1),第4页

    含笑,继续看着大殿中央那个柔媚袅娜的美人——

      果然不出舒安夏所料,只见秦元晚蓦地凌空而起快速飞旋,刹那间,两只小巧的绣花鞋登时已如两片轻飘飘的落叶一般稳稳落到了地下,众人惊诧之际只见那精致的小鞋已经整齐地摆在一旁,此刻她飞旋的身子才轻盈地落下,两只洁白如玉的秀美玉足登时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莹白可爱,让人忍不住有一种想要触摸的冲动,只看得众人心中不约而同地一痒。

      娇媚地一笑,玉足轻点,脚腕上那事先系好的小铃铛便随之叮当作响,清脆入耳,勾人心魄,妩媚娇羞之态横生,将殿上的众人看得都不由得心神一荡。

      时而耸肩,时而舞臂,时而俯身,时而后仰,而在做这些动作的同时,秦元晚的纤腰一直在不断地款款摆动,玉足也不断踏地,随着小手有节奏地舞动着小鼓,整个人飞旋如风,刹那间只看得众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随着她旋转得越来越快,蓦地,遮脸的薄纱已经巧妙地滑落,继而素手一扬,身上笼罩的粉色长纱也随之飞速滑落,众人的眼神还未来得及看清之际,秦元晚已是香肩玉臂裸露,胸前一片大好春光呼之欲出,更让众人难以置信地是秦元晚那盈盈不足一握的纤腰也随之暴露在空气中,腰上还缀上了一圈金色小铃铛,丰满的****高耸,直看得众人口干舌燥,怦然心动——这个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舞蹈还真是厉害!

      舒安夏微微颔首,心里不禁感叹:这位南国第一公主,果真名不虚传,不但舞跳得好,心思更是巧妙得紧,选择这个妩媚的印度舞与她那天生的娇媚之态可谓相得益彰,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出她的优势,看了只会叫殿上的君臣欲罢不能。这个舞蹈就是要表现出女人的柔媚之态,更要裸肩、裸足、裸腰,但在这个保守的时代和保守的北国里,却未必能让人容忍;她以这样巧妙的不小心掉落轻纱的方式正好达到了裸露的目的,却让人观之赏心悦目而不厌恶,甚而叫人怦然心动。

      此时一向正派的北国皇帝已经露出痴迷之色,下面的北国官员们,更是完全沉寂在秦元晚曼妙的舞蹈之中,不能自拔。

      乐声渐行渐快,秦元晚越舞越急,只见雪白的纤腰急速摆动,耳边金铃叮当,直教人心神俱醉;蓦地,一个凌空飞旋,只见她在空中连转数圈,接着犹如乳燕一般轻捷落地,敏捷地拾起地上的薄纱、面纱,还未等众人看清,刹那之间,秦元晚已经着装整齐如初,遮住了身上的大片春光,就连那双小小绣花鞋也已不知何时穿了回来,盈盈而立之间已穿戴齐整,右手交于胸前躬身施礼,速度之快,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大殿之上一片寂静,片刻之后,终于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大殿内的气氛紧紧一个节目,就被推向了**。除了掌声,还有各官员的议论声,谁不知道北国的国宴和秋夕盛宴的规矩,凡是获胜的女子,便可以提出一个要求,而国宴,更是高于秋夕盛宴,所以此时能艺压群芳的女子,提出当亲王王妃,皇帝都会同意。

      这个南国第一公主来之前就被猜测是为和亲而来,所以大臣们现在议论的焦点,就是这个南国第一公主会选中谁!

      “三皇子?”大臣们摇摇头。

      “七皇子?”众人又是摇摇头。

      “九皇子?”众人的脸色直接变了变,心里不约而同地冒出了个想法:此等女子,在北国,除了顾家瑞辰,谁还能配得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